第四章

為了順利進軍杜拜市場,贏取龐大商機,政商兩界相互Social,那絕對是有其必要的。

這種應酬,炎日曦縱使有千百個不願意,但為了要擴展事業版圖,建立更廣大的事業王國,他還是非做不可。

棒天下午,炎日曦的行程安排,便是跟皇室富吉拉親王的掌上明珠波娃莉亞公主,一同到杜拜最大的一家商場去了解當地人民的消費習慣,還有商場的主體設計結構,以便了解怎麼才能融入當地民情,讓他們掏出錢來消費。

這家百貨商場類似台灣的京華城,是個球體狀的建築物,不過它樓高十五層,每一層至少有八十家以上的店面,總坪數加起來,將近有兩萬坪左右!

炎日曦盤算著,要是他在台灣的旅行社能將觀光客帶到此處消費,光是收受的佣金,保守估計,一年十億美金是跑不掉的。

然而,他原本只是單純的想跟她洽談合作事宜,沒想到,對方一見到他,就被他帥氣英挺,還酷到不行的外表深深迷住了。

“公主殿下,昨日跟幾位貴國的財政官員和企業大老已經簽定好協議,將在離機場不遠處的一塊預定計畫區內,蓋一座類似巨蛋體育館的大型百貨公司,我打算結合世界各地的旅行社,以最優惠的酬庸分帳方式,將旅客帶往消費,到時,還希望公主殿下,能親自蒞臨賞光。”

炎日曦正經談著公事,可波娃莉亞公主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一直看著炎日曦那張帥氣的臉龐,好想向阿拉祈禱,讓他愛上她!

兩人搭上線,是在一個月前,炎日曦剛來尋求商機的餐會上。

當時,炎日曦一心只想著他的事業,與波娃莉亞公主間,只有禮貌性的互動關係,但這淡淡的幾句寒暄應酬,就讓炎日曦的身影,烙印在公主的心頭。

為了拉近跟炎日曦的關係,她還特地在她的酋長父親富吉拉,也就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七個部落中的一位酋長面前說情,大力撮合兩者間的合作關係,只因她老爸的政治勢力之大,僅次於總統與副總統。

這回炎日曦再度前來,波娃莉亞公主得悉後,還主動邀約,就像今天,也是她找他出來吃飯,順便來逛逛商場。

她很想主動對炎日曦表達對他的愛慕之意,但有鑑於回教國家,女孩子家不能太過輕挑、主動,所以,她只能頻頻給他暗示,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她深情款款地看著他,頻頻眨動她那高翹濃黑的睫毛,還用她那又大又亮的眼睛不停拋媚眼,但無論她怎麼努力,炎日曦還是把目光放在百貨公司的整體建築上,正眼都沒瞧她一眼。

既然暗示無效,那就來個明示,這總行了吧?

突然,她壓住胸口,表情痛苦,一副快要昏倒的樣子。

“我……我的心臟,天啊!我好像快暈倒了!”

哼!裝體弱多病,就不信你不來扶我。

這時,有個路人剛好走過公主身旁,好心說道:“這位小姐怎麼了?我是醫生,讓我來處理吧!”

波娃莉亞公主一看,這個醫生頭又禿,肚子又大,雖然心腸很好,但她的目標不是他,她才不稀罕他的雞婆。

正當那位醫生要扶她時,波娃莉亞馬上說道:“不……不用了,我已經好多了,這是老毛病,現在已經沒事了。”

好心醫生在確定她沒事後,這才放心離去。

“你有心臟病的病史?”炎日曦問道。

“還好,不是很嚴重。”她唬爛的,事實上,她心臟強得很,剛剛會演那出戏,還不是希望他能抱她一下。

因為這個男人太過正人君子,從跟他第一次見面,就只有跟她握過一次手,再來,別說握手了,他就連她皮膚上的一根毛也沒碰過。

波娃莉亞公主感到萬分挫敗,怎麼會有男人對她一咪咪的感覺都沒有呢?哼!她才不信,越是難得到的男人,她越不願輕易罷手!

“那就好。”

演了老半天,只得到“那就好”三個字,嗚嗚……要不是礙於自己是公主身分,她會當場哭死。

就在兩人準備到餐廳用餐時,突然,前頭不遠處一家賣衣服的商店前,出現一陣不小的騷動。

兩人疾步朝那家商店走去,等到他們走到那的時候,早已聚集不少圍觀的群眾。

穿過人群,炎日曦意外發現,那個正在跟店家吵架的人,正是花荷塘那個女人。

那位兇巴巴、看起來像只被侵犯地盤的母河馬店員,手裡正緊緊抓著一名一臉無辜的女子,在那女子身邊,站著一位珠光寶氣,全身名牌,兩手還交叉在胸前的貴婦,而那名貴婦身後,則躲藏著一位看起來就不怎麼討人喜歡的小表,年紀大約七八歲,從小表跟貴婦臉上相同的機車嘴臉看來,用膝蓋想也可斷定他們一定是一家人。

“你這死肥婆,真的是欺人大甚,明明那件裙子就是那個小姐先買下的,你怎麼可以突然說不賣了,硬要她月兌下來轉讓給這位太太呢?”

花楓紅英文溜得媲美月兌口秀主持人,講得那位母河馬和那位貴婦氣得滿臉通紅,血管好像要爆開一樣。

她最看不慣那種狗仗人勢,只會對有錢貴婦卑躬屈膝的勢利小人。

“那件裙子我高興賣誰就賣誰,你幹嘛多管閒事?我問你,你跟這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母河馬問道。

花楓紅抬起頭,挺起胸,走到母河馬面錢嗆聲:“我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是當場目擊到這位小姐已經試穿好裙子,並且付了帳,但因為這個女人突然說喜歡這件裙子,你就說不賣給她了,還硬要她月兌下來。所有過程,全被我看在眼裡,我這麼做,就是中國人講的八個字‘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聽懂了嗎?”

母河馬哪有那麼高深的中文造詣,當然是聽不懂了。

這時,那名貴婦也出聲了:“像你們這種窮國家來的窮人,想跟我們這種有錢人鬥?哼!你真是腦袋瓜壞掉了!”囂張的貴婦擺明就是要羞辱花楓紅。

聽到那名貴婦這麼說,那名女子當然不好看到有人為了她而增添麻煩,於是,她向老闆娘說道:“那件裙子我不買就是了,不要傷害到這位小姐,此事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說什麼?讓什麼讓?明明就是你先買下的。”說完,花楓紅把矛頭指向那囂張貴婦。“你敢汙辱我的國家,說我是窮國家來的窮人,你……你等一會。”

她從口袋裡拿出炎日曦給她的兩千美金,毫不考慮就交到那名無辜女子手上。

“拿去,我們出兩千美金買下那條裙子,別被人家瞧不起,她們這麼做,實在太欺負人了!”

她剛剛已經看過了,那條裙子要價一千美金,現在用多一倍的價錢買下來,那母河馬就無話可說了吧!

兩千美金?站在人群后頭的炎日曦一怔。

那可是他拿給她用來買衣服兼抵用這幾天生活費的,沒想到她那麼有正義感,為了替一位素昧平生的小姐爭回一口氣,把僅有的現金全都拿出來,這份情操,的確是打動了他的心。

他從未對一個女人這麼欣賞,也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大了不起的事會讓他感動,並打從心底佩服。

“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真的……”

“叫你拿你就拿,我寧可回去吃泡麵,也不要被人看不起。”

話才說完,母河馬又出聲了:

“可惜,現在這條裙子就算你出兩千美金也買不起了,你得拿出五千美金,我才會賣給你。”母河馬很明顯是站在那位貴婦那邊,擺明就是狗眼看人低。

“喂,你那裙子上的標籤明明就是一千美金,你怎麼可以一下子漲那麼多呢?”

“我是老闆娘,我想賣多少就賣多少。”她一副瞧不起人的嘴臉。

花楓紅氣得咬牙,她雙拳緊握,超想衝上去猛K她一頓。

就在這當頭,人群中,站出一名偉岸英挺的男子。

“我願意出五千美金,把裙子給我包起來,然後送給這位小姐。”

花楓紅看到炎日曦出現,比看到她爸媽還令她開心。

萬歲!想不到這個財神爺在該出現的時候,竟然就出現了!

母河馬看到長相體面,穿著品味更是講究的炎日曦,立刻雙眼發亮。而更讓母河馬不敢小覷的,是他身旁站的那個女人。

她認得她,她正是大名鼎鼎的波娃莉亞公主,只要她一來店裡消費,店內馬上就得淨空,讓她一人慢慢血拚。

“先……先生,你……要出五千美金買……那條裙子啊?”

糟了!斌婦與公主的朋友,她都不敢得罪!

“怎麼?這個國家有規定,男人不能買裙子嗎?”

天啊!他居然用流利的阿拉伯語跟母河馬講話,這讓花楓紅對他這樣一位全能的男人,更是打從心底佩服。

這男人站出來的氣勢,就像將紅海劈開的摩西,讓人被他那雙如鷹隼般的利眸一瞪,隨時有嚇到尿褲子的可能。

而從他的話引來圍觀人潮一陣笑聲看來,他應該是在給母河馬難堪。

母河馬被他堵得一句話也屁不出來,她心慌地看著那位貴婦,好像在跟她說,你今天就讓一步吧!這男人看起來不好惹,而且後頭還有公主撐腰,你要是硬鬥下去,絕對會死得很慘!

可惜這貴婦也不是省油的燈,她是知名開採石油企業家的情婦,而身旁那位,當然是那位企業傢俬生子,要比闊氣,她絕對不輸人!

“我出六千美金,你趕緊把裙子給我包下來!”

哼!在這麼多人圍觀下,她豈能丟人?

“一萬美金!”不容貴婦佔上風,炎日曦馬上喊價到一萬美金。

我的媽呀!這句話他是用英文說的,花楓紅就聽得懂了,她瞠目結舌,差點連吞口水都被嗆到。

一……一萬美金?花一萬美金買條裙子,他瘋了不成!?

斌婦聽到一萬美金,整張臉開始抽搐,好像有中風跡象。

她在上流社會,好歹也是響噹噹的名媛貴婦,今天要是敗下陣來,傳出去她還要做人嗎?

“一……一萬兩千美金,去,把裙子給我包起來!”老孃跟你拚了!

“兩萬美金!”炎日曦臉不紅氣不喘,說出兩萬美金時,臉上還帶著輕鬆自在的表情。

這話一喊出來,全場譁然。

花楓紅趕緊衝到他身邊,勸道:“顏……顏先生,我知道你……你是在幫我,但……兩萬美金……太不值得了,就讓那臭女人當凱子,沒必要再跟她拚下去了!”

她知道他是在幫她討回顏面,可她也不想看他為了幫她,花那無謂的冤枉錢。

像炎日曦對財務那樣嚴謹,每分錢都花在刀口上的人,現在會為了花楓紅不把錢當錢看,顯然地,他是挺她挺到底了。

兩……兩萬美金?貴婦雖然有錢,但她冷靜想了想,如果她再往上飆錢,被她情夫老公知道她花錢像流水一樣,肯定會大罵她一頓,不僅如此,或許還會因為這事不再包養她。

一想到此,她知道再鬥下去,的確對自己沒好處。

“其實那件裙子也沒那麼好看,你要就給你,我才不稀罕。”為了給自己有台階下,貴婦自圓其說。

說完,馬上牽著小孩走人,邊走,還邊巴他的頭。

聽她講不稀罕三個字講得咬牙切齒,那才是真的稀罕,花楓紅開心地拉著那位被欺負小姐的手,說道:“我們贏了,你開不開心?”

那位小姐雖然很開心,但為了她,平白害得人家花兩萬美金,她該拿什麼償還啊?

母河馬一看到花楓紅他們這麼得勢,那嘴臉改得比川劇變臉還快。

“剛剛真是不好意思,你們也知道,我們做這行啊,就是不能得罪客人,剛剛有失禮的地方,還請多多見諒。”

“廢話那麼多做什麼?快去把裙子給我包起來,我警告你,給我包得好看一點,要是隨便亂包,我就叫你包一百遍,聽見沒?”花楓紅趁機把母河馬好好修理一頓。

“是,是,我馬上去包。”

炎日曦也跟著進到店裡,當場拿出信用卡,一刷,就是兩萬美金。

他把母河馬精心包好的裙子拿出來,交到花楓紅手上,說道:“拿給這位小姐吧!”

她接過來,拿給那位小姐道:“我知道你很喜歡這條裙子,現在,你已經擁有了,開不開心?”

那位小姐不敢拿,因為這份禮太貴重,況且,他們非親非故的,怎好接受這樣的恩情?

看她遲遲不肯拿,炎日曦說道:“那麼,你就象徵性地給我一塊美金,那就不算是我送你的,這樣,你能接受了吧?”

最後,在炎日曦和花楓紅雙雙開導下,這位小姐才拿出一塊美金,將裙子給收了下來。

一場紛爭,在炎日曦兩萬美金的解圍下,宣告結束,而群眾也覺得沒戲看,逐漸各自離去。

“這兩千美金我先還你,那條裙子,不該統統由你來付。”她不想欠他太多。

“那你怎麼辦?身上都沒半毛錢。”

“忘了告訴你,我跟飯店客房的一位女服務生一見如故,聊得非常投機,她說她會借幾套衣服給我,所以,買衣服的錢,我就可以省下來了!”

“真的,你才跟人家第一次見面,人家就跟你這麼好?”

“我騙你做什麼?這又沒什麼好騙的。”她的笑容,的確讓人覺得很親切。

“好吧!既然你不缺,我就先收回來了!”

兩人相聊甚歡,把波娃莉亞公主給晾在一旁,她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看著兩人對話。

她心裡當然不平衡,很想知道炎日曦跟那個東方女子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何會為她挺身而出,還不惜砸下兩萬美金,她想,他們要不是有深厚交情,就是有什麼曖昧關係,她很不希望她的猜測會變成真的。

炎日曦將花楓紅帶到波娃莉亞公主面前,還為雙方簡單做了介紹。

花楓紅第一次見到阿拉伯公主,當然很客氣,也很有禮貌主動伸手,表示友好情誼,然而,波娃莉亞公主卻將她視為情敵,不過臉上還是裝出微笑,讓兩人以為,公主是位有禮貌、個性隨合好相處的人。

“既然大家這麼有緣,那不如一塊吃飯吧!花小姐,你覺得如何?”炎日曦主動提議。

花楓紅當然沒意見,她很想跟公主好好聊聊,因為,她對皇室生活很好奇,能一邊用餐一邊聽她講述皇室生活,一定很有趣。

反觀波娃莉公主,卻是不爽到了極點,好不容易盼到可以跟炎日曦吃頓浪漫晚餐,卻突然跑出個電燈泡,這下,她的興致完全跌到谷底。

“公主,你的意思呢?”

“那當然好了,多點人吃飯才有意思嘛!”

有意思個屁!但為了不讓炎日曦以為她是個心胸狹窄難相處的人,當然只能說好。

於是,三人進了一家昂貴的餐廳,享受一頓精緻可口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