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花鑫金融集團總裁花洛柏,在三十五歲時,與他愛情長跑多年的女友結為連理,從此,展開美妙幸福的快樂人生。

誰知道,就在他們打算生個男孩,然後好好栽培,將來繼承花家香火時,竟讓他們在八年間,連續生下四個女兒,最後,不得不放棄生兒子的念頭。

幾位命理大師都說,他們花氏夫婦這輩子沒有兒子的命,就算再繼續努力,恐怕也是徒勞無功,一點意義也沒。

如今,他年逾花甲,看著女兒們個個亭亭玉立、娉婷可人,然而,他卻一點喜悅的感覺也沒有。

四個女兒很早就對老爸講明瞭對家族企業不感興趣,要她們女孩子家去接這種冷冰冰的金融業,她們會痛苦到爆。

她們不想被每天波動的外幣匯率搞得神經失調、被上下起伏的股票指數弄得失眠花轟、被分秒變動的期貨買賣給嚇得花容失色,她們不想得憂鬱症、不想被折磨得人鬼不分,她們要去做自己喜愛的工作,就算從基層做起,她們也甘之如飴。

老大花櫻雪出生時,正好在櫻花飛舞的春天,所以,便取了這樣一個詩情畫意的名字。

名字雖然詩情畫意,但她卻是標準的現實主義派,由於從小家境優渥,而且又是長女,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金銀珠寶對她而言,就像玩具一樣,絲毫不放在眼裡,長大之後,對於一些上流社會男子追求,她就當作遊戲人間,從沒對任何一個男人付出真心。

花家大千金目前在一家公關公司擔任經理,負責安排大型活動,交際手腕靈活,很少有男人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老二花荷塘出生時,正好是荷花繁盛的夏天,由於花夫人總是喜歡乘著小舟,抱著二千金在滿是荷花的湖中游湖,因此,便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這位花家二千金,可是航空業中的“航花”,在眾多貌美如花的空姐裡頭,她更是美得過火,然而,熟知她的人都曉得,她搞迷糊的本事一流,甚至還有睡美人的封號,只要有機會,三秒鐘內,馬上就能進入夢鄉,雖說如此,當她又不小心犯錯時,看在她楚楚可憐的份上,主管們都會網開一面,不再追究。

老三花楓紅出生時,正好是楓葉正紅的秋天,當時花洛柏正好陪著老婆到奧萬大賞楓,誰曉得在山中小屋裡,小孩子就這樣呱呱墜地。

花家三千金從事的是導遊工作,這位導遊小姐和別人與眾不同,每位導遊看到旅客,就像是看到衣食父母,不是鞠躬就是哈腰,生怕招待不周而失去客源,而花楓紅恰恰相反,她個性耿直,對付奧客尤其有她的獨門絕招,許多業界同行都會向她請教一些應付刁鑽客人的方法,她都能用她自己專研出來的教戰守則,讓這些客人乖乖聽話,而不是忍氣吞聲,讓這些奧客爬到頭上撒野。

她不會跟一些愛找麻煩的客人妥協,所以,名聲很快就傳了開來,很多人都衝著她的名望,紛紛來報名她所帶的團,因為只要是花楓紅帶的旅行團,就是品質的保障。

老四花勁竹出生時,正好碰上台灣有始以來最強勁的一道寒流,在寒風中,花洛柏看到窗外有兩枝青竹屹立不搖,因此,在四女生下後,花洛柏就將她取了這個名字。

花家四千金是模特兒經紀公司裡的小模特兒,最常出席的活動就是世貿中心的一些展覽,舉凡電腦展、車展,或是美容用品展,都能看到她火辣姣好的身影。

她是家中錢賺得最少,卻最懂得運用資源的一位,總是讓自己看起來光鮮亮麗,不會因為口袋空空,就讓自己陷入拮据。

在花洛柏六十大壽這一天,四個女兒齊聚一堂,她們分別從不同的工作領域趕回家來,為的就是要幫老爸慶祝。

這一天,四姊妹各自買了禮物送給老爸,並且陪著他吃生日大餐,只是,吃飯的時候,花洛柏總是心事重重,擺著一張臭臉,好像被人欠了上億元似的。

花夫人伸肘撞了撞一臉無神的花洛柏,咬耳朵道:“女兒回來幫你過生日,你不要臭著一張臉行不行?”

然而,一想到自己事業後繼無人,花洛柏哪能開心得起來?

當全家人都和樂融融正在吃飯時,只見花洛柏突然站起身來,目光凌厲,兩顆眼珠子就像雷達一樣,掃瞄眼前這四大千金。

所有人在這時候全都停格,她們或多或少都猜得出她們老爸此舉是何用意。會在這樣一片喜悅的氛圍下,板著一張鬥犬臉,肯定沒有什麼好事情。

“我在此鄭重宣佈……咳咳……”花洛柏清了清喉嚨,似乎要宣佈什麼重大決策。

知女莫若父,以她們對花洛柏的瞭解,自然知道他心裡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他要對她們下達最後通牒,如果她們還不打算嫁人,讓女婿來幫他繼承家業的話,他會對同業發出呼籲,要他們不要讓他這四個女兒辦信用卡,也不准她們辦理任何信用貸款,藉以控制她們的經濟、緊縮她們的財政。

以她們賺的那些錢,當然是不夠她們花用,每個月所超支的費用,到後來還不是要他這位闊老爸負責替她們解決,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身為老爸的他,早就吞忍不下,要是他再不痛下決心,這四個女兒照樣過她們不食人間煙火的日子。

“女兒們,你們聽好……”

就在花洛柏要宣佈這重大決定時,四人早就感受到這不尋常的訊息,花勁竹最為敏感,她匆忙站起,然後說道:

“老爸,對不起,我等會還有一個通告,必須先走,祝你生日快樂囉!”她說罷,迅速在花洛柏臉頰上親一下,然後溜之大吉。

緊接著,花楓紅也站了起來。

“老爸,我想起來了,明天我要帶一團日本觀光客到日月潭,一些該給客人的資料都還沒備齊,我也得先走一步,不好意思了!”說完,她也在花洛柏臉上啵一下,接著腳底抹油,趕緊閃人。

“天啊!我怎麼忘了我待會要飛LA,糟了糟了,我要再不去集合,恐怕會來不及!”花荷塘一向迷糊,沒想到在此刻也變得精明無比。

她動作雖慢,但還是不忘在花洛柏臉上香一下,不到十秒,就衝到門口去。

剩下老大花櫻雪,她笑得很牽強,知道自己要是不趕緊閃人的話,矛頭一定對準她,就在這時候,一通及時鈴聲,正好救她於水火之中。

手機另一頭是電信客服人員打來做問卷調查的,但花櫻雪卻振振有詞,好像在談公事般說道:“什麼?華盛集團在小巨蛋體育館辦的活動出了狀況?是、是,好,我馬上就過去。”

按下關機鍵,花櫻雪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衣服,慌忙說道:

“老爸,公司臨時出了問題,我得要趕去處理,你跟媽在家好好吃飯,有空我再回來看你。”

她同樣跟老爸吻別,知道再不走的話,那肯定遭殃。

不到三分鐘,圓桌上只剩下花洛柏兩夫妻。

“都是你,莫名其妙,搞得緊張兮兮,怪不得女兒們一個比一個溜得還快。”

望著滿滿一桌飯菜,花夫人長長嘆了一口氣。這下子又只剩下兩個老人吃了。

“我只是想說,下個月是我和你結婚三十週年的紀念日,問她們想不想跟我們一起去旅行……”

花夫人一聽,整個人呆掉。

原來他只是要找女兒們陪他們一起去二度蜜月,誰曉得她們有如驚弓之鳥,跑到一個都不剩。

“旅……旅行?”

“是啊!是旅行沒錯!”

“你也不早說!”

“早說……有用嗎?”

兩老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來,逼婚這檔事,可真是把她們都給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