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深夜的陽明山區,忽然飄起濛濛雨,讓整個山路看起來霧氣蒙朧。

荷塘什麼也沒拿,就這樣直接衝出大門,她跑到一半,乾脆不跑了,就讓雨水落在頭髮上、衣服上,也不去管它。

反正再怎麼跑也沒用,在這隻有微弱路燈的山區,舉目四望,完全沒有半個可供遮風擋雨的小亭子,再怎麼跑還是淋雨,那又何必跑呢?

這個臭藍赫,為什麼非要這樣折磨她,找她麻煩不可?她都已經有心要表示出自己的誠意,他又為何要雞蛋裡挑骨頭?

她做菜沒有達到他所要的標準,她重新做不就得了,況且,她也做了蛋糕想讓他消消氣,他為何連嘗試一口都不願意,就把她辛苦做的成果甩到一旁?這算什麼嘛,一定得把人羞辱成那樣才行嗎?

越想越氣,這傢伙真難伺候,她實在是倒了八輩於的楣才會遇上他!

就在她被雨水淋得全身發抖之際,後頭卻傳來一聲聲呼喚她的聲音。

“花荷塘……花荷塘……”

是他?

他有必要把人羞辱完後,再假惺惺出來找她嗎?幹嘛出來找她啊?

真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哼,沒聽見沒聽見,死都不想回頭。

加快腳步,花荷塘繼續朝山下前進。

才又往前走沒幾步,突然間……

炳啾!

—個噴嚏不自覺地打了出來,她開始感到寒冷,冰冷雨水從衣服滲進皮膚,直接穿透毛細孔,將涼意傳送到全身上下每個部位。

就在她全身發起哆嗦時,咦?奇怪了,天空突然不下雨了,她朝頭頂一看,一把特大的黑色雨傘,為她擋去了冰冷的雨水。

“現在這個時間,山區不可能會有車輛經過,照你這速度走到山下,我保證你準要得到肺炎送醫的。”

花荷塘回瞪他一眼,冷冰冰說道:“我就算五臟六腑全部壞光光,也用不著你來可憐。走開啦!我不要你來假好心。”

她故意站到傘外,就是不想接受他的好意。

才一定出傘外,冷不防地,一個更大聲的噴嚏聲就這樣傳進藍赫耳裡。

炳啾!

“你最好現在就跟我回去,別忘了你還欠我一餐飯,還有一星期的女傭工作,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這些欠我的部分,你就想這樣一筆勾銷嗎?”

這些話聽在花荷塘耳裡是越聽越來氣。

這個殺幹刀的!原以為他好心跑出來找她,是想向她道歉,沒想到卻是因為擔心她的承諾無法履行?!這無情冷血的傢伙,她要跟他回去的話,她就跟他姓!

“像你這麼喜歡東挑西揀的龜毛個性,我就算做得再怎麼好,你也不見得會滿意到哪裡去,你甚至連我做好的蛋糕試也不試一口,就一手揮掉,像你這樣無法瞭解對方苦心的人,我寧可背信,也不願再履行任何承諾。”

她很少這樣卯起來罵人,可這些話卻一針見血,句句刺進藍赫的心窩。

是啊,她是說得沒錯,可她只說對了一半,她煮的菜本來就有問題,所以覺得她沒用心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至於那個蛋糕……他承認他是衝動了點,但,他保證她絕對不是故意的,而是餓過頭的人難免會有的不滿情緒。

再說,要不是因為心有隗疚,他又何必追出來,要她回去呢?

“你不怕食言而‘肥’?還有,這山路這麼難走,萬一你不小心掉到山谷去,到時候警方追究起來,豈不是連累到我。

所以,不管怎樣,你今晚就是得先跟我回去再說。”他拉著她的手,硬要將她拉回去。

花荷塘更是氣炸了。

瞧他說這什麼喪盡天良的話?!真是無情無義的傢伙!打死她都不肯跟他回去。

“你放開我,我不想跟你回去!”她用力甩動著手,可怎麼甩就是甩不開藍赫那強勁手力的禁錮。

藍赫看到雨勢突然變大,她又頑強抵抗,他擔心以她的抵抗力,哪受得了這種冰透刺骨的寒雨,更何況,他剛剛還聽到她打噴嚏,要是再不把她帶回去好好弄乾保暖,萬一要是發高燒,那就麻煩了!

“好,你不肯走是不是?那……那我就扛著你走!”

在她還來不及防備的同時,他就像扛瓦斯般,一把將她扛到肩上。

花荷塘作夢也想不到藍赫會有這樣強的臂力,居然三兩下工夫,就輕易地將她扛上肩膀。

“喂,放我下來,你懂不懂得尊重人權,尊重女性同胞啊……”

不管她怎麼吼、怎麼罵,雙手雙腳怎麼在空中揮動,就是撼動不了藍赫的心志,他很快就將她扛回家。

***獨家制作***bbs.***

這個外強中乾的女人!外表看起來漂漂亮亮、健健康康,可是卻弱不禁風。

當他拿出乾毛巾要幫她擦拭頭髮及身軀時,他發現她已經不像剛剛那樣牙俐齒,額頭也越來越燙,

他強迫她換上保暖的睡衣,只是,才剛換好,她就整個人倒在房間地上,一動也不動。

很快地將她抱上床,他拿出冰箱裡所有冰塊,放進冰枕裡,並且用溼毛巾貼在她額頭上試著降溫,並且每隔半小時,就擦拭她的全身企圖散熱,總之,能用上的方法他全部用上,只希望她能趕快降溫,恢復正常。

但,從她倒下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小時,她身上的溫度卻遲遲沒有下降,這讓一向冷靜自持的他,也開始惶恐起來。

懊死!

他沒來由跟她生什麼氣?!

雖然她煮了一桌不合他胃口的菜,但至少人家也花了快四小時做了一個蛋糕當做賠罪了啊!

他為什麼會沒有接受她的賠罪,還將蛋糕打落在地?難道這是因為太在乎她,才有的反常情緒嗎?

“蛋糕……蛋糕……我辛苦做了那麼久,你為什麼不肯嘗一口看看呢?”

花荷塘開始囈語,額上不斷冒出斗大的汗珠。

她竟然連在生病時,都還在乎著他不肯吃她的蛋糕,可見她對這事有多在乎。

“你要我吃可以,你馬上給我醒來,只要你趕緊退燒,你要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這句話,不知道花荷塘有沒有聽進耳裡?

但,不管怎樣,他依舊不能鬆懈,除了繼續幫她退燒外,就是在一旁靜靜守護她,不能讓她出任何差錯。

直到天快要亮了,他開始感到疲憊,在不知不覺中,趴在她身邊睡去。

***獨家制作***bbs.***

清晨八點半,房間裡一片寂靜,窗外微微透進些晨光,為房間注入—點光明。

荷塘虛弱地睜開眼,雖然晨光很柔,但她還是覺得有些刺眼,等到她慢慢適應室內的光線,第一眼就看見趴在她身旁的那個男人。

看見藍赫雖然是睡著的,但從他微微隆起的眉峰,看得出來他睡得並不安穩。

她開始回想著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她記得當昨晚他揮掉她手中的蛋糕時,她氣得跑了出去,是他把她給帶回來的,而且,她一回來,好像就開始發高燒,那麼……是他整晚不眠不休地在照顧她,才讓她這麼快就退燒的嘍?

她萬萬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心高氣傲的男人,也會懂得照顧人,這讓她有些驚訝。

看著地上一盆冷水及毛巾,她想像得出,他一定為了她的病情而著急不已。

也好,不如就趁現在好好享受他的“照顧”吧!

正在這麼想的時候,她感覺身旁有些晃動,原來是藍赫已經醒來,她趕緊閉上眼睛,假裝還沒月兌離險境。

藍赫一醒過來,就先探探她的額頭,當他發現燒已經退得差不多時,臉上不禁露出淡淡笑容。

靶謝老天,終於退燒了!

他在心中感謝上天。

要是她的燒還沒退,他恐怕得馬上開車送她到醫院,幸好現在一切都沒事了。

只是,既然燒已經退了,她怎麼還沒醒過來呢?他不禁感到納悶。

就在這時候,花荷塘幽幽張開眼睛,用虛弱的聲音說道:“餓……好餓喔……”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你餓了是不是?吃麵包配牛女乃好不好?我現在就去拿給你吃!”

“不,等一下……”

她怎麼可能吃麵包配牛女乃?那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昨天她辛辛苦苦做了那麼多菜,還烤了一個蛋糕,結果全被他糟蹋了,今天她要不好好整整他,哪對得起自己啊!

“你要說什麼?”

“粥……”她虛弱地說道,聲音小到藍赫得貼在她的耳邊,才能聽得到。

“你想喝粥是不是?”

花荷塘點點頭。

當藍赫起身要去準備粥時,又被她給叫住了。

“等一下……”

“怎麼了?”

“我不要……白粥,我要……”

“你要什麼?”

“我要廣……廣東粥,蝦仁和……皮蛋加多一點,還有……油條也多一點……”她依舊是用那種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

“什……什麼?!扁……廣東粥?”天啊,這女人連神智不清了,還能說要吃廣東粥,真不是普通的挑!

“是……是的。”

天啊,廣東粥他哪會煮!再說,就算食材有了,油條他哪生得出來?

“能……不能不要油條,家裡頭根本就無法馬上做得出油條來。”

花荷塘搖搖頭,還是用小麻雀的聲音說:“那……算了,沒有油條……我也吃不下了……”說完,就把頭側向一邊去了。

看她虛弱成那樣子,如果不吃點東西的話,怎麼能補充體力?沒有體力的話,身體就無法恢復元氣,為了她想吃的油條,他決定開車到山下去買。

“好,我去幫你準備油條,你在家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回來。”

說完,就看到藍赫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藍赫一走出去,花荷塘馬上就轉過身子。

看他為了讓她吃到油條,不惜跑到山下去為她買,真是大快人心!

只是,他來回少說也要一個多小時,她現在卻已經餓得快昏倒,乾脆先去找點東西吃。

她記得昨天她煮東西時,發現冰箱裡有微波食物,先拿出來解解饞吧!

當她走進廚房,打開冰箱——

哇,這藍赫真是準備得很周到,什麼微波食物都有,而且每盒看起來都好好吃……那麼,就先來吃個意大利局海鮮通心麵吧!

把通心麵放進微波爐,大約過了五分鐘,就聽到微波爐發出登地一聲。

“太好了,可以吃了。肚子從昨天餓到現在,簡直快餓扁了!”

用微波手套將通心麵取出,擺到桌上,她還替自己倒了一杯果汁,當撕開保鮮膜那一瞬間,那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差點讓她口水都流出來了。

她從不覺得微波食物會好吃到這種程度,但肚子餓的時候,什麼東西在她眼中都是美食。

不到三分鐘,香噴噴的通心麵就被她吃進肚子,接著,再灌進一大杯柳橙汁,她覺得還是意猶末盡,又到冰箱去翻找食物。

沒幾下,又讓她翻找到脆皮烤雞腿和蔥油餅。

將烤雞腿和蔥油餅放進微波爐,不到三分鐘,又是一頓香氣四溢的大餐,她吃得津津有味,連雙手都油膩膩的。

就在她把最後一塊蔥油餅塞進嘴裡時,她打了個飽嗝,模模微微隆起的肚子,覺得好脹喔,真不該吃那麼快,她現在覺得肚子還挺難受的。

天啊,現在就算再給她山珍海味,她也無法塞得進嘴裡了!

就在她模著鼓鼓的肚子,覺得有些難受時,忽然間,她聽到外頭大門有鑰匙開啟的聲音……

不會吧?這麼快就回來?!

算算時間,也不過才半個多小時,他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將桌上的空盒髒盤迅速收拾好,拿到廚房用大塑膠袋包著,丟進垃圾桶裡。在他走進廚房前,她已跑回房間,閉上眼睛,躺在床上。

藍赫一走進廚房,把食材從冰箱裡拿出來解凍時,他靈敏的鼻子聞到有烤東西的香味,循著香味,他看到垃圾桶裡有一包東西,由於沒有包得很完整,他一眼就看到裡頭有一隻啃得乾乾淨淨的雞骨頭。

奇怪了,昨天有人吃雞腿嗎?

當他把垃圾袋打開一看,當場傻眼,裡頭不僅有雞骨頭,還有兩盒微波食物,一盒是意大利通心麵,另外一盒則是蔥油餅。

不用多加思考,他就猜出這些微波食物是被誰給吃掉了!

他快步走回房間,一開門,看見花荷塘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

走近一看,他發現她整個嘴唇都油油的,嘴角還沾著通心麵的醬汁,甚至連雙手都還有烤雞腿的油味?!

原來她早就沒事了,竟然還扮豬吃老虎!

他伸手推推她。

“花荷塘,你醒醒,粥我已經煮好了,而且還煮了一大鍋,你一定要吃完喔!”

聽到一大鍋三個字,花荷塘幾乎快吐了,她愁眉苦臉外加很痛苦地睜開眼說道:“你……你回來了?”

“是啊,我回來了,你趕緊起床吃東西了。”

她搖搖頭說道:“謝謝,我……我現在又沒胃口了,我……我好像又開始發燒了!”

“什麼?!你又開始不舒服了嗎?”

花荷塘點點頭。“是啊,我也不知道怎樣會這樣。”

“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挨近她身邊說道。

“什……什麼,你……你知道?”她眼睛瞬間爆亮。

“如果吃太飽的話,胃當然會不舒服。”

彷彿被用冷水潑醒,花荷塘精神全都恢復過來。

她看出他眼神變得銳利起來,已不再像剛剛那樣溫柔,她懷疑他是不是發現什麼可疑之處,不過,她還是不能這樣就承認,死也要裝到底。

“你……你在說什麼?我……我怎麼都聽不懂?”

“你還打算裝多久?要我把那隻吃剩的雞腿骨頭送去化驗,看上頭的DNA跟你是不是吻合嗎?”

聽他說完這句話,花荷塘知道已經東窗事發,她一臉歉意地坐直身,聲音壓得低低的說道:“你……怎麼會那麼快就回來?”

“這裡距離文化大學很近,根本就不用跑到山下去買,而且,你也並非很想吃廣東粥,只是存心想整我,對不對?”他早就看穿她的詭計。

“誰……誰說的,我……我真的很想吃廣東粥嘛!”

“我看你的病恢復得差不多了,吃也吃飽了,該幹活了吧?”

“幹活?”

“是啊,你還要當我一個禮拜的女傭,你忘了嗎?”

這傢伙也不看在她病才剛好,就一直叫個不停,早知道就不要那麼貪吃,等他回來還能好好折磨他幾天,這下可好,享福的時間沒幾個小時,又得開始做苦工了!

唉,都是愛吃惹的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