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老天保佑,雲煙三人都順利生下健康漂亮的胖女圭女圭,她們的老公也全都趕到醫院照顧她們。

看到這樣一幕天倫同樂的畫面,深深觸動宋蒔的心。

看到三個好姊妹都有好歸宿,在一旁觀看的宋蒔,心裡頭不免掠過一絲涼意。

曾幾何時,她開始覺得孤單是件可怕的事;曾幾何時,她希望在這樣冷冷的一月天,有人能在被窩裡幫她暖腳,抱著她一同進入夢鄉;曾幾何時,她想找個人來關心自己……

她……她身邊是不是該有個人了?

病房裡,三位媽媽和三位爸爸,以及新加入他們的成員,讓整個病房充滿一股和樂的氣氛。

在這樣的氛圍下,宋蒔感覺到自己是多餘的,她覺得這些歡笑聲不屬於她,她無法融入其中……

在大夥還沉浸在歡樂氣氛時,她選擇走出房間,悄悄離開……

***bbs.***bbs.***bbs.***

冬夜,寒雨紛飛,白天要出門前,她急著將三個孕婦送到醫院,也沒多帶件外套,如今,只能發著抖讓冷空氣侵襲著她。

“計程車!”

她一手遮住頭,一手招車,無奈每台車子都已載人,讓她即使有錢也坐不到車。

沒辦法,誰叫現在,是半夜十二點多,本來就很難招到車。

“計程車!”

這次她看到一輛沒載人的計程車,於是奮不顧身的往馬路上衝,無論如何也要把它給攔下,豈料那司機很惡質,他不但不停下來,還加速從她身邊駛過,車子濺起的水花,把她潑得一身溼。

“媽的,我非得記下你的車牌號碼……”

她追上去,想把車牌號碼看清楚,無奈對方車速過快,讓她最後連個車影都沒看見。

“好,你記著……我……我總有一天,會找到你的……”她氣不過的嗆聲著。

宛如落湯雞的她,全身又溼又臭,回頭看著醫院裡點點燈火,姊妹們正徜徉在幸福中,而她呢?

她不但毫無幸福可言,還落到這樣的下場,她是這了什麼孽,老天要這樣對待她?

忽然,一輛銀色賓士跑車停在她面前,車窗拉下,宋蒔看到對方的面孔,急忙撇過頭,逕自往紅磚道上走去。

車子繼續跟著她,車上的宗以堯喚了宋蒔一聲,然後比了個請她上車的手勢。

宋蒔凝視著他英俊的臉,忽然,心頭有道暖流悄悄流過,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幸福時,唯有他,關心她的行蹤,知道她攔不到車,索性親自開車載她回家。

望著宗以堯,她搖頭拒絕他的好意。她忽然好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被他攪亂的心。

突然,一把傘悄悄停在她頭頂上。

“這裡晚上不好叫車,你全身又溼成這樣,就讓我送你回去吧,車上有乾毛巾和免插電的吹風機,我開暖氣,你在車上可以先把身體弄乾,否則,再這樣下去,你可是會感冒的。”

他對她微笑,那笑容就像七月的太陽,正一點一滴的融化她心裡那長年不化的冰山。

眼前這個男人,幹嘛對她這麼好?

她看破婚姻,鄙視男人,可是這男人卻一直糾纏她,還在這樣的氣氛下,做這些貼心的小動作,害得她感動得亂七八糟。

“不用了,我……哈啾!”才剛說完,她立刻當場打了一個噴嚏。

“不過是送你一段路,不需要這麼防我吧?來,上車再說。”他伸手,希望能得到她的回應。

宋蒔猶豫了會,看向空蕩蕩的馬路,久久不見一台計程車,看樣子,她非得接受了。

“那……謝謝你了,哈……哈啾!”

她把手放在宗以堯溫暖的大掌中,他掌心傳來的那股溫熱,就像暖暖包,讓她全身頓時都暖和了起來。

***bbs.***bbs.***bbs.***

頂級車果真有與眾不同的配備,裡頭的座椅不但舒適寬敞,就連空調吹出來的風,都讓人感到很舒服。

宗以堯從後座拿出一條幹淨的大毛巾、一台免插電的負離子吹風機,讓她能在車上,先稍微把身子弄乾,免得著涼。

她一邊吹乾頭髮,一邊偷偷看他。

他開車沉穩,握方向盤的手很修長,一想到他那雙手拿手術刀,在人體最精密的腦袋瓜上切劃,她不禁佩服起來。

外頭雨越來越大,滂沱的雨不停打在擋風玻璃上,雨刷急速掃動。她在想,要是沒有他,現在她肯定像只落湯雞,孤伶伶地站在騎樓下,不知道要何去何從。

車子裡頭,流瀉出的是爵士歌手羅拉費琪(LauraFygi)低沉的磁性嗓音,在這樣深、這樣冷的夜,聽爵士樂就像品嚐一杯濃醇的咖啡,將體內的寒氣全蒸發掉了。

最重要的是,在這時刻,她的身邊有一個他,讓她整個人心境都不同了。

她從不覺得,男人的肩膀有什麼可靠的;她從沒想過,躺在男人的懷中,會感覺像是找到一個避風港……

可是現在,她覺得她的心滿溢著的澎湃情感,並且慢慢的在融化當中。

“下一個路口右轉嗎?”他問她,但她沒回答,於是他將視線挪到她臉上,發現她一動也不動,眼神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麼,“請問,是不是在下一個路口右轉?”

宋蒔突然驚醒,朝車窗外一看,連忙點頭對他說道:“對,沒錯,沒……沒錯!”

不久,車子緩緩往路邊停靠,宋蒔猜不透他究竟要做什麼,畢竟……她家還沒到啊!

“怎麼了?為什麼把車停下來?”

“你先別問,在車上乖乖坐好,我馬上回來。”只見他開了車門,撐起雨傘,直接往馬路對面走了過去。

她看他高大頎長的身影,正走向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複合式餐飲店,她不禁想著,會不會是他肚子餓,想包點東西回去吃?

嗯,像他們做醫生的,常常忙到忘了時間吃飯,所以這點她是可以理解的。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宗以堯才又走了回來,車門一開,一股濃濃的薑母茶香撲鼻而來。

“來,給你,喝了之後,身體就會暖和起來。”

她接過還冒著白煙的薑母茶,感動到不能自己,她望著他,忽然忘了言語,可愛的鼻尖不禁泛紅。

“謝謝。”不擅表達情感的她,只道出短短的兩個字。

“不客氣,趁熱喝。”他覺得這沒有什麼。

她想不到,他的心思會這般細膩,他不僅暖和了她的身體,也暖和了她的心。

苞著,她眼眶也紅了!

她側著臉,倔強的個性讓她不想被人看到軟弱的一面,但她的手微微顫抖,偶爾還傳來啜泣聲,讓宗以堯很快就知道她發生什麼事。

只不過,他不想去點破,他只是專心的扮演好司機的角色,不多問、不多話。

車子終於來到粉築大樓外頭,宋蒔這時抬起頭,淡淡說道:“謝謝你送我回來。”

“這把傘帶著,記得,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把溼衣服換掉,然後好好泡個澡,再上床睡覺。”

他實在很不想就這麼離開,但他把那股留戀隱藏得很好,不讓敏銳的她看出來。

“嗯。”宋蒔點了點頭,簡單的回應。

等她走上台階,回頭看,卻發現他車子還沒開走。

宗以堯見狀,搖下車窗,對她喊道:“快進去吧,我要看你平安進到屋子裡,我才會放心離開。”

天啊,怎麼會有這麼溫柔貼心的男人?

宋蒔不禁握緊傘柄,握到指尖泛白。

這種男女之間的情事,她從來沒碰過,她不禁感到惶恐、焦慮,以及很多的不安。

她一邊收傘,一邊翻攪著皮包。

咦?鑰匙卡呢?

出門前她記得有拿出來啊,怎麼現在會找不到呢?

糟了,管理員老江也下班了,加上姊妹們全都搬走,在這麼晚的夜裡,哪有鎖匠願意離開溫暖的被窩,起床替她開鎖呢?

“怎麼了?”宗以堯走上前來,在她身邊問道。

只見宋蒔垮著一張臉,懊惱不已的看著他。

“我鑰匙不見了!”

***bbs.***bbs.***bbs.***

“你瘋了!?要我去你家睡?”

宋蒔一聽完宗以堯的建議,剛才的濃情蜜意一掃而空,換來的是震驚與怒氣。

“你不要緊張,我家不只一個房間,光是客房,我家就有七間之多,你可以挑你喜歡的房間睡。”看她像只小刺蝟,全身拱起長刺,他急忙解釋道。

宋蒔聽了,還是搖頭。

“不行,明天中午我要上班,還有,我睡別人的床不習慣,最重要的是……”她有些難以啟齒,“我睡相不好看!”

“睡相不好看?”宗以堯憋笑,“你怎麼會知道你的睡相不好看?”

宋蒔猶豫了會,最後決定誠實以對。

“就你今天看到的那三個孕婦,她們趁我睡覺時,用數位相機拍的,還E-mail到派出所給我同事看,害我亂沒面子的!”

“也許你認為不好看,別人認為很Cute,每個人的審美觀不一樣,你也讓我有機會看看你的睡相吧?”

“Cute個頭啦!我……我是不會讓你看的,你不要奢望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對了!”她趕緊繞到後院。

宗以堯跟上前去,發現她正在四處觀察地形。

“你在做什麼?”

“我曉得有一個地方可以用翻牆的方法進去,而不觸動保全。”這是她家,哪裡有防護漏洞,她自己最清楚。

“你要翻牆?”不會吧?

“有什麼好驚訝的?這是我家,我這麼做又不犯法。”看他那是什麼表情啊!

宗以堯看向天空,雖然此時已轉為濛濛細雨,但翻牆這個動作,可能會因為牆壁溼滑,而造成意外傷害。

“我看,我來幫你吧。”

“你?”

“是啊。”

這面牆的高度大概兩百公分左右,以他一八五的身高,翻過去當然沒什麼問題。

“我以前在學校還是田徑隊隊長,所以身手挺靈活、敏捷的,這難不倒我啦。”他相當有自信地點了點頭。

宋蒔天生好強好鬥的個性,哪能讓他專美於前。

“你以為我爬不上去嗎?哼,我警察不是幹假的!”

宗以堯將她從頭到腳看一遍,然後一臉狐疑。

“喂,你這什麼表情?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以前在警官學校,我外號叫彈簧腿,我彈性好、爆發力強,這種小Case難不倒我的。”看他還是一副不信模樣,她又不服氣的說:“好,我要是能翻得過去,我就請你到屋內喝杯咖啡,怎樣?”

“如果翻不過去呢?”

“那……那就讓你翻啊,翻得過的話,還是請你進屋喝杯咖啡,如何?”這是她的底限了。

“能多點女乃精和糖包嗎?”

“要加多少隨你便,這總行了吧?”

“好,一言為定!”

宋蒔捲起袖子,然後退到十步外,她想,助跑加上爆發力,還有她那雙彈簧腿,保證一次就能OK!

她聚精會神,深呼吸,將身子弓成小花豹一樣,接著,她默唸一、二、三,然後咻的一聲,快速朝前奔去。

她將身子一縱,腿一屈,然後向上彈起,但她雙手根本就攀不到牆沿,不到十秒鐘,就從牆上快速下滑,然後先行著地。

砰!

她那摔倒的模樣,說真的有點醜,宗以堯知道宋蒔好面子,所以刻意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媽的,這什麼爛牆壁!”宋蒔忍痛起身,拍拍,下定決心要再來一次。

結果,她前前後後一共試了六次,每次都差那麼一點點。

“呼……呼,改天……改天我一定叫人把這面牆給拆了!”她一手撐著牆壁,一手順順胸口。

這時,宗以堯走過來,問她一聲:“現在可以換我了嗎?”

“哼,我這種受過特殊訓練的人都爬不過去了,你怎麼可能辦到?”

“別瞧不起人,你總得讓我試試再說!”

“好吧,你愛試就去試,要是開花,那可不干我的事!”

宗以堯沒說話,他只是卷高袖子,把外套交到宋蒔手中,接著,他開始算步伐數,從牆壁下方開始,一步一步往回走,最後,在他認為最滿意的定點上停住。

哼,他還挺有模有樣的呢!

就在宋蒔還在猜疑的同時,他已快步起跑,接著,以一種只有在獵豹身上才看得到的跳躍力,飛身攀上牆沿。

她就像在看卡通動畫一樣,他一氣呵成的動作,宛如體操選手,讓人歎為觀止。

汪汪……

當他跳進屋裡時,激烈的狗吠聲此起彼落,只見賓拉登和海珊不停對著宗以堯狂吠猛叫,要對他展開不友善的攻擊。

“天啊,你怎麼沒告訴我,你家裡有養狗!”聲音從牆內傳出。

“對……對不起,我忘了!”

“啊──”

接著,只聽見宗以堯慘叫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