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強烈的墜勢,終於在千鈞一髮之際,被機長給穩穩控住。

一陣天旋地轉,乒乒乓乓後,機艙內又恢復寧靜,在受到極度驚嚇過後,濃重的呼吸聲相互交錯著,旁邊有人的抱人,沒人的抱住小枕頭,總之,這場驚魂只能說暫時平息,但後續狀況會如何,沒人能給個答案。

燈光開始恢復,搖晃開始緩和,緊繃的神經開始慢慢鬆解,古小綬與席漢爾緊緊相擁,驚慌無國界、無性別、無美醜,只要害怕,什麼樣的人,都能成為最可靠的相知伴侶。

只是,在一片萬籟俱靜中,還是可以聽到隱隱約約的哭聲,這聲音不是來自小孩,也不是來自老人,而是來自於湯君晏懷中的焦焰。

“好了,沒事了,飛機已經平穩下來,不要害怕,要不要喝水?我讓空姐幫妳拿一杯過來!”不等焦焰回應,他馬上請空姐端來一杯水,好讓焦焰壓壓驚,舒緩一下緊張的情緒。

也不知是過度驚慌,還是另有別的事,焦焰的眼神始終處於極度驚嚇的狀態,在連喝兩杯水後,她情緒稍稍平復,不過,看得出來,她所受的折磨,遠比其他旅客還多。

看她的樣子,顯然不只是因為亂流的關係,他很想問,但這個時候,實在不好再多做深入的探求。

越接近上帝,上帝似乎越愛跟這架飛機開玩笑,在大家一致以為災難已經過了時,一陣猛烈的巨響,再度襲擊眾人。

轟!

匡啷!

乒……砰……

鎊種奇怪的雜聲,一波接一波,造成人心惶惶,一些意志力稍微薄弱的人,又開始慌張尖叫起來。

看到身旁的她,還沒從剛剛的惡夢中跳月兌開來,現在又要面對另一場浩劫到來,為了安撫人心,於是他站起身來,對著全艙的旅客發表言論:

“各位,請不要過度驚慌,這種亂流,是屬於晴空亂流,我本身經常坐飛機,一年到頭要出國好幾十趟,所以,對於亂流我已經司空見慣。

這種晴空亂流,是因為風切區伴有強烈低壓和高空槽脊之等高線劇烈彎曲,才會發生這種情況,加上我們目前高度大約在兩、三萬呎的高空,又在冷、暖空氣交界處,輻射對流情況非常頻緊,所以,發生強烈撞擊,是很正常的,我相信機長一定會很有效率地通過此一區域,大家只要好好坐著,用枕頭或是毛毯墊住頭部就可以了。

男士們,請在此刻發揮你最大的本能,好好保護你身邊的女士小姐或是小朋友,將他們的手緊緊握住,給予最適當的保護,我相信,頂多再十分鐘,飛機就能重新恢復平穩航行了!”說完,他還向大家點頭示意。

這一番安定人心的言論,讓所有人對他投以熱烈掌聲,就連空姐們也對他投以愛慕崇拜之色。

沒想到,連他們自己空服人員都嚇得不知所措,竟然會有一個這麼勇敢冷靜的人挺身而出,來掃除眾人對死亡的懼怕。

這同樣看在焦焰眼裡。沒想到他這麼有群眾魅力,聽他講話,颱風四平八穩;說話內容,簡潔有力,一副專業人士口吻,聽得她如痴如醉,魂魄就好像要被他給吸了過去。

丙不其然,正好十分鐘,警報解除,飛機重新恢復平穩。

歷經浩劫歸來,焦焰還是餘悸猶存,她的臉上還有淚水滑過的痕跡,當她思緒還盤旋在過往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時,一張面紙悄悄遞到她眼前。

“漂漂亮亮出國,可不要變成淚女圭女圭,這樣會很難看的。”

焦焰看見自己糗態被發現,將面紙收了下來,趕緊擦拭乾淨。

“我……我去上一下洗手間。”她正要起身,小手就被湯君晏拉住。

“沒看到大排長龍嗎?沒看到一個大胖子的臀部,已經擠壓到我朋友的臉上嗎?剛剛要是聽妳的,真的去坐那位置,我看,現在我的臉一定變成這樣。”

他故意將雙手壓在臉頰上,做出臉被擠扁的樣子,還鬥雞眼,滑稽的模樣,一下子就把焦焰逗樂了。

“很醜ㄟ,好好一張臉,不要弄成這樣。”說歸說,心底還是感到甜蜜無比。

他從她手中將面紙取下,輕輕在她臉部按壓,用一種最溫柔、最體貼的動作,來消弭剛剛那場驚魂記。

“我也不想啊,不過如果在旅行中,身邊坐著一個低氣壓的人,這會讓一個內心陽光普照的人,受到極大影響的。”

焦焰將他的手揮開,然後用極快的速度將淚擦乾、將陰霾散除,化悲傷為力量,不到三十秒,她又神采奕奕,閃閃動人。

“我現在已經是萬里晴空。”

“這樣才對。”

雖然不知這次的亂流,觸動她什麼不愉快的回憶,但他猜得出來,她心裡頭一定有著不想讓人知道的心事,有那麼幾分鐘的時間,他衝動地想問她,不過,才剛認識就問這麼私密的事,對方一定覺得很怪,所以,不管如何,還是先按捺下來再說。

用過餐後,剩下大約一個半鐘頭就要抵達目的地,焦焰拿出一本旅行都會攜帶的書,靜靜閱讀著;他則將椅子前的小電視打開,欣賞最新的院線片。

有好幾次,他會情不自禁瞄看焦焰,發現她看書的樣子,就像是“小熬人”裡頭的喬,在好動活潑的外表下,有一顆愛好閱讀,喜愛文學的心,雖說他不清楚那書裡內容,可從她專注的神色裡,他發現一種認真、恬適的美,不知不覺,他覺得自己好像陷入她深深的漩渦,隨著她美麗的秋瞳轉呀轉的……

“你在看什麼?”她發現自己一直被盯看。

“沒……沒什麼,今天這電影真悶。”

焦焰眼珠子一掃,看了螢幕一眼,說道:“馬達加斯加,很熱門的卡通片,怎麼會悶?”

他很少出糗,不過,能看到她真的沒事,他竟然有種解月兌的快感。

在一片靜謐氣氛中,飛機平穩的飛行,窗外白雲悠悠,柔柔的陽光篩進,他發現擱在焦焰腿上的書,從她指間滑落。

他替她拿起,見她已經合上眼睛,於是將毛毯直接拉到她的雙肩,然後把書放在座位前的小網袋裡。

她剛剛在看的書,是張大春所寫的“聆聽父親”。

他曾看過雜誌上介紹過這本書,那是作者對尚未出世的兒子,訴說自己意外癱瘓的父親,全書中情感真摯感人,是一本自朱自清所寫的“背影”以來,對父親描述最深的一部作品。

看到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父親,雖然他花名遠播,但至少他事業成功,讓妻小衣食無虞,如今他不在了,他又何必把恨一直留在心底?

這一刻,與焦焰之間,彷佛多出一道橋樑,他們似乎對父親,都有一種微妙的情感存在。

在狹窄的經濟艙中,要好好地睡上一覺,的確不似自家床鋪來得舒服,她睡得好不舒服,身體不停扭來動去,還是找不到舒適的姿勢,從她表情看來,應該睡得很不安穩。

終於,在頭靠在他肩上時,她的不安才暫時緩和下來。

也許是冷氣過於強烈,讓她把身體縮得像小毛球一樣。他發現薄薄的毛毯,似乎無法幫她保暖,於是他從揹包裡,拿出隨身必備的薄外套,輕輕為她蓋上。

這動作讓她身子有些顫抖,像是被驚醒的小花貓,突然睜開眼睛,看見他正在替她蓋外套,朦朧的視線中,她看見他那張好看的臉正在笑著。

“靠著睡一覺吧,到了我會叫妳起來的!”

其實,她是個很淺眠的人,稍微有點聲音、有點光線,她就會驚醒過來,可是靠在他肩上,窩在他的薄外套裡,竟然讓她變成一個賴床貪睡的小女生,就這樣放心地靠著他,相信他。

她未曾有過這樣美妙的感覺,她也從不知道自己怎麼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自己交給一個陌生人。

在她腦海裡,她突然衍生一個自私的想法──

她不想將他介紹給小綬了……

***bbs.***bbs.***bbs.***

意外的一場驚魂,並沒有嚇跑眾人的遊興,加上一下飛機,迎接他們的是燦爛奪目的陽光,空氣中飄揚著南洋特有的一股氣味,很快地就把之前的可怕夢魘,統統一掃而空。

餅了空橋,出了海關,領完行李,領隊帶著大家走出機場,迎面走來一位體型碩大的泰國男子,他向小油揮手,示意他將團員全都帶往機場外的一輛大巴士上頭。

上了巴士,導遊向眾人自我介紹。

他叫黑肥,是泰國華僑,帶的都是台灣團,不過大家都喜歡用台語叫他,一來順口,二來親切,又說他是台灣布農族人,又叫不滿族,接著,就拷貝一般導遊都會用的開場白,介紹當地風光,講些不好笑的冷笑話,反正這種便宜團他也沒必要說太多,一分錢一分貨,沒啥好計較的。

即使如此,全車的人還是很捧他的場,給足他面子,熱烈掌聲鼓勵,只不過在整台巴士上,還是有四個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根本沒在聽黑肥在哈啦什麼,他們專注在他們自己感興趣的話題上。

“焰,那個坐在妳身邊的男子,剛剛在飛機上說那些安定人心的話,真的是迷死人了,好像一個偉大的領袖,在對著他的人民說話,好Man、好有男人味。”古小綬情緒仍在激動,當她目睹了湯君晏那番慷慨激昂的言詞,整個心就像是長了翅膀,飛到他的身邊去了。

迸小綬繼續說道:“我本來以為他是電視購物頻頻上的那個湯君晏,不過他朋友說不是,而且啊,我不相信他會是Gay,剛才在飛機上,我有問過他朋友,他朋友雖然不明說,但我看得出來,他絕對沒有半點Gay的味道。

還有啊,我突然間發現,他有在幫妳蓋毯子,會對妳這麼溫柔、這麼細心,肯定是喜歡妳才會做的……”

她發現,一向喋喋不休的焦焰突然安靜下來,好奇地拉她的手,還把手舉在她眼前揮呀揮的。

“妳沒事吧?”

“我?會有什麼事!”

“那麼為什麼一下飛機到現在,妳都心神不寧?”

就算是笨蛋也看得出來,自從離開機場,坐上巴士,她就魂不守舍,講話有一搭沒一搭,要不就是心不在焉,走路常絆倒,這要說沒事,那才有鬼。

“不要亂猜,妳就是喜歡想些有的沒的,才會經常偏頭痛,胃抽筋。”她駁斥,甚至還責備起她來。

“可能吧,也許是我真的想得太多。”她得承認,這是她的毛病。

要瞞騙古小綬,坦白地說,以她的功力,絕對是綽綽有餘,但她實在不好把話講得太白,說她在飛機上與湯君晏的互動,她的心絃,已被他深深撥動。

相反地,古小綬的臉臭得好像被人家倒了上百萬的會錢,身為她的好姊妹,焦焰怎會看不出來。

“怎麼突然間這麼安靜,有鬼喔,說,到底發生什麼事?”

迸小綬心裡頭似乎也有著千頭萬緒,可她實在不願說出來,她把氣直接吞進肚裡,反正說出來也不光彩。

為了轉移話題,古小綬抿著笑,喃喃自語說道:“其實妳說得沒錯,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掌握,好,我聽妳的,從這一刻起,我要對那個叫唐俊彥的男生主動出擊。”

“什麼?妳要主動什麼?”她大叫,還從座位上跳起來。

導遊與領隊在第一時間衝過來,口氣緊張地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所有目光焦點,統統集中在焦焰身上,頓時,她彷佛成了社會新聞頭條的女主角。

“冷氣……能不能開強一點?我快中暑了!”四兩撥千金,焦焰很有技巧地把尷尬整個消除。

“焦小姐,這還不夠強嗎?”小油說道,還指著出風口,咻咻咻的風聲,說明這已經是最強的了。

“嗯……剛剛不夠強,現在可以了!”

在確定焦焰真的沒事之後,黑肥和小油這才吁了一口氣。

焦焰誇張又毫不遮掩的舉止,令席漢爾慢慢能夠接受湯君晏的說法。

他說,就他在飛機上與她相處的這幾個小時,他嗅不出她有一絲絲殺手的味道,相反地,他倒是看出她真性情的一面。

他閱人無數,什麼樣有心機、講話喜歡拐彎抹角、話中有話的人,他都看過,然而,在焦焰身上,他所看到的,是率真與感性並容的可愛女子。

她會看張大春的書、會看那種發人省思,細膩親密的親情小品,表示她重情義,有血有淚,他相信,在飛機上,她之所以會流淚,絕對不是因為害怕亂流,應該是說,因為亂流這件事,觸動她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才導致她久久無法平復。

“別說那個叫焦焰的女人像女殺手,跟我坐的那個乾癟四季豆,更不像了,我看那女人骨瘦如柴,恐怕連槍都拿不動,更別說要殺人。

你知道嗎?我問她名字,她說她叫古小綬,大家都習慣叫她阿綬,結果……我問她說,妳家是不是在賣皮鞋的,你猜怎麼著,她說你想說什麼我會不知道……”

“什麼意思?”湯君晏不解。

“阿綬,就跟那個阿瘦皮鞋是一樣的啊,我跟她說,如果阿瘦皮鞋找妳做代言人,然後把妳的人型立牌擺在店門口,一定會吸引很多人注意的,因為,從來都沒看過有人長得像妳一樣瘦,還瘦得這麼有型……”說到此,他發覺湯君晏臉色很臭。

“你這張嘴可以再壞一點,我說過好幾遍了,不要拿人家身體的缺陷開玩笑,你完全不當一回事。

你常說,同志在台灣不受重視,你想獲得尊重,想得到人家認同,可是你又懂得去尊重別人了嗎?”他沒辦法不火大,有時候,席漢爾那張嘴就像是毒蛇,誰被他點到名,就像被他咬了一口般難受。

席漢爾覺得自己真是笨得徹底,明明知道湯君晏最忌諱這樣的事,還偏偏去點他這火藥庫,他活該、他討罵、他罪有應得。

“可是她也叫我喜憨兒,我明明就叫席漢爾,她還是要叫成喜憨兒,我才會叫她阿瘦皮鞋。”

“看你工作那麼精明,為什麼私底下會幼稚成這樣?現在就給我去跟人家道個歉。”

“道歉?沒必要吧,她也說我是喜憨……”一看湯君晏拉下臉,要是他敵再囉嗦的話,惹得他不高興,痛苦的反而會是他自己。

“我去,我去,我去跟阿瘦皮鞋道歉,真是的,這輩子我絕對不會買他們家的鞋子。”

當他要站起來時,湯君晏還不忘補充一句:“聽好,如果她沒說要原諒你,你就別回來,聽見沒?”

“我總不能一直站在那等她點頭原諒吧?”豈不是被全車的人看笑話。

“誰要你一直站在那,你……”湯君晏假裝沉思,其實另有所圖。

“你可以麻煩那位焦小姐先坐這,你再慢慢跟那位古小綬小姐賠罪,這麼簡單的道理,需要我教嗎?”

讓她坐在這?

席漢爾那顆再機靈不過的腦袋瓜一轉,很快就聯想到。

“君晏,等等……你該不會……”

“不會怎樣?”

在湯君晏身邊久了,席漢爾多多少少都能抓住他幾個特定習慣,一般來說,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對於女孩子,他通常是敬而遠之,可是現在卻頻頻找機會接近那個焦焰,從上飛機非得坐她旁邊開始,他就曉得這裡頭肯定大有文章。

“沒事。”他還是靜觀其變,不要打草驚蛇。

一分鐘後,席漢爾滿臉豆花地走了回來,說道:“那個賣皮鞋的說,要看你的面子,希望你過去!”

“我過去?”這……這是哪國的法律、哪國的習俗,一個人犯了錯,要他的朋友去代他道歉,這是什麼道理?難道說,朋友要比本人來得有誠意?

“你不用那樣看我,是你提出來,要我去道歉的,我很有誠意喔,不過對方開出的條件是要你過去,這可不能再怪到我頭上來了吧?”他聳肩,無奈地要他自己處理善後。

不對不對,這跟他意料中的完全不一樣,他是要焦焰,那個古小綬來插什麼花?

不會吧,難不成古小綬這女人對他有意思?

突然間,心裡頭彷佛飄過一片烏雲,他有著不祥預兆,而且那感覺相當強烈。

倒不是說,湯君晏對兩人有什麼差別待遇,而是……古小綬那女孩真的不是他喜歡的型,他說什麼也不可能會跟她來電。

算了,先別預設立場,反正現在都騎到老虎背上了,那就小心一點,別摔下來讓牠咬傷就好了!

他走到巴士左前方的位置,當古小綬看到他時,只見她很興奮地對焦焰使眼色說道:“快呀,快到後面去坐呀!”

她開心,可是焦焰卻是一臉愁容,她絕對沒有意料到自己在短短三個多小時的飛行途中,會對一個男人產生好感。

那種感覺她說不上,不像是愛,卻有一點點接近喜歡,說是欣賞也還好,崇拜還不至於,她只能說,在那三個多小時的搭機過程中,她有種小女生被大哥哥呵護的淡淡甜味,那沒有蜂蜜來得甜,但有果糖般淡淡清香,別有一番滋味在她體內留香。

就在她打算讓這美好的開始,像春天盛開的花朵一樣燦爛下去,沒想到平常扭扭捏捏、唯唯諾諾,做事不幹不脆的古小綬竟然告訴她,說要自己學著主動爭取幸福,因為她看到他在飛機上的英雄式行為,深深擄獲她的心,她要給自己創造機會,而不是等機會哪天會從天上掉下來!

真要命,老天爺肯定在開她玩笑,這個古小綬八百年來不開胡,今天偏偏要胡她這把,而她又不能掃她的興、拆她的台,因為是她說要幫她介紹新朋友、要帶她開拓新天地的,不是嗎?

雖然百般不願意,但她還是得起身,讓賢。

“那……我到後面去,妳講完要馬上叫我喔!”

“妳快點去,我不會有問題的。”難得古小綬綻放出這麼有自信的笑臉。

當她和湯君晏擦身而過時,兩人眼神交會甚久,似乎對這樣離譜的安排深表遺憾,但也莫可奈何。

看來,在往後的幾天裡頭,未明朗的劇情,還有得兩人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