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美國紐約

冰冷的空氣,像霧一樣,將曼哈頓緊緊包圍起來。

在這早春的三月,氣溫仍是非常的低,但比起冬季動輒零下的氣溫來,已經是暖和許多,不過這對一向忙碌的紐約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鈴!”

“鈴!”

刺耳的電話鈴聲,不斷地在華爾街某棟大樓的二十三層響起,裡面的工作人員應接不暇。

“喂,這裡是『旭日東昇出版社』,請問你找哪位……”

辦公人員不但得忙著接電話,還得空出手來做事,而另一端的會議室,情況也沒有好多少,同樣非常忙碌。

“Phoebe,新一季的節目什麼時候要開始錄像,電視公司通知妳沒有?”

會議桌上堆滿待討論的案子及文件,主持會議的人,是這間出版社的老闆──Iris,此時她正轉身跟她底下最重要的幹部說話。

只見負責旅遊出版業務的經理齊絮飛;英文名字為Phoebe的女主管,用手撥開臉頰邊的短鬈髮,坐在椅子上冷靜的回答──

“還沒。”齊絮飛聳肩。“電視台經理還沒跟我確定下一季的錄像工作,將從什麼時候開始。不過我想快了,他們目前正在趕製企劃案,等企劃案做出來,會立刻派人送來給我,暫時還不必急。”

“太好了。”聞言,Iris鬆一口氣。“那妳還有時間先把雜誌做完,這也是我們今天開會的目的。”

“嗯,我早有心理準備。”齊絮飛微笑回道,言詞間看得出她對工作的熱愛。

“妳真是個工作狂。”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大家笑開,並順便揶揄她,齊絮飛一點都不在意。

是的,她是個工作狂,相當熱愛工作。在她二十七歲的人生裡,排第一位的是工作,排第二位的還是工作,她非常喜歡工作。

“不過幸好Phoebe喜歡工作,不然我們也無法創造奇蹟。”底下有人站出來仗義執言,立刻引來一致的掌聲。

“是啊!”大家一致點頭。“若不是Phoebe,我們也不可能打敗對手,立於不敗之地。”

說起她們這家出版社,可謂是曼哈頓的奇蹟。員工全是女的不說,辦公室又設在房租貴得要死的華爾街,羨煞了許多租不起這地區的公司。

“別光顧著捧我了,還是趕快進行討論,比較實際。”齊絮飛雖然也喜歡聽好話,但她的成功可不是光靠聽好話得來的,而是辛苦工作。

“好。”Iris點頭。“現在我們就來討論年底要出版的『全球最值得造訪的一百大餐廳』,大家對這本雜誌有什麼看法?”

有什麼看法?看法就是它很賣錢,每年的年底,饕客就等這本雜誌上市,做為全球飲食指南。

“Iris,妳每年都問同樣的話。”底下有人抱怨。

“我每年也都聽妳說同樣的抱怨,Jane,妳就不能換句別的台詞嗎?”Iris反駁回去。

“我也每年都聽同樣的爭吵,夠了。”齊絮飛比了個暫停的手勢,爭吵的雙方才停下來。

“不要每次開會都吵架,我可沒有時間聽妳們互相攻擊彼此,趕快工作。”這又是她們這家公司的另一項特色;老闆和員工之間沒有距離,大家相處就像朋友一樣。

“我是覺得今年的一百大,應該有些新的突破,不然都是一些老面孔。”Jane建議。

“這我贊成。”齊絮飛的助理Mary說道。“去年的一百大,其實已經和前年差不多,今年再不汰換掉幾家餐廳,可能很難繼續維持銷量。”

“但這又不能說換就換,能擠進一百大的餐廳,本來就有其實力,當然年年都上榜。”就跟最佳旅館的道理相同。

“話是沒錯,但我相信仍有許多很棒的餐廳,等著我們去探索。不能因為原先的餐廳好,就放棄這個機會,這就太不長進了。”

眾人妳一句、我一句,每個人都是為了這本雜誌好,這本即將在年底出刊的雜誌,可是她們出版社的金字招牌,砸不得。

“Phoebe,妳覺得呢?要不要更換一下百大的內容?”Iris問齊絮飛。

“可以換的話當然是最好。”齊絮飛點頭。“但問題是更換不容易,得親自走一趟,我怕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

“現在才三月,離年底還有八個月的時間,我想應該沒問題。”Iris看行事曆。

“距離年底是還滿久的。”齊絮飛也翻開她個人的行事曆,蹙眉回道。“但是我個人的行事曆排得滿滿的,除非妳們其中有人願意頂替我的位置,代替我成行,否則我看很難。”

“不行。”Iris第一個投反對票。“這本雜誌由妳主編,妳又是這方面的權威,誰也代替不了妳。”

“就是嘛!”齊絮飛的助理附議。“何況看這本雜誌的老饕,百分之七十都是男的,他們想看見妳窈窕的身影出現在各大餐廳的迷人模樣,我們怎麼可以搶妳的風采?”

“是啊是啊!”

看樣子,大家不把她推往火坑是不甘心了,誰教她要在這家出版社上班?

“妳知道,Iris,我一直想不通,我為什麼不跳槽。”齊絮飛嚷嚷。

“因為妳愛我們。”Iris眨眨眼。“妳知道我們只是嘴巴壞,內心其實非常善良,所以才捨不得離開。”

“胡扯。”齊絮飛揚起嘴角。“妳們不只嘴巴壞,心地也善良不到哪裡去。明知道我忙得分身乏術,還提出這個鬼建議,讓我更加忙碌,還敢說妳們心地善良?”騙鬼。

“被拆穿了。”Iris笑開。“誰要妳是目前當紅的美食旅遊節目主持人,還是我們公司的搖錢樹,只好多擔待些了。”

“算了,搖錢樹就搖錢樹,誰教我是工作狂呢!”她搖頭認命。“我去,這總行了吧?”

Yeah!她們等的就是這句話,終於讓她們給等到了。

“我聽說台灣有個『馬氏餐飲集團』的風評不錯,妳要不要參考一下?”

既然女主角都點頭說好了,底下馬上有人把事先準備好的資料遞給齊絮飛,她好奇地接下一疊厚厚的資料,隨意瀏覽了幾頁後抬頭。

“妳們怎麼知道這個餐飲集團?”消息還真靈通。

“因為它幕後的老闆很帥呀,讓人很難忽略。”Mary的眼裡立即升起閃亮星光,齊絮飛懷疑地看著她的助理,這才發現大家都在點頭。

齊絮飛不可思議的丟下資料,看著她們。Mary和她同為亞裔,審美眼光相同,這她還能理解。但Iris?但Jane?她們一個是白人,一個有黑人血統,也跟人家點什麼頭?

“聽說他有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統,難怪那麼帥。”Mary顯然是他的頭號粉絲,一雙眼閃個不停。

“可不是嗎?”Jane表情夢幻地附和道。“混血也要有點運氣,要像他混得這麼成功的人,還真不多見,我好羨慕。”

齊絮飛頓時大翻白眼,這算什麼討論?焦點全集中在他個人的外表上,簡直是浪費時間。

“不過說真的,Phoebe。”Iris好奇地問。“妳不是也來自台灣嗎?怎麼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因為我不想繞著一個男人的外表打轉。”齊絮飛俐落的回道。“況且我一歲的時候,就隨父母移民美國,對台灣也沒有多少感情。”所以不想多談。

“那正好,妳可以趁這個機會,多看看妳的故鄉。”Iris順水推舟,送個免費的人情給她。

“妳的意思是,要我去造訪『馬氏餐飲集團』?”齊絮飛挑眉,不怎麼想要這個免費的人情。

“對。”Iris點頭。“我要妳用妳敏銳的味蕾,去決定它能不能進入今年度的百大,我們的雜誌需要注入新血。”

“好吧!”Iris說得有理,是需要改變的時候了。“我就去這一趟,不過時間不能太長,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就一個星期。”Iris早有規劃。“太長的時間我也給不起,依我估計,電視台那邊過不了多久就會把下一季的企劃案送來,到時妳又要忙翻天了。”整天趕飛機。

“無所謂,我喜歡工作。”齊絮飛聳肩。

“感謝天,賜給我一個這麼優秀的職員。”Iris在胸口劃十字,誇張的表情讓人莞爾。

“好,那我就先回家收拾行李了。”齊絮飛抱起滿桌子的資料,打算速戰速決。

“Phoebe!”

她才剛轉身,就聽見身後傳來Iris叫她的聲音。

“什麼事?”她設法回頭看她的老闆。

“回來後要記得告訴我們,那個男人是不是真的長得像雜誌上一樣帥。”Iris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