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當天晚上七點整,“香提法式餐廳”出現了一位氣質高雅的俏佳人,如同月亮般照亮餐廳。

“咦,那個人不是『環球美食』的主持人齊絮飛嗎?怎麼她來台灣採訪?”餐廳內部到處傳來客人竊竊私語的討論聲,每個人都在猜測她到台灣的動機。

“齊小姐,這邊請。”侍者口操著流利的英語,和齊絮飛對話。

齊絮飛優雅地說了句:“謝謝。”隨即跟著侍者,往二樓的包廂走去,沿途依舊吸引不少好奇的目光。

“就是這個房間。”侍者將她帶到一個白色雕花的門前停下,並禮貌地為她打開房間的門。只見原本還在優雅啜酒的馬季彌,立刻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向前。

“妳真是豔光四射。”馬季彌像箇舊時代的紳士,執起她的手背親吻。這原本是很美好的國際禮儀,但齊絮飛硬是瞧不順眼,僵硬一笑,就想把手縮回去。

這死英國佬,都什麼時代了?還來親吻手背那一套,又不是在演亂世佳人!

“抱歉我一時忘情,請上座。”馬季彌明知道她的感覺,卻故意抓著她的手不放,看她下一步怎麼應付。

“我是很想到位子上坐好,馬先生。”她應付的方式就是明講。“不過你一直握著我的手,讓我很難行動,可否請你將手放開?”

“請叫我James,稱呼姓太見外了。”乾脆的女人,夠爽快。“另外,若妳不介意的話,我也想直接叫妳Phoebe,畢竟我們還要相處一個星期,妳認為呢?”

從他們碰面以來,一直是以英語交談。老是這樣齊小姐、馬先生的,確實也顯得陌生,但她就是不喜歡他那副巧言令色鮮矣仁的樣子,看了就教人覺得噁心。

“是有這個必要。”但為了不讓自己的纖纖玉手,淪入他的魔爪太久,齊絮飛只好僵硬妥協。

“太好了,Phoebe,我就知道妳是一個明理的人。”馬季彌顯然非常欣賞她臣服的樣子,面帶微笑地鬆開她的手。

齊絮飛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頭答應讓他叫她Phoebe,其實叫個名字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她就是不爽聽見自己的名字從他的口中說出,感覺上太親密。

另一方面,馬季彌卻是極有風度的幫她拉椅子,協助她就位。並從她熟稔的態度發現,她顯然非常習慣這類男性服務。

“妳今晚穿的這件衣服非常適合妳,完全展現出妳美好的身段。”待她坐好,馬季彌對著她大方讚美道,眼中盡是藏不住的激賞。

她今晚穿著一件黑色的小禮服,下襬呈不對稱的波浪狀,上半身的剪裁為馬甲式,但在領口的正中央,有兩條長長的帶子綁到頸後。背部鏤空高達三分之一,看起來既優雅,又帶有一點小小性感,極為引人遐思。

面對他大方、且專注的目光,齊絮飛仍是老話一句──她最討厭他那種有著意大利男人外表,舉止行為卻跟英國男人一樣虛偽的男人,引不起她絲毫好感。

“容我先為妳倒杯酒,Phoebe。”她愈是挑剔,馬季彌的態度愈殷勤。“今晚我們要品嚐的是蒸龍利魚套餐,我特地挑了一瓶德國勳彭堡出產的枯葡精選白酒佐餐,希望妳會喜歡。”

馬季彌遞給齊絮飛的,是德國勳彭堡於公元一九九○年出品的“枯葡精選白酒”,其色澤有別於一般白酒,是一種濃密、且帶有橘色的金黃液體,味道非常豐富,含有檸檬、芒果、水蜜桃、杏桃等香味,價格雖然不是頂高,卻是一瓶口感極好的佳釀。

“你很會選酒。”雖不甘心,齊絮飛還是不得不承認他這方面很行。“之前選的那瓶香檳也很好喝。”

這大概算是她下飛機以來,說過最客氣的話。凝視著她稍顯尷尬的表情,馬季彌只是面帶微笑地拿起酒杯,從杯沿觀察她微酡的雙頰,猜測她內心真正的想法。

很顯然的,她討厭他。不,與其說是討厭,不如說對他有成見。這件事從他們碰面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吝表現出來,他實在弄不懂為什麼。

為什麼啊……

輕輕的啜了一口酒,馬季彌極有興趣發掘其中的奧妙,而他也發誓定會探得其中的奧妙,這將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角力賽。

“台灣很熱吧?”他想起她那件被遺忘在車上的大衣,淡淡微笑道。

“是啊,我沒想到台灣竟然這麼熱,還帶大衣來。”齊絮飛真想一巴掌把他打飛出去,竟提起她的痛處。

“妳離開台灣太久了。”馬季彌說。“這裡和紐約不一樣,紐約現在還需要穿大衣,台灣某些地方已經在穿比基尼,有很大的差別。”

換句話說,她不夠用功。來訪之前,就應該把這些基本的旅遊信息調查清楚,才不會像現在一樣鬧笑話。

“我的助理沒有提醒我這一點,這算是業務上的連絡疏失。”明知道自己理虧,齊絮飛仍是桀傲不馴的抬高下巴。

“我沒有責怪妳的意思。”馬季彌連忙解釋。“我只是覺得,妳離開故鄉太久,僅此而已。”

“我從一歲起就跟隨父母移居美國,對台灣並沒有多少感情。”齊絮飛爭辯。

“我瞭解,所以妳才會帶錯大衣。”不要說感情,恐怕連氣候都弄不清楚,這點從她帶來的衣物就可以印證。

“我們一定要一直討論這件事嗎?”可惡的男人,非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的疏失不可嗎?完全沒有風度。

“當然不。”馬季彌莞爾。“我們還可以討論今晚的菜餚,我保證妳一定會滿意。”

說他沒有風度,他又很懂得適時閉嘴,氣煞齊絮飛。

“可以開始上菜了嗎?”馬季彌風度翩翩的徵詢她的意見。

“可以了。”齊絮飛為之氣結,發誓這輩子沒見過像他這麼討厭的男人,簡直惡劣透了。

“那我們就先從前菜吃起,這個時期的蘆筍特別好吃,值得好好品嚐。”

馬季彌按鈴吩咐侍者上的第一道菜是“女乃油松露白蘆筍”,裝在一個精美的手繪餐盤裡,看起來相當可口。

侍者分別在他們的桌子前放了這道前菜,齊絮飛拿起刀子,切了一小塊放進嘴中咀嚼,發覺它們非常美味,尤其是最上層的松露,跟著女乃油一起吃,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味,完全不輸給法國當地。

她不禁挑眉。

“你們一向都用這麼好的食材嗎?”論吃她是行家,一嚼就知道好壞。像這麼高等級的松露,一公斤約四千美元左右,非常昂貴。

“不盡然。”馬季彌微笑。“只有在貴賓來的時候才用。”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馬季彌原本的意思只是想好好祭拜一下齊絮飛的五臟廟,不料佳人不賞臉,砰一聲放下刀叉,冷著臉說──

“我是來工作的,James。”她的表情非常不悅。“請你拿出平時的做法,不然我不知道怎麼評分。”

她的任務是評鑑他的餐廳是否有資格進入一百大,這關係到讀者的權益,她不希望雜誌登的是一回事,實際上又是另一回事,這等於是欺騙讀者。

“抱歉,Phoebe。”盡避她的禮貌不佳,馬季彌仍是保持一貫微笑。“我的原意是討好妳,沒想到反而惹惱妳,真的是很對不起。”

馬季彌誠心誠意的道歉,因為她說的並沒有錯,如果只是因為歡迎她的到訪,就擅自改變菜單或是食材,對相信她的讀者來說,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

“你並沒有惹惱我。”見他如此有禮,齊絮飛反而覺得不好意思。“我也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只是……”

騙人,他已經惹惱她了。偏偏他的態度又那麼好,教人不道歉都不行……

“妳並不常跟人道歉,是嗎?”看她一副欲言又止、極端難為情的模樣,馬季彌免不了揚高嘴角地說。

“我……”她的臉更紅了。“我才不需要跟你道歉,本來就是你自己不專業。”怪不得她無禮。

她的下巴抬得很高,表情很堅決,要不是她兩邊的臉頰過紅,極可能說服他;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理虧,只可惜……

“再來點湯如何?”他既不點破她的尷尬,也不與她爭辯,只是巧妙的繞個彎,導回主題。

齊絮飛只得僵硬的點點頭,勉強算是同意他的提議。

馬季彌一面端起酒杯喝酒,一面按下呼叫鈴,通知門外的服務生上第二道菜。而與他迎面而坐的齊絮飛,只能也跟著拿起酒杯,悶悶地想道──

這個天殺的男人,好象什麼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一樣,著實令人生氣。

齊絮飛小口小口地啜著酒,有種未戰先敗的挫折感。這時侍者將套餐中極為重要的湯品端上桌,齊絮飛立刻就被吸引。

侍者端進來的,是一道清爽的冷湯。不過吸引她的,不只是香味四溢的佳餚,更是裝盛的容器,造型非常高雅。

“這道湯的正確名稱是『冷牛清湯配魚子醬與鮮乾貝』。”

她還沒來得及仔細研究盛湯的容器,坐在她對面的馬季彌就忙著開口介紹桌上的餐點,害她不得不把注意力轉回到食物上。

“這是一道冷湯,搭配魚子醬和新鮮的乾貝一起食用,希望妳會喜歡這道餐點。”

呈現在齊絮飛眼前的,是一盅冷湯。雕花精美的銀製容器中,裝滿了濃郁的清湯,容器的最頂端,放著兩片新鮮乾貝和些許的魚子醬,再佐以幾根細蔥,視覺效果非常出色。

齊絮飛先拿起叉子,叉了一片乾貝放入口中,對於它的鮮度和嚼勁兒讚賞不已。隨後又拿起湯匙,勺了些魚子醬品嚐,一樣對它的美味留下深刻的印象,忍不住出口諷刺。

“想必這魚子醬,也是為我特別準備的嘍?”她像抓到他小辮子的青天大老爺般洋洋得意,看得馬季彌直想笑。

“不,這是平時的口味。”他儘可能忍住笑意。“我們平時就是選用最上等的『伊朗鱘魚子醬』做這道湯,並沒有為今晚而特別費心。”

也就是說,她多慮了。之前的松露,是他一個不小心獻錯了殷勤。聰明如他,絕不會重複前面的錯誤,反倒她自己才該謹慎,不要重蹈覆轍。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謝謝你的解釋。”齊絮飛幾乎咬斷牙根,才硬著頭皮跟他道謝。其實她最想做的是當場撕破他的臉,這個騙子!

“我的榮幸,Phoebe。”相反地,他的心情卻出奇得好,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再敗一回。

齊絮飛向來自認為聰明,可不曉得怎麼搞的,她的聰明一碰上他的機智,便完全亂了譜,她的頑固也是。

“讓我們上最後一道主菜如何?”看穿她並沒有放多少心思在工作上,馬季彌乾脆直接進入最後一道程序,減輕她的痛苦。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向妳推薦今晚的重頭戲,我相信妳一定會喜歡它的味道。”

很顯然地,他對自己餐廳大廚的手藝很有信心,說法也由“希望”轉變為“相信”。齊絮飛不禁暗暗嘆一口氣,這個男人,真的是越來越討厭了。

“我很期待。”雖厭惡,她還是得稍稍表現出風度,假裝對他的提議很有興趣。

馬季彌面帶微笑的按下呼叫鈴,通知侍者上最後一道菜,不久侍者就把主菜端進來,齊絮飛只得拿起刀叉,隨便切了一口魚肉放進嘴裡。

討厭歸討厭,還是得工作……

幾乎是在咀嚼的第一時間,齊絮飛便停止了抱怨,驚訝不已地瞪大眼睛。

“味道還不錯吧?”馬季彌看見她的表情,就知道他成功了。至少他成功地讓她住嘴,不再炮火連連。

“何只不錯,簡直是人間美味,我一定要會見大廚。”身為美食旅遊節目的主持人,齊絮飛多得是機會接觸各地的美食。但說句實話,要讓她驚豔到非見大廚不可的機會,還真是不多哩,今晚算是特例。

可惜主人不賞臉。

“謝謝妳,Phoebe。”馬季彌極有技巧的推辭。“不過Tom今晚恐怕不方便走出廚房,無論如何我代替他向妳致謝,謝謝妳對他的賞識。”

從頭到尾,馬季彌的外交辭令就演練得完美無缺,差點沒氣壞齊絮飛。

“真可惜,我才剛想請教他這道菜的做法而已。”她實在很想拿起盤子從他的頭上砸下去,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陪著他練習社交禮儀。

“這點我倒是可以幫得上忙。”馬季彌禮貌的說。“我剛好知道這道菜的做法,可以不必麻煩到大廚。”他就很好用了。

“你?”齊絮飛懷疑的看著他,壓根兒不信他真的會。

“就是我。”多疑的女人,看他帶給她什麼樣的驚喜。“這道菜的做法有些複雜,首先必須準備好材料。”他將多達十幾種的食材和調味料一項不漏的說出來。“接下來第一道手續是先把鱸魚醬、蛋白、鮮女乃油置於鋼盆內,隔著冰水打成醬狀成為菠菜魚餡,然後接著……”

馬季彌滔滔不絕地陳述這道菜的做法。他今晚為她準備的主菜,正式名稱為“蒸龍利魚佐香檳海膽調味汁”,名字很長,做法也跟名字一樣複雜,他卻能將長達十幾道的手續,一道一道說明清楚,真的很不簡單。

面對這意外的場面,齊絮飛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她根本沒有心理準備,她還以為……

“妳以為我只是一個僥倖繼承家業的公子哥,沒有任何真才實學,對不對?”

這原本是存在於齊絮飛內心的疑問,卻突然被馬季彌一語道破,讓她好生尷尬,但又提不出話反駁,因為她就是這麼想。

“沒關係,這不是妳的錯。”馬季彌笑呵呵。“我的外表確實容易引起這樣的錯覺,以後妳就會慢慢了解。”

他說得好象他們還有許多時間相處一樣,齊絮飛不由得提出反駁。

“別忘了,再過幾天我就要回紐約,恐怕沒有多餘的時間『多瞭解你』。”她故意提起這個事實,意圖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

“那真是太遺憾了。”他也不嘗試跨越,因為他對她有更好的打算,事情恐怕無法如她預期那樣順利進行。

馬季彌若有所思的勾起嘴角,齊絮飛總覺得自己掉入了陷阱;雖然他什麼事都沒有做。

“最後一道甜點,肯定不會教妳失望。”

齊絮飛還在猜想自己是不是太敏感,馬季彌已經伸手按下呼叫鈴,侍者馬上端著甜點進來。

“是焦糖布丁!”

每個人都有弱點,齊絮飛的弱點便是焦糖布丁。她可以為了吃一個好吃的焦糖布丁,開好幾個鐘頭的車,就為了那入口時綿密的觸感,堪稱一種享受。

“我就知道妳會喜歡。”光看她如同孩子般興奮的表情,馬季彌便知道他的苦心沒有白費。

而一心一意盯著布丁的齊絮飛,不曉得他打哪得到的訊息,知道她喜歡吃焦糖布丁。不過她不在意,因為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布丁吸引,迫不及待的想將它吞下肚。

“我可以開始吃了嗎?”她拿起甜點專用的小湯匙,興奮的問。

“當然可以。”他雙手抵住下巴,手肘撐在桌面,看她大口大口地將盤子內的焦糖布丁一掃而空,注意到這是她今晚第一次徵詢他的意見。

……

看來焦糖布丁的魅力還真大啊!

看著她一臉幸福的表情,馬季彌不禁微笑。

“聽說你們幾個企業家第二代組成了一個俱樂部是嗎?”

“妳是指『惡棍俱樂部』?這只是一個玩笑下的產物,沒有任何意義。”

“可是外面對你們的俱樂部很好奇,你要不要藉此機會說明一下?”

“無可奉告。我頂多只能透露,這是個不長進的組織,最會的就是吃喝玩樂。”

“但是我還聽說你們非常喜歡打賭?”

“純粹是謠言。就算有,也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賭注。”

“一百萬也算是小賭注嗎?”

“不算大吧!比起動輒數千萬的賭盤來,我們幾個朋友間的打賭只能算是小遊戲,不值得一提。”

“可是在我看來,這已經是非常大的賭注了。”

“呵呵,是嗎?”

是嗎?是嗎?是嗎……

重複的迴音,如魅影般在齊絮飛的耳際盤旋,迫使她睜眼。

她用力掀開眼瞼,面對手持弓箭的丘比特,有種隨時會被一箭穿心的感覺。

……

已經是早上了啊!

再次和繪製在天花板上的丘比特對瞪,齊絮飛連眨了好幾次眼睛,最後終於確定訑不會真的射出箭來,才放心的下床。

她披上飯店提供的浴袍,對這家飯店服務之完善,留下深刻的印象。她投宿的飯店名叫“凡爾賽”,其氣勢、其設備,都和真正的凡爾賽宮無異,住起來非常舒服。

心不在焉地進行早晨梳洗工作,齊絮飛一面刷牙,一面想起困擾她的夢境,那是有關於馬季彌的一篇報導。

這篇報導的記者隸屬於一家國際知名時尚雜誌,專門報導國際名人的生活,馬季彌也在她的報導名單之中。

當然啦,這個記者是個女的。

輕輕地將口中的漱口水吐到洗臉盆,齊絮飛拿起垂掛在鐵架上的毛巾擦嘴,思緒又回到報導上頭。

記憶中這位女性記者,以尖銳見長。可在對馬季彌的報導中,不但完全喪失了這項特色,反而有調情之嫌,看得出她也被馬季彌蠱惑,神智不清了。

聽說他有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統,難怪那麼帥。

她想起當天開會,同事們臉上的夢幻神情。要不是Iris及時改變話題,可真要變成他的個人研討會了。

就是這樣,她才對他沒好感。

在她的觀念中,一個男人應該以工作能力和對事業的付出程度決定其價值,怎麼能夠以外表騙人呢?

憤憤地把毛巾又掛回到鐵架,齊絮飛走出浴室,正打算到落地窗外的小陽台欣賞台北市的風景,不料卻聽見敲門的聲音。

“哪位?”怎麼有人一大早就敲她的門……

“客房服務。”門外的服務生答。

客房服務?

齊絮飛眉心緊蹙的打開門,但見服務生一臉笑意地推著餐車進來,極為有禮的對著她打招呼。

“早安,齊小姐。”服務生直接將早餐推到陽台。“我送早餐來。”

然後,服務生將餐車上的餐點一樣一樣放到陽台上的小圓桌上,井然有序的放好。

“我不記得我有吩咐早餐。”齊絮飛眉頭挑得老高地看著滿桌子的食物,相當不以為然。

“是馬先生吩咐的。”服務生笑嘻嘻的回答。“他還說祝您用餐愉快,並且希望您會喜歡他的安排。”

很顯然,這又是一份不請自來的殷勤,這個死英國佬,還真懂得如何挑起她的怒氣呢!

“謝謝你送早餐來,我很喜歡這項安排。”齊絮飛僵著一張臉跟服務生道謝。她敢打賭,要不了幾個鐘頭,就會見到馬季彌本人,死皮賴臉地要帶她參觀台北。

“不客氣,我先告辭了。”服務生誤以為她很喜歡這項安排,咧大嘴朝她一笑,齊絮飛甚至能看見他眼底寫著浪漫。

浪漫?真見鬼了,搞不好他還以為馬季彌將跟她共享早餐呢!瞧他笑的。

齊絮飛實在很想扭斷馬季彌的脖子,不過看在焦糖布丁的分上,她就饒過他這一回,不跟他計較。

她拉開陽台邊的小椅子坐下,兩手拿起刀叉,開始吃早餐。早餐的內容非常豐富,有炒蛋、培根和小圓麵包以及些許的中式麵點,整體的搭配非常吸引人,尤其是脆中帶軟的焦糖布丁,更是人間美味。

齊絮飛津津有味的吃著布丁,納悶馬季彌怎能將她的胃口抓得這麼準,甚至連分量都計算得剛剛好,簡直太神奇了。

好吃!

縱然有千般不願,齊絮飛不得不承認,馬季彌確實稱得上一個細心的人,不過也很厚臉皮就是。

齊絮飛確信,再過幾個小時,馬季彌便會出現在她房門口,自告奮勇要當一名盡責的東道主。當然她會拒絕,她才沒有時間玩樂,她還有許多工作需要完成,沒空陪一個死皮賴臉的男人。

唔,說到工作,她還得打電話給她的助理,確認下一季的錄像時間。

她看看錶,現在是早上九點,紐約是晚上九點,Mary應該還在公司,她們的老闆不會這麼早讓她下班的。

齊絮飛隨手拿起行動電話打給她的助理,對方果然馬上應答。

“Phoebe,我親愛的!能聽見妳的聲音真的太好了,那個男人帥不帥?”

電話甫一接通,線路那頭立刻就傳來Mary興奮的聲音,讓齊絮飛哭笑不得。

“咳咳,很帥,Mary。”她差點被口水噎死。“不過我比較想談別的事,妳不要一直問我這個問題好嗎?”

“當然了,Phoebe。”Mary相當配合。“我不會再問他長相的問題,不過……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Mary口中的“他”,毫無疑問即是指馬季彌。齊絮飛大翻白眼,不明白出版社那群女人怎麼會那麼迷他,一定是中了那本雜誌的毒。

“他是個怎麼樣的人?”Mary不死心地追問。

“普通人。”齊絮飛故意這樣回答,祈禱她的助理別再繞著這個話題轉。

“這樣啊!”Mary的音調中有明顯的失望,就好象看見超人突然決定不穿內褲了,改穿西裝褲拯救世界,充滿了奇怪的幻想。

“別再說這件事了。”再說下去她會氣死。“電視台那邊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跟妳連絡?”電視錄像是她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絕不能中斷。

“昨天才連絡上,Phoebe。”Mary的聲音依舊有氣無力。“他們說這次的事前準備工作拖得太久,錄像時間必須縮短,所以從下個禮拜開始,就得進棚錄像。”

“下個禮拜!”得知這消息,齊絮飛不禁叫起來。“太急迫了吧?我人還在台灣。”和那個臭男人周旋。

“所以妳下個禮拜一定得回紐約。”Mary翻時間表。“Iris對於這次電視公司的安排也很不高興,但妳知道出錢的人是老大。我們出版社之所以能夠風光,一部分也是靠妳的節目,只好委屈妳了。”

商場是很現實的,現在誰紅,就壓榨誰。齊絮飛是當紅炸子雞,當然也逃月兌不了這個命運。

“沒關係,我會盡快結束這裡的工作,快點回紐約。”她倒是很樂觀,也樂於被榨。

“我就知道妳是個工作狂。”Mary在電話中給她一個飛吻。“快點回紐約和我們一起工作,然後再告訴我們,那個男人到底帥不帥,下次再連絡了哦!”

喀一聲。

上司還沒說再見,下屬的電話倒是掛得比她還快,真是太誇張了。

看著嘟嘟響的手機,齊絮飛先是發愣,後搖頭。

她還是沒忘記馬季彌!

嘆口氣,收起手機。齊絮飛決定趁著馬季彌還沒來騷擾前,先做一些工作。她打開筆記型計算機,將昨晚品嚐菜餚的感覺一一記下,再配合馬季彌提供的菜單和圖片,做成簡單的筆記,儲存起來。等她把所有工作做完,已經接近午餐時間。

她看著房門,奇怪敲門聲怎麼還沒有響起,依他厚臉皮的程度,不是應該來敲她的門嗎?

齊絮飛的自信心開始動搖,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於自戀?等到過了中午,確定他的確不會出現後,又開始覺得不可思議,他昨天的眼神,明明表現出興趣。

好吧!她是有些自戀,齊絮飛承認。不過他也太不應該,他如果對她沒有興趣,不該暗示得這麼清楚……不過仔細想想,他好象也沒暗示她什麼,頂多說要帶她參觀台北,略盡地主之誼。

一整個下午,她就在矛盾的情緒中反覆掙扎,坐立難安。最後她再也坐不住了,乾脆換上泳衣,到飯店的泳池游泳消耗精力。

嗯,運動完以後的感覺果然特好、特別清爽。

帶著愉快的心情,齊絮飛回到她的房間,發現門縫竟塞了一個白色的信封,署名給她。

她彎身撿起信封,並抽出其中的卡片。卡片同為白色,但是多了幾道燙金,設計非常高雅。

“怎麼有這張卡片……”看清卡片上的內容,齊絮飛愣住了,是馬季彌的字跡。他邀她今晚共進晚餐,地點是他開的“特蘭多義式餐廳”,時間一樣是七點整。

有一瞬間,齊絮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這個男人還真懂得突擊的藝術,老是做出一些令人意外的事。

不過,她也不是好惹的。

將邀請卡輕輕放在桌上,齊絮飛的下巴抬得老高。

她會讓他知道,並不是所有的突擊戰術都能產生作用,至少,她就不會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