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次日早晨,太陽越過遠處的山頭,高掛在天上。

如同黃金般的陽光,夾雜著絢麗的光譜,呈放射線狀地照耀著山谷。大地醒了,牛群也醒了。經過一夜的休息,萬物皆在晨光中慢慢恢復生氣,宣告白天的來臨。

許是連日來過於勤奮工作的關係,即使陽光如此耀眼,齊絮飛仍然在一室陽光的照耀下,睡過了頭。

……糟糕!

察覺到時間已晚,她匆匆忙忙的推開被子,拿起床頭櫃上的表定神一看,看清楚後懊惱的叫了一聲。

十點了,她怎麼這麼會睡,乾脆把全世界的時間都睡光好了。

齊絮飛一邊下床,一邊責罵自己。到別人家作客,竟還睡到這麼晚,現在可好了,一定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唉聲嘆氣地走進浴室,齊絮飛儘可能迅速確實地將自己打理一番,然後換上衣服下樓。

今天,她穿著一件薰衣草色的襯衫和白色長褲,將她白皙的肌膚襯托得更加粉女敕,且帶有一種自然的清爽。

她帶著微微不安的心情走下樓梯,腦中想的盡是待會兒如果看見他們全家人要怎麼解釋,客廳卻意外的空曠。

咦,怪了,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齊絮飛很意外大廳竟是空的,放心之餘不免好奇大家跑哪裡去了,於是開始到處亂晃找人。

視聽室、健身房和起居間……

齊絮飛發現,這棟木屋不但佔地寬廣,且五臟俱全,什麼設備都有。

她晃啊晃的,原本以為大家真的都出去了,沒想到竟在廚房裡面看見Rosa。

“早安。”齊絮飛尷尬地跟她打招呼。

“早安,起床啦!”原本背對著她的Rosa轉身,對著她親切的微笑。

“對不起,我睡過頭了。”齊絮飛的表情有些靦覥。

“沒關係,儘量睡,睡飽一點。”齊絮飛尷尬,Rosa可不以為意,齊絮飛更加不好意思。

“妳的房間佈置得真好,到處都是拼布,好可愛。”這是她的肺腑之言,整棟木屋隨處可見大小不等的拼布作品,宛若是一個小型展覽中心。

“謝謝。”Rosa微笑。“James有沒有告訴妳,他恨透了那些拼布,他天生就討厭那些小碎布?”

“呃……”被她這麼一問,齊絮飛反而呆住。“他只說,他不喜歡抱著一堆碎布亂跑……”

“更別提他還要穿針!”Rosa瞭解地接口,然後大笑。

齊絮飛當場愣在原地,想不到她對自己的兒子還不是普通的瞭解,連他沒有說出口的話都知道。

“哈哈哈……”Rosa笑到岔氣,完全把她兒子痛苦的童年當玩笑看,齊絮飛不禁也跟著笑起來。

她好羨慕他有個這麼開朗且善解人意的母親,他的童年一定過得很快樂……

“妳還要不要吃早餐?我可以現在就幫妳做。”就在她這麼想時,Rosa突然開口問道。

“不用了。”她不提還好,一說齊絮飛反倒不好意思。“我沒吃早餐的習慣,頂多喝杯咖啡。”

“是嗎?”Rosa果真為她倒杯咖啡。“我知道在美國很難喝到豆漿,不過老是拿咖啡當早餐吃,對身體不太好哦。”

“謝謝。”她接下Rosa遞過來的咖啡。“其實我沒喝過豆漿,從我懂事開始幾乎都喝咖啡。”

“真的嗎?”Rosa看來有些驚訝。“那妳在這裡的期間,一定得多喝些豆漿,我明天就做給妳喝。”

“不必麻煩了。”齊絮飛驚慌的搖頭。“我聽說做豆漿很麻煩……”

“胡說,怎麼會麻煩?做熟了就很快了。”Rosa很快地搖手打斷她。“我幾乎每天都會磨豆漿,現在有很多輔助工具,做什麼都很方便的。”

Rosa帶笑的臉孔,擺明了不接受她的拒絕,看樣子從明天開始,她就有豆漿可喝了。

“謝謝妳,Rosa。”齊絮飛不好意思地垂下頭,一看就知道很少接受別人的好意。

“不客氣。”Rosa是明眼人,比誰都瞭解她的心結,這個可憐的孩子,一定很少承受如此的關愛吧!

“妳在做什麼?”齊絮飛注意到廚房有點小亂。

“我?”Rosa看看四周。“我在準備午餐要用到的材料。”

“這樣啊!”齊絮飛點點頭。“那要不要幫忙?”

“不用了。”Rosa果斷地拒絕。“又沒多少東西,能先準備的,我都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剩下就看James他們了。”

“James?”齊絮飛滿臉疑問。

“是啊,James。”Rosa一邊打蛋,一邊點頭。“今天的午餐由他和他爸負責,我們只管吃就行了。”其餘不必動手。

“James也會做菜?”對於這突來的訊息,齊絮飛相當驚訝。

“他的手藝很好。”Rosa微笑。“除了他爸爸之外,他是我見過手藝最好的男人,妳昨天晚上吃的意大利麵就是他煮的,好不好吃?”

“呃,好吃……”齊絮飛沒想到竟會有這種事,表情都呆掉了。

“所以嘍!”Rosa對著她眨眨眼。“家裡有個會做菜的男人,女人也會輕鬆點,妳說是不是?”

“是、是啊……”齊絮飛不知該說什麼,只好如此回答。

她萬萬想不到馬季彌會做菜,而且手藝這麼好,她還以為他是個只會吃喝玩樂的公子哥……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想到令她回味無窮的意大利麵,竟是出自他的手裡,她就不知所措。

“等他們回來啊!”Rosa拿起毛巾擦擦手,擦完了以後丟在一旁笑道:“誰知道他們會帶些什麼東西回來?我敢打賭,James一定又會有什麼驚人之舉,等著看好了。”

Rosa笑瞇瞇,齊絮飛卻顯得很驚慌,這實在太多了。來此之前,她一直認定馬季彌只不過是幸運的企業家第二代,從來沒想到他竟然如此……

“我們回來了。”

說時遲,這時快。齊絮飛才在想馬季彌,他就出現在她面前,害她的呼吸又接著急促起來。

“早、早安。”她儘可能鎮定情緒的跟他打招呼,他笑得好溫柔。

“早,昨晚睡得好嗎?”他仍像平時那般彬彬有禮。

“睡得很好。”她清清喉嚨,在他帶笑的眼眸下,差點不會說話。

“很高興聽見妳這麼說。”馬季彌笑道。“吃過早餐了嗎?”

“有,喝了一杯咖啡。”她偷偷地深呼吸了一下。

“咖啡?”馬季彌聞言挑眉。“我媽竟然只給了妳一杯咖啡?”

他這句話是針對他母親說的,Rosa不禁抗議。

“我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嘛,她只跟我要了一杯咖啡。”Rosa解釋。“不過你不必擔心她的健康,從明天開始就有豆漿好喝,不會餓著她的。”

“他不是這個意思──”

“媽做的豆漿最香、最好喝,我們又有口福了。”馬季彌親熱地摟住Rosa的肩膀,跟她撒嬌。

“你哦!”Rosa捏她兒子的鼻子。“我才想抗議你只懂得照顧客人,你倒是聰明的求饒了。”

“那當然,識時務者為俊傑。”他笑得好開心。“我還想保有孝順的美名,不想惹妳生氣,更何況我還巴望著妳的豆漿。”他可不只懂得照顧客人,更懂得討好自己的老媽,要不然日子就難混了。

“算了算了,不跟你計較了。”Rosa一向就拿她這個獨子沒轍,總是敗在他時而優雅、時而調皮的玩笑下,不由得綻放出開心的笑容。

看著他們一家和樂融融的景象,齊絮飛愕然發現自己的解釋是多餘的,他們根本不需要。

突然間,她好羨慕他們。

他們整家人,就像電視劇中常常出現的家庭那樣,充滿了和樂與溫馨,卻沒有她立足之地……

“來,跟我們一起喝飲料。”一隻修長的手臂在這時伸了過來,正面就是手掌。

她先是低頭看著馬季彌的手,再抬頭看他的眼睛,從那其中瞥見一絲絲光亮,柔和有如春光。

“快過來。”Rosa和Robert一起朝她招手,她猶豫了一會兒,才把手放進馬季彌的手心裡,跟著一起過去喝飲料。

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木屋,溫暖了屋子,也溫熱了齊絮飛的心。她從沒想到,只是一杯簡單的柳橙汁,竟也這麼好喝。

“好了,妳們出去吧!”喝完了柳橙汁,Robert下令。“從現在開始都是男人的天下,女人不準來干涉。”他們要霸佔廚房。

“那我們要去哪裡……”齊絮飛原本想幫忙的,不料卻慘遭逐客令。

“去參觀我的工作室,親愛的。”體貼的Rosa早想好了。“今天廚房就讓給男人,至於我們女人,只需要負責準時回來開飯就行。”這是馬家的規矩。

“就這麼簡單?”齊絮飛一臉不信。

“就這麼簡單。”Rosa點頭,表示不必懷疑,女權在他們家是很高張的。

“來吧,兒子。”Robert把一條圍裙丟給馬季彌。“該開始幹活了。”他笑瞇瞇。

齊絮飛親眼目睹父子倆一同穿上圍裙,Rosa在後面幫他們綁好帶子,這才真的相信,馬家的規矩異於常人。

男人下廚,女人只管玩樂……嗯,不錯。

在介紹“馬氏餐飲集團”的時候,不妨加註這一條,讀者一定很感興趣。

“對不起,讓我拍張照片好嗎?”既想之,則做之。齊絮飛想也不想就衝上樓,拿出照相機,對準馬氏父子。

馬氏父子當場愣在原地,茫然與她對看,弄不清她搞什麼飛機。

“微笑,親愛的。”反倒是一旁的Rosa還較上道。“你們要登上雜誌了。”

喀嚓喀嚓。

頃刻傳來按快門的聲音。

正當馬氏父子在廚房奮鬥的時候,農場另一頭的女人們也沒閒著,也是很忙。

她們很忙,忙著參觀Rosa的工作室,和琳琅滿目的半成品。根據Rosa的說法,其中有一大半都要淘汰,都不能用。

齊絮飛覺得很可惜,就她粗淺的眼光看來,這些半成品已經夠完美了,她居然統統都要丟掉,頗有暴殄天物之嫌。

“我好喜歡妳的作品。”看著一組類似丹麥之花的杯子,齊絮飛的仰慕之情油然而生。

“謝謝。”Rosa微笑。“不過妳現在看的那組杯子不能用,等我有空就要清掉。”

“為什麼?”齊絮飛怎麼都弄不懂。“這組杯子做得很完美啊,尤其是圖案設計方面,我好喜歡。”圖案設計是手繪瓷杯的靈魂,Rosa即以此聞名於世。

“很高興聽見妳這麼說,但那組杯子還是要丟掉,因為那是瑕疵品。”所以不能留。

“瑕疵品?”齊絮飛瞪大眼睛,仔細觀察瑕疵在哪裡,怎麼看都瞧不出端倪。

“這裡。”Rosa索性指給她看。“這個地方的立體花紋,波浪度不夠,會影響到整個杯子的立體感。”

原來是把手處的浮出花朵,邊緣的波浪度她不滿意,乾脆整組都不要了。

齊絮飛覺得很不可思議,她也算半個專家,怎麼就看不出來那朵花有什麼不對,Rosa對自己真是太嚴格了,難怪她的作品會這麼少。

“妳為什麼不再多發表一些作品?”她真的很疑惑。“我想妳應該知道妳的作品在市面上很受歡迎,每次一有新作出來,大家就搶破頭。”

“謝謝妳,Phoebe。”Rosa仍是微笑。“承蒙大家如此喜愛我的作品,不過我還是喜歡悠悠閒閒的做事,不喜歡被工作綁得緊緊的,況且這也不是我的主要工作。”更不值得為它拚命。

“什麼是妳的主要工作?”齊絮飛不懂。她的作品,隨便一組杯子在市面上叫價動輒上千美元,等於是一般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她卻一點都不在乎。

“照顧我老公啊,親愛的。”Rosa的笑容中有無限滿足。“手繪陶瓷只是我的興趣,我真正的工作是照顧Robert,而且我也從其中得到很大的樂趣。”

齊絮飛萬萬沒想到竟會是這個答案,一時愣住,久久不能回神。

照顧一個人也能算是工作,而且還覺得滿足?真正的工作不該是坐在會議室,跟工作同伴討論下個月的工作進度?怎麼會是待在一個人的身邊,為他洗洗衣服、做做飯,就算工作?

“Phoebe,妳的工作是不是很多?”

齊絮飛百思不解Rosa的邏輯,Rosa倒比她清楚。

“唔,不算少,妳怎麼會知道?”齊絮飛十分詫異Rosa竟會提出這個問題,遂瞪大眼看著她。

“很簡單,看妳剛才匆匆忙忙衝上樓拿照相機的樣子,就不難看出妳多重視工作。”她可也是個敏感的人,不遲鈍的。

“我是很重視工作。”齊絮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所以我的行事曆一直都排得滿滿的,而且不瞞妳說,要不是為了採訪妳,本來我應該已經回到紐約工作。”哪能像現在這樣悠閒聊天?

“是嗎?”Rosa聞言嘆氣。“那妳就無法體會我的感覺了。”

“啊?”她沒聽清楚。

“工作是一種樂趣,不該成為一種責任,我因為喜歡手繪陶瓷,才會工作,若不喜歡,就不工作了。”不會因為任何原因而被綁住,Rosa解釋道。

“可是……工作本來就是一種責任,不是嗎?”齊絮飛不明白這兩者有什麼不同。

“通常是的。”Rosa答道。“但若只為了工作而工作,忙碌一生的結果往往沒有意義,工作也要跟興趣結合才可以哪!”

“但是……”齊絮飛愣住,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從小,她媽媽就告訴她要認真工作,唯有認真工作,才會有前途。至於興不興趣,不重要,也不需要考慮,反正人生來就是要工作的。

“妳喜歡妳的工作嗎,Phoebe?”Rosa又問她。

她喜不喜歡她的工作?這教她怎麼回答……

“喜、喜歡。”齊絮飛直覺地點頭。

“那太好了。”Rosa吐口氣微笑。“或許是我多心,我總覺得妳其實並不那麼喜歡妳的工作,只是基於責任使然,不得不強顏歡笑。”

“沒有這回事。”齊絮飛的表情有些許迷惘。“這份工作很好,可以到處旅行,還可以吃到各式各樣不同的料理……”

“但卻必須犧牲許多個人時間。”Rosa柔聲打斷她的話,眼裡淨是諒解。

齊絮飛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確實犧牲了許多個人時間,雖然她不斷告訴自己,沒有任何工作比她現在的工作更好了,但她沒有太多個人時間卻是事實。

“個人時間……很重要嗎?”她這一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跟工作為伍,實在無法想象萬一哪天沒有工作的時候要怎麼辦。

“當然重要了,這樣妳才有辦法沉澱,看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畢竟是走過歲月的人,Rosa的每一句話,都帶有深厚的哲學。

齊絮飛讀過哲學,但卻不見得真的懂哲學,尤其不懂Rosa的意思。

“妳喜歡蒐集瓷器嗎,Phoebe?”短暫拋棄哲學問題,Rosa轉而問她的喜好。

“喜歡!”齊絮飛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最喜歡蒐集瓷器,無論是餐盤或是咖啡杯我統統喜歡,一樣也不放過。”

“妳跟James還真有默契呢!”Rosa輕笑。“他也喜歡蒐集瓷器,聽說妳還和他一起搶Meissen2002年的限量杯組,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齊絮飛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不過我只搶到第三號,第二號被他搶走了。”

“所以妳心有不甘,對吧?”到底是女人瞭解女人,Rosa的笑聲中頗有同謀的味道,齊絮飛不由得也笑了起來。

“是不太好受。”老是屈居於他之後……

“那妳想不想報仇?”Rosa問。

“報、報仇?”這是什麼意思……

“我打算為妳燒製一組只屬於妳的個人杯組,妳意下如何?”Rosa冷不防拋出這個天大的禮物,丟得齊絮飛措手不及。

“妳要燒製一套杯組給我?”這不是作夢吧!世界聞名的神秘陶瓷設計師,竟要為她設計一組個人套杯,不可能有這麼好的事發生。

“嗯,幫妳報仇啊!”Rosa笑得好開心。“既然James搶先妳一號,我只好送妳一組妳個人專用的杯組報復他……附帶一句,他雖然是我兒子,但卻沒有這個特權哦!長久以來,我從沒有為他燒製過任何一套杯組,我想他一定會嫉妒死。”

這真是這些日子來,齊絮飛所收到最珍貴的禮物,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我真想看看他生氣的樣子。”一想到可以親眼目睹馬季彌失控的模樣,齊絮飛就忍不住興奮。

“我也想看。”Rosa朝她眨眨眼。“不如我們兩個女人想盡辦法惹他生氣,然後看他會怎麼做!”

話畢,Rosa哈哈大笑,整間工作室都是她的笑聲。

齊絮飛的身體頓時竄上一股暖流,她好喜歡馬季彌的母親,喜歡她的開朗,和用不完的智能,真希望能永遠跟她在一起。

“對了!我突然想起,這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可能會影響到妳的工作。”興奮歸興奮,現實還是得考慮。

“這……”齊絮飛咬咬下唇,她壓根兒忘了工作。“我想沒關係,我會打電話回紐約交代一聲。”

“真的沒關係嗎?”Rosa關心的問。“我會盡可能加快動作,不過妳也知道燒瓷這個東西需要運氣,不見得每一次都燒得出來。”這就是瓷器的奧妙之處,稍有一點疏失,便全盤皆毀。

“我明白,Rosa。”齊絮飛勉強微笑道。“工作方面,我會想辦法協調,謝謝妳如此為我設想。”超感動的。

“既然如此,就這麼說定了。”Rosa握住她的手,慈祥的說。“我為妳燒製一套杯組,妳留下來。”

聽起來有點像交換條件,不過怎麼看都是Rosa吃虧,畢竟她沒有義務為她做這些事。

“那就麻煩妳了。”齊絮飛決定不去想這個問題,先要到杯組再說。

“不客氣。”Rosa勾起一個會心的微笑。“我相信這段期間,妳一定會過得很開心。”

這是一定的,有她風趣的陪伴,沒有理由不開心……

“我可以拍妳的工作室嗎,Rosa?”雖然口口聲聲說不去想工作的問題,齊絮飛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工作。

“現在嗎?”Rosa一臉詫異。

“嗯。”她拿起照相機就要拍照,卻被Rosa中途攔下來。

“不可以拍嗎?”齊絮飛顯得很失望,她還以為她會答應呢!

“我沒說不行。”Rosa有別的打算。“只不過現在是午餐時間,屋子裡有兩個男人正在等我們,別讓他們等太久。”

James和Robert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