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雨還在下。

少年卻已經長大。

少年已經十八歲,變得高大,俊朗,不再被稱作少年,他們開始叫他少俠。

凌雲少俠。

現在,提起他的名字,已經有不少武林人知道。

除此之外,還知道他用的是一把刀。那把刀並不算大。相反的,很輕,它甚至還很短,因為那本來就是一把藏在袖子裡的刀。

一般來說,一把又薄、又短的刀,出手一定要快。

他也不例外。這把別名為“雲翻”的刀,曾是一個高手不曾離身的武器。那位高手的出手又快又狠,幾招之內就分出勝負。因為出手又快又狠,還一度被認為練刀入了魔。凌雲的刀和他的師傅早年十分相似。

兩年前,凌雲拜別師傅,一個人在江湖上尋找仇家。

八年之前,她的姐姐嫁給了天城的城主之後就失去了消息,說是嫁,其實是他父母把姐姐賣給了天城。家道中落,連生活都成了問題,如果能夠東山再起,賣個女兒又算是什麼?

凌雲在姐姐出嫁時逃離了他不是家的家,發誓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奪回姐姐。

他要報這個奪姐之仇。但天城竟在三年之前的某一夜裡消失無蹤。幾個高手下落不明。直到它消失之後,大家才想起從來沒有人看過天城,也從來沒有人知道天城在哪裡。

神秘的崛起,神秘地消失。

天城就這樣帶著他的姐姐一起消失。離開師傅的兩年內,他拼命尋找,卻一點線索都沒有,就在他幾乎失望的時候,他聽到了一個消息。

***

十年前的客棧,雨在下。

十年後,雨還是在下。

不停的落、落、落,就像他的人生,不停的錯、錯、錯。

凌雲坐在西邊的窗戶旁,桌子上擺著一壺茶。

他不喝酒,酒會傷身,會誤事,他只有殺人之後才喝酒。殺人之後的酒,不是用來喝的,是來狂飲,並不是歡慶,而是澆愁。他正要做的事,是容不得一點犯錯,所以他更不可能在此時喝酒。

半個月之前,他從一個江湖人口中探聽到了天城的消息。一直沒有人知道天城的正確位置,最近卻傳出當年有幾份地圖,其中一份,會出現在這個豐悅客棧之中。

凌雲不禁苦笑,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從這間客棧開始。

有幾個人走過他身邊,其中一個人不小心撞了他的肩膀一下,凌雲抬起了頭,他並不想惹麻煩,但這幾個人是高手。剛剛那一撞,他可以察覺到對方並不是個普通人物。兩個人只是輕輕地碰撞就自然生出內力來抵抗。

對方回頭看了他一眼。那是個皮膚細白的貴公子,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凌雲並不認識他,卻下意識的模了模袖子。他那把別稱雲翻的刀就放在他袖子裡,說不上來是什麼理由,但他有種直覺——很快就會用上這把刀。

“這位小兄弟。”

聲音在他身邊響起,離他不到一尺的距離。他不禁被嚇了一大跳。這麼多年來,他還沒有像今天這麼沒有防備過。他從來沒有遇上敵人已經靠到他身邊,他才發現的情況。

有個青年不知河時坐到了他身邊,而他卻一點也沒有發覺。他緩緩地握住袖口,幾乎就要抽出刀來。那個青年卻比他的動作更快,扣住了他的手,竟一小包東西塞進他的手中。

“動作太明顯了,小兄弟。”青年的聲音極為低,但是每個字還是清清楚楚:“把這個倒在水裡喝下去。”

凌雲低頭看著手中那一小包藥,瞪著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青年。

“我為什麼相信你?”

“你知道剛剛撞著你的人是誰嗎?”

“不知道。”凌雲乾脆的回答。

“不知道就算了。”青年聳聳肩,滑回原來的位置。“反正你的內力強,一時三刻之間也不會發作,晚一點再吃下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說誰?”

青年只是微笑著對他舉起了杯子,並不回答。一時之間,凌雲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個青年說的話。

就在他猶豫之時,貴公子已經走到東邊的桌前,就站在那個醉漢的對面。十年之前,凌雲在這裡等他師傅時那個醉漢就在這裡了。店小二已經換了不知道幾個,他卻仍然在東邊的窗子旁喝酒、醉酒。

那位貴公子忽然用力一拍桌,桌子上的杯子和酒壺當場碎成一片一片向四方飛散,有些落在桌上,有些落在地上,也有一些落在醉鬼的身上。

“把圖交出來。”那個貴公子一點火氣也沒有,語氣十分溫和,但是他的話卻是那麼不客氣。

“你是哪裡來的傢伙?我哪知道什麼圖?”醉鬼抖了抖身體,把碎片甩落在地上。睜著充滿酒氣的眼,看著貴公子。

“別裝蒜,當年凌家的小姐嫁到天城,你正是其中的一名抬轎者。你甚至還有一幅天城的地圖。”

“哪有什麼天城的圖……”醉鬼搖搖頭,又拿起一杯酒往嘴裡灌。“哪有什麼天城。你們唐門真以為天城有什麼秘苔寶藏?可笑,可笑。”

醉鬼提到唐門這兩個字,凌雲才想起了這個貴公子是誰。他就是唐門新一代的好手——唐小飛。才十五歲就擁有一身絕頂功夫,下毒方面也很有一手。

凌雲轉過頭看向青年,卻發現青年也正在看他,還對他眨了眨眼。他低頭看著那一小包藥,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把這包藥倒進茶中。

“我知道你身上有圖。”醉鬼愛理不理的樣子,讓唐小飛也有些生氣了。

“就算是有吧,我不交,你又能怎麼樣?”醉鬼也生氣了,二話不說抽出了刀,往唐小飛就是一劈。唐小飛看得分明,往左一閃就避過這一刀。

“讓你死。”唐小飛揚起嘴角,“讓這裡的人全都去死。”

醉漢大笑幾聲,用刀指著唐小飛。

“你要怎麼讓我死?又要怎麼讓這裡的人全部去死……”話還沒有說完,醉鬼就吐出一大灘血。

就在醉鬼吐血的同時,凌雲也感覺到胸口一陣翻騰,內力提不上來。他知道自己中了毒,但是唐小飛是怎麼下毒的他卻看不出來。再度轉過頭看向青年,青年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在原來的位子上,移到醉鬼旁邊的桌子,低下頭裝作胸口悶痛的樣子。

奇怪的傢伙。

他打開那包藥,倒進茶杯之中,一飲而盡。反正他對毒完全不懂,以唐小飛的性格也不可能會給他解藥,倒不如就相信那個奇怪青年一次。

“我在這整間客棧都下了毒。”唐小飛坐了下來,他現在也不急,反正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控在他手裡。

“你這傢伙……”醉鬼一面吐血,一面瞪著他。

“圖呢?”

“哪來的圖?”醉鬼依然不肯交出圖來。

凌雲暗自將氣集中丹田,那個奇怪的青年並沒有欺騙他,才剛服下藥沒多久,丹田就生起一股暖氣。

“混蛋,我砍死……”醉鬼又吐了一大灘血,他提著刀指著唐小飛,用力砍下去。但唐小飛動也沒有動一下,甚至連眼也不眨。旁邊的兩個大漢同時抽出劍,一個刺向醉漢的喉嚨,另一個刺向口。這兩劍來得太快,醉鬼原本就不是高手,中了毒之後更加不是,他連閃避都來不及,當場死在這兩劍之下。

“找圖。”唐小飛對旁邊的一個大漢使了個眼色,大漢走大醉漢旁邊,在屍體搜索了好一陣子,掏出了一張羊皮。唐小飛的眼睛立刻亮了,接過那張羊皮站了起來。

“走吧。”唐小飛對著站在兩旁的的手下點了點頭,往客棧外走去。

看到唯一的線索落在唐小飛身上,凌雲想也不想就要站起來擋住唐小飛的去路,雖然他也沒把握擋住唐小飛。

唐小飛離他之後兩張桌子的距離,他緩緩把手伸進袖中。但他並沒有看著唐小飛,反而是看著青年。青年應該也是為了地圖而來,他不會想要擋住唐小飛嗎?

青年卻動也沒有動,只是目送著唐小飛往外走。

唐小飛離凌雲不到一張桌子的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他最終卻只能看著唐小飛從他身邊走過。

雖然已經服下解藥,但畢竟沒有那麼快擴散到全身,他一時之間提不起內力,連站也站不起來,只能目送唐小飛一行人從他身邊走過。

他急得拼命運氣,希望能早一點將藥方送到全身。

“小兄弟,別運功過度走火入魔喔。”青年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將解藥一一倒入口中。同時,還不忘回頭提醒。

好一會兒之後,凌雲終於站了起來,往客棧外追去。但他走出客棧外是時,唐小飛等人已經不見蹤影。凌雲頹喪的站在雨中。

凌雲一走進客棧就看到了那位青年坐在窗邊位子上。他走向那位青年,也不管對方歡不歡迎,毫不客氣地在青年對面坐下。青年倒也不生氣,反而倒了一杯酒給他。

“你是誰?”凌雲沒有接過酒,劈頭就問了這一句。

“你的救命恩人。”

凌雲二話不說抽出刀來,手法之快在武林中可以說是數一數二。刀架在青年的頸上,青年仍是一臉悠然。

“就是雲翻?”青年看著他,嬉皮笑臉,既不緊張也不害怕。

“你不怕我一刀砍下去?”

“你的刀裡沒有殺氣。”青年微微一笑。

“如果你的態度還是這樣,我就不敢保證是不是真的不會殺你。”凌雲瞪視著青年。他不喜歡被人耍著玩,即使是救命恩人也不行。

“恭敬不如從命。”青年又是一笑,很合作的報上自己的名字:“韓紹衡,你不認識的無名小卒。”

凌雲收回了刀。

“喝吧,你大可放心,這裡面沒有下毒。”韓紹衡把酒推到前面。

“我不喝酒。”凌雲又瞪了他一眼。

“真可惜。”韓紹衡一邊說,一邊把酒杯拿到自己面前。“小兄弟,你方才實在不應該追出去。”

“有何不可?”

“你對毒的認識顯然很淺,對方是下毒的高手,武功也未必在你之下,人數也比你一個人來得多,追出去未免太危險了。”

“你又怎麼知道他會下毒。”

“我對唐小鮑子也算是有點認識,以他的個性,一定是一進來就想把全屋子的人毒倒。”

韓紹衡微微地笑了笑。“而且,對唐門來說,死幾個人又豈算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了?”

“唐門人的毒只有唐門之人能解,你也是唐門之人嗎?”凌雲警戒地看著韓紹衡。

“誰告訴你這些話?”韓紹衡差點把茶噴出來。

“難道不是嗎?”

“你聽過狄家嗎?”

“狄家?”凌雲曾聽師傅提起過。現在武林是以慕容家為首,當家慕容明是這一屆的武林盟主。狄家在武林也是赫赫有名。但他們並不怎麼喜歡參加武林人的鬥爭,特別是在上一位當家狄仇被刺殺之後,狄家更不願干涉武林之事。但是,和慕容、歐陽等武林世家交好的狄家,在武林中還是有他不可取代的地位。更何況,狄家當家的狄愛和慕容明的妹妹慕容日月是好手拍交,武林同盟遇到大事,也是要請狄家參與。

提到狄家,凌雲大概知道他口裡稱呼的小泵姑就是狄家現在的當家狄愛。狄家和唐門並不是死對頭,不過狄愛和唐門掌門人卻一向水火不容,唐柔做出毒藥,狄愛就跟著做出解藥,簡直就是天生死對頭。如果韓紹衡是狄家之人,會解唐小飛所下之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難怪你會有解藥。”凌雲點了點頭。“不過,你來這裡的目標應該也是那張圖,你為何不追上去呢?”

“因為沒有必要。”韓紹衡又喝了一杯酒,有趣的看著凌雲。

看著他一臉懊惱的表情,韓紹衡就忍不住興起想逗逗他的念頭。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羊皮放在桌上。

“這是?”凌雲看著那張羊皮,又看了看韓紹衡,“那張圖不是被唐小飛帶走了?”

韓紹衡的外表看起來就是貴公子,又出身狄家,從他可以稱狄愛為小泵姑就可以知道他在狄家地位非輕,想必身手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但是,他明明看到那張圖到了唐小飛懷中,又怎麼會在韓紹衡手上。

“這是天城的地圖。你不是很想要?”

“你從唐小飛那裡偷來的?”

“別說那麼難聽,這張圖並非唐小飛所有。而且他絕對看不懂這張圖。”韓紹衡皺了下眉頭,但隨即又促狹的笑了。

“你怎麼知道?”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韓紹衡將羊皮推向他。

凌雲拿起那張羊皮,一攤開他就知道韓紹衡說得沒錯,這張圖一看就刺哪個是個騙人的把戲,上面只是用筆鬼畫符一番,不管是騙局也好或是真的有隱藏秘密也好,他的確是看不懂。

“看不出來?”

“看不出來。”不過,也許是用特殊墨水所寫也說不定,他伸手拿起酒杯倒了下去。

“你如果懷疑的話,這張就給你好了。”韓紹衡看著他的動作,差點笑了出來。

“你不需要嗎?”

“當然不需要。”韓紹衡聳聳肩,“那張圖是我畫的。”

凌雲皺了皺眉,這小子是在耍人嗎?

“別生氣。”韓紹衡飛快地接了下去。“那醉漢根本沒有什麼地圖。但是唐小飛一定不會相信,我之後給他點東西讓他離開。要不然,這件事恐怕還會沒完沒了。”

“消息是你放出來的?”

“地圖的消息?”

韓紹衡搖了搖頭。“我何必要畫一張圖找自己麻煩,如果我知道天城在哪裡,那我又何必告訴別人,不管是權力或是寶藏,我一個人知道不就可以獨自佔有。”

“這樣說也有道理。那想必放出這個消息的人必定知道天城在哪裡了?”

“這就錯了。就是不知道,才會放出這個消息。”韓紹衡搖了搖頭。

“喔?”

“如果我是那個人,只要放出這個消息,那真正有圖的人絕對不會相信有第二個人有圖,他必定會到這間卡站來一探究竟,我就可以趁機從他身上搶到圖。

凌雲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知道最後才微微地揚起了嘴角。

“狡猾。”凌雲不由得警戒起來。“別以為你救了我一命,我就會對你掉以輕心。”

“別想太多,我對你和天城都沒有什麼意思。”韓紹衡轉了個話題。“你找天城有什麼目的?”

“與你無關。”凌雲說完就要轉身離開。雖然韓紹衡救了他一命,但他並不打算就此信任韓紹衡。韓紹衡能解唐小飛的毒未必是因為一片好心,他可能是和唐小飛串通好來欺騙他。他的練力雖然不深,但也知道人心險惡的道理。

“雖然與我無關,但我可以考慮要不要帶你去天城。”

“喔?”凌雲為韓紹衡這句話停下了離開的腳步。“你不是不知道天城在哪裡?”

“我並不知道天城正確的位置,但我知道誰會知道。”

“誰知道?”

“你問問題的方式一向這麼不禮貌嗎?”韓紹衡用一種調侃的口吻說:“如果不說,你要怎麼辦?”

凌雲被韓紹衡的態度弄得有些怒意,想也不想就掏出刀來。

“看你要不要命。”

“真是的。”韓紹衡看著他的刀,真是衝動的年輕人。“告訴你也可以,不過你要告訴我你找天城的理由。”

“我說過這與你無關。”

“那麼,往天城去的路也與你無關了。”韓紹衡攤手、露出一臉“那我也沒辦法”的表情。

“你……”為之氣結。

“你慢慢考慮,我不急。”

凌雲看著這個有些誣賴的青年,心中滿懷疑慮,他對他有什麼目的?利用他,還是隻是單純的萍水相逢?他不相信有人會這麼好心。

韓紹衡看著凌雲的表情,心中有了九成的把握他會說出找天城的理由。

他的確是因為地圖而來,但凌雲並不知道他的目的,天城已經消失了數年,真正的理由他比誰都清楚。當年的事,每一件都和他息息相關。事實上,天城根本沒有什麼地圖,只有他和另外幾個人知道怎麼出天城,傳出地圖一事,他比誰都訝異,所以他才會來到豐悅客棧。

但他沒查出來誰放出地圖的消息,反而遇上了凌雲。他比凌雲早了兩天到那間客棧,凌雲一進來的時候他還想不起他是誰,只覺得這個年輕的刀客身上有一種銳利的刀氣,這種刀氣他只在一個人身上見過,那個人的刀是他生平見過最快的,連他的師傅也只能勉強與這個人打個平手。但那一次比試,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他的刀,而是那個人身上一股走火入魔的刀意,凌雲身上的刀氣也有同樣的感覺。

“紹衡,你在這位前輩身上看到了什麼?”師傅對當時年僅十歲的韓紹衡問道。

“師傅,這位前輩身上的刀意相當偏激,帶著魔氣,可是,魔與佛僅僅是一線之隔,會成魔還是成佛,只在一念之間。”

韓紹衡此話一出,他師傅和那個人同時愣住了。

沉默許久之後,兩人相對一笑。

韓紹衡並不記得後來發生的事,更不知道他一句話改變了那個人的一生,讓他從魔的道路,步上佛的道路。最後,更是因為命運而收了凌雲為徒,將雲翻刀傳給了他。

韓紹衡當然不知道這段往事。但很快的,他就想起了這幾年江湖上掘起了一個刀手——凌雲。當然,他也想起了凌雲找尋仇人的江湖傳言。

韓紹衡一向不笨,更可以說是聰明絕頂,凌雲出現在這家小客棧,又打算強奪地圖,由這些行徑不難聯想到凌雲的仇人和天城頗有關係。這引起了他的好奇。天城除去在刺殺狄仇那一役,其實和武林各軍各派並沒有任何冤仇。如果問起武林人,天城為何如此出名,多半是支吾半天之後才想起天城不過是在刺殺狄仇一役中聲名大噪就消失無蹤,根本不曾與人結仇。所以,凌雲說要報仇,他十分好奇是為了什麼事要找天城報仇。

“好吧,我可以告訴你。”凌雲考慮了一會之後,爽快地答應了。

事後他有些後悔,他不明白當初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把他要報仇的事告訴韓紹衡,也許是因為他有種感覺,韓紹衡不會害他。

後來,時間也證明了他的直覺並沒有出錯。

韓紹衡微微地揚起嘴角,同時叫來的店小二。

“拿店裡最好的茶來。”轉過頭對凌雲說,“先坐下吧。既然不不愛酒,那就喝茶吧,雖然少了些人生樂趣,不過也未嘗不是好事。”

當凌雲把姐姐被迫嫁給天城城主,從此音訊全無。他拜師學藝,發誓要救回姐姐的事全部告知韓紹衡之後,韓紹衡露出了相當微妙的笑意,帶點感嘆和訝異。

“想不到他變得如此之多。”

“我師傅?”

“我與他曾有一面之緣。”韓紹衡點點頭,“雖然那時我年紀尚輕,但我從他的刀招、劍招中看到一種刀走偏鋒的魔氣。”

“但師傅現在像是佛,不像是魔。”凌雲所知道的師傅,和韓紹衡當年多見全然不同,雖然刀快依舊,但刀中蘊含之氣滿含天地正氣,也許現在的師傅才可真正成為雲翻。

“你師傅也許已經跨過佛魔的那一條線。”韓紹衡點頭贊同。

“我的事說完了。現在該你告訴我,誰知道去天城的方法。”

“你聽過雲樓蘭這個名字嗎?”韓紹衡也不再拐彎抹角。

“聽過,雲樓蘭和燕歌行是好友又是敵手,每年中秋約戰這件事我也聽師傅提起。”

“那麼,你知道雲樓蘭也參與過當年天城刺殺狄仇一役嗎?”

“不知道。”凌雲搖搖頭。“雲樓蘭也是當年刺殺狄仇的人之一嗎?”

當年一戰,原因和過程沒人得知,知道的只有結果!狄仇被天城刺殺而死。究竟當年參與這件事的有誰,又是怎麼將其刺殺,除了與事者之外,無人得知。

“沒錯,所以只要找到雲樓蘭,就可以找到進天城的方法。”韓紹衡點點頭。

“不過雲樓蘭這幾年劍藝大成之後,只有燕歌行被他視為對手,其行蹤和住處無人知曉,你要怎麼找他?”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神秘的一笑。

“什麼辦法?”

“最簡單的辦法,現在離中秋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我們可以趕在他們這一次的中秋決戰之前見到雲樓蘭。”

“你知道約戰地點?”

“就在北方的一處小鎮。”

“哪裡?”

“不急,離中秋還有一段時間。”韓紹衡說話時帶著悠閒的笑意。“這一段時間我們可以一邊逛,一邊往北方去。”

“什麼意思?”凌雲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意思就是這三個月只好委屈你一點,跟我慢慢往北方了。”韓紹衡回答的同時,臉上也揚起了一抹調皮的笑容。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