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韓紹衡站在樹梢上,居高臨下。

凌雲抬頭看向他,突然躍起,抽出刀向韓紹衡的方向直刺而去。

韓紹衡一動也不動,直到凌雲的刀離他只有一尺距離時,輕輕一彈,竟飛上了半空中。凌雲不由得咋舌,那樹枝不過是一寸粗,韓紹衡站在那上頭時,樹枝竟彷彿沒有承受一點重量。看來只要有一點點立足之物,從數百丈的崖邊落下他也能平安無事。

這就是羽不能落的輕功嗎?凌雲一邊想著,一邊猛力踢向樹枝,借力在空中轉身,刀往韓紹衡落下之處遞出。空中無可借力,他料想韓紹衡這次必然無處可躲,非得出劍不可。

“紹衡哥、雲哥哥,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莫非卻跑進戰圈之中。

凌雲原本估計韓紹衡會擋,以他自己的武學造旨,絕不可能對韓紹衡造成生命危險。但莫非一跑進戰圈,情況就變得和原來大大不同。莫非不比韓紹衡,他一不小心就會誤傷她。不過,這也正是逼韓紹衡顯出其本領的時候。凌雲乾脆也不變招,依然直刺韓紹衡。

韓紹衡看到了莫非闖進了戰圈,卻一點也沒有移動或是出手的意思。

凌雲沒料到他會不動。但此時他和莫非間只有不到一尺差距,慌忙之下,他將刀尖往左一偏。

原本,這一偏就可以避開莫非。凌雲原本以為莫非絲毫不懂武功,一般人早就被刀勢嚇到而不敢動彈。但莫非卻向右一轉身,這一轉正好落在刀前,連凌雲也來不及收回刀勢,眼看刀尖就要刺中莫非的喉嚨。

就在一瞬間,有道閃光從他眼前直射而來。

凌雲不自覺的被吸引住。

他忽然想起了他在拜師的那個雨天,他曾經回過頭,想不起來自己錯過了什麼。在這一瞬間,他終於記了起來。

生命和時間都在那一瞬間錯過。

他如果沒有去拜師,而去了姐姐的轎子會經過之處……

也許他就會見到姐姐,也許他就不會拜師,也許他就會因此永遠失去姐姐,但也許他能見到姐姐最後一面。

姐姐還活著嗎?

韓紹衡要帶他去找雲樓蘭是真的嗎?他的真實身份?他會因此而見到姐姐嗎?

在那一瞬間,凌雲想起很多事。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死亡邊緣走過一回,他在一瞬之間回憶了他的一生。

但他並沒有死。

事實上,如果目標是他,他可能已經倒下。但韓紹衡的目標是他的刀。強勁的力量落在刀上,將他彈開。同時,莫非也向左側飛去。

那一劍實在太快了,快得連凌雲都看不清。他只見到韓紹衡用左手抽出劍,向他發招,右手將莫非拉到他身後。

因為這一劍來得太過突然,凌雲沒有防備之下被劍氣彈了出去。韓紹衡看到他往樹幹撞去,想也不想就放開莫非,伸手抓住凌雲。可是衝力實在太大,結果是兩人以相當不幽雅的姿勢落了地。凌雲頭暈目眩的坐在韓紹衡的腿上。

“唔……”

“哪裡受傷了嗎?”韓紹衡緊張地問道。

“沒事,只是沒想到你來真的竟然這麼恐怖。”凌雲嘆了口氣,他和韓紹衡之間的差距真不小。六年之後他有可能追上他嗎?不過,比起韓紹衡,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還是莫非。她最後那一躲對普通人來說已經是超乎尋常了。

“你怎麼可以把我丟下來啊,我可是個女孩子耶。”莫非邊說邊站了起來。

“女孩子?”韓紹衡覺得遠方好像傳來幾聲奇怪的鳥叫聲,接著露出促狹的表情。“你哪一點有女孩子該有的矜持了?”

“我哪裡不像了。”莫非賭氣的嘟起嘴,同時在心中嘆氣。

“哪有淑女像你這麼潑辣。”韓紹衡寵溺地拍拍她的頭。

“莫非,你要不要考慮練武?”

“練武?”莫非眨了眨眼,不知道凌雲有什麼用意。

“你剛剛那一閃,看得出來你的練武資質很高,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達到。”

這下換韓紹衡傻了眼。一個在武林上亂逛的女孩怎麼可能是普通人,會武功的女孩子更不會是。他雖然有些懷疑莫非的目的,但是,看到凌雲那麼想要照顧這個女孩的樣子,他又不忍心對他說這個女孩有問題。

“凌雲,她不需要練。”

“什麼意思?”

“你看不出來?”看著凌雲一臉疑慮,韓紹衡和莫非同時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是他太笨還是太天真。“難怪我給你的藥你竟然敢吃下去……”

“難怪你那天想都不想就說……”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出,說完之後忍不住都笑了出來。凌雲這個人啊,說好聽是純真,說難聽是傻瓜。

可是,就這樣才像凌雲啊。

“你們為什麼要笑啊?”凌雲不說還好,一說完,兩個人更是笑到東倒西歪。

“算了,你就是這個樣子嘛。”韓紹衡拍拍他的肩,做了個結語。然後就把凌雲扶起,自己也站了起來。

“天已經黑了,我們會來不及下山。”

“韓紹衡,你給我說清楚!”

“有機會再說,趕快下山吧。”韓紹衡笑著拍拍凌雲的肩。

***

華燈初上。

入夜之後,客棧點上幾盞燈,響起絲竹之聲。有個劇團在表演戲劇和雜技。凌雲一邊聽著,一邊想著。刺殺狄仇的無名劍客在他心中,漸漸和韓紹衡白天使劍的樣子重疊了。

說起來,其實有那麼一點像,至於是哪一點?一時之間他也說不上來。

“我去找老闆,你們兩個先上樓去休息吧。”

韓紹衡看了看眼皮幾乎黏住的莫非和打著呵欠的凌雲,然後站起來往櫃檯的方向走去。

“嗯?”凌雲拍了拍莫非的肩,莫非眼神朦朧地看著他。

“上去吧。”

“喔,好……”莫非正要站起來,忽然被一個人抓住衣角。

“等等,小泵娘。”

莫非回過頭,那是一個身穿著白衣,看起來喝了不少酒的貴公子。莫非一看就有點討厭。她知道很多人都喜歡穿一身白顯示貴公子氣質,但她總覺得一身白的傢伙怎麼看都有些變態。

“這位公子請自重。”莫非想也不想就抽回衣角。對方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姑娘,陪我一下嘛。”那個年輕貴公子越來越過份,莫非正要甩掉他的手,卻發現對方的手相當有力,抓得她的手腕都痛了。

“放手。”莫非更加用力地想甩掉他,卻怎麼樣也甩不掉。凌雲正想上前去幫忙,那個年輕貴公子的手卻被跑過來的韓紹衡一把抓住。

“您喝醉了。”

“你……你在幹嘛?”青年發出低聲的哀號,“放開我的手!”

“清醒點了嗎?”韓紹衡放開他的手,示意凌雲和莫非上樓去。

青年忿忿地瞪了三人一眼,連滾帶爬地逃走了。凌雲看了青年好幾眼,總覺得這個貴公子他應該見過。江湖上愛穿白衣的人不多,這麼盛氣凌人的年輕子弟更是不多。

“你認識他?”他轉頭問韓紹衡。

“算認識吧。”韓紹衡說知道時微微地苦笑了一下。“歐陽敬,應該聽過吧。”

“是歐陽家的弟子嗎?”

“答對了。”

丙然是他。凌雲點點頭,沒有多想就上了樓。對這時的他來說,歐陽敬不過是他的人生之中偶然遇到的一個人而已。

韓紹衡卻沒有立刻跟上。他並不關心歐陽敬會不會報復,因為歐陽敬並沒有這個能力,他看的是方才抓著歐陽敬手腕的手,陷入沉思之中……

不、不可能。

韓紹衡忍不住苦笑,他未免想得太多了,天下不會有第二個狄愁。

***

夜涼如水。

月光皎潔,更顯得星光暗淡。凌雲躺在床上,怎麼樣也睡不著。不知道為什麼,韓紹衡說“我的心已老”時的表情一直在他的腦海了揮之不去。也說不上在意的是韓紹衡的表情還是表情背後的故事,他只覺得那個表情很寂寞。看著韓紹衡的表情,他整個人都變得很寂寞。像是有一部分死去了再也回不來,連自己也不想活著,卻也不想死去。

連他都覺得有點心痛。

連旁人都覺得傷心,那韓紹衡自己呢?

也會傷心嗎?

或者,根本已經心死了?

他想到這裡的時候,忽然覺得月光暗了下來。

他睜開眼才發現並不是因為月光被烏雲遮住,而是有個人擋在他上方。

嚇了他一大跳,差一點就要抽出刀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是韓紹衡。

韓紹衡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讓他移動半分,臉越來越靠近他,近到他覺得有點危險,接下來似乎就要發生什麼嚇人的事。

只見韓紹衡低下頭,雙眼似乎是凝視著凌雲,又想是在看著很遠的地方,被他壓在身下的凌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我一直想這麼做試試看……“

試試看?試什麼,凌雲的眼中有些迷惑,韓紹衡不像是清醒著對他說話,反而是透過他,在對夢中的另一個人說話。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韓紹衡連夢遊都是個絕頂高手,不但沒有發出聲音,反應甚至比他醒著時候還要靈敏迅捷。

不,這樣想起來的話,韓紹衡在醒著的時候沒有抓住他的手。並不是不抓,而是有信心一定可以躲開他的刀。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他被韓紹衡壓在身下,手腕又被他扣住,而韓紹衡的臉又越來越近。其實,仔細看,韓紹衡的臉頗俊。不管是現在顯得狹長、女人會為之迷惑的眼,高挺的鼻子,或是總是微揚的唇角,都有一種讓他驚歎的美。

真是巧奪天工。

就在他看得入迷時,溫熱的觸感從唇上傳來。回過神來才發現韓紹衡的唇竟然貼在他的唇上,溫熱的觸感擴散開來……他錯愕了好一下子才想起左手沒有被制。

“你在做什麼?”用力地推開韓紹衡。

凌雲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被他推到一邊的韓紹衡坐了起來,用力的晃了晃腦袋,看著凌雲的表情像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他看著凌雲,再看看自己,然後微微地苦笑。

“我做了什麼?”

“你……”凌雲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剛剛兩個人的唇。“你的唇,貼在我……”

結結巴巴的指著自己的唇,又指著韓紹衡。

韓紹衡好一會兒之後才瞭解他的意思,不由得苦笑。

“抱歉,我睡暈頭了。”他搖了搖頭,知道自己錯把凌雲當成了狄愁,他伸出手,輕輕地模著自己的唇,雖然是個意外,但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他現在卻充滿懷念。

他以為自己不會再對另外一個人有感覺。

狄愛是現在的狄家當家,也是狄家五兄妹中的么妹,她說的話一向很有道理。他是因為狄愁而變強,這些年來他不再進步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已經到了武學的顛峰,也不是遇到瓶頸,而是缺乏再更上一層的動力。

他已經無可失去,所以也不想得到。因為沒有值得他追求的事物,也沒有需要完成的願望。最初是因為對狄愁的情感,然後,是為了向狄仇復仇。到了最後,復仇只帶給他空虛。

沒有了感情,也沒有了弱點,也不需要再更上一層樓就已經天下無敵。

天下無敵很好。但是,他從不想要天下無敵。

最高峰很冷,很孤獨,他寧可失去他的無敵,回到十五年之前的時間。

雖然還活著,但心卻死了。他不覺得活著有意義,也不覺得有什麼是特別的人、特別的事、特別的東西。狄愛說過,他雖然還活著,卻早已把自己和狄愁一起埋葬。

“你看起來有點難過。”凌雲看著他好一會兒,說出了他的想法。

“我?”他會難過嗎?他以為自己總是笑著,雖然有時候笑的不怎麼自然,但是他至少是笑著,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難過。

“讓人看的很難過。”凌雲直率地說。

“很難過嗎?反正……”韓紹衡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敲門聲打斷,微微嘆了口氣。“是哪位?”

“我是掌櫃,兩位大俠,請救救我女兒。”

掌櫃的話還沒說完,韓紹衡就開始覺得頭痛了。斜眼看了身旁的凌雲一眼,在凌雲熾熱的眼光裡,他看到了麻煩。

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韓紹衡在心裡想著,其實,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凌雲的姐姐也是被迫嫁到天城,對凌雲來說,在眼前發生同樣的事,絕對無法忍受吧。就他自己的立場來說的話,既然已經聽到了就不能不管,但他可不想被當作英雄救星之類的人物。

“山賊會在明天早上接走你的女兒?”凌雲問道。據掌櫃所言,一年多前,衛梁鎮出現一群山賊,常在鎮上掠奪破壞。不知道是山賊厲害還是官府無能,一年多來竟然沒人去管。最近,山賊的殘暴行為變本加厲,幾天前,曾來這間酒樓大吃大喝,還說要明天前來迎娶掌櫃的女兒。

“是的。”掌櫃跪了下來。“兩位大俠,請救救我的女兒。”

“請放心,我們一定會救出你的女兒。”

“等等……你說‘我們’?”韓紹衡差點噴出口中的差。

“當然是我們,這種見義勇為的事,不是俠者該做的嗎?”

“你連對方是誰都不清楚,別答應得太快。”

“大俠,求求你。”掌櫃知道韓紹衡不會答應幫忙,便轉身向凌雲拼命磕頭。

“掌櫃,我一定會救回您的女兒。”凌雲從出生到現在從沒被人拜託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急忙扶起掌櫃,“我答應您就是了,請您起來吧。”

掌櫃站了起來,看也不看韓紹衡一眼。他只把感激的眼光放在凌雲身上,拉著凌雲的手熱切的說話。

“我們已經準備了好酒好菜,請您務必賞光。”

“等……”凌雲回頭看向韓紹衡,後者只是笑了笑,輕聲地告訴他好好享受。在掌櫃半拖半拉之下,凌雲跟著掌櫃往樓下走去。

韓紹衡目視著凌雲走下樓,輕聲地嘆了一口氣。

“讓他去好嗎?”莫非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她站在門後聽了好一陣子,幾乎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沒關係,反正我會先去探一探對方的虛實。”

“你要去?”莫非不免有些訝異,她以為韓紹衡並不想管。

“既然已經聽到了,就不可能不管。”

“可是,你不是說……”

“你和凌雲都還是孩子,很多事等你們大一點就會明白了。”韓紹衡笑著往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裡?”

“去看一看‘山賊’的真面目。“

“真面目?”莫非不明白。

“你想想,山賊不可能憑空在一兩年內冒出來。這附近很靠近歐陽家,官府又不敢幹涉,會不會讓人把這些連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歐陽家的人假扮山賊嗎?”

“不一定,但很有可能。”

“我也要去。”

“不用了,女孩子就乖乖待在家裡。”

“我會武功,不會拖累你。”

韓紹衡微微皺了下眉,考慮的一會兒之後才點頭。

“好吧,但是你一定要量力而為。”

聽到韓紹衡同意,莫非高興地跟在韓紹衡身後下了樓。他們一下樓就看見凌雲在一大群人中,輪流的對凌雲敬酒。

不知道是因為太過高興,還是根本沒有注意到手上拿著的是酒,凌雲一杯接一杯地將酒灌進月復中,莫非看了也忍不住咋舌,以凌雲的酒量來說,似乎太多了一些。

“不去阻止他可以嗎?”

“喝醉也好。”韓紹衡可笑了一下。“也許他醒過來的時候,事情已經解決了。”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