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韓紹衡和莫非伏在屋頂上,聽著屋裡的談話。月亮被烏雲遮住。幽暗的光線正好提供他們隱蔽。雖然韓紹衡的猜測合乎情理,莫非還是不認為山賊會是歐陽家的人。但在發現山賊就在這位於半山的寺廟裡,到他們在屋上聽了好一會兒的話後,她不得不承認韓紹衡所說的話完全正確。

“這就是世家的作風嗎?”沒有想到,出身名門世家的歐陽敬竟然也會有這麼愚蠢的行為!僅僅是為了好玩而扮演山賊。

對莫非尖銳的質問,韓紹衡除了苦笑之外沒有任何回答。

“接下來要怎麼做?”

“只好找歐陽家談一談了。”韓紹衡的話才剛說完,就傳來鑼鼓聲。

“那是什麼聲音?”半夜怎麼會有鑼鼓聲?莫非疑慮地看著韓紹衡。

“麻煩的聲音。”韓紹衡看著從遠處往他們方向過來的大紅轎子,心中有不好的預感,“到下面去。”

“知道了。”

莫非跟在韓紹衡之後,兩人輕巧地落在後院裡,隱藏在黑暗的角落。當她看清楚傳出鑼鼓聲的是一隊娶親的隊伍時,不禁大吃一驚。怎麼會有人在半夜娶妻?

“那是怎麼一回事?”她不解地問韓紹衡。

“大概是掌櫃太害怕山賊。”韓紹衡也只能這麼猜想。

抬轎的人轎子和幾箱嫁妝放下之後,就逃命似的離開。正在寺廟裡飲酒作樂的‘山賊’聽到重物落地的聲音,全部跑了出來。在看到一箱箱嫁妝和轎子之後,開始放聲大笑。

“那個老頭可真是膽小。”其中一個人說道,其他人跟著大笑起來。

“別吵了。”歐陽敬揮揮手,“把轎子抬進去。”

聽到歐陽敬的話,他的手下開始抬起轎子、嫁妝往寺廟裡搬。莫非想要跟進去,韓紹衡阻止了她,示意先在外面等一等。

“不進去救那個女孩?”莫非有點擔心。

“先看一看。”韓紹衡輕聲的說道,同時把目光送向寺廟裡。

歐陽敬的手下一打開箱子就發現不對勁,裝在箱子裡的不是黃金、更不是綢緞,只是一箱箱的石頭。

“這是怎麼一回事?”歐陽敬不敢相信掌櫃竟然敢欺騙他。

其實,不只是歐陽敬,連在外頭的莫非都嚇了額一跳。韓紹衡倒是一點也不感到意外,讓他訝異的只有掌櫃似乎沒有想過“山賊”發怒之後怎麼辦。

歐陽敬看著裝滿石頭的箱子,怒氣衝衝地往轎子走去,伸手揪開簾子。

“給我滾出去。”

“你叫我滾?”不是預期中的少女,反而是低沉的男聲。接著,轎中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歐陽敬的手。

聽到這個聲音,韓紹衡和莫非暗暗叫苦。只見凌雲抓著歐陽敬的手,歪歪倒倒地走出轎子。看他的樣子,似乎喝了不少,就算功力不弱,但畢竟沒有碰過酒。

歐陽敬一開始也嚇了一跳,但在看到凌雲歪歪倒倒的樣子之後,又感到安心。一個醉酒的傢伙能對他怎麼樣?當然不能,而且,對方只有一個人,他們這邊可是有三十個人,他不動聲色的看著凌雲,已在心中盤算要怎麼教訓不聽話的掌櫃了。

“你是李老頭找來的幫手?”

“誰是李老頭?”

“鴻海客棧的掌櫃。”

“喔,是他啊。”凌雲只覺得眼前所有的東西都晃來晃去。“沒錯,我是受掌櫃之託,來剷除山賊。”

聽到他說這句話,歐陽敬和手下都笑了出來。這樣一個小孩子想要“剷除”他們,老闆未免看走了眼。

歐陽敬並沒有注意到,凌雲和阻止他非禮莫非的韓紹衡坐在同一張桌子。

“你們笑什麼?”凌雲不滿的瞪著歐陽敬,想也不想就抽出刀來。

“該怎麼辦?”莫非用手推了推站在一邊的韓紹衡。

“再等一等。”

“可是,他喝得那麼醉……”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讓他當英雄也沒什麼關係。”

韓紹衡並不像莫非那麼緊張。“如果有什麼事發生,你就待在這裡別動。”

“你一個人可以解決嗎?”

“你明明知道我是誰,別問這種問題。”韓紹衡說完就把目光放回凌雲身上。

之間凌雲對著歐陽敬說了幾句話,歐陽敬臉上的表情果然變得十分猙獰,他的手下們臉上卻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他說了什麼?”莫非聽不見他們說話,轉頭問韓紹衡,發現韓紹衡臉上正掛著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的表情。

“呃,幾句不太動聽的話。”韓紹衡苦笑著說。

歐陽敬突然抽出劍來,往凌雲方向刺了過去,莫非緊張的想要出手,卻被韓紹衡一把抓住。

“別動。”韓紹衡輕聲地制止她。

“可是……”莫非立刻發現她多慮了。喝醉了並不代表凌雲就不會用刀。事實上,他喝醉來還比沒有喝醉更危險一些。看他一刀劈向歐陽敬,卻在中途變了個方向,本來能避開這一刀的歐陽敬因為這不合常理的變化而趴倒在地上,跌了個狗吃屎。莫非差點笑出聲來,但心中確實放心不少。“看來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嘛。”

“不。”韓紹衡搖了搖頭。“只是一時嚇到他們而已,遲早被他們發現凌雲只是連刀也拿不好。”

莫非很快就發現韓紹衡說得沒錯。歐陽敬的手下很快就發現凌雲不過是搞不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的醉鬼,而不是會酒八仙這一類的功夫。很快的,凌雲就落於下風,幾個人一面打,一面將凌雲逼向牆邊。

“莫非,你繞到牆外,躲在靠西邊的地方不要出聲。”

“你呢?”

“我去幫那個傻小子。”

莫非點了點頭,在沒有人注意她的時候,從門口溜了出去,躲在牆邊。

這時,歐陽敬的手下正要捉住凌雲,忽然感到一陣風從身邊閃過,接著手腕一麻,手上的刀劍就掉落在地。韓紹衡一把環住凌雲的腰,一個縱身就翻過牆,這一下變化看得眾人目瞪口呆,一會兒後,歐陽敬才回過神來大罵:

“快點追。”

手下們慌張地開始爬牆,壓根兒沒想到他們可以從門口出去就好了,歐陽敬想是大罵一聲蠢豬,自地上拿起一把刀追了出去。手下才想去根本不必爬牆,急忙揀起兵器追他們的主子。

躲在西邊牆角的莫非連聽都沒有聽到刀劍交擊聲音,就看到韓紹衡抱著凌雲的腰躍出牆外。

“解決了嗎?”莫非急忙問韓紹衡。

“你抱著我幹嘛?”搞不清楚狀況的凌雲含糊不清地問。

“抱歉。”韓紹衡點了凌雲的睡穴,凌雲立刻失去意識。

“把他藏起來,然後在這裡等我一會。”韓紹衡把失去意識的凌雲交給莫非。

‘沒問題嗎?”莫非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歐陽敬的大罵聲。

“別出聲。”韓紹衡吩咐了莫非一句話之後,就施展輕功往門口的方向奔去。他先是在門邊的暗處躲了一會,等歐陽敬和手下全部跑到外頭之後,他才從暗處走出來,對歐陽敬大喊。

“你們是在找我嗎?”

“少爺,那小子……”

不等他們把話說完,韓紹衡就往東邊跑了過去。

“追!”歐陽敬大吼一聲,提起劍往韓紹衡的方向追了過去。

韓紹衡一邊跑一邊回頭看歐陽敬。雖然可以很容易就甩掉歐陽敬,但他並沒有這麼做,相反的,他故意放慢速度讓歐陽敬能追上他。但歐陽敬快追上他時,韓紹衡又加快速度,將他們拋在身後三十尺的距離。

“可惡,你這個只會逃命的傢伙。”

“給本少爺停下來。”歐陽敬氣喘呼呼地喊。

他原本只是想發洩怒氣,沒想到韓紹衡真的停了下來。歐陽敬的手下立刻將韓紹衡包圍起來。

“逮到你了吧。”歐陽敬看到手下包圍住眼前的人,膽子也變大了些。“你知道本少爺是誰嗎?”

“你是誰呢?”韓紹衡背對著歐陽敬問。

“我可是歐陽家的少爺,歐陽敬。”歐陽敬以為他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更沒想過有世家頭銜也壓不住的人存在。他得意洋洋地指著韓紹衡:“你要是跪下來求我饒你一命,我還可以考慮放你一馬。”

“慕容家、歐陽家、南宮家、魏家、東方家這五大家能在武林上佔有如此崇高的地位,並非武學,而是道義和氣度。”

韓紹衡回過頭,冷冷地注視著歐陽敬和他的部下。陰暗的光線讓他們看不清韓紹衡的樣子,只能隱隱約看見他的衣衫飄動。“身為歐陽見的繼承人,竟然墮落至此,真讓人感到痛心。”

“你竟感教訓我。”歐陽敬這輩子還沒有被人罵過,連他的爹孃都沒有對他說過半句重話,眼前這個人和他素不相識,竟想要教訓他!忍不下這口氣,歐陽敬想也不想就拿刀往韓紹衡身上砍去。“找死!”

歐陽敬這輩子不知道打過多少人,只要他看不順眼,不管是路邊的乞丐還是家裡的下人,他都是一陣拳打腳踢,從來沒有人反抗過他。反正不管對方傷得多重,是死是活,家裡的人都會把這件事壓下來。他從來就不擔心殺人會怎麼樣,反而有點期待一刀砍下去噴出來的血。

“啊,給我放手!”沒有他預料中的血花噴出,倒是有悽慘的哀號,只不過不是對方,而是他自己的哀號聲。

“你還知道痛。”韓紹衡抓住歐陽敬的手:“體會一下痛的感覺,以後就懂得體諒他人的痛苦了。”

“你要是敢傷我……”歐陽敬痛得眼淚直流。其實韓紹衡根本沒有用上多大的力氣,只是施力在手腕的兩條肌肉上。雖然很痛,卻不會有什麼傷害。“你要是敢傷我,歐陽家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你。”

“想來找我就來吧。”韓紹衡靠近歐陽敬,放鬆手上的力道。

此時,月光正好從烏雲中探出頭來。皎潔的月光照在地面上,正好讓歐陽敬看清了抓住自己的人是誰。

他再怎麼樣不知天高地厚也會害怕這個人。

歐陽敬知道韓紹衡這個名字,也知道他來自狄家。

雖然韓紹衡在江湖上名聲不揚,但歐陽家是武林同盟的一員,他自然聽過韓紹衡這個人,還有狄家。他知道狄家的勢力龐大,韓紹衡又是個他惹不起的人物。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韓紹衡沒有回答他的話,因為歐陽敬的手下正向韓紹衡湧了過來,想要搶回他的主子。只見韓紹衡將歐陽敬往外一推,低頭避過刺來的一劍,然後將出劍的人踢飛。

不要動手。歐陽敬原本想阻止手下,轉念一想,要是能在這裡打倒韓紹衡,他歐陽敬的名聲就會響遍武林,再也不會有人對他不敬。心中邪念一起,歐陽敬索性放任手下去做,心中得意的想著,面對三十幾個人也沒有勝算吧,更何況他身上並沒有帶讓他成名的劍。

歐陽敬越想越得意,索性做在一邊,等著手下捉住韓紹衡。

但他很快就發現他想得太過簡單了,太過天真了。

韓紹衡根本不必動到劍。只見他避過幾把刀劍同時的攻擊,一掌將歐陽敬的一個部下擊倒在地,然後一個翻身躲過斬向他腰間的刀,落地是踢出一腿將拿刀的部下踢向歐陽敬的方向。

這點人,根本動不了他。歐陽敬連滾帶爬的往寺廟的方向跑去,他現在只西趕快逃到安全的地方。來日方長,他一定會找韓紹衡算帳。

忽然,他的雙腳騰空而起。

“想逃走嗎?”

“你、你想做什麼?”歐陽敬一轉頭就發現抓住他的不是別人,就是韓紹衡時,嚇得手腳發軟。“求求你,不要殺我。”

“不殺你也可以。”韓紹衡將他放了下來,盯著歐陽敬瞧。“鴻海客棧的老闆有個女兒,你還記得吧?”

“我記得,我當然記得。”歐陽敬連忙點頭,深怕韓紹衡看他一個不順眼就會殺了他。他一向站在強者的位置,認為隨意傷人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根本沒想到韓紹衡只是嚇嚇他而已。

“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知道,我知道。”歐陽敬又拼命點著頭。“我不會再去那家客棧,可以了吧?”

“可以。”韓紹衡微笑著點了點頭,丟下歐陽敬就準備離去。

歐陽敬喘了口氣,在心中暗罵了韓紹衡幾句,同時,在心裡想著下一回一定要報仇。就在他在心中大罵的同時,韓紹衡忽然又轉過頭,讓他差點尿溼褲子。

“啊,差點忘了。”

韓紹衡忽然想起還有些事情被他忘了。“你的部下全在那一邊,我沒傷了他們,只是會昏迷一陣子而已,你不會把他們忘記吧?”

“不,不會,我不會忘記。”

韓紹衡點點頭,丟下歐陽敬,往寺廟的方向走去。

***

韓紹衡揹著凌雲走進客棧時,就看到了掌櫃驚疑不定的表情。他在心中嘆了口氣,並沒打算走上前去教訓掌櫃一頓。

“大俠,這個……”掌櫃最後還是鼓起勇氣走到韓紹衡面前,可是支支吾吾了半天,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哼,你就等著……”莫非看到掌櫃的樣子就有氣,正想出言教訓掌櫃,卻被韓紹衡阻止。

“山賊不會再來找你的女兒,可以放心。”

韓紹衡說完,就往樓梯的方向走去,掌櫃連忙跑過來,正好擋住韓紹衡的去路。韓紹衡忍不住皺眉,這一回又是什麼事了?

“璇兒,你過來。”只見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從櫃檯後面冒出來,站在掌櫃的旁邊。掌櫃迫不及待的介紹。“這是我的女兒,李璇。”

“幸會。”韓紹衡連女孩是扁是圓還沒有看清,說了一聲幸會就想往樓上走,李璇卻抓住了他的衣角,臉紅著低下頭。

莫非在心中想著,喔,千萬不要是這種老套的戲碼。

“大俠您救了小女子,大恩大德不知道該怎麼報答。”

“以身相許就行了嘛。”莫非在旁邊酸溜溜地說。李璇的臉頰立刻一片緋紅。

“不用了,見義勇為而已。”

韓紹衡不知道是根本在意到女孩子心思,還是故意裝傻。莫非卻忍不住笑了出來。見義勇為?明明就是不想幫忙卻被迫幫忙。

“可是,我……”

“我有點累了,有什麼事,改天再說吧。”

韓紹衡似乎完全沒有聽到李璇的話,自顧自地往樓上走。當他說到有什麼事的時候,還刻意加重語氣看了掌櫃一眼。

“你說的麻煩是這種麻煩?”一走上樓,莫非就笑了出聲。

“我還沒有自我陶醉到以為每個女人都會因為我救了她們而喜歡上我。”韓紹衡瞪了她一眼。“雖然原本沒有想過,不過現在真的有點困擾。”

“要我幫你擺平嗎?”

“你要替我娶她?”

“我不是這個意思。”莫非苦笑了一下,這時候他們都還有心情開玩笑。“要是掌櫃一定要把他的女兒嫁給你,你打算怎麼辦?”

“就說我家是在南方,瘴癘之氣她會不習慣。”韓紹衡推開門,走進房中。

“我不認為那個女孩會因為這一點就打退堂鼓。”莫非搖搖頭,認為他這個謊言太差了。“而且,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愛上你了。”

“她很快就會忘記我,不用太擔心。”韓紹衡將凌雲放在床上時,並不認為李璇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韓紹衡雖然聰明,也稱得上是深思熟慮,但他畢竟是個人,不可預知未來發生的事,更何況是女孩子的心事。當他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就開始後悔沒有立刻離開客棧。

“大俠,我煮的菜,好吃嗎?”

韓紹衡的筷子差點掉下來。今天一整天,他走到哪裡,李璇就跟到哪裡,他坐在客棧喝酒,李璇陪侍在身邊替他倒酒。現在,又跑過來問他,她做的菜好不好吃。韓紹衡覺得他一口也吃不下去,連酒也不想喝了。

莫非在一旁露出“看吧,我早就跟你說了!”的表情,然後看著韓紹衡對一個連一隻雞都掐不死的女孩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鎮上有和你年紀相近的男孩吧,我不適合你。”

“不,我不喜歡他們,我想嫁給您。”

“我家住在南方。”

“沒關係,我會跟著您到天涯海角。”

“我已經有未婚妻了。”

“我可以和她當姐妹,讓我當二房也行。”

韓紹衡這下真的是一口也吃不下去,頭隱隱作痛。心中想著,等會凌雲醒來之後,乾脆別阻止他,讓他痛打掌櫃一頓好了。

正當韓紹衡想到凌雲時,凌雲就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他按著因為酒醉而疼痛的頭,尋找韓紹衡和莫非的身影。不找還好,一找就看見有個女子纏在韓紹衡身邊,似乎是有說有笑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有股不舒服的感覺。凌雲急忙往樓下走去,決定坐在東側看不見他們的位子。但是,正當他想溜到另一邊的時,韓紹衡正好回過頭,看見了想要溜走的他。

“凌雲。”

“……知道了。”雖然心不甘情不願,凌雲還是往西側的方向走來。經過李璇身邊的時候,凌雲故意避開了她的視線。這一點微妙的動作全被韓紹衡看在眼裡。

凌雲一坐下,莫非就遞給他碗和筷子。然後,四個人全部陷入沉默之中,凌雲看到莫非拼命用筷子扒著已經空掉的碗,韓紹衡拿著酒杯卻不太想把酒喝進肚子裡,還有站在一旁,視線從頭到未都看著韓紹衡的女子。

“這菜好香。”凌雲總覺得這個女子的目光令人不舒服,努力的想找一些話題打斷沉默。平常根本不用他開口,韓紹衡自然有很多有趣的事可以說給他聽,現在韓紹衡不講話,連莫非也不開口,身邊空氣好像都凝固住了。

“這是李璇姑娘做的,好吃嗎?”莫非抬起頭,帶著挖苦的語氣回他。

“哪個李姑娘?”

“是我。”李璇冷冷地開口,“可這菜不是做給你們吃的。”

“幸會。”凌雲這才知道這個跟在韓紹衡身邊旁的女孩子叫李璇,他心想,無論這個女孩子叫什麼都和他沒關係,正想繼續吃飯。

“她是掌櫃的女兒。”莫非附在凌雲耳邊,小聲地說,“她想嫁給韓紹衡。”

“什麼?”凌雲還來不及細想,話就衝口而出:“你不是已經有妻子了嗎?怎麼可以勾搭這個女孩。”

“我沒有去勾搭她。”

韓紹衡也被凌雲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了一大跳。他記得自己沒有對凌雲講過未婚妻這種明扯的謊話,不過,凌雲誤打誤撞正好符合了他說的謊,所以他也沒有去糾正凌雲說的話。

“我倒希望紹衡來勾搭我呢,可惜他是個正人君子。”李璇立刻為韓紹衡辯駁。

“她叫你紹衡?”李璇的話不但沒有洗刷韓紹衡的“罪名”,反而激起凌雲的怒氣。其實,韓紹衡從頭到尾都沒有告訴過李璇他姓什麼,李璇只能從莫非稱呼韓紹衡為紹衡哥里推測出韓紹衡的名字然後跟著叫:“連妻子都不能稱呼你的名啊。”

“等等。”有這回事嗎?韓紹衡不太清楚是不是有這種規矩,他根本沒有妻子哪裡曉得這回事,但他真的沒有和李璇有陌生人以上的關係,他只想解釋這一點:“我和她沒有任何的關係。”

“沒關係,將來就會有了。”李璇又不要命地補上一句。

氣得凌雲把碗摔在桌上,想都不想就往外走去。

韓紹衡訝異地看著凌雲的反應。也許……他站起身追了上去。李璇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也想跟上去時,卻被莫非拉住。

“別跟過去了,他不會娶你。”

“你怎麼知道。”李璇擺月兌不開莫非的手。“你該不會就是他的未婚妻吧?”

“我?”莫非差點不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這個女人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啊,嫁給韓紹衡到底有什麼好。

“我只想告訴你,紹衡哥家不是你一個普通女人可以嫁進去,早早死心吧。”

莫非說完之後就放開了李璇的手,知道李璇不可能追上韓紹衡了。

追到外頭的韓紹衡很快的就發現了站在樹下的凌雲,有點驚慌失措。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小傻瓜一個。在凌雲想逃之前,韓紹衡擋住了他。

“你想跑去哪裡?”

“只是不先看見你調戲那個女人而已。”

“我什麼都沒有做。”韓紹衡苦笑不得,他什麼時候“調戲”那個女人了,他想跑都跑不掉了,怎麼會想去招惹那個女人。

“真的嗎?”凌雲不太相信。“她為什麼要纏著你不放?”

“因為昨天是事,她把我當成救命恩人。”

“昨天?”凌雲一點也想不起來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掌櫃一直勸他喝酒,之後的事他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只記得掌櫃向我敬酒。”

“不記得?你可真好命啊。”韓紹衡苦笑。要是他也像凌雲一樣,喝醉酒就什麼也想不起來就好了。

“等等,昨天!那群山賊呢?”凌雲這才想起答應掌櫃的事。

“他們不會再來找麻煩了。”

“那是我趕走了山賊了?”雖然不記得昨天發生的事,但要去對付山賊的人是他,所以,山賊應該是他打退的吧?

“既然是我趕走山賊,她為什麼把你當成救命恩人?應該是我才對呀。”

“呃,大概是你對他來說太年輕了吧。”韓紹衡試著先找一些比較不傷凌雲的話。“不過,你為什麼要為了她纏著我而生氣?”

“因為……”

因為什麼?

凌雲覺得好像有個人用石頭砸了他的腦袋,一時之間想不出任何理由。

對啊,就算有個女人纏著韓紹衡,那跟他有什麼關係?他何必要為一個女人感到生氣,而且他又不是韓紹衡的什麼人。

不,他和韓紹衡是朋友。

朋友又管得著韓紹衡喜歡跟什麼女人在一起了嗎?

似乎不行。

但是,他就是不喜歡那個女人跟在韓紹衡身邊的感覺。

“嗯?”

凌雲回過神來,韓紹衡的臉就在離他只有幾寸的距離前微笑。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心跳得好快。他用力地推開韓紹衡,往客棧的方向走回去。

“我不知道!”

結果,凌雲那天晚上根本就睡不著,總覺得韓紹衡在他身邊晃來晃去,其實韓紹衡躺在他身邊根本動也沒有動,連呼吸聲都細微得很。他一直到天亮了才不知不覺地睡著,醒來的時候,韓紹衡已經不在了,空著的床看起來有些寂寞。下了樓,很無聊的一個人吃飯。

“昨天晚上太累了?”

“也不是,午餐嗎?”

“是下午的點心。”沒好氣地回答,接下來是是一臉狐疑。“你以為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不知道,天亮沒多久?”

“再一個時辰就要天黑了。”

“什麼?時間過得真快。”

“是你睡太久。”莫非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韓紹衡去哪裡了?”

“怎麼了?想他?”莫非微微地揚起嘴角,昨天被李璇胡鬧了一陣之後,這兩個人似乎有點不太一樣了。

“也不是擔心他。”凌雲並沒有注意到莫非的笑容。“只是隨便問一下而已。”

“只是這樣?”莫非臉上的表情充滿懷疑和促狹。

“不然?”

“算了。就當我想太多。”莫非搖搖頭。“他說去找朋友,晚上會回來。”

凌雲點點頭,沒有多問就坐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有幾個人走進了客棧。照理說,平常客棧人來人往,沒幾個人會去注意有誰進來或是誰離開,但這一次卻很難讓人不去注意。

進來的人有一種特別的風采——讓人看了就難過的那一種。因為他幾天前才剛見過這個人,而他現在一點也不想見到他。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句話真的說得太貼切,韓紹衡不在,歐陽敬又領著一大群人向他們走了過來。

“莫非,我們出去。”

“嗯。”莫非站了起來。但就在他們才踏出一步時,歐陽敬等一群人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泵娘,等一等。”

被韓紹衡教訓一頓後,他還以為歐陽敬會變乖一先,沒想到不過兩天,這個討人厭的歐陽敬又出現在他們眼前,莫非連理也不想理這位公子,想也不想就轉過頭去,一句話也不答。對方見狀,手就不安份的抓住她的肩膀。她厭惡地瞪了他一眼,對方卻毫無所覺。

“這位公子,有事指教?”

“小泵娘,上次是我太唐突。”歐陽敬擺出一臉貴公子的樣子,但看在莫非眼中依然還是登徒子一個,只不過是個裹著糖衣的貴公子。“本公子是歐陽敬,你應該聽過吧。”

“沒聽過。”莫非想也不想就揮開他的手,往樓上走去。“雲哥哥,我們上樓去。”

歐陽敬碰了釘子並不灰心,立刻追了上去,卻被凌雲擋住。

“這位姑娘今天心情不太好,公子還是放棄吧。”凌雲伸出手擋住歐陽敬。一看到凌雲,歐陽敬就想起幾天前發生的事,他忍不住向四周張望,卻沒看到韓紹衡。

“你的同伴?”凌雲一下子沒有意會過來歐陽敬所指的是韓紹衡。那天他喝醉了,根本就不記得在寺廟中發生過的事。

“韓紹衡去哪裡了?”

“他有事離開,你是他的朋友嗎?”

“你叫什麼名字?”聽到韓紹衡不在,凌雲似乎又不記得那晚發生的事,歐陽敬的心裡升起了惡意。但會跟韓紹衡走在一起,也許凌雲也是武林同盟的世家公子。為了小心起見,他還是問了凌雲的名字。

“在下凌雲。”

“哼,無名小卒一個。”歐陽敬一聽是沒聽過的名字,想也不想就推開他,往正站在樓梯上的莫非追過去。

“不是叫你住手了嗎?”凌雲正要抓住歐陽敬,在歐陽敬身後的幾個人立刻抓住了他,使得凌雲正要跨上樓梯的一腳踩空,他站穩的時候,那幾個人已經把他擋在樓下。

“你想幹嘛?”

“本公子看上你了。”也許是因為有點心煩,歐陽敬露出了猙獰的表情。“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是跟你說不知道了嗎,少拿家世來壓人。”莫非更加生氣,拿家世來壓,她也不會輸給這個臭小子,只是她不想認那個爹孃而已。

“這個武林裡,家世就等於權力,你不懂嗎?”歐陽敬也不管她願意還是不願意,對著莫非的臉就要親下去。“被本公子寵幸是你的榮幸……”

啪!

“下流。”

響亮的聲音傳遍整個客棧,在場的客人都放下筷子往他們的方向看,只見歐陽敬臉上一片赤紅。莫非用她沒被抓住的那一隻手狠狠地甩了歐陽敬一個巴掌。

“你這潑辣貨……”歐陽敬因為那突來的一掌而愣住了,好一會兒,意識到自己被打之後,隨之而來的惱羞成怒。

他想也不想就一巴掌往莫非臉上打。

糟糕!凌雲心裡想著。歐陽敬是有武功的人,莫非卻是一介弱女子,要是這一掌打著了她,恐怕會受重傷。但在情急之中他卻沒有想到,莫非能在突然之間打了歐陽敬一掌,怎麼可能是全然沒有武功的弱女子可以做到了?

他才踏前一步,就看到莫非左手擋住歐陽敬揮下懂得手,被抓住的右手一轉,反而把住了對方的手腕。

“你會……”

“這是給你的警告。”莫非手腕一轉,把歐陽敬推下樓。

凌雲看到歐陽敬跌下樓,急忙一閃,不偏不倚,歐陽敬正好跌在樓梯下那一群部上,跌了一個四腳朝天。

凌雲在為莫非竟然會武功而感到訝異時,歐陽敬的臉色沉了下來。

“你這個賤女人!”他看著部下,大聲喊到:“給我上,全都給我上。”

只見他那群部下紛紛站了起來,抽出兵刃。凌雲一看就知道不妙,立刻爬上樓,把莫非拉近自己。

“不要離我太遠。”

“別擔心,我要給這個登徒子一點教訓。”莫非卻一點也不害怕,看了一眼這群嘍羅,不屑的說道。

***

韓紹衡慢慢地走著,走向離城外十里的亭子。

在天還沒有亮,只有東方的天空邊緣有一點光時,他已經可以看見亭子,他在亭外十尺之處停下了腳步,沒有走進亭子裡。

有個身穿白衣的人坐在亭子中,角落有一堆火,上面正溫著的酒似乎剛放上去不久。

白衣人的臉色很蒼白,但不是那種不見天日的病態,仔細看,就可以發現他的手指修長卻不漂亮。突出的骨節只長年練劍的手,看得出來他練劍有一很長一段時間,而且相當精湛。

他的臉上沒有表情,看起來很冷漠,彷彿對什麼事漠不關心。

“既然來了,何不進來?”白衣人說道。

“因為你想見的人不是我,我不想搶了他希望第一個和你喝酒的這個小小願望。”韓紹衡一說完,兩個人都笑了。

“進來吧,你會是那個例外。”白衣人微笑著。

他笑起來的時候就不像原本那麼冷了,但是,還是掩不去藏在他眼裡的一點孤傲。

“你不說,我也會進去。”韓紹衡笑了笑,走進了亭裡。

“為什麼?”

“因為我不能讓你一直等下去。”

“喔?”

“我去西邊玩的時候正好遇見了他,他也出了一點事,這一次是來不及跟你約會了。”

“是比劍。”白衣人微微皺眉糾正。

“不用那麼在意修辭。”韓紹衡搖了搖頭。“樓蘭,你越來越像你師傅司徒峻了。”

要是凌雲知道韓紹衡去見誰的話一定回大喊你又在耍我。韓紹衡眼前這個白衣人正是雲樓蘭,據韓紹衡所說知道天城怎麼去的人。

“是嗎?我覺得不是壞事。”雲樓蘭對韓紹衡總是帶著調侃意味的說話方式並不太在意,話鋒一轉,把焦點丟回韓紹衡身上。“倒是你也變了不少。”

“我倒覺得沒什麼變化。”韓紹衡的表情有點嚴肅。

“不,變了很多,只是你自己沒有察覺。”

“喔,怎麼說?”

“你說話的時候,終於有的笑意。”

“我以前對不說話的時候,從來就沒有忘記帶著笑意啊。”

“你現在是忘了收回笑容。”

雲樓蘭一針見血的說詞讓韓紹衡一下子無法反駁。雲樓蘭看著他,等他開口,但韓紹衡就是一句話也不答。

“算了,燕歌行只告訴你不能赴約?”

“你很擔心嗎?”

“我很擔心會找不到他,我會無法完成任務。”

“但你臉上不是這樣寫。”

這下換雲樓蘭說不出話來。

韓紹衡也沒有勉強他回答,他很明白兩個人都能看清別人,卻偏偏看不清自己。不過,又有誰能真正看清自己?

“他和你約在十五天後,一樣是在這裡比劍。”

“我知道了。”雲樓蘭站起來時,看到腳邊的酒,回頭問了韓紹衡:“你要帶走嗎?”

“不,把他留給燕歌行吧,就當作是遲了一個月的獎勵。”

雲樓蘭笑了出來。

“他會恨你。”

“就讓他恨吧。”韓紹衡微笑說道:“這一陣子,你會待在這裡?”

“在這附近,或是去柳青青那裡,有什麼要緊事嗎?”

“沒什麼。”韓紹衡頓了頓,猶豫了一會兒才接著說。“也許我會帶一個人來見你。”

“誰?”

韓紹衡沒有回答,雲樓蘭也知道現在不適合再問下去。只是拿起那壺酒,往城的方向走去,留下韓紹衡獨自一個人看著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