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盟主,可否聽我一言?”同盟教場上的人全部對過頭。只見韓紹衡凌空越過眾人的頭頂,躬身對武林盟主一揖。

“你是誰?”

還好趕上了。韓紹衡在心中喘了一口氣。他沒有追過任何的女孩子,但追逐的過程顯然比他想像的還要困難多了。

整整用了五天的時間。

原本,他預計在半天之內就可以追上司徒峻。他自付如果對上司徒竣,要搶回凌雲難免得使上一些手段。畢竟,司徒峻為了他所相信的正義,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遇到苦戰是在所難免,而他也有遇上苦戰的準備。

但是,在這五天之內他遇上的不是苦戰,而是苦尋。

將莫非交給雲樓蘭之後,他開始追蹤司徒峻等人。在往西的路上追到這群人時,卻發現司徒峻並沒有在隊伍中。原來,他在鎮上待了半天,才帶著凌雲朝同盟總部的方向前進。

中途還換走小路。這是一條韓紹衡不熟悉的路,讓他多花了一天的時間。在他快要追上,途徑宋家鎮時,竟遇上有人對整個鎮下毒,他當然不會坐視不理。他不禁懷疑,有人意圖擋住他。

這讓他覺得十分奇怪,下毒的顯然是唐門的人,但唐門為何會刻意阻止他?這件事又和唐門有什麼關係?如果靜下心來,韓紹衡應該會注意到其中的相關之處,但眼下的情勢已容不得他細想,只好多花一天半的時間治好全鎮的人再往南追。這一拖延,他已經浪費了兩天半。

不過,即使是浪費了兩天半的時間,他也僅僅比司徒峻晚了一天就到了現在領導武林同盟的慕容家所在地——開封。

他一到開封,立刻向人打聽消息,讓他感到安心的是凌雲仍然活著,但是,令他不安的消息也已經在開封傳開!司徒峻帶回凌雲之後就回到他在開封城外的別館沒,而武林同盟將在隔天,也就是他到達的那一天審判凌雲。

他已經沒有時間再拖,只能立刻趕往同盟教場。在他踏入教場時,歐陽家的代表正大聲嚷嚷要凌雲償命。

凌雲被綁在教場中的木柱上,看起來還活著,但臉上泛著紫氣,應該是一種毒藥,少量被當作麻藥在使用,但現在看來是用得太過火了一些。韓紹衡想要走近凌雲身邊,幾名同盟的部下就將他圍起來,沒有辦法,他只好對在場眾人一揖。

“在下姓韓,這位凌少俠和在下有相當程度的交情。”

“要救他?”歐陽見的代表持劍指著他,一臉怒意。“你想都別想……”

“歐陽大俠,您先別急。何不讓這位少俠說完呢?”一個聲音介入他們之間,韓紹衡轉過頭就看見了一個人走近他與歐陽家的代表。

不用多想,他一眼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武林同盟的盟主——慕容明。

韓紹衡並沒有見過慕容明,但是卻見過慕容明的孿生姐姐慕容日月不少次,和狄愛是手帕交的慕容日月,每年春天都會到狄家作客。

慕容明兄妹的傳聞不少。最為人所知的其中之一就是慕容明其實不是當盟主的料,全是依靠他精明能幹、手腕利落的姐姐慕容日月。

韓紹衡對這種傳言的真實度並不關心,他現在只希望慕容明能聽進他的話。

“盟主,凌雲與歐陽敬爭執時,我當場阻止了他,也放走了人,從凌雲的個性,決不會再找歐陽敬麻煩。”

“也許你說的都是事實,但這無法做為證據。”慕容明搖了搖頭。“凌雲殺了歐陽敬,又傷了同盟使者,這些都不是再者判決已定,我們不可能因為你的一句話講究改變。”

“同盟使者受傷一事,在下並不清楚。但在下相信凌雲絕沒有殺歐陽敬。在下學過一點醫術,能否讓在下看一看歐陽敬?”

“這恐怕不行。”慕容明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歐陽家的使者打斷。

“你這是質疑我們歐陽家的人嗎?”使者的火氣更大,想也不想就一劍刺向韓紹衡。

“歐陽大使,請勿動怒。”韓紹衡一個轉身躲過劍勢。

“這件事同盟已經有決議,基於不冤冤相抱的原則,同盟不會處死凌雲,只會廢了他的武功而已。”慕容明連忙出來打圓場,要使者不要輕舉妄動。

而已?韓紹衡不敢想像以凌雲的個性,要是失去武功會做出什麼事。

“請您給在下三天的時間,在下會查明真相。”

韓紹衡不得不低下頭懇求,時間從來沒有比現在重要過。他寧可失去過去彷彿不曾活著的三年來換三天,三天的時間夠他來回一趟狄家。只要莫非到了狄愛手裡,絕對是有生無死,而莫非會被毒殺一定是因為她知道些什麼,她也許可以證明凌雲並沒有殺了歐陽敬。

“三天,我看給你們三十年也沒有結果。”使者大聲罵道。

“少俠應該明白。不管他有沒有殺了歐陽敬,他都傷了同盟的使者,這點懲罰已經算是小了。”慕容明搶在韓紹衡之前開了口。

“真的一點轉圈的餘地都沒有?”慕容明擺出施恩的姿態,韓紹衡卻不這麼認為。

“很遺憾,但這已經是我們最仁慈的決定了。”慕容明雖然有點訝異有人不買他的帳,但還是帶著笑臉。

“那,我也很遺憾,得用這種方法來解決。”韓紹衡抬起頭,眼中射出光芒,但著森冷的殺氣。

如果無法用語言,用武力也是一種不得已的做法。

“你要做什麼?”慕容明一時之間竟被殺氣所懾,動彈不得。數十名同盟屬下立刻察覺不對,全都圍了上來,站在歐陽使者和慕容明身邊護衛。

韓紹衡手一動,一瞬之間只見銀光一閃,一聲嗡鳴,殺氣從韓紹衡身上向整個教場擴散開來。

“驚蟄。”

也許在鑄造這把劍的時候,鑄劍師就有預感,有一天它會有多麼精彩。

韓紹衡抽出驚蟄劍時,劍身發出一聲鳴聲。劍尖直指著眾人,絲毫沒有退怯的意思。他的劍和他的人都散發出殺氣。但是,最銳利的還是他的眼神,他一掃而過整個教場,所有的人都不自覺地退後,連慕容明都後退了一步。

發覺自己也被韓紹衡的氣勢所震懾時,先是驚訝,隨之而來的羞怒。他身為武林同盟的盟主,雖然是依靠姐姐慕容日月而成為盟主,還是有一定的勢力和自尊。不到三十歲的小子竟然用眼神就逼退了他,教他請何以堪。一怒之下,他想都不想就對部下命令。

“全都給我上。”

一旁的人聽到這句話,臉上同時露出難色。他們當然遵從盟主的命令,但要他們面對這麼一個高手,等於送死。

韓紹衡抬起頭看著被綁在高柱上的凌雲。還有呼吸,但是傷得很重。從凌雲的臉色,可以見到傷口以及細微的呼吸聲,他可以聽出凌雲不只是受了重傷、昏穴被點,還中了毒。

點穴就罷了。如果只是受傷,還可以拖一陣子。若是中毒……

他雖然心中焦急,還是沒有表現在臉上。他知道此時他表現的越是冷靜,對方就越不會注意到他其實是想速戰速決。

“雖然你們與慕容明同是武林同盟之人,但也沒有必要為他賣命。”

韓紹衡對著圍繞著他的眾多武林高手說道:“我要的只是凌雲平安無事,只要放了他。”

聽到他這句話,眾人相互耳語。有些人覺得他說得沒錯,畢竟這件事還是有疑點,雖然歐陽家的人堅持要凌雲賠命,但又提不出歐陽敬是被這個青年所殺的證據。有些人則力持一定要維護武林同盟的尊嚴,不容他人冒犯。

看著武林同盟的人猶豫不決,躲在人群之中的唐小飛微微的咋舌,要是凌雲不死,他要搶奪天城地圖之事必然會被他洩露。他在沒有提報門主唐柔之下前來搶圖,和唐柔期望成為武林同盟一份子的做法相違背。他不敢想像,要是這件事被唐柔知道,他會有什麼下場。

他想也不想,率先衝了出去。只要他逼得韓紹衡不得不動手,同盟之人決不會坐視不管現在扮成同盟屬下的他。

刀勢極快,韓紹衡想也不想,一劍挑向唐小飛的手腕。輕輕一點就讓唐小飛握不住刀。

他卻趁這一劍順勢把一隻假手從懷中丟出,跪在地上抱住手臂。

“我的手……”

“你是……”韓紹衡並位認出易容的他,但他一開口,韓紹衡就察覺了他的身份。

“他斬斷了我的手。”唐小飛不等他說出,立刻裝作十分痛苦的樣子大喊。同盟之人見他的手被韓紹衡斬斷,不知道那是有隻做得極逼真的假手,於是全都衝了上去。

“你傷了同盟之人,我們豈能善罷干休。”

慕容明說這話的同時,有數支刀劍向韓紹衡身上招呼過去。韓紹衡不慌不忙,揮劍擋住。往後退了一步。有幾支劍又追近他的身邊,直取他的下盤,劍勢極險,韓紹衡一個翻身越過他們的頭頂。尚未落地,又有幾樣武器王他身上掃來。

韓紹衡十分無奈,他原本不想動劍更不想傷人,唐小飛的奸計他不是看不出來,只是根本無暇分辨,也無人會聽他分辨。而他揮劍逼開一些人,又有另一批人像潮水般湧了過來。

韓紹衡只守不攻,不少同盟屬下察覺他不願傷人這一點,不斷地逼近,完全不在乎自身的空隙,無奈之下,他劍尖一點,沖天而上。

“再不退開,我可不會手下留情。”說完,劍氣直射而下,滿天劍光從天上鋪蓋下來,把一群向他圍攻的同盟

部下嚇得不敢動彈。他們只要一動,身體任何部分都暴露在劍網之下,立刻就感受到銳利的刺骨之痛。

在那一瞬間,劍網底下的每個人都看到了不同的景象。

和尚和尼姑們看到了漫天神佛,道士則見到了光從天上落下,有的人見到了懷念的故鄉,有的人見到了思念已久的父母,或是死去的妻子、情人。

在那一瞬間,他們並不害怕,卻站在場中無法動彈。

“漫天劍雨?”慕容明不自覺地月兌口而出。“這是狄愁的劍招,莫非,你就是韓紹衡?”

在場眾人只有慕容明見曾見過狄愁才能從這一招中聯想到韓紹衡的身份。但其中也有不少高手知道韓紹衡的劍術到達什麼地步。慕容日月就曾說過,在當今武林,無人可以和韓紹衡在劍術上一較高下。

慕容明第一次見到這麼強的劍和人,韓紹衡已經達到了連狄愁、司徒竣、燕歌行、雲樓蘭這些一流劍手終其一生都無法達到的劍術高峰——劍神。

但此時已經不容慕容明細想,究竟韓紹衡已經到達什麼境界,或是劍術有多麼精湛都無關緊要。眼看劍光就要落在數十名同盟部上,他不由得高喊。

“住手,別傷了他們。”他雖然這麼喊,但也知道已經於事無補。看著劍氣刺穿一干部下,他帶著憤恨的眼神抬起頭,只見韓紹衡站在教場旗杆頂端,居高臨下,彷彿毫無重量。

“你殺了他們?”慕容明膽戰心驚的看著,要是那劍氣落在他身上,他躲得過麼?

“不,仔細看。”

慕容明定眼一看,發現他的部下全都倒在地上,但身上卻沒有半點血跡,這些人的身上也沒有半點傷口,他們只是昏了過去。

並非劍氣,而是劍意。只是韓紹衡的劍意逼真到讓他們以為他們看到了漫天劍光,甚至還會感到疼痛,他們誤以為自己被劍光所殺而昏倒,其實這些是劍意所形成的劍氣並無實質的殺傷力。

“如果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湧上,我不敢保證……”韓紹衡的話還沒有說完,另一批人又再度湧上。但是和前面搶著替唐小飛報仇的人不同,這些人臉上充滿戰意。

他們不是為了替唐小飛報仇,而是想一會韓紹衡。

被慕容日月稱為無敵,司徒竣說無人可與之比肩的劍神,竟然就這樣出現在他們面前,當武之心吞沒了他們的理智,有幾個高手同時出招。

韓紹衡也知道大意不得,劍尖輕點其中一人的刀面,同時一腿踢向以掌劈向他後心的一人。持刀者被他那麼一點,彷彿受到萬斤的壓力,持刀的手受不了,刀立刻月兌手,人也跪倒在地,以掌劈向他的那一人還沒到,韓紹衡的對招已經撲面而來,他只好收掌自救,但韓紹衡那一腳卻變了個方向,踢向他身後之人。

“好招。”出掌之人不由得讚歎。

韓紹衡卻沒有回答他,只見他縮身避過砍來的一斧,右手一揮將劍氣像是鐮刀一般斬向拿斧之人。對方也知道韓紹衡只是想逼退他,不閃不躲,把斧當作重槌一般往下壓落。這原本不合常理,但韓紹衡卻沒有半點驚訝,只見他的腿一個橫掃對方下盤,同時舉劍擋住矮落下之勢。

持斧者被他掃倒,斧頭仍是急壓,韓紹衡知道力拼無用,想也不想就一個旋身,人就在斧頭的攻擊範圍之外。

這一連串動作有如行雲流水。

“不愧是韓紹衡。”持刀者已經拿刀站了起來,四人圍在韓紹衡的周圍。

韓紹衡站在四人之中,劍尖直指地面,雙腿飄過四人,四人被他的眼光一觸,就感到臉上如遭針刺一般。他們更是握緊兵刃,雙方一觸即發,隨時可能再次交上手。

“停手。”慕容明一聲大喊吸引了所有的視線,只有韓紹衡仍是看著凌雲,並不看他。“韓紹衡,我想你應該知道,凌雲身上中了毒。”

司徒竣不在場。這四人已經是同盟最頂尖的高手,四人合力仍不能傷韓紹衡分毫。但再這樣下去,即使韓紹衡無意傷人,也難保眾人不會受傷。他心生一計,狄家對韓紹衡有恩,只要提起武林公義,韓紹衡必定會顧及狄家而不會輕舉妄動。

聽到他這句話,韓紹衡果然把視線轉向慕容明,眼中散發出銳利的光芒。

“他若死,你肯定也不能活著。”語氣森冷,韓紹衡一看就知道凌雲中毒漸深。他雖然劍術綽絕,但畢竟是人。但年紀不過二十幾歲,心裡焦急,看口語之中也並不若往常冷靜。

慕容明聽了出來,但也不敢輕舉妄動。現在的韓紹衡並不願傷人,但他對凌雲十分執著,若是傷了凌雲,他也不敢肯定韓紹衡會做出怎麼樣的事來。

誰知道憤怒的劍神會怎麼樣?

“他所中之毒,再耽擱下去,連狄愛在此也返魂乏愛術。”慕容明的聲音也有些顫抖,韓紹衡犀利的目光已經從那四人移到他身上。

“先替他解毒。”

慕容明從懷中掏出藥丸,先替凌雲解穴,等他轉醒,就把藥丸放進凌雲口中。

“這是什麼怪東西?”凌雲迷迷糊糊之中吞了下去。此刻之間,黑氣隨即散去,神志一清醒,凌雲就發現自己被綁在柱上,“這又是哪裡?”

“凌雲,等會再問。”

韓紹衡對他示意先不要問。不說還好,凌雲這才注意到眾人圍繞著韓紹衡。兵刃都握在手上。韓紹衡拿的更不是他熟悉的那把軟劍,而是一把泛著青光,充滿森冷殺氣的長劍。

他當然不知道這是狄愛交還給韓紹衡的驚蟄劍,但他卻看得痴了。

他沒有看過韓紹衡拿劍,他更沒有看過幾乎可以說是人劍一體的韓紹衡。

他無法用任何話來形容。

忘記了自己身陷險境,他只看見了韓紹衡持劍的樣子。

“你放下武器,同盟之人也會放下武器。關於凌雲是否殺了歐陽敬一事,我可以叫歐陽家的人和凌雲對質。如果證明是冤枉,同盟自然不會為難。”慕容明先是溫和的勸說,但話鋒一轉,口語中充滿了威脅。“而且,你對狄家還有所交代,是吧?”

“我的所作所為和狄家全無關係。”韓紹衡斷然說道。“狄家管不了我,我也管不了狄家。別想要用狄家來威脅我。”

慕容明的臉色再往下沉。

“而且凌雲在我手上,如果你不放下劍,我可無法保證他的安全。”

“以武林盟主的名聲,相信不會食言。”韓紹衡看了他好一會兒,開口問道。

慕容明對四人點點頭,那四人雖然還想和韓紹衡較量,仍是聽令慢慢收起兵器。見他們放下兵器。韓紹衡也緩緩地收訖劍。同盟的人見他收起劍,才慢慢地靠近他。韓紹衡卻看也不看他們,直往凌雲的方向走去。

“可以放開他了吧。”韓紹衡走到慕容明面前。

“可以。”慕容明說完,就用刀割斷綁住凌雲的繩子。

“紹衡……”凌雲正想開口。

沒來由地,韓紹衡卻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忘了一個人。

唐小飛到哪裡去了呢?

他還來不及細想就在人群中看見了唐小飛充滿恨意的雙眼。他混在人群中幹什麼?這個想法還沒有答案時,他就看到了光線一閃。

他下意識地推開凌雲,一把匕首刺入腰間。韓紹衡雖然受傷,反應仍然很快,一掌劈向唐小飛的手腕,唐小飛一縮手,他就倒在地上。

除了錯愕和驚訝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的東西。一時之間,眾人都不敢靠近。

韓紹衡受傷了嗎,傷得很重嗎?

凌雲站了起來,走近韓紹衡,想要扶起他。

“紹衡,你怎麼了?”

韓紹衡卻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似的,一動也不動。凌雲的臉色也變了,他一邊伸出手,一邊對韓紹衡說:“別裝了……”

話還沒說完,紅色就在他眼前擴散開來。

他才剛碰到韓紹衡,血就從韓紹衡腰間湧出。

凌雲頓時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的手在顫抖。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他的眼強只剩下韓紹衡倒在血泊中的樣子,一動也不動。

他應該要做什麼,可是他卻只能一直在發抖,不斷地顫抖,怎麼樣也停不下來。

“你為何動手?”慕容明的表情充滿驚愕,不斷地退後,眾人紛紛地跟著他退後,他看向唐小飛。

唐小飛也知道自己闖下大禍。活著就不先提,萬一死了,狄家必定不會善罷干休。

“我不是要殺他……”他拼命搖頭。

“那你要殺誰?”

唐小飛還來不及回答慕容明的問題,有個聲音就從教場入口傳了過來。

“他要殺的,是凌雲。”

命運也許真的很喜歡開玩笑,有時太過調皮,有時充滿善意。韓紹衡巧合地在那個時刻回到客棧。在這個時候,她也出現在同盟教場之上。

凌雲一抬起頭,就看見一個身穿紅衣的人影越過眾人頭上,輕巧地落在韓紹衡身邊。

“你……”凌雲因為剛才的以外而不斷髮抖的身體僵硬地動了一下,想要擋在韓紹衡身前。

“別動他,我沒有惡意。”說完,飛快地在韓紹衡身上點了幾下,說也奇怪,血竟隨著她點穴的動作停止了。

凌雲這才看清,那是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

“你……”他想問這個女子是誰,但嘴唇只能不斷顫抖而發出破碎的聲音。

“如果紹衡真的像他說的那麼重視你,你一定會聽過我的名字。”狄愛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出乎意料之外的,他的顫抖慢慢停止了。

看和她精妙的點穴手法,她在言語之中流露出的訊息,還有她對韓紹衡關心的樣子,凌雲立刻猜到她是誰了。

“狄愛?”

“你並沒有我想像的笨嘛。”狄愛笑了一笑,回過頭,兩名大漢就排開人群,將韓紹衡抬起。“把紹衡送進轎子裡。”

“紹衡的傷……”凌雲擔心的看著韓紹衡,後者只是緊閉著雙眼,動也不動一下,看來已經失去了意識。他不由得想跟過去,狄愛卻伸出右手扣住他的手腕。

“別擔心,先解決你的事比較重要。”狄愛看起來十分的秀氣,她的一雙手也相當纖細靈巧,看起來頂多只能拿起針線這麼重的東西,但凌雲被他這樣一扣,整個身體彷彿被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我的事?”凌雲這才想起被丟在一旁的兇手,他並沒有想到這個人是唐小飛,自然不會知道為什麼這個人要殺的是他而不是韓紹衡。“您指的是那個人?我和他無冤無仇,他為什麼要殺我?”

“因為他以為你知道他的身份,更以為你要揭穿他的秘密。”

“什麼意思?”

唐小飛這才知道凌雲根本沒有認出他,也沒有想到那天搶地圖的事。他立刻露出笑容。

“這位凌少俠說得沒錯,我和他無冤無仇,只是韓紹衡斷我一臂,我不甘心而已。”

“斷手?”狄愛伸出手,背後的大漢立刻遞上那隻假手。“這東西是你的手臂?”

唐小飛心中起疑,但仍然不慌不忙。

“沒錯。”

“你知道我叫什麼嗎?”

“狄當家妙手回春,神醫之名我也略知一二。”

“哼。”狄愛冷笑一聲:“要把這隻手接回去也不難,不過這可得把你身上那隻右手砍下來才行。我接過不少手,卻從來沒有看過三隻手的人。”

唐小飛仍想爭辯。

“仔細看看。”狄愛把那隻手丟在慕容明面前。

慕容明抬起那隻手,立刻發現那隻手的手腕上有個特殊的刺青。由於刺青顏色極淡又小,又在內側,所以唐小飛也沒有發現。

“這是歐陽家的……”慕容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唐小飛的臉色隨即一變,轉身就想逃。

狄愛卻擋住他的去路,手在他臉上一抹,一層臉皮就掉了下來。

“韓紹衡已經識破你的真面目,你還想逃到哪裡去?”

“真面目?”慕容明大惑不解。

“他就是唐小飛,唐門的叛徒。”一個女孩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雖然略顯得有點缺乏中氣,但仍傳遍了整個教場。

“你沒有死?”唐小飛更是驚訝。“我並非叛徒。”

“要不是你不知道我是唐門的之人,也許我就會死在你的毒下。”莫非看著他,眼中滿是怒意。“你若知道我是唐柔的女兒唐非,你又怎麼敢對我下毒。”

“唐非?”這下換成凌雲大吃一驚,但轉念一想,莫非從一開始就不是普通女孩,難怪他們往北的途中,韓紹衡都不忘提防莫非。

“對不起,雲哥哥,我不是要欺騙你們,只不過……”莫非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凌雲可以感覺到,莫非也是十分掙扎。

“不過,我以後就不叫唐非了。”

“嗯?”凌雲一愣。

“我要跟著雲哥哥和紹衡哥哥去北方玩,紹衡哥哥答應收我為乾妹妹。我以後都要叫作莫非,我很喜歡這個名字。”

“紹衡他……”凌雲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雲哥哥,要哭等一下再哭,我還有一件事要做呢。”莫非轉向慕容明,嚴肅的說:“我以莫非、也是唐非的身份做證,殺了那名同盟手下的人,就是唐小飛。”

“此言當真?”慕容明轉向唐小飛,嚴厲的質問。

“你別胡說。”唐小飛也有些慌了。

“胡說?只要看到屍體就可以真相大白。”狄愛輕聲笑道。“除此之外,你還犯了一個錯。你千不該萬不該把歐陽敬的手留下來。”

“那只是意外。”

“也許是意外吧,但那隻手的指甲上,有層獨特的紫色,這是唐門獨門的毒,連我都沒有把握能解開。”

慕容明拿起那隻手,果如狄愛所言,指甲上閃耀著一層紫色。

“果然有!”

“你殺了歐陽敬又怕被同盟知道,所以才砍下他的右手。哪知道陰差陽錯,竟讓同盟找上凌雲。”

“胡說!”

“你見到凌雲,又以為他會認出你,所以混在同盟中,想要伺機將他滅口。哪知道竟然被莫非認出,你不認識莫非,莫非卻認出了你,你想毒殺她,哪知道那麼巧合,韓紹衡剛好趕到,救了莫非一命。”

“你胡說……”唐小飛的怒氣也顯得有氣無力。

狄愛只是以充滿可憐的眼光看著唐小飛,毫不留情地往下說。

“你知道凌雲沒死,只好跟著司徒峻回到同盟教場,中途找機會殺死凌雲。但是司徒峻寸步不離凌雲,你根本無從下手,只好繼續等待時機。”

“我沒有……”唐小飛想要辯駁,但狄愛的每一句話都說出了事實,讓他無法回答。

“你用假手欺騙同盟眾人圍攻紹衡,但紹衡又豈會被這些人打敗。”狄愛環視周圍,同盟眾人不由得低下頭來。“最後還是被你找到機會殺凌雲,哪知道這一刀又被紹衡擋住,出乎你的意料之外,紹衡也因此受傷。”

“我並不是有意要刺傷他。”

“我知道。”狄愛揚起唇角。“我們狄家人有仇必報,這點你也知道吧?”

“我……”

“等他傷好了,也許會找你‘談一談’這筆帳。”狄愛微微地笑了。“當然,我見到唐門門主的時候,也會問一問她這件事。”

唐小飛卻全身發抖,狄愛卻只是看著他可憐的模樣,轉頭看著慕容明。

“剩下的事,就交給同盟調查清楚,可以吧?”

“是,是。”不知為什麼,雖然狄愛比慕容明還要矮一個頭,但她發出來的氣勢卻要比韓紹衡持劍時更加強烈,慕容明在她面前只能唯唯諾諾的點頭。

“凌雲我就帶走了。”狄愛說完,就教場出入口的方向走去,有幾名大漢恭敬的跟在她身後,凌雲連忙追了上去。

“紹衡的傷治得好嗎?”

狄愛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後柔聲安慰。

“這一點小傷死不了。”

“可是,血流得不少……”

“別擔心,紹衡不會離開我們。”狄愛笑了笑,寵溺似地拍拍他的頭,然後堅定地說:“我絕對不會讓他離開我們。”

***

搖晃。

凌雲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在搖晃。朦朧之間,韓紹衡似乎不在床上……

不在床上?他立刻睜開了眼,床上一片凌亂,韓紹衡已經消失無蹤。凌雲心中緊張,他的傷還沒好,究竟會跑到哪裡去了?

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想要出去找韓紹衡,才轉過頭就看見韓紹衡站在外頭,正在和狄愛說話。

“紹衡!”

“你醒了。”韓紹衡回過頭,對他微笑。

“傷不要緊嗎?”凌雲十分緊張,他連回想那天發生的事都不願意,他親眼的目睹韓紹衡放下了劍,然後唐小飛的劍刺穿他的身體。

“沒有問題,如果不快一點好起來,怎麼對得起小泵姑的妙手。”韓紹衡一面回答凌雲,一面把眼神飄向身旁的狄愛,滿足輕佻。

狄愛微微地揚起唇角,手往韓紹衡的腰間按了下去。韓紹衡立刻變了臉色,額頭上汗如雨下,似乎是很痛的樣子。

“逞強也有個限度。”

“是,小泵姑。”韓紹衡的手捂著腰間的傷口,惶恐的點了點頭。

“不是這個傻瓜的事,那種小傷放著也會好。”狄愛轉頭看向凌雲。“倒是凌少俠傷得不輕,應該要好好休息。”

“感謝狄當家關心。”凌雲緊張地低下了頭。

那天太過心急沒有注意,今天仔細一看才發現狄愛真的相當嬌小,身高比莫非略高一點點,只及韓紹衡胸口。

雖然狄愛個子嬌小,卻給人一種靈秀的感覺,不同於莫非那種古靈精怪,狄愛一舉手一投足之間充滿了成熟女子的韻味,但靈巧的眉眼動作又像是妙齡少女。別看她的外表柔美,言語之中卻充滿了魄力,連行事作風一向乖張的韓紹衡到她的面前也乖得像小貓一樣。

“別這麼見外,你也叫我小泵姑好了。”狄愛笑道。

“是的,當……小泵姑。”凌雲覺得有點彆扭,但又不好違逆狄愛的話。

“小泵姑,凌雲和你非親非故,要他叫你小泵姑未免太強人所難了吧。”

韓紹衡忍不住笑了出來。“很抱歉,我這個小泵姑是半路亂認親戚。”

結果是換來狄愛用裡的一按他的傷口,疼得他冷汗直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紹衡,言多必失這句話你有沒有聽過。”

“沒聽過。”韓紹衡一臉痞笑。

“就是在說你。”狄愛瞪了他一眼,轉向凌雲。“你在他床邊守了那麼久,我想你們兩個一定有很多話要說,就不打擾你們了。”

“不,不會的。”聽到狄愛這麼說。“還要感謝當家妙手回春……”

“謝什麼,這小子再怎麼調皮,再怎麼會惹麻煩,終究也是我們狄家的人,我怎麼能放著他不管。”狄愛笑著說:“還有,叫我小泵姑就可以了,我想就快不是非親非故了。”說完轉身離去。

凌雲一頭霧水,聽不懂她話中的涵義,反倒是韓紹衡覺得不好意思,故意裝做傷口痛低下頭去。

“傷口又裂開了嗎?”凌雲看著他捂著傷口,緊張地問道。同時伸出手,向韓紹衡腰間模去。

“沒事。”韓紹衡抓住他的手,看著他。

“怎麼了?”凌雲看著他,一臉不解。

“我怕我會控制不住。”韓紹衡雖然笑著,但笑得有點不自然。說完,他放開了手。

誰在這個時候都會有點不自然,他並沒有忘記說出他對狄愁感情時凌雲的表情。他也是人,再怎麼裝作不在意也會感到受傷,更何況是喜歡的人。

當他被唐小飛的劍刺中時,一瞬之間有很多影象飛過他的眼前,狄愁在飛瀑邊站立,他刺殺狄仇時,劍穿過狄仇胸口的那一瞬之間……過去的一些片段快速掠過眼前,然後變得模糊不清,最後,只剩下凌雲的臉依然清晰。

就算能逃避一千次、一萬次,最後還是要面對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間,他知道自己已經無處躲藏。

懊遇上的就一定會遇上,躲不掉的就是躲不掉。

他原本就不是喜歡逃避的人,而現在他已經完全看清。

“我想回答你那一天的問題。”凌雲抓住韓紹衡的手腕,深怕他又逃走。

“嗯?”韓紹衡嚇了一跳。

“你那一天問我,我會覺得噁心嗎?”凌雲看著他,聲音中充滿感情。“那一天之後,我想了很多,現在,我覺得我可以回答你。”

韓紹衡不發一語,只是看著凌雲的眼,而後者也毫不畏懼的看著他。韓紹衡微微地退後了一步,在那一瞬間,他反而有點害怕。

害怕會受傷。

“我並不覺得噁心。”凌雲對他說。

一點也不害怕。

“但是……”

“我也不太明白是什麼原因,別人對我這麼說的話,我一定會覺得他很不正常,但我並不覺得這個樣子的你很奇怪。”凌雲的表情十分認真。“仔細想想,我心裡其實是嫉妒。”

“嫉妒?”韓紹衡看著他臉上掩不住訝異。

“我想,是因為我喜歡上了你。”凌雲毫不掩飾。他想了很多,在被司徒峻抓住的時候,在救莫非時對決司徒峻時他也在想。對他而言,韓紹衡算是什麼人?

只是萍水相逢?

他知道他就是那個無名劍客時有點意外,但沒有自己想像的訝異。也許隱隱約約之中他早就知道韓紹衡會是那個人。

那一天,他的憤怒並不是因為韓紹衡明明就知道天城在哪裡卻故意不告訴他,而是他聽到韓紹衡說:“狄愁是他最初也是最後的思念。”

他沒有愛過誰,所以他不瞭解那時候他已經喜歡韓紹衡,直到韓紹衡在同盟教場上放下劍那一瞬間,他才明白。

他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這個希望強烈得讓他明白,他喜歡韓紹衡,即使為道德禮教所不容。

“我也喜歡你。”

韓紹衡微微地垂下頭,他的表情生澀的就像是十幾歲的少年。雖然已經過了什麼都不知道的年紀,但感情這種事,對他來說依然很陌生。他抬起頭,看著凌雲。

他沒有辦法再說出其他的話。

因為這樣已經足夠了,包含了向過去的道別,現在的心情,還有很多很多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東西。

凌雲笑了。

曾經錯了一些事物,他們仍然再一次相遇。也許將來會發生很多事,要面對很多阻礙,但他覺得和韓紹衡在一起的話,似乎就夠了。

被了。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