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梁佑寧戴著酒紅色眼鏡,正盯著牆上的溫度計看。

穿著連身鋪棉睡衣的她身上緊緊裹著橘紅色棉被,一雙乳黃色毛絨絨的鴨子拖鞋裡套了一雙穿上火紅色襪子的腳。

“呼,好冷好冷喔,降到十一度了耶,你看我們要不要開電暖器?”佑寧縮著身體跑到沙發上蜷曲著,不忘詢問坐在一旁的姊姊。

梁佐寧穿著合身牛仔褲和名牌毛衣,停下手中翻閱的雜誌,滿臉不贊同的看著自己的雙胞胎妹妹。

“拜託!你已經裹得像頭豬了,還冷?”

“什麼豬!你講話就不能好聽點?”佑寧抗議,再加抱一顆抱枕。

“你是要聽好聽的謊言,還是有益身心的金玉良言?”佐寧撩起及肩長髮,懶懶地問。

唉!

還是算了吧。

眼前這位姓梁名佐寧的女人,嘴裡能吐出什麼金玉良言?

如果有哪個人因為梁佐寧過人的美麗和才智,便理所當然的相信她,她會祝那個人好運。

說來爸媽還真是有欠公平,既是雙胞胎,可姊姊梁佐寧樣樣出色,她梁佑寧卻樣樣平凡;她們倆除了有張百分之九十九相似的臉和身材外,其餘的可以說完全不同。

姊姊念台大外文系,她呢,卻連所象樣的高中都考不上,最後也只好隨便念所私立大學的家政系。

幸好她打小就很有自覺,深知自己和姊姊是完全不同的個體,不管她們看起來有多麼相像,她們之間的差異永遠像天和地那般遙遠。

這其實不難發現。從爸媽看姊姊的眼神總是充滿驕傲和喜悅,而看她的表情卻是充滿抱歉和困惑就知道了。

上蒼真的開了她一個很大的玩笑,就算再怎麼趕時間,也不該將她和梁佐寧塞進同一個肚子裡。

這是一個錯誤,一個延續了二十五年的錯誤;卻也因為時間夠長久,所以,她早就習慣了。

“喂,發什麼呆?”佐寧以手肘輕輕碰了她一下。

佑寧一臉警覺的看著她。

經驗告訴她,佐寧一向只正視自己的需要,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顧慮別人,所以,此刻竟這麼仔細的觀察她,其中一定有詐。

她決定當作沒聽到。

“餓不餓?”佐寧以媲美空服人員的專業與親切態度問她。

“呃,餓又如何?不餓又如何?”她小心翼翼的反問。

“笨喔!你要不餓我就叫披薩,你要餓了我就買消夜。”

佑寧仔細推敲這兩句話,聽起來好像沒什麼陷阱,所以便放心的回答:“嗯,是有點餓。”

“喏,給你。”佐寧拿了一千元給她。

“幹嘛?”

“你不是餓了?去買點東西回來吃啊。”

“啊你不是說你會出去買消夜?”

“小姐,請注意,我是說‘買’消夜,‘買’等於‘付錢’,可沒說本人得‘親自’出去買。”

“……。”又中計了,早知道她沒那麼好心。

見佑寧一臉不樂意,佐寧繼續勸說。“唉唷,表情不要這麼哀怨嘛,這樣很公平啊,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我們兩人就能同時免於飢寒之苦,不是皆大歡喜,對不?老妹!”

佑寧看看姊姊那身明顯適合出門的穿著,再看看自己的。

“可是我穿這樣,出門還要換裝,你可不可以……”

“當然不可以!我們當初可說好了,在你還沒找到工作之前,家裡的開銷歸我,所有的雜務歸你。”

每次“談判”到這裡,佑寧就兵敗如山倒。

這個意思她懂;講白一點,也就是說她梁佑寧目前是歸梁佐寧養的狀態。換句話說,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要認分,要感恩。

所以她起身,把抱枕放下,從溫暖的棉被裡鑽出來,走回房內換好衣服,走出客廳,開門。

“等一下。”佐寧喚住她。

佑寧真不想回頭,因為她心裡可清楚了,佐寧絕不是因為突然良心發現才叫住她。

“又要幹嘛?”

“你沒拿錢,是要拿什麼買?”

佑寧只好轉身接過錢。

“我要十一巷巷口那家的鹽酥雞和橋頭的丐幫滷味。如果夜市那攤臭豆腐有開,你順便去買一些。嗯,順便去喬治叔叔那裡買些明天早餐吃的麵包,好了,就這樣。”佐寧交代完畢。

佑寧無精打采的下電梯,騎著她老姊淘汰的紅色小機車,頂著十度以下的寒風,去替她老姊買消夜。

啊,冷風灌進脖子裡,冷得她直打哆嗦。

經過一個洗車站,一部車飛快駛過,濺起了一些水花,噴得她滿頭滿臉。

她望著那部揚長而去的車子,忍不住要想:明明是雙胞胎,為什麼姊姊過得像個公主,她卻活得像個灰姑娘?

是不是蒼天把該平分給兩人的智商和好運都給了佐寧?留給她的只有平凡和厄運?

佑寧無可奈何的把車牽到路旁,拿出手帕擦淨自己的臉,再拿出抹布仔細擦拭愛車——這部車雖然舊,可是已經陪了她三年;最重要的是,每次看著這部車,她就有種心有慼慼焉的感覺。

她媽就說過:“小佑呀,你姊這部機車啊,功能不強,但足堪使用。你就先騎去練練技術,過陣子咱們再買部新的。”

對!就是“功能不強,但足堪使用”這幾個字,不知怎地聽起來就好像順便把她這個人也給形容進去了。

唉!

就算功能不強,也還是有功能啊!可她打大學畢業到現在仍沒能找到一份象樣的工作,簡直連“功能不強”這個形容詞都快不配擁有了。

她模模愛車,苦笑。“都快被你給比下去了。”

抬頭看看天空,心想:是不是不該再ㄍ一ㄥ下去了?

她到底想證明什麼呢?

都兩年了,事實證明,她的確沒那能力靠自己找到工作。

好吧,今晚是最後一次,如果她還是沒法子找到工作,她就認了。

到時……再請佐寧幫忙好了。

她總不能一直這樣靠佐寧生活下去呀。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佐寧啃完雞爪,心滿意足的走去洗手間洗手,然後舒服地躺在沙發上,拿起遙控器準備看影片,發現佑寧已經收拾好桌面,清好垃圾,正開始準備拖地。

“剩下的滷味呢?”

“拿去冰箱了。”

“你真的都不吃哦?”

“嗯。”

這傢伙,看起來有點像在生悶氣喔。

“運動一下比較不會冷齁?”佐寧說,配合的拿起自己的拖鞋,讓拖把能順利從地板通過。

佑寧沒回她話。

佐寧只好識趣的將眼睛調回屏幕。

佑寧搬出一大落求才資料和履歷表放在茶几上,又拿出熒光筆和筆記簿,戴上眼鏡,開始作功課。

忙了一個多鐘頭,筆記簿上卻只多了五筆資料。

佐寧以眼角餘光看著妹妹,實在不明白不就那麼些公司資料,為什麼她會一看再看?

明明很簡單的事情啊,不曉得她還要弄多久?等著吧,再過一個鐘頭她就會求救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不會錯,所以佐寧撐著眼皮等著老妹發出求救訊號。可是,一個鐘頭又過去了,這人竟然還在奮鬥。

玩真的啊?這個每晚十點必睡的人竟能撐到這時候?

連大考她都沒這麼用功過,這麼罕見的畫面當然得拿相機拍照留念。佐寧拿了手機準備拍照,才發現妹妹雖然握著筆,卻早就睡著了。

唉,這傢伙是在ㄍ一ㄥ什麼呀!

她順手拿起佑寧寫了兩個多鐘頭的履歷表,再看一眼筆記簿,看到一排字上面畫了五顆紅色星星,後面寫著“威宇會計師事務所”,徵業務助理,無經驗可。

佐寧低頭看著妹妹。

心裡忍不住OS:真是的,怎麼你的心願就這麼一丁點?也不過是個業務助理,需要兩個小時準備數據嗎?

佐寧大動作的拿起她手上的筆,粗聲粗氣的趕人:“去睡覺啦!擋在這裡很礙眼耶,要是感冒了,我還要花錢讓你去看病,你麻不麻煩啊!”

佑寧迷迷糊糊被喚醒,聽到姊姊叫她去睡覺,也沒想太多,就直接回房去睡了。

佐寧拿起威宇會計師事務所的資料,放到口袋裡,熄燈睡了。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威宇會計師事務所”是棟兩層樓的白色建築物,位於郊區,旁邊有個十坪左右的小花園。如果不是看到招牌,佐寧真的會以為那是一家咖啡館。

確定了這裡就是佑寧的第一志願,她推門而入。

驚訝地發現裡面有近十個人,每個人都低著頭,異常忙碌。

有位美麗的小姐迎上前來。“小姐,請問你是……”

“我來應徵業務助理。”

“喔,那這邊請。”

佐寧被帶到二樓的會議室。

“你請這邊坐一下,我去請我們的會計師。”

“好,麻煩你了。”

接待佐寧的小姐走進老闆的辦公室。“黎先生,有人來應徵業務助理,您要親自面試還是請劉會計師代理?”

“業務助理?我什麼時候說要請業務助理了?”黎峻威抬起頭來,不十分明白這個信息從何而來。

“是我去101人力銀行徵人的,你缺一個助理很久了,也該是補人的時候。”劉燁說。

黎峻威瞪了合夥人兼表弟一眼。“多事。”

劉燁不以為意的笑笑。“走吧,人家都來了,你要不過去看看,我就直接宣佈錄取嘍。”

“李小姐,麻煩你跟來應徵的人說,我們的人補齊了,請她回去。”黎峻威說。

劉燁看了看錶哥的臉。“厚,這樣未免太不近人情了,人家來都來了,我去看看好了,如果長得很美,我就自己留著用,我那個助理就讓給你。嗯,好,就這樣決定了。”

黎峻威怕劉燁心血來潮又錄用一個只能當花瓶的女人,無可奈何的隨著他走進會議室。

劉燁幾乎第一眼就被穿著粉紅色襯衫、淺灰色西裝和淺灰色超短窄裙的梁佐寧給迷住了。

他技巧的盯著眼前的美麗身影,動作變得有些遲緩。

黎峻威推了他一把,他這才清醒過來,笑盈盈的問:“小姐你貴姓啊?”

佐寧對著眼前兩個像是主考官的男人點頭微笑。“兩位好,我是梁佑寧。梁山伯的梁,保佑的佑,寧靜的寧,這是我的個人資料,請過目。”

黎峻威接過書面數據,很快的翻閱一遍,然後闔上。

劉燁則欣賞著那張美麗自信的臉孔,心中感到無比的心曠神怡。如果能讓這位小姐進事務所上班,那他上班的情緒一定可以更高昂。

“你好,我是劉燁會計師,他是黎峻威會計師,這是我們倆的名片。這家事務所是我們兩人合開的,因為黎會計師的助理一個月前離職了,所以我們想要再徵一個人。”

“喔,是這樣啊。”佐寧很客氣的回答著。

黎峻威則是一臉不耐煩。這種事有必要解釋得這麼清楚嗎?更何況他一點也不需要什麼助理。

“梁佑寧小姐。”黎峻威念著履歷表上的名字。“我看過你的履歷表了。不過你念家政系跟我們事務所需要的背景並不是很契合,所以——”黎峻威正要作結論,然後結束這個面試,劉燁竟舉起手來阻止他。

“也許梁小姐有其它專長也說不定,我們聽聽看嘛。”

黎峻威只好很無奈的沒再說下去。

佐寧心裡想著:如果她連開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拒絕,那也未免太誇張了。她可從來沒輸得這麼慘過。

問她專長?那有什麼難的!

她會英、日、德、法語,還會寫信息軟件,是家賣運動器材的大型美商公司的駐台經理。

嘴一張,正要把她的學經歷給秀出來,讓那個看不起她的男人瞧瞧,突然想到了佑寧。

唉!真是三聲無奈啊。

但人家還等著她的回答呢,她只好說,“我會……國語、台語和客家話。”想到佑寧偶爾會幫自己打些文書數據,她又補了一句:“還會一些文書處理。”

“會EXCEL嗎?”劉燁搶著問。

EXCEL嗎?佑寧好像不會。

不過,EXCEL又不難,回家跟她惡補一下應該沒多大困難。

所以她便很有把握地說:“會!當然會。”

黎峻威仔細看著她的臉,總覺得這個女人讓他很難信任。

“其實我們業務助理的工作並不難,就是做些基本的文書處理工作、接接電話、接待客戶,還有黎先生臨時交辦的一些事項,很單純的。”

佐寧點頭,表示明白。

橫豎就是一些打雜的工作嘛,佑寧應該可以勝任;只是,這個叫黎峻威的雖然長得又高又俊,卻是很難搞的樣子,還是那個叫劉燁的比較好應付。

第1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