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一走進辦公室,佑寧便看見黎峻威正等著她。

她有些不安的看著他,像個等著捱罵的小孩那般無助。

黎峻威看著她的神情,不禁感到納悶——她幹嘛那樣看著他?他真有那麼兇嗎?

“這裡是一些新的客戶資料,你先建檔,然後列印,再按區拿下去分給大家。”

“好。”

打開電腦,她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客戶資料檔一定是舊檔案,所以應該要找到舊檔案再新增才對,可她不知道檔案放在哪裡。

她轉頭望著他,見他又在按計算機。

她只好等著。

五分鐘過了。

她偷偷瞄著他,還在按。

她只好耐心等待。

十分鐘過去了。

她又悄悄的轉過頭去,他的眼睛還是盯在計算機上面。

他沒在按計算機了,如果她現在開口問,不知道會不會打斷他?

他頭沒抬,可是他早就發現她根本沒在打字。

於是冷冷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我想請問你知不知道舊檔案在哪裡,因為我找不到。”她怯怯地問道。

黎峻威將身子往後躺,無可奈何地靠著椅背看著她。“這種事情用點大腦就可以解決不是?你可以去隔壁問咪咪,也可以用你的方式先把資料打下來,等找到檔案再剪貼過去,都是可行的方式,而不是白白浪費了十分鐘,等著我幫你解決。”

她必須承認他的態度讓她難堪,可是卻不無道理。

“是的,黎先生,我會改進,我這就去找咪咪姐。”

咪咪一看到她的臉色,便知道原因,一臉同情的問:“被黎先生罵了駒?”

“沒有啦,他只是教我做事的方法。”

“這樣啊。好吧,告訴咪咪姐,你要做什麼呢?”

“黎先生要我為客戶資料建檔,可是我找不到檔案。”

“喔,電子檔都在我這兒。來,咪咪姐給你這個隨身碟,這裡面全是客戶的電子檔。這本來是黎先生上一任助理的工作筆記,你拿去參考,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找咪咪姐。”

“謝謝咪咪姐。”

“三八啊,謝什麼咧。”

“那我趕回去打資料嘍。”

“喔對,快回去,免得老闆不高興。”

“對了,咪咪姐,這個送給你。”佑寧想到什麼似的,從口袋裡掏出一些東西。

“唉喲,茉莉花耶。”

“對呀,我家陽台上摘的,是今年剛開的第一批喲。”

“謝謝你呀,丫頭。”

“不客氣。”

說完,佑寧回到自己的座位,把資料打好,照他的吩咐把事情做好。

此時,她桌上的電話忽然響起。

她立即接起,是隔壁咪咪姐打來的。

“喂,丫頭呀,快十一點了,你快問黎先生中午要不要幫他訂便當,還有你自己的,問好了之後告訴齊哥,他統計後會幫我們訂。”

“喔,知道了,謝謝咪咪姐。”

幣了電話,佑寧見黎峻威還是那麼忙,一想到要跟他說話,她就難免有些忐忑,但攸關老闆的肚子,她還是得冒險去問一問。

正要起身,突然看見他用左手要拿桌上右邊的杯子時,不小心弄翻了茶,她連忙拿起她桌上的抹布迅速跑到他桌前,拿起文件,放下抹布擦乾滿桌的泛濫。

收拾好桌面,她拿起翻倒的空茶杯,對他微笑。“我再幫你重泡一杯茶?”

他想了一下,轉身從櫃子裡拿出茶葉,對她說了聲:“麻煩你了。”

便又低頭看報表。

她盯著茶葉罐上的文字,喔,原來他都喝文山包種茶呀。

她知道了。

泡好茶,走回辦公室,他已不在座位上。

她原本想把茶擺回他原來擺的地方,可是,回想起他寫字的模樣,發現他是個左撇子。既然他是左撇子,茶杯應該擺左邊才順手啊,於是她就將茶杯移到左邊,連茶杯手柄也一併移到一個最合適的角度。

她模擬一個左撇子的習性,便順便連電話都移到左邊來。

這樣應該會比較順手吧,她想。

做好所有動作,她回到自己的座位,黎峻威剛好走進來,她抬頭便對他一笑。“黎先生,請問你中午要吃便當嗎?”

“好。”

“要什麼口味的便當?”

“隨便。”

隨便喔,那她不就得下去找齊哥問看看哪種便當最多人吃?免得黎先生又不開心。

她開門走下樓去。

黎峻威一坐回辦公椅,馬上就發現桌上的異狀,他的電話和茶杯都被移到左邊了。

這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那個粱佑寧移的,他的第一個反應是,這個助理真是多事,下意識就要移回原來的地方,只是剛好電話鈴響,他就先接了起來。

講完電話,把話筒放回去,電話線很順,不必再像以前那樣得把扭成一團的電話線弄順,他試著拿起話筒再放回去也很OK,好吧,那就擺左邊吧。

看到茶已經泡好,他便拿起來喝。

喝到第一口茶,他暗自感到驚訝。

這梁佑寧真會泡茶!

這茶的味道和溫度不僅泡得恰到好處,最重要的是她不像以前的小妹那般都將茶葉直接浸泡在茶杯裡面。

因為好喝,他忍不住又多喝了幾口。要將杯子擺回右邊時,他忽然想到放左邊再放右邊試試。嗯,放左邊是對的,是比右邊順手。

好吧,那茶杯就跟電話一樣,一併移到左邊來好了。

經過一番市場謂查,大家一致認為雞腿便當好吃,所以佑寧就幫黎先生和自己訂了雞腿便當。

“黎先生,你的便當來了。”幸好這次他眼睛盯著電腦螢幕,沒有在按計算機。

“謝謝,先放著吧。”他還是冷冷的道謝,沒看她一眼。

佑寧走回座位,打開便當,默默吃著。

這個便當她打八十分,因為雞腿炸得太老,飯又太硬,咖哩不香,只有青菜炒得還可以,所以她沒能吃完,便將它闔起來,打算帶回家給附近的流浪狗吃。

擦好桌子,她不經意轉頭,赫然發現黎先生不知何時已經吃完便當,正拿著牙刷和漱口杯要走出去。

她趕緊低下頭,裝忙。

等他走出去了,她才去收拾他的便當盒,用最快的速度擦乾淨他的桌面,然後溜回自己的座位。

她打開他的便當盒,發現他吃剩的菜餚有芹菜、紅蘿蔔、青椒,不覺失笑。

看不出來他這麼大的人了竟跟小孩一樣都不吃這些東西。

她動作迅速的把廚餘集中起來,準備一併帶回去喂流浪狗。

黎峻威進來時,她正提著空便當盒要去丟,他還不及看他的便當盒,她便說:“黎先生,我都收好了。”

“你不需要做這些事,下午四點半會有打掃的人來事務所打掃,這些垃圾他們會收走。”他說。

“但是這樣一直襬著,辦公室會有味道,而且我順手收一收,打掃的人也會比較輕鬆,費不了多少功夫,沒關係的。”

人各有志,他不便勉強。

把牙刷和漱口杯放好,他就走了出去。他在事務所對面的大樓裡有房子,他通常都會過去休息一下再過來上班。

等他出去,佑寧便趴下來小睡。

或許是平常午睡都睡太長,她竟睡到黎峻威敲她的桌子才醒過來。

抬眼一見是他,她駭得說不出話來。

“下次午休要是起不來,記得手機加鬧鈴。”他說道。

“是。”說完,她吐了吐舌頭,對著電話作了個鬼臉。

電話像得到某種感應似的響了起來,她抓起電話。“威宇會計師事務所你好。”

“喔,黎先生在,你請等一下。”她拿著話筒,對他喊:“黎先生你的電話。”

“請轉過來。”他吩咐。

“可是我……”還不會使用這部電話。

他無可奈何的站起來,走到她身邊接過電話。

“我是黎峻威。”他低沉地對著話筒說。

“林小姐,關於節稅的問題,因為牽涉到很多計算的方式,在電話裡不容易講清楚,如果你有時間到事務所裡來,我們可以喝杯咖啡,我再跟你解釋清楚,你覺得如何?”他對話筒說話的聲音聽起來雖然一樣冷淡,但不知道為什麼,卻另有種迷人的調調,完全不同於他跟她說話的公事化。

對方大約是同意了,他掛上電話。

她聽到他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指著電話機對她說:“這是一線,二線,這排是內線,轉接要按這個黃色的鈕,廣播是這一個藍色鈕,保留則按紅色。這樣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她說。

聽到她的回答後,他便拿著卷宗走了出去。

她趕快作筆記。

看茶杯裡已經沒茶了,她拿起杯子準備去茶水間倒水,突然想到他的茶不知喝完了沒?

她又跑去檢查一下,果然全部喝空了,她便一併拿起他的保溫杯和茶葉,再幫他泡一杯熱茶。

他回來時,手上拿了一堆資料,開始交代她:“這些資料先拿去傳真,傳真號碼都在資料背面,然後再上網幫我查一下今天各國的匯率。”

“但是,匯率是什麼?”她毫不思索的月兌口便問。

他看著她。

思忖著,他真有必要對一個可能在他這裡工作不了幾天的人多費唇舌嗎?

“這裡是職場,不是學校,我相信如果你有心,答案應該不難找。”他說。

她也只不過是問一下而已,會很過分嗎?

真不知道他幹嘛要回答得這麼不友善。

她抱起他交代要傳真的資料,去樓下傳真。

二十分鐘後回到樓上。

見到她回來,他劈頭便問:“都傳真好了?”

“是。”

他卻不怎麼放心。

“確認一下對方是不是收到了。”

確認?

是要怎樣確認?

打電話還是寫E-mail?

如果她開口問他的話,不知道他會不會要她“請多用大腦”或是自己去想?

黎峻威看她愣坐在座位上,半天沒有動作,胸中便有一把無名火。

劉燁找這個笨女孩來哪裡是協助他,根本是想搞死他嘛!

真不知道他渾身上下有哪一點看起來像保姆還是職業訓練員?劉燁硬要留下這名笨蛋在他身邊,簡直莫名其妙到了極點。

他拿起茶杯,卻意外喝到一口熱茶。

不覺愣了一下。

她是什麼時候幫他泡的茶?

這實在是一種很難說清楚的感受,上一秒才嫌她笨,下一秒卻又領受了她的好意,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調適這種怪異的情緒。

只好開口指導:“你打開電腦裡“我的文件”,上面有一個往來銀行和客戶的檔案夾。打開之後,你用傳真機號碼搜尋,就可以找到電話號碼,打電話去一一確認,這樣懂了嗎?”

“是,我試試看。”她趕緊打開電腦,找出檔案。

可一一確認的結果,卻教她想放聲大哭,因為她打了五通電話,五通都回說沒收到。

她困擾地打第六通電話,“沒收到呀。好,謝謝你,我知道了,我再傳一遍好了。”

幣上電話後,她連抬頭都不敢,更別說是轉頭看黎峻威了。

糟!他一定快氣炸了!

她怎麼會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呢?

要不是她的自責和內疚太明顯,明顯到連他都看出來了,他真的好想叫她明天不用來了。

他拿起一疊需要簽證的資料,邊簽名邊不帶情緒地說:“傳真的時候,有字的那一面要朝下,你應該是放反了,快去重新傳一遍。”

“喔。”佑寧抓起那疊資料,馬上逃離現場。

好不容易確認好最後一個客戶,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咪咪姐走過來和她道別。

“下班嘍,丫頭。”

“咪咪姐再見。”

“再見!”

劉燁也走了過來。“怎麼樣,佑寧小姐,做得還習慣吧?”

“劉先生,叫我佑寧就好。其實我今天有點手忙腳亂,幸虧黎先生一直幫我。”她說。

“不要叫劉先生,聽起來多見外,叫我劉大哥吧。”

“好。劉大哥,再見,黎先生再見。”

黎峻威冷淡地點點頭。

“要不要劉大哥送你回去?”

“喔,不用了,我騎機車來。我走嘍,拜!”

“拜!路上小心點。”

“好。”

等她離開後,劉燁一坐到黎峻威的辦公桌上。“怎麼樣?有個美女在身旁陪伴,很棒對吧?”

黎峻威冷冷睞他一眼。“要不,我們來交換。”

“我也很想啊,可是咪咪姐嫌你難伺候,不願意呀。”

“那豈不變成我害你了?”

“也不是這麼說啦,不過樑佑寧總是個新人嘛,多給人家一點時間適應嘛。”

“我已經給她很多機會適應了。不過,我還是要跟你講,讓你有個心理準備,我是真的覺得她不行。”

“不會那麼糟吧?”

“你知道她今天問我什麼嗎?”

“問什麼?”

“她竟然問我匯率是什麼。”

“一張白紙才好教啊,半瓶醋才難搞啊是不是?”

“橫豎你都有話講,隨你怎麼說。今天晚上我得陪我媽吃飯,我先走了。”

“好,替我問候一下姑媽,拜!”

“拜!”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佑寧家的廚房裡,佐寧坐在餐桌上拿著筷子哇哇叫。“快點啦!餓死了!你到底什麼時候會弄好?”

“好了啦。”佑寧把水餃端上桌,轉身再去端爐上的酸辣湯。

佐寧看看水餃,瞧瞧酸辣湯,再看看佑寧。“就這樣哦?”

“這樣是怎樣?”佑寧不解。

“小菜咧?皮蛋豆腐還是什麼豆乾海帶的,你是不是放在冰箱忘了拿出來?”

“不,今天沒有小菜。”

“為什麼?”佐寧簡直不敢相信她聽到的。

“因為我沒空準備。”佑寧冷靜地告訴老姐。

佐寧把盤裡的水餃翻來翻去。“可是吃這樣不會太簡單了嗎?”

“不會呀。你不在的時候,我也常常就只吃水餃配煮水餃的湯就打發一餐了啊。”

佐寧冷哼。“是啦,我再看你可以忍受這樣的粗茶淡飯多久啦,我大可下班後先去吃頓大餐再回來,你呀,刁難不了我啦。”

佑寧沒理她,靜靜吃著自己包的水餃。

反正樑佐寧一天沒對她發牢騷就不叫梁佐寧了。

第2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