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

“喂,你今天第一天上班,情況怎麼樣?”佐寧問。

“就出了很多紕漏啊,黎先生還滿生氣的,其餘的人則是挺友善的。”佑寧回想白天的情形說。

“你很擔心那個黎峻威把你給辭了吧?”佐寧仔細端詳她的表情問。

她的確很擔心。“要真如此,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很兇哦?”

“也不是這樣說,只是我不知道要怎樣跟他相處。”

“去學EXCEL吧,免得哪天被捉包。”

“學費應該不便宜吧?”

“收你兩仟元就好。”

“你要教我?”

“對呀,反正一樣要付學費,幹嘛不給自己人賺?更何況我可是一次收費終身服務: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可以讓你欠,一直欠到你領薪水那一天。怎樣?這樣對你夠好了吧?”

“你會不會太樂觀?也許我明天就被fire掉了。”

“所以吃過飯,我們馬上開課。不管怎麼樣,至少要積極努力爭取嘛,對不對?所謂盡人事聽天命嘛。我又不怕你跑路,安啦。”

佑寧看著她。

你當然不怕我跑路,我這麼平凡的人還能上哪兒去?真要被解僱了,了不起回來當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台傭,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佐寧瞥見佑寧的眼神,有一絲什麼在心裡掠過,可是她不及細想,佑寧已經離座把碗盤全收到洗碗台前準備清洗了。

“洗過碗就來,我等你喔。”佐寧說完,馬上去開電腦。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清晨,麻雀吱吱喳喳地叫著。

佑寧一早八點鐘不到就騎車到事務所,因為她想搞清楚到底該怎麼騎才不會和別人成相反方向,結果不到十分鐘她就弄明白了。事務所大門還沒開,她只好坐在事務所旁的細葉欖仁樹下聽著鳥叫、吃著麵包,打量著這個半荒廢的花園。

這原本應該是個漂亮的花園,可是不曉得為什麼被當成倉庫堆了一些雜物。用過早餐,看看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做什麼好呢?

那……拔草好了。

她蹲下來把草皮上的雜草一一拔掉,瞄到一旁的水管,她打開水龍七頭,把草地和所有沒枯死的植物都澆了水,心情莫名的變得很愉快,輕輕哼起了歌。

“你在幹嘛?”

一聽到這聲音,她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緩緩轉身,一臉尷尬。

“黎……先生早。”

他的表情像是在說:你是不是真有那麼閒?

佑寧聳聳肩。

他無言的從公事包裡拿出鑰匙,開了事務所的門,彎腰撿起報紙,走到一樓閱報區,開始看報紙的財經版。

佑寧也跟著走進去,只是她是輕手輕腳地上樓,拿了黎峻威和自己的茶杯去茶水間清洗,再幫他泡了一杯文山茶。

然後打開電腦,拿出昨晚作的EXCEL筆記複習一次。

黎峻威走進辦公室,看見茶杯的把手擺在九點鐘方向,便知道她又幫他泡好茶了。

“你其實不用做這些事。”他比了比他的茶杯。

“我……我只是做些自認比較拿手的事,如果造成你的困擾的話,我很抱歉。”她焦急的對他鞠躬道歉。

他的額角猛冒黑線!

吧嘛這樣呀?

為什麼她總是有本事讓他覺得自己很過分?

可他明明什麼都沒做!

除非叫她不用替自己泡茶也算什麼天大的過錯。

唉,這女人真是夠了。

“這沒什麼好抱歉的,”他心煩的說著:“如果你不覺得麻煩的話,就繼續泡好了,我沒意見。”

她抬起頭來,眼裡竟有絲驚喜。

“謝謝。”她說。

謝謝?幫他服務還道謝?

這女人還真是夠特別的。

“可是我先把話說在前頭。我跟劉燁說過了,你的試用期是三個月,如果你的工作表現不好,我不會因為你做的這些事就勉強錄取你。”

“我知道。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天知道她有多想保有這份工作。

“這些資料先拿去統計一下,看看我們三月份要替客戶買幾本發票。

還有,這光碟裡面有個應收帳款的檔案,你先把它叫出來,看看我們還有多少帳款還沒收齊。”

“好!”

結果光統計應購發票她就忙了一個早上,忙到咪咪姐打電話來通知她訂便當的事。

她這才抬起頭來。“黎先生,要幫你訂便當嗎?”

“不用了,我等一下要去銀行談事情。”他想了想又說:“我看你跟我去好了,所裡有些對帳單要拿。”

“喔。”

“發票數量你算好了沒有?”

“好了。”

“那等一下順便去買發票好了。”

“那應收帳款怎麼辦?”她問。

“什麼?你到現在應收帳款還沒算清楚?”從交代她到現在不是已經過了三個鐘頭了嗎?

“因為發票的數目我怕算錯,所以算得很仔細,還算了五遍,所以……”

“幹嘛算那麼多遍?你時間很多嗎?”

“……”

實在很想罵她豬頭,可是她又露出那種五分無辜三分害怕二分可憐的眼神,讓他硬是罵不出來。

算了!

“以後這種事算兩遍,如果數目一樣就可以了。”他說。

“是……”

他根本沒聽她在說什麼,只是自顱自地收拾一些文件放入公事包內,拿起車鑰匙。“好了,走吧。”

她戰戰兢兢地上了他的黑色福斯。

他的車整理得很乾淨,乾淨到讓她感到很不安。幸好他們一路上都沒有說話,他專注地開著車,專注到好像這世上只剩下他和他的車,其它的事物都不存在一般。

到了銀行,他交代她要去哪個櫃檯後,自己便上樓去找銀行經理談事情了。

她排了隊,領好一疊他們事務所的對帳單,見黎峻威還沒下來,便坐在沙發上等了一會兒,覺得無聊,於是走到銀行門口透透氣;騎樓裡一個賣盆栽的小攤引起她的注意,她信步走了過去,拿起一盆小小的綠色球狀植物問老闆——

“老闆,這盆一串串圓圓葉子的植物叫什麼啊?”

“喔,那是嬰兒的眼淚。”

“嬰兒的眼淚?好可愛的名字喔。那這盆呢?”

“迷你椰子。”

“那最角落那一盆呢?”

“胡椒木。”

“會長鬍椒的哦?”

老闆笑了起來。“喔,不會啦,那只是它的名字啦。”

佑寧也笑了起來。

“小姐,三盆便宜賣你,一百元就好。”

“喔,很抱歉,今天出來得匆忙,沒帶錢出來,要不我一定跟你買。”

“這樣喔,沒有關係啦,那你隨便看喔。”

“好。”說完,她蹲下來看著另一盆草莓。

突然間,有人遞了一張百元鈔票到她面前。

她轉頭。

黎峻威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快點買一買,我們要走了。”

“真的可以嗎?”她有些驚喜。

他卻有點後悔,不該掏錢出來的,平白浪費了時間。

她看出了他似乎有絲悔意,遂快速接過他的一百元,說道:“先跟你週轉一下,回事務所再還你。”

她根本沒空聽他如何回應,拿了錢就轉交給老闆。

然後捧著她的小盆栽上了車。

一路上她都喜孜孜的看著小盆栽笑著。

直到黎峻威喊她:“這些錢你拿去買發票,我在外面等你。”

“嗯,好。”

她小心翼翼的把小盆栽放在後座,隨即下車。

等她走進去,黎峻威盯著那三盆盆栽。

心裡納悶,不過就是三棵草,真有必要寶貝成這樣?

不過,這想法像浮扁掠影般在他心裡一閃即過,他從不費神去注意自己的助理,她們總是來來去去,任職平均天數從不超過三個月,所以他乾脆不請助理了,一個人忙倒也不怎麼困難,這次要不是劉燁,他根本不必惹這種麻煩。

就在他不耐煩的看著表,考量著還要等她多久的當下,佑寧匆匆忙忙跑了出來,上了車。

“不好意思,黎先生,因為裡面的小姐當機,所以才會這麼久。”她解釋著。

裡面的小姐當機?

聞言,他突然笑了起來。

因為從來不曾見他笑過,乍看到他那罕見的笑容,她不覺傻傻地盯著他的笑容看,那笑臉可真是俊帥迷人哪。

發現她盯著自己看,他以為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掏出手帖在臉上胡亂擦了一遍。

他的動作讓她明白他誤會了她的意思,可她又不知該怎麼解釋自己傻傻盯著他看只是因為他的笑容,所以,她決定消極的讓他繼續誤會下去。

車子後來停在一家自助餐附近,他轉頭看著她。“我去停車,你先下去點菜。”

“可是,黎先生,我要幫你點什麼主菜?”

“隨便。”他的回答一樣很沒創意,說完就把車開走了。

她望著離去的車影,撇撇嘴。

又是隨便。

他知不知道他嘴裡的隨便,是別人心裡的負擔啊。

她無可奈何的走進自助餐店,點了一份剛炸好的排骨,小心翼翼的避開所有加了青椒、芹菜和紅蘿蔔的菜,點了自認應該是安全項目的滷蛋、海帶、豆乾和菜脯蛋。

替自己點菜時,原本想點青椒炒肉片和咖哩,可是怕他看到了會沒胃口,只好放棄,乾脆和他吃一樣的好了。

等她點好菜,端好湯,黎峻威才進來。

她對他招手。

等他走過來,她問:“我幫你點這樣的菜,你看看合不合你胃口。”

他沒答話,只是默默地吃著飯。

真是不懂她。不是交代她隨便點,那自然不需考慮他的口味,況且點都點了,再問這種事不是很多餘?

“我們兩個人這樣多少錢?”他問。很實在的會計人。

“一百二十元。我跟老闆娘說等一下再給她錢,她同意了。”她說。

他點點頭,不再說話,專心吃飯。

佑寧喝湯時,抬頭瞄了他一眼,再度大吃一驚。

怎麼這樣?

她還吃不到三分之一呢,他竟已經全部吃完了。

怎麼會吃這麼快?

她緊張地大口大口地扒著飯。

黎峻威看她原本吃得慢條斯理,忽兒又變得狼吞虎嚥,很是不解。

“你趕時間嗎?”

聞言,她整個傻眼,嘴裡塞的滷蛋讓她說不出話來。

黎峻威看她嘴裡塞著蛋、張大眼睛的模樣,像是噎著的樣子。

他趕緊起身幫她倒了一杯紅茶,讓她喝下去,順便拍拍她的背。

她總算把蛋給吞了下去。

“趕時間的不是你嗎?”她總算可以回他話了。

“我有說我趕時間嗎?”真是莫名其妙。

“可是……你吃那麼快。”不就以行動表示了嗎?

“我只能說,對一個你不熟悉的人胡亂臆測,你有的是機會失誤。”

“……”唉,他怎麼會這麼愛教訓人啊,沒去當教官,真是可惜了這樣的人才。

見她把筷子和湯匙都放下,他起身去結賬。

老闆娘笑著和他打招呼,兩人看來似乎很熟稔。

她默默地把兩人用過的餐具拿去垃圾箱丟棄,然後站在一旁等黎峻威。

黎峻威眼角瞄到她傻傻杵在一旁,隨即跟老闆娘道別,轉頭睇著她,眼神明白寫著:走吧。

她跟在他身後走出自助餐店。

他走著走著,眼前突然多了兩張餐巾紙。

“又幹嘛?”他問。

好像每次開口都會被他念,她乾脆不開口。拿著餐巾紙擦拭自己的嘴。既然講不清楚,那她乾脆表演“擦嘴”動作,這應該可以讓他了解她的意思。不會再念她了吧?

第3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