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回到公司後,黎峻威在一樓和東光他們討論賬務問題,佑寧回到辦公室,馬上換掉他桌上冷掉的茶、把桌子擦乾淨,再用削鉛筆機削尖他桌上所有的鉛筆,將印台加上打印水;想到中午的午餐和他代付的盆栽錢,她掏出一百六十元放在他桌上,才回座位坐好,這時才發現她桌上多了一張傳真,上面寫著:

To黎老師:可否於本週三前備妥講義資料送回班上?

FROM精英講習班林小姐

這是什麼呀?

她一臉不解,只好把傳真一併放他桌上。

黎峻威回來時,喝著剛泡好的熱茶,看著所有已經削尖的鉛筆,不得不承認,這粱佑寧雖然工作能力不怎麼樣,卻非常細心。

他拿起鉛筆正要工作,忽然看見印台上的一百六十元。

“這一百六十元是你放的嗎?”

“對呀。你借我買盆栽的錢和中午的午餐費。”

他起身把錢放回她桌上,面無表情的說:“這錢不用還了。午餐我請,盆栽的錢就當是派你外出的車馬費。”

她看著他那張冷冷的臉。

她絕對相信自己沒那膽子敵對他說不,那……好吧,就只好“笑納”了,趕緊把錢掃進抽屜裡。

“梁小姐,你把這些資料拿去雙面影印,印八十份,我三十分鐘後要。”他交代。

“唔,是。”她到他桌上拿起他交辦的資料,轉身就往影印機室定。

在還沒開始影印之前,她完全不覺得黎先生交辦的事有什麼難的,可是一走到影印機前面,她才發現問題重重。

第一個問題就是,她不知道要怎麼用這台影印機,她按了啟動鈕,按了半天,影印機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也許她該找個人來問,於是她探出頭來——

雅琪正在和客人解釋賬務,東光在講電話,淑玲一臉焦急的和管叔對著帳,曉妃在電腦前專注地鍵著資料,桌上滿滿的都是會計憑證。

喔喔,看來所有人都很忙耶。

那找咪咪姐!她小跑步到劉燁的辦公室。

“佑寧,有什麼事嗎?”劉燁笑容可掬的問。

“喔,沒……事,我只是看看咪咪姐在不在。”

“喔,咪咪去國稅局了,大概要好些時候才回來喔。”

“知道了,謝謝劉大哥。”說完,她馬上消失。

半個鐘頭眼看已經過了十分鐘,她卻連開機都還沒,緊張得肚子發疼,那現在怎麼辦呢?

去問問齊哥吧,結果連齊哥都不在座位上。

她苦喪著一張臉,垂頭喪氣的走回影印機室。

最後曉妃要去洗手間經過影印機室,看見一籌莫展的佑寧。

“你怎麼啦,怎麼站在這裡發呆?”曉妃問。

“曉妃姐,不曉得為什麼這個影印機都不動耶。”

聞言,曉妃笑了。

“你呢,要先按這顆黃色的節源按鈕,再按這顆啟動,就可以列印了。”

“喔,我知道了。謝謝曉妃姐。”

“哪裡。有什麼問題你盡避來問,可別客氣。”

佑寧甜甜一笑。“好。”

曉妃離開後,佑寧把紙放好,果真可以列印了,可印了二十份之後,她才想到一件恐怖的事。

黎先生說要……雙面列印!

啊!雙面列印啦,那她印的這一堆單面的要怎麼辦?

她開始淌冷汗。

可影印機還在繼續熱烈的狂印當中,她該怎麼辦?

先按停止鍵吧,她心到手到的狂按停止鍵,卻徒勞無功,紙還是一樣被像得到強迫症的機器給列印了出來。

天啦!她的第一份工作會不會就毀在這台影印機上頭?

她看著印蚌不停的影印機,不住地在心裡哀號——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它不停止列印呢?

誰來幫幫我吧。

突然間,她看到插頭,想也不想地便直接把插頭拔了下來。

影印機終於停了。

她鬆了口氣。

再把插頭重新插回插座上,影印機卻沒有動靜。

懊、該不會是掛了吧?

她再度繃緊神經,對著所有按鈕亂按一通。

影印機卻還是一動也不動。

她把門關起來,蹲下來,告訴自己:梁佑寧,別慌,你一定會想出辦法來,冷靜,先冷靜下來。

她的自我催眠都還沒成功呢,門忽然開了。

她看著黎峻威,嚇得臉都白了。

黎峻威看著她,根本什麼都不必問,就知道那是張闖了禍的臉。

他拿起影印機印好的紙,冷靜地問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我原本單面複印,印到半途才想到要印雙面,卻又不知如何中止影印機,就把電源線拔掉,再插回去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影印機就不能印了。”她的表情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難道你沒想過找個會使用影印機的人來問嗎?”這情況真是不可思議。

“我有想啊,可是大家都很忙,我不敢打擾大家,所以……”

他閉起眼睛。

他是應該說她一說,可是,她蹲在那裡,那表情……那表情讓他覺得自己好像正要殺害她似的。她幹嘛那麼怕他?他根本連罵她都還沒開始呢。

他張開眼睛,對著影印機按了幾個按鍵,重新輸入密碼,影印機便恢復正常了。

拿出印好的紙張,印了一份雙面的底稿,然後設定好份數及裝訂,按啟動,影印機便開始正確的執行列印指令。

弄好這一切,他便走出影印機室,最後想到什麼似的又回頭。

見他回頭,她又一臉緊張的看著他,讓他覺得很莫名其妙。既然她無論如何就是怕他,那他還不如把她教機靈點。

“這些資料印完之後,馬上拿上來給我。以後遇到不會的,記、得、問。如果大家都忙,可以直接問我,避免浪費大家一些無謂的時間。”說完,便真的離開了。

回到二樓,他很認真的思考著她的去留。她連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是要如何當他的業務助理?

他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嗯,是熱的。

拿起鉛筆,是尖的,每支都是。

打她來了之後,他沒喝過一杯冷茶,也不曾親自削鉛筆,桌面很乾淨,印台也不再幹涸。

整體來說,他的工作舒適度確實大大提升了。

但不管怎麼說,他聘的是業務助理,不是管家。想到這裡,她那張緊張擔心的臉又浮上他心頭。

她究竟是怕他什麼呀?

正當他還在恍神之際,她已經拿著印好的資料上來了。

“黎先生,都弄好了。”

他看著她,很正式的說了一句:“謝謝。”

“啊,你快別這麼說,我——”

她話都還沒說完,他已經拿了一個公文封把資料裝好,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最後丟下一句:“我下午不再進來了,有人打電話找我的話,替我留下姓名電話,我回來再處理。”

“是!”她大聲地說,心裡真是開心極了,總算可以輕鬆一下了。

她決定先去泡杯茶替自己壓壓驚。拿起桌上的茶杯時看見塑膠袋裡的三盆小盆栽。

嗯,這裡光線不是,可窗台那邊是黎峻威的地方,她還是不要妄想好了。最後,她想到茶水間,那裡的窗台空空的,又可以照到陽光,而且通風,盆栽放那裡應該可以。

替這可愛的小植物找到安居的地方,她很開心,哼著歌把茶杯和盆栽都拿到茶水間去。

一走到那裡,她嚇了一跳。

嚇!怎麼這麼多人?

咪咪拿著茶杯,擔心的看著她。“被黎先生罵了駒?”

“……”關於自己的笨,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雅琪撕著三合一咖啡包。“你不要想太多。除了咪咪姐,我們每個人都被他罵過。”

“對呀,他既嚴格又嚴肅,要不是給的薪水實在優渥,我早就不幹了。”淑玲說。

“喂,這樣講也不是很公平吧,跟著他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可是在別的事務所學不到的喔。”東光邊啃餅乾邊說。

“對啦,也對啦。”曉妃說。

最後大家把目光又集中到她身上。

“你,應該會繼續做吧?”咪咪姐低聲詢問。

“呃,應該吧,除非黎先生開除我,不然我真的很想繼續做下去。”佑寧說。

“那就好。你都不知道我們黎先生喔,用人的折損率有多高。他的業務助理平均都只能跟他三個月,目前還沒有誰超過百日的,每在那個缺人的空窗期,我們的神經就得繃緊一點,他事必躬親的行事態度簡直讓我們太有壓力了。”淑玲說。

“所以你們每天這個時候都會聚在這裡紆解壓力哦?”

“哪有那麼好的。我們都嘛趁他和小劉先生出去的時候才能到這裡來輕鬆一下。”雅琪攪拌著咖啡說。

“那這樣好了,以後要是黎先生和劉先生會出去很久,我和佑寧就在二樓的欄干上綁條手帕,你們要是看到了,就自己到茶水間來紆壓,你們說好不好?”咪咪姐建議。

“那就是我們撿到的下午茶時間,很好啊。”東光先生附議。

“佑寧你覺得咧?”曉妃問。

好像滿有趣的。“好啊。”附議!

接著她把盆栽放到窗台上,大家七嘴八舌的問起盆栽的名稱,嘻嘻哈哈的,歡樂時光很快就過去了。

她捧著茶水和咪咪回到二樓,要走回各自的辦公室時,咪咪忽然喚住她。“小寧啊,我有種預感,我覺得你很有可能會待上很長一段時間耶。”

佑寧眼睛一亮!“真的嗎?如果我真的可以通過試用,一定請你吃飯。”

“好喔,為了吃到你這一頓,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你,業務上有什麼不會的,你盡避放馬過來,咪咪姐讓你靠!”

她甜甜一笑,撒嬌的說:“謝謝咪咪姐!”

“好啦,快進去忙吧,黎先生要是打電話回來找不到人,可是又會發飆的喔。”

“嗯。”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佐寧回到家,月兌掉高跟鞋,邊換拖鞋邊哇啦啦叫著:“好餓好餓!餓死了!佑寧,你晚飯煮好沒?”

“好了,都在餐桌上了,你洗好手就可以開動了。”佑寧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佐寧走到廚房,看見桌上有麻婆豆腐、宮本炒雙鮮、清炒高麗菜和養生鮮菇湯。

“怎麼沒有肉?”佐寧有些不滿地問。

“有啊,麻婆豆腐我有放肉末啊。”佑寧忙著篩麵粉,還不忘解釋。

“今晚也沒有煎魚喔。”佐寧的小嘴嘟得老高。

“有魷……魚呀。”佑寧月兌掉圍裙,走到餐桌來。

“厚!自從你上班之後,每天晚上都煮得很隨意喔。”

“別抱怨了,吃飯。”

佐寧還是不放棄。“啊,明晚我們吃菲力牛排好不好?我明天午休就去買牛肉。”

“菲力牛排要預調醬汁,還要醃肉,週末再吃吧。”

“粱佑寧!”

“幹嘛?”

“你不要以為你開始賺錢了,就都不聽我的話了。”

“你放心吧,不聽你的話要有點本事,這種本事我到現在還是學不會。”

佐寧夾了一塊魷魚往嘴裡送。

是她多心了嗎?怎麼佑寧講話的態度好像帶股怨氣似的?這個問題最好打住,換個話題好了。

“你在忙什麼呀?”佐寧看著料理台上的電動攪拌機。

“做甜筒小蛋糕。”

“你好久沒做西點了,今天是怎樣?忽然心血來潮?”

“今天有很多同事幫我,所以我想今晚把蛋糕烤一烤,明天帶去事務所請同事吃。”

聞言,佐寧心裡很不是滋味。

“厚,對啦,現在有了同事就不要老姐了,真是勢利眼。”

“吃醋哦?你很無聊耶。”

“不管啦,你得多烤兩個,一個讓我晚上當消夜,另一個明天帶去公司當點心。”

“知道了,早就幫你準備了,一個巧克力口味,另一個是香草口味。”

“這還差不多。”聽她這麼說,佐寧的心情才算平衡些。

第3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