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翌日,佑寧備好豆漿和三明治,便小心翼翼地把昨晚做的甜筒蛋糕擺進她收集的餅乾鐵盒裡,再拿兩個小紙盒,裝著她答應做給佐寧、還有自己吃的小蛋糕,開開心心地趕去上班。

其實她不必那麼早出門的,可她喜歡早早到辦公室後那種從容的感覺。如果門還沒開,她還可以坐在事務所旁的欖仁樹下隔著密密的樹葉仰望早晨的藍色天空。

加上她帶了蛋糕,所以她車騎得很慢,慢到她可以瀏覽街道的風景:快到事務所時,她趁紅燈看了一下表,時問還早,不然去便利商店買本雜誌,午休時可以看。

她一腳踏進店裡,卻馬上後悔。

因為她瞄到黎峻威拿著一杯咖啡正在結帳,她迅速躲到他身後的置物架旁,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她聽見黎峻威問店員——

“甜甜圈都沒有了嗎?”

“是的。先生,真不好意思,剛好都賣完了。”

“那就買一杯咖啡就好。”

“好的,馬上為您結帳。”

佑寧用手輕輕摳著雜誌的塑膠套。

甜甜圈?他竟然喜歡吃甜甜圈?

她偏著頭努力想像他那張嚴肅的臉吃著甜甜圈的樣子,結論是“無從想像”。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如果花一百元可以看到他吃甜甜圈的那副表情,她想,她會義無反顧的把錢掏出來。

她的胡思亂想被店員元氣飽飽的一句“謝謝光臨”給打散。

匆匆拿起一本雜誌去結帳,然後離開便利商店趕往事務所。

大門開了。

她看著打開的大門,再看看欖仁樹,不確定要在樹下用早餐還是先進辦公室,但擔心保不住堡作的憂患意識讓她決定先進辦公室。

黎峻威已經坐在他的座位上看早報。

她露出笑容。“黎先生早。”

“早。”他頭也沒抬地說。

佑寧拿起抹布開始擦拭他和自己的桌子,然後洗杯子泡茶,最後送上香噴噴的巧克力甜筒蛋糕。

黎峻威看了看股、匯市的財經分析,收好報紙,赫然看見桌上多了一塊蛋糕,他看著佑寧。“這是……”

“喔,我昨晚烤蛋糕,”怕他拒絕,她又補一句:“因為多做了一些,怕吃不完,所以麻煩黎先生幫忙吃一塊。”

“喔。好,謝謝。”說完,他瞄著那塊黑漆漆的蛋糕,它看起來好像等同“很可口”三個字,所以也就動手吃了起來。這蛋糕口感綿細,還有一點微苦的巧克力,正是他最愛的那種口味。他拿起裝蛋糕的深藍色碎花小瓷碟端詳,上面還滾了金線,看來有點英國風,非常別緻。

他抬頭想要謝謝她,卻發現她匆匆忙忙地拿著噴水壺,看來像是要去澆花。

他不禁失笑。她這麼早來辦公室就為了忙這些事嗎?

他拿起小碟,想去洗乾淨後還給她,卻發現她站在盆栽旁自言自語著,他也就很自然地停下來,聽見她說——

“小嬰兒,小胡椒,小椰椰早安。我今天發現一個秘密喔,就是那個嚴肅不太理人的那個黎先生呀,竟然喜歡吃甜甜圈耶,是不是很奇怪?我覺得他看起來就像喜歡吃純正日本料理的那種老古板,竟然會喜歡吃甜甜圈。嘻嘻!很怪對不對?不過啊,他今天沒買到,看起來有點失望,所以我就把我最愛吃的巧克力甜筒蛋糕給他吃了,希望他今天會有好心情。”

小嬰兒、小胡椒、小椰椰?那是什麼東西?

還有,他喜歡吃甜甜圈是哪裡奇怪了?

應該沒有她對著植物講話來得怪吧?

他咳了一聲,她嚇得回頭,見到他拿著她最心愛的小碟子,馬上伸手去接。“呃,我來洗就好。”

反正他橫豎也想不出什麼拒絕的理由,便將盤子遞給她。

“謝謝。”說完,便再也不知該和她說些什麼,見她一臉不自在,他很識趣的轉身離去。

佑寧洗好盤子,對著心愛的小盆栽扮個鬼臉。“他應該沒聽到我說什麼吧?應該……沒有吧,我講那麼小聲。唉呀,不管了,就當作沒有好了。”

拿著碟子走進辦公室,他不在座位上,她便替他把報紙收起來。這兩天,她發現他都只看財經版,她默默提醒自己,以後如果比他早到辦公室,要先把報紙翻到財經版放他桌上。

八點半,陸續有同事到辦公室,佑寧忙著夾報紙,一邊和大家打招呼,可大家先是對她熱情一笑,隨即表情僵硬的默默走回自己的座位,這情況讓她深覺有異,一個轉身,發現黎峻威就站在她身後。

“呃。”她實在不知該對他說什麼。

“這些資料拿去印三十份,我十點半要用。”他簡單交代。

“喔。”接過資料,他已轉身上樓。

她對著他的背影追問。“印雙面嗎?”

“對!”他的語氣有絲不耐。

她有些擔心的看著那本資料。

沒關係,反正她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先上樓去把那本已記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拿下來好好研究好了。

可就在她挽起袖子、站在影印室裡決心卯起來和影印機拼了的當下,管叔進來叫她。“小寧,黎先生叫你呢。”

“喔。”她走上樓。

黎峻威已經站在樓梯口等她。

“您找我?”

“幫我泡一杯曼特寧咖啡到會客室來,咖啡要加女乃精兩匙,糖一匙半。”他交代完便走人。

她望著他的背影。

“可是……我不知道咖啡放在哪裡。”

他閉起眼睛在心裡嘆息著。試用期很快就到了,再忍忍吧。

“就在我的茶葉罐往右數去第三罐就是了,咖啡杯在抽屜。”

“喔。”

她急急忙忙跑去找,終於找到咖啡和杯子,很快泡了兩杯曼特寧咖啡,端到會客室去。

會客室裡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正在和黎峻威談話,看見佑寧端著咖啡進來,眼睛為之一亮。

“小黎,這位是新來的助理小姐啊?”

“是。”黎峻威很冷淡。

“你好,請喝咖啡。”佑寧將咖啡先放到客人面前,再放一杯在黎峻威面前。

“小姐貴姓?”客人笑盈盈的問她。

佑寧很快看了黎峻威一眼,輕聲答道:“我姓梁。”

“喔,是粱小姐啊,真是巧呀,我認識的梁小姐都很漂亮耶。”

她有些窘迫,不知該怎麼應對這種客人。

“你去忙吧。”黎峻威抬眼看了她一眼說,接著便轉頭對客戶說道:“劉董,你剛說的問題,我現在跟你解釋一下……”

於是她就在黎峻威充滿自信和專業的語氣中快步走出會客室,看看時間,差點跳了起來,怎麼這麼快?

又過了半個鐘頭!

她快步趕到影印室去,她還有一疊資料要奮戰呢。

十點半,她終於把黎峻威要的資料都印好,並且裝訂完成放到他的桌上。

他抬頭看著她那如釋重負的表情,心中感到十分不解。

不過就是印幾份資料,真有那麼沉重嗎?

好吧,人總有個別差異,他不便強求,但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的。

“嗯,我下午要趕到北投去上課,你和我一起去。”他轉身拿了一個摻大紙袋把資料裝進去後說道。

“我?”

“怎麼?有困難嗎?”

“不!沒有!我的意思是,我去要做些什麼事呢?”

“發講義,請學員填問卷,辦理簽到、退、代訂學員車票、餐點等助理常做的事情。”

“喔。”聽起來挺複雜的,希望不會太困難才好。

鈴聲響起,佑寧接起內線電話,隨即轉達:“黎先生,纖姿林經理來訪。”

黎峻威放下紙袋,對她說:“麻煩先幫我泡杯茉香綠茶送會客室,記得不加糖。”

“是的。”她答應著。

將茶送給客人後,她在心裡卻暗自奇怪,為什麼有的客人來泡咖啡,有的客人來泡茶?這到底是如何區別的?

為了解開這個問題,她便走進隔壁辦公室找咪咪。

聽完佑寧的困惑,咪咪大笑了起來。

“喔,因為黎先生的工作實在太忙了,所以只能會見老客戶,自然清楚客人的習慣。他左手邊的櫃子上那些瓶瓶罐罐有沒有,都是他的客戶愛喝的。像劉先生負責接待新客戶,就單純多了,只提供咖啡和紅茶包讓客人選。”

“喔。原來如此。”那她要記得寫筆記,將黎先生客人的習慣都記下來。

“是啊。小寧啊,你別看黎先生一臉嚴肅冷漠,他其實能力很強的,跟著他雖然辛苦,但是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喔。你要加油喔,咪咪姐希望你可以撐過試用期,然後變成正式助理,”

“謝謝咪咪姐,我會努力。對了,等一下我要跟黎先生去北投上課,看樣子是不會太早回來,冰箱裡有一些蛋糕,下午大家喝下午茶時要記得拿出來吃喔,”

“蛋糕?怎麼會有蛋糕?你買的?”咪咪問。

“不是啦,就為了謝謝這幾天大家對我的幫忙,我昨晚做的啦,一點摻小小心意,大家吃吃看啦。”

“這麼厲害!好,下午我會去拿出來給大家吃,先謝謝你啦。”

“哪裡。咦!好像我們辦公室的電話,我回去接了!”

她衝回去,拿起話筒,原來是黎峻威在會客室打的電話,他說:“我去地下室開車上來,你拿我桌上的資料袋到門前等我。”

“好。”

第4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