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佑寧不敢相信他就這樣睡著了。

她看著他。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還是第一次。

這才發現他真的是個長得很好看的男人,濃眉壓眼,鼻樑挺直,配上一張弧度完美的薄唇,如果他不是總露出嚴厲又淡漠的眼神,一定會讓不少女人為之傾倒。

這樣偷偷看著已然熟睡的他,讓她有些心旌盪漾,而她以為那不過是種偷窺老闆的快感。

她看了他好久,久到自己有些心虛。

為了擺月兌那種感覺,她決定做一些事情。她拿了一條毯子替他蓋上,再打開冰箱,看看等他睡醒後可以吃些什麼,竟發現裡面空空如也。

所以她又出門去,走了一趟超市,回來後將食物塞滿他的冰箱,在每一個她認為必要的地方貼上便利貼,然後才回事務所去。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黎峻威睡得很好,好到他醒來時已經是晚上了。

他努力回想著早上的事情。嗯,梁佑寧來過,送了什麼破產資料和法院通知過來:她好像還送他去醫院,回來後,他就睡了。

現在到底是幾點?

他抬起腕錶看看時間,都七點多了。

難怪他覺得有點餓。

他起身打開電燈,赫然發現茶几上整齊地擺放了許多東西。

第一排上面是一張A4紙張,上面壓著一個大鬧鐘,紙張用紅筆寫著:

請記得用餐後三十分鐘再服藥。冰箱裡有吃的,簡單處理後就可食用。

第二排是藥包,後面排著保溫杯。再來是喉糖。

第三排是他的睡衣褲和吹風機。

第四排是事務所的資料袋和三大報的財經版及另一個溫水杯,杯麵上用便利貼貼著:桑菊飲,適合感冒時飲用。

他有點驚奇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純粹基於好奇,所以他走到廚房。

瓦斯爐上有兩大鍋,上面分別貼著“香菇雞湯”和“咖哩”。

他看往電子鍋,上面果然也貼著一張“飯已煮好”的字條。

打開冰箱之後,他才覺得自己徹底被打敗了!

冷凍庫裡有水餃、包子和披薩。冷藏庫裡有切好、各自裝盤且包上保鮮膜的水梨、葡萄、奇異果、蘋果、燙菠菜、皮蛋豆腐和涼拌茭白筍。

不僅如此,還有十二大瓶柳橙原汁。

他關上冰箱門,眼角不禁抽搐。天啦!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他不過是得了感冒,有必要弄成這樣嗎?

耙情她是當他中風了還是瘸啦?

就在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他走去開門。

“哥,你好點沒?”黎玉荷問完,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他。

他皺眉。“你看什麼啊?”

她湊近他。“快說,今天陪你去看我門診的那個女孩是誰?女朋友啊?”

“你少胡扯,那不是我女朋友。”他走到茶几旁坐下,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喔,什麼嘛,都那麼老了交個女朋友還要什麼神秘。”她說,在鞋櫃旁找拖鞋換。

“下班了不回家去,到我這兒來幹嘛?”這電視節目怎麼沒一台好看的?

“想說你病了,一定胃口欠佳,所以找你出去吃飯啊。”說完,她張大眼睛看著茶几上的“隊伍”。

“我糧食充裕得很,就在這裡吃吧。”說完,他關掉電視,看著小妹。

“等一下。你這些東西是誰弄的啊?可細心的咧。”

“我的業務助理。”

“你的業務助理?”

“對。就是今天陪我去看你門診的那個。”

“哇!”

“鬼叫什麼啊?你要吃什麼?”

“你有什麼?”

“吃咖哩飯配香菇雞湯好嗎?”

“好。”

“在瓦斯爐上,你去加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十分鐘後。

兩人眼前是熱騰騰的咖哩飯和香菇雞湯,黎玉荷突然說:“還缺一碟青菜,那這一餐就滿分了。”

“冰箱裡有。”黎峻威說。

“什麼?”黎玉荷聞言。馬上打開冰箱,看著那堆得滿是食物的冰箱。

“Oh!MYGod!”

“吃飯吧。”黎峻威冷靜地說。

黎玉荷端著燙菠菜、皮蛋豆腐和涼拌茭白筍走到餐桌來。

“這……這都是你那位業務助理幫你準備的?”

“應該是。”

“她一定很愛你。”

黎峻威瞪她。

“天啦!你可不可以別再胡說八道了,她很怕我的。”

就不能又怕又愛嗎?

“你哪個業務助理不怕你?但有誰會為你做這些事?”

話是這樣說的嗎?真是見鬼了。

“這只是她的……嗜好。她還做過蛋糕給全事務所的人當下午茶的點心,難道她愛上全事務所的人了?”

她還是覺得自己沒想錯。

“老實說,如果你是我的上司,我不下毒毒死你就很客氣了,還弄這樣?”

“黎玉荷,你到底是來陪我吃飯的還是來氣死我的?”

“好好,吃飯、吃飯。”黎玉荷妥協了。

兩人吃了第一口咖哩飯,都不約而同的抬頭看著對方。

“好香的咖哩。哥,你也有同感對不對?”

“是很香。”簡直是他吃過的咖哩當中最香的。

“你一定要問她這咖哩到底是在哪裡買的。”

“這有什麼好問的。”

“你很奇怪耶,這又有什麼不好問的?”

“事務所是上班的地方,而且我一個大男人問這種事情不會很奇怪嗎?”

“怎麼會?難道上班就不能稍微放輕鬆,聊個天聯絡感情?”

“沒這必要。”

“男人就不必吃飯?”

“你很無聊耶。”

“你才無聊。我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你那些員工都那麼怕你,為什麼你的助理平均起來都待不了三個月。”

黎峻威吃完了飯,開始喝雞湯,全然沒把妹妹的批評聽進去。

他只是不懂,為什麼梁佑寧這女人做的東西都這麼好吃?

“哥?”黎玉荷發現他在恍神,於是在他面前揮手。

“又幹嘛?”

“你那位助理叫什麼名字?”

“梁佑寧。”

“你覺得她有沒有可能是暗戀你?她做的這些菜都好好吃,顯然是下過功夫,如果是應付討厭的老闆,根本不必如此嘛。”

“不可能。”

“Why?”

“主觀的說,她不曉得為了什麼好像很怕我。客觀的說,我也很受不了她的工作能力。等到試用期一滿,我就會請她離開事務所。”

“既然你覺得人家不好用,為什麼不早點讓她走?什麼試用期,根本胡謅嘛。”

“那是因為劉燁想追她,於公於私我都只好妥協,忍耐到試用期滿。”

“你真是冷血得可怕。”

“我冷血?因為我不繼續用她嗎?”

“對呀。”

“你少孩子氣了,我可是在經營事業,當然要為事務所找可用的人才,她對數字不敏感,不適合做我們事務所的工作。”

“哼,難怪那位梁小姐會那麼怕你。”

對這點,他也疑惑許久。

“為什麼?”

“因為你沒有同理心,只會用你的高度去要求別人。哥,這是行不通的。不是每個人都像你是台大會計系的高材生,對數字敏銳,天生具有累積財富的能力。”

“很好,專程來跟哥說起教來了。”說完,他幫她舀了一碗雞湯。

“哪裡敢跟你說教。我只是覺得那位梁小姐看來和善又漂亮,希望你把握機會罷了。”

“行了行了,看喜歡什麼,多吃點,瞧瞧你。多像個羅唆的老太婆。”

“厚,你真是狗咬呂洞賓耶。”

“吃飯。”他拿出做大哥的威嚴。今天一整天,每件事幾乎都繞著梁佑寧打轉,今晚不能再談她的事了。

可是,老妹走了之後,他卻奇異的怎麼樣都睡不著,心裡不住的想著她的話——既然梁佑寧怕他,為什麼還要為他做這些事?暗戀他嗎?不,他可以百分之二百確定。絕對不是。

但真正的原因,他卻是怎麼也想不透。

第6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