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黎峻威拜訪完客戶要回公司時,突然接到機車行老闆的電話通知,要他過去一趟。

他走進機車行,馬上看到佑寧那部骨董機車。

“機車有什麼問題嗎?”黎峻威問。

“喔,這部老爺車我看不行了,我已經都調不到零件可以換了,連二手市場都找過了也找不到,如果硬要改裝也不是不行,不過恐怕要花不少錢,划不來啦。”老闆說。

“都沒辦法發動了嗎?”

“發動是暫時可以啦,可是空氣一潮溼很快就會熄火。總之,騎這台機車危險啦,會有很多機會得去顧路啦。”

“那你的建議是?”

“這一台是女孩子騎的駒?”

“是。”

“那換一台會比較安全啦,不然一個女孩子家有時候晚上出去,給她壞在路邊不是挺危險?”

黎峻威想起佑寧雨中那副狼狽的模樣,想都不想便說:“好吧,那就換一台——”

“那要換二手的還是要換新車?”老闆又問。

“給我一部新車。”

“好。那麻煩你挑一部,然後幫我填個資料。”

“好。”

下午三點半,黎峻威才回到辦公室。

佑寧馬上起身去泡熱茶。

回到自己座位時,突然看見桌上有兩支鑰匙。

她拿起機車鑰匙,一臉困惑的看著黎峻威。“黎先生,這是你的鑰匙嗎?”

“不,是你的。”

“我的?”不是送修了嗎?

看見她一臉茫然,他接著解釋:“你那部機車,老闆說沒辦法修了。”

“啊?”她心裡開始哀嚎,她相依為命多年的小紅終於壽終正寢了嗎?

“老闆建議你換台機車,我同意了。”

她瞠大眼睛,他同意?

是……同意什麼來著?

“可是我剛上班,身上沒那麼多錢。”她垂著頭小聲說著。

他輕描淡寫的說道。“錢我已付清了。”

她聽了,可是大大嚇了一跳。

“你付清了?”為什麼他講的話她越來越聽不懂?

他把名片放在她桌上,站在她身旁繼續說明:“新機車就放在地下室,手續我都辦好了,下班你就騎回去。至於那部舊車,看你是要報廢還是帶回去作紀念,你自己跟機車行老闆聯絡。”

“機車是你買的當然就是你的,我怎麼可以騎回去呢?”她總算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

“現在它是你的了。”

他講這話,簡直要把她活活嚇死。

“不!不可以!這怎麼可以呢!”她滿是惶恐。

他就知道她會是這種反應。

“我並非無緣無故送這部車給你。我要謝謝你送我去醫院,還幫我準備了那麼多食物。”這話,可是他買好機車後,想了好久好久的台詞。

“那都是小事,可是機車……”她還要說下去,看到他一臉不耐,只好識相地停了下來。

“買部機車對我而言就跟你幫我把冰箱填滿一樣輕易,我很自然的把你準備的東西吃了,你大可很大方的將我買的機車騎回去,如此一來,我們誰也不欠誰,不是挺好?”

“如果我堅持不呢?”佑寧小小聲問。

“那部機車已經是你的了,隨便你處理,你要不喜歡,可以打電話給清潔大隊,我沒意見。”

說完,他走回自己的座位,顯然不想多談這個話題。

看來他是打定主意要把機車給她了,她卻完全沒信心可以說服他改變心意,那就先把機車騎回去,讓佐寧幫忙想想法子。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把機車退回給老闆?你是不是頭殼壞去?”佐寧晚飯時聽佑寧講這件事,劈頭便問。

“什麼頭殼壞去!你沒聽過一句話叫無功不受祿嗎?”佑寧說。

“人家不是說了,要回報你的救命及填充冰箱之恩。”

“好吧,就算是這樣,那樣的比例也太懸殊了吧。”

“那是因為我們和你的老闆貧富差距太大,你才會覺得比例懸殊。反正你就把握一個原則。”

“什麼原則?”

“那個原則就是,任何贈與,只要老闆不是想借機非法佔有你,就一切OK。”

佑寧翻白眼。“你胡說什麼呀。”

“你說我胡說的真正意思是說你那位帥氣又多金的黎先生對你一點興趣、甚至遐想都沒有?”

“當然!我又不像你,是個萬人迷。”

“你這話完全正確。不過,你也別太妄自菲薄,我們兩人的臉一模一樣,你不可能差到哪兒去啦。”

“那我豈不全託你的福啦。”

“好說、好說。”

佐寧一臉得意;不過,憑她的直覺,她總覺得事情應該沒那麼簡單,黎峻威那人冷靜又精明,會無緣無故買一部機車給佑寧?

老實講,她也覺得挺驚奇的,那位黎先生會不會真看上她家小妹了?

佐寧如果看到翌日下午黎峻威對佑寧發那麼大的火,也許就不會這樣想了。

原本平靜的午後,因為黎峻威接到兩通電話,突然讓威宇會計師事務所變得沸騰起來。

罷開始是這樣的——

“梁小姐,麻煩你請曉妃小姐上來。”

“是。”她馬上親自下樓去叫曉妃,順便警告她黎先生很生氣,希望能讓她有個心理準備。

曉妃心裡擔憂,表情卻很誠懇地拉著佑寧的手。“小寧,你先別進去,讓我單獨跟黎先生說好嗎?”

“好。”她等曉妃進黎先生辦公室後,就拐進咪咪姐辦公室等候。

二十分鐘之後,曉妃一臉不自然的過來叫她。“小寧,黎先生請你進去。”

“喔。”佑寧心想他在氣頭上,不想讓他等太久,所以小跑步進去。

“黎先生您找我?”

“國光和國允這兩家公司的會計報告是你寄的?”

“是。”

“你知不知道今天這兩家公司都打電話來,怎麼你竟會糊塗到把這兩家的帳互換給寄到對方公司去了?你曉不曉得這種帳目在還沒經過各公司決定公開以前,每一家的公司帳目都是最高機密?你犯的可是很嚴重的失誤,你知不知道?”他拍額,不敢相信他會僱用一個這麼低能的助理。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帳是曉妃作的,她整個弄好,我才拿出去寄的。”

“不要再做這種不負責任的辯解了!曉妃都跟我說了,是你自己不去要求幫忙,也是你自己說有空,自願幫她拿去郵寄,現在出事了,你不敢勇於面對,還在這邊裝無辜,真是夠了!你有沒有一點廉恥心!”他大吼。

她從來沒見過他發這麼大的脾氣,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事情明明不是她做的,她只不過是想跟他說明。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她吼?

曉妃姐到底是怎麼跟黎先生說的?

資料明明是她裝進信封黏貼好才讓她拿去寄的,怎麼會變成黎先告中好似她主動要求幫忙卻出了紕漏?

黎峻威看她又露出那種無辜的可憐表情,她就是用這種神情騙了他,他才會一拖再拖,遲遲沒去處理她不適任的事實。

“我……”看到他不耐煩的揮手,像是要趕走什麼惱人的蒼蠅那般,她突然再也說不下去。

“你走吧!”

佑寧轉身,忍住委屈的淚水。

不行!

她不能哭,她要是哭了,人家會以為她真做錯了事,可是她明明沒有;為了扞衛自己的清白,她絕對不能哭。

咬緊嘴唇,不讓眼眶裡飽滿的淚水流下來,她很快拿起抽屜裡的包包。轉身跑了出去。

咪咪聽到黎先生的吼聲,走出辦公室要過來了解,突然看見紅著眼眶的佑寧跑了出去。

她走進辦公室,看見黎峻威一臉怒氣的坐在椅子上。

“發生什麼事了?”咪咪問。

黎峻威把曉妃告訴他的事跟咪咪簡單說了一下。

誰知咪咪竟二話不說走出辦公室,站在擱杆處擦著腰往下吼:“林曉妃,你好樣的,給我上來!”

不久,曉妃一臉心虛的走進黎先生的辦公室。

黎先生坐在辦公椅上,一臉嚴肅的輪流看著她們兩人。

“喂!我說曉妃呀,不是我愛說你,大家都是同事,你忙,人家佑寧二話不說幫你做這做那,你不心存感謝就算了,又何必這樣陷害她?我明明看到是你封好信封讓她幫你拿去寄的,你這不是擺明了欺負新人嗎?”

曉妃見已無法隱瞞下去,一張臉漲得通紅,垂下臉來。“對不起,黎先生。”

扁看她的表情,他便知道他冤枉佑寧了。心裡不覺一緊。

“國光和國允那兩家公司的報表是你裝到信封裡讓梁佑寧拿去寄的?”他再問一次。

“是。”曉妃承認。

“若你一開始坦承自己做錯了,我一定會原諒你,可你錯在不該將自己的疏失全推給別人,尤其是一個曾經幫過你的人。在我的事務所裡絕不允許這種欺上瞞下的行事作風,我對這整件事感到很遺憾,你就做到今天吧。”黎峻威說。

“黎先生!”曉妃驚惶的看著他,不敢相信他會叫她走。

“咪咪,請你先跟林小姐辦交接,該給的資遣費也請一併結清給她。”黎峻威交代。

咪咪正要替佑寧和林曉妃求情,請他別辭掉她們。

但見他拿起外套和車鑰匙。

“黎先生,你現在要出去哦?”咪咪問。

“對!我得親自去跟客戶道個歉。”話雖這麼說,但他第一個浮上來的念頭卻是去找梁佑寧。

嗯,當老闆正在氣頭上時,千萬別拿讓他心煩的事情來煩他,所以,咪咪只好識相的目送他出去。

曉妃見他出去了,對咪咪跺腳。“咪咪姐,我真是被你害死了!”

聞言,咪咪一把無名火一路往腦門竄燒,她大吼:“嘿,到底誰害誰呀?是你先對不起小寧的耶,人家那麼乖那麼純,真不知道你怎麼害得下去!老孃不過是跳出來說句公道話,要不是你太過分,誰有那閒工夫管你來著!本來我還想替你跟黎先生求情,現在不了,你這種人是非不分,留在事務所只會製造災難,還是走了的好。”

“你這個胖婆娘,走就走!有什麼了不起,哼!”既然已經無法留下來,曉妃索性豁出去罵個痛快。

“你這個壞心眼的巫婆,早走早好!不、送!”

第7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