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翌日,她早早起來作甜甜圈,還用牛皮紙袋裝起來,再備好自己和佐寧的早餐。

“起來。你今天還是要送我去上班。”佑寧走到佐寧房內叫她。

佐寧把枕頭拉起來蓋住的頭。“吵死了!你幹嘛不自己騎機車去?”

“我昨天沒騎機車回來啦。”

見佐寧完全沒反應。

佑寧乾脆把棉被整個一掀。

“幹嘛你?”佐寧坐起來瞪著老妹。

“送我去上班啦。”

“你自己不騎機車回來,不會去搭公車喔。”

她也不是沒想過,只是這樣到事務所會太晚,黎先生都在八點前用完餐,說要請人家吃早餐又搞得那麼晚,就很沒誠意啊。

見佐寧說完又躺不要睡。

她只好負氣說道:“那你好好睡,我走路去好了!”

聞言,佐寧百般不情願地起床。

十五分鐘後,姐妹倆一起走出電梯,正要走過對街的平面停車場取車。佑寧突然看見黎峻威的車停在左側加油站附近。

她馬上蹲了下來。

佐寧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她。“你幹嘛?”

“我老闆啦。”佑寧低語說道。

“啥?他跑來這裡幹嘛?”佐寧一臉納悶。

“我不知道啦,你趕快溜進去大樓裡,我……我想辦法把他支走,等他走了,你再出來。”佑寧壓低聲音,帶著商量的語氣說。

“喔,你可真麻煩!”佐寧扭著腰快步走進大樓。

佑寧這才站了起來,往坐在駕駛座裡東張西望的黎峻威走去。

“黎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喔,有個朋友想搬到這附近,要我給點建議,我想說時間還早,所以繞過來替他看看。”黎峻威努力的把理由掰得合理些,以掩飾他其實是想來看看會不會遇上她,一道接她去上班的。

“你看好了嗎?”

“呃,差不多了。怎麼樣?要不要我順道載你去上班?”他問。..“好。”她說……

“那繫好安全帶。”說完,他把車轉頭往事務所方向開。

佑寧往大樓方向張開五指緩緩揮動。

黎峻威好奇的瞥了一眼她的動作。

她解釋:“因為我的手心會出汗,這樣對著車外揮很……涼快。”

他點頭。

“對了,這是我幫你做的甜甜圈,還有點熱。你要不要先吃?”

“好。”他很自然的接過甜甜圈咬了一口,果真好吃。

“喔,對了,我還幫你準備了咖啡。”

他啜了一口,很是滿意。

“你不是想動手整理花園?”吃過好吃的早餐,他就有了很好的心情。

“需要些什麼,列出來吧,我知道哪裡可以買到園藝的資材,我帶你去買。”

她眼睛為之一亮。“好!謝謝黎大哥。”

發現她看著他的時候不再充滿害怕,不知怎地,竟讓他覺得很安心。

他們到辦公室的時候,劉燁竟然也到了,正看著報紙。

“你今天哪裡不對勁,那麼早到辦公室?”黎峻威幫提著東西的佑寧開門。

“咦!你們一起來呀?”劉燁訝然。

“喔,就路上遇到,看她沒騎機車就順道載她過來了。”黎峻威輕描淡寫的說。

劉燁接過佑寧的提袋。“很重吧,我來!”

佑寧對他笑笑。“謝謝劉大哥,這袋子裡就是安全帽、雨衣、雨鞋和抹布,只是面積大了些,並不重,我自己來就好。”

“你提這些東西作啥?”劉燁不解。

怕自己送這些東西給佑寧會讓劉燁胡思亂想,黎峻威只好擋在佑寧前面說:“我介紹她跟我們一位客戶買了一部新機車,機車行老闆送的。”

“喔,人漂亮就有這種福利。”劉燁笑說。

“劉大哥別取笑我了。”說完,佑寧直接上樓。

見她走遠,劉燁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計劃表給黎峻威看。

“這是我這兩週的行程,你配合一下啦,如果我人在事務所,你不要派佑寧公出,這樣我才有機會約她吃個飯什麼的,你看如何?”劉燁說。

他覺得很爛,真的很爛。

心裡很直接的就是不喜歡他這個主意。

“我儘量。”他只能很勉強的這樣回答。

回到辦公室,他瞥見佑寧桌上有一束鮮花,很感刺眼,想也知道那一定是劉燁送的。

即使心裡明明知道,可他還是面無表情的問:“那花誰送的?”

“不知道耶。”她也很納悶。

“我送的。今早我來事務所的路上碰到一個賣花的老婆婆,她一直要我買,拗不過,只好買一束,又不知要送誰,剛好你第一個進來,我就決定請你行行好把花收下了。”劉燁從門外晃進他們的辦公室。

佑寧不疑有他,甜甜對劉燁一笑。“謝謝劉大哥,那花我就收下了。”

見她對著花微笑,劉燁滿意的走出門去。

一束美麗的花束擺在佑寧桌上,畫面理當是美麗又和諧,可黎峻威不知怎地就是看那花束很不順眼。

與其說花兒的香氣像某種宣示,更像是種侵略,擾得黎峻威一整天都心神不定,核對報表時常常不小心弄斷鉛筆筆心。

他心浮氣躁到連佑寧都發現了。

詢問關切的眼神飄過去好幾次,可因他都在按計算機,她不敢發問。

後來是看到他捏了好幾次鼻子,她才猜測著:他是不是對花過敏?一可既然劉先生是他表弟,一定會知道他過敏,應該就不會將花送到他辦公室來,那麼,他可能是不喜歡姬百合的香氣吧?

要證實這猜測並不難,於是她把花束移到會客室的茶几去。回來後,發現他的心情似乎穩定多了。

她微笑著,在筆記本上工整地寫著:黎先生不喜歡姬百合。

那她得記得不要在花園裡種百合。

想到這裡,她開始描繪花園的種植草圖,順便上網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植物可以栽種的,先寫下來。

他說過,等他有空,要載她去買園藝資材……想到這兒,她突然有些期待起來。

拿著黎竣威交代到樓下影印的資料時,她的嘴角一直上揚著。

經過這快兩個月的訓練,她已經可以很熟練的使用影印機了。趁著機器在影印的空檔,她走出來和大夥兒打聲招呼,卻意外聽到曉妃被黎先生辭退的事。

雅琪把整件事情的經過告訴佑寧,聽得她驚訝萬分。

“可是……曉妃姐一定要走嗎?”

“說來這種難堪也是她自找的,每個員工都知道任何過錯黎先生都可以不計較,可他堅持每個員工都必須嚴格遵守誠信。”

這話讓她心情一沉。

誠信嗎?

如果他知道當初來應徵的不是她本人,那該怎麼辦?

“我想,他可能被騙怕了吧。”雅琪最後笑笑地作了結論。

可雅琪說這話的態度卻帶了點嘲諷,讓佑寧聽了有些生氣。

“但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該嘲笑別人不幸的過往。”說完,她扭身轉回影印室。

“喲,小寧今早吃錯藥啦,我又沒說錯什麼。”雅琪一臉莫名其妙。

“你這樣公然批評老闆的傷心事,的確是不怎麼厚道啊。”管叔回了她一句。

“哼,不管你們這些人了。”雅琪說完,低頭算帳。

佑寧回辦公室,將印好的資料交給黎峻威。

然後回到座位上,開始恍神。

黎峻威喚了她幾聲都沒動靜,索性走到她身邊,把手伸到她面前猛揮。

“你在想什麼啊你?”

她忽然月兌口而出:“想你。”

他驚愕的表情讓她回了神,檢視自己剛剛說的話,讓她立即窘得滿臉通紅。“不是!我是說,我是在想你辭退曉妃姐的事。”

“這個問題沒什麼好說的,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她看了他一眼,想說點什麼,見他拿起計算機,只好又把話給吞下去。不管怎樣,她都得想個法子替曉妃姐求情,其實那天要不是因為太匆忙。能力那麼強的曉妃姐也不致出錯。

而且信畢竟是她去寄的,她應該也有些責任吧。

第8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