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佑寧,城中路開了一家韓式燒烤店,新開幕打八折,不過不知道好不好吃,中午要不要一道過去吃?”劉燁從隔壁辦公室走過來問她。

“可是我已經託齊哥幫我訂便當了。”佑寧說。

“嗯,沒關係,那我們改今天晚上,好不好?”劉燁問。

“可是晚上我得回去做飯。”

“回去做飯?做給誰吃?”他記得他看過她的個人資料,她還沒結婚啊。

她很快瞥了一眼黎峻威。

這時候若提起她得做飯給老姐吃,絕對是個愚蠢的決定,她只好回說:“沒有。我很喜歡烹飪,下班沒事的話,我喜歡自己下廚。”

“喔,這樣啊。那明天中午?”

“劉燁,明天是週末。”黎峻威心裡亂不是滋味地提醒他。

劉燁只好聳聳肩。“好吧,看來你是拒絕我的邀約了。”

“劉大哥,不是這樣的,要不然我們下週一中午去吃吃看好了。黎先生也一道去?”

在場的,除了佑寧,全都有著程度不一的尷尬。

“呃,再說吧。”黎峻威淡淡地說了一句。

劉燁拍了拍自己的手。“嗯,好吧,既然中午沒人陪我吃飯,那下午縣府那邊有個抽獎活動,我們是贊助廠商,我看我還是過去一趟好了。兩位,拜拜。”

“拜拜。”佑寧笑著對他揮揮手。

黎峻威拿出保險櫃裡的支票遞給佑寧,交代:“你核對一下大家的帳目和支票,看還有幾家的記帳費和簽證費沒收的,在電腦上註記一下,下午再把支票存進去。”

存支票?那是要怎樣存啊?跟存現金一樣嗎?

她看著他的眼神裡滿是無助。

他看得出來,她心裡一定在喊SOS。

所以他緩緩開口:“孫裡理約了我談事情,我們一道過去吧。”

“喔。”一起去,可是那有什麼不同?她還是不會辦啊。

像能理解她的焦慮似的,他說:“我會教你如何把支票存進去帳戶裡。”

“謝謝黎先生。”

她抬頭,見他也正看著她。

他深邃專注的眼神讓她一震,隨即覺得心頭麻麻的,思考在此刻變成一種多餘,她從他眼裡接收到的訊息讓她眈溺其中,無法抽離。

內線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她匆匆抓起話筒,應了一聲。

“我……我去拿便當。”低著頭喃喃自語,小跑步下樓去,像要掩飾自己剛剛那有些加速的心跳。

兩人無言的在辦公室裡吃著便當。

看到便當盒裡有泡菜,她突然想起這種口味的泡菜曉妃姐教過大家怎麼做,也不過才幾天前的事,想不到她現在卻已經離職了。她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

“怎麼了?為什麼嘆氣?”黎峻威停住筷子,看著她問。

她訝然。

怎地,他聽力竟是這麼好,連這樣的輕嘆他也能聽見?

“喔,我只是看到飯盒裡的台式泡菜,想起幾天前曉妃姐才教我們做過,可此時她卻已經不跟我們在一起了,覺得世事無常,有點感嘆罷了。”

“你對她的離去,一直很在意吧?”他問。

“如果曉妃姐她不是把過失都推到我身上,你應該不會讓她走吧?”

“我從不處罰誠實的員工。”他說。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她說謊是因為你太嚴格,她怕你責備,努力想在你面前求得良好表現,才把過失推到我身上,其實也不能算推,因為信真的是我拿去寄的。第一次時我有幫忙裝資料,第二次才是她自己裝袋,她可能因為忙,忘了是她自己封袋的,了不起就是記錯了嘛,也應該情有可原啊是不是?而且她走後,大家得分攤她的工作,變得更忙了,我心裡總覺得很過意不去,很對不起大家。”她微微嘟著小嘴說。

他很清楚事情並不是像她說的那樣,他可以不解釋,也的確想這麼做,可是她說她心裡過意不去,他只好試著看看能不能讓她心裡好過些。

“你聽我說。我做這樣的決定對大家都好。第一,我們做的是記帳服務業,有很多機會可以知悉客戶的許多隱私,我必須擁有誠信的員工才能保護客人的資料不外洩:以事務所的立場,這是一定得守住的最低防線。”

“第二,我既然如此要求所有員工,所有人也都謹守這條規則,一旦有人違背了,我卻沒去處理,那對那些遵守規定的人不是很不公平嗎?第三,曉妃在離去前仍不覺得自己有錯,如果她不能面對自己的錯誤,她是不可能改過的:如果我沒讓她離去,等於姑息她的行為,她也許便沒機會反省、檢討自己,從而改進自己的想法。而錯誤的想法會影響人的一輩子,這件事以長遠來說,對她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聽起來,他說的也很有道理。

“那如果將來她真心承認她的錯誤,再回來,你會接受嗎?”

她忽然分不清她是在替曉妃姐問,還是在替自己問。

“那當然。”他說。

聞言,她鬆了一口氣,對他微微一笑。

看來,她心裡應該好多了,那就好。

他也笑笑,低頭認真吃便當,看到白花椰菜時他突然問——

“明天十點你有空嗎?”

他要約她嗎?她竟緊張得肚子隱隱發疼。

“……有啊。”

“我在你家樓下的加油站前等你,帶你去園藝資材行買東西?”

“呃,好。”

聽到她肯定的答案,他莫名的有些開心,甚至還多了幾分期待。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劉燁到縣府的抽獎活動會場,被安排坐在來賓席,當他看到工商課的課長陪著一個女人走到他的位置旁,他那雙近視眼忍不住瞠得老大。

佐寧目送課長離開,正要入座,卻感到有一道熱烈的目光正鎖定她,她只好轉頭正視對方,這一轉,她立即感到悔不當初。

她怎麼會在這種場合遇到佑寧事務所的另一個老闆!這種巧合可真教人傷神哪。

劉燁這邊也深覺奇怪。

這梁佑寧怎麼會跑到這邊來?還被當成貴賓那樣接待!

他記得早上看她穿著白色針織上衣、藍色長裙,一派清純模樣,可現在的她卻穿著粉橘色上衣,黑色窄裙,耳朵上戴著橘色大耳環,一身亮麗得讓他不敢很確定自己看到的真是梁佑寧。

不過,仔細看了一會兒,他認為自己應該不會看錯,見她轉過頭來看著自己,他低聲喚她:“佑寧,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對不起,先生,這裡太吵,我沒聽清楚您說什麼。”佐寧只好露出她最美的笑容,開始扮傻。

她這話又讓劉燁心裡開始搖擺不定。

“請問,你是梁佑寧小姐嗎?”劉燁問得一臉困惑。

因為等一下縣府的人勢必會介紹來賓,既然躲不掉,梁佐寧索性拿出名片給他。

劉燁對著名片緩緩念著:“梁佐寧。”

咦!只差一個字?長相卻幾乎一模一樣?

佐寧帶著會放電的眼神看著他。“先生,瞧你這表情,你是不是認識我妹妹粱佑寧?”

“對,佑寧。你們是雙生姐妹?”哈,這樣就對了。

“你是?”佐寧玩出興趣來了。

劉燁連忙拿出名片遞給她。“我是威宇會計師事務所的會計師,佑寧在我們事務所當業務助理。”

“喔,對!威宇會計師事務所,我們家佑寧還要請劉會計師多多照顧。”

“哪兒話,佑寧很乖很純真,大家都很喜歡她。”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佐寧笑說。

不曉得為什麼,劉燁對梁佐寧有種熟悉感,老覺得當初到事務所來應徵的人活潑大方似眼前這個粱佐寧,可後來卻發現佑寧乖巧而單純,和來應徵的人很不一樣。

老實說,他實在兜不起來。

劉燁低頭看著佐寧的名片——

肯尼運動器材台灣區經理。

突然間,他靈光一閃!如果當初是梁佐寧替粱佑寧來應徵,那這一切就很清楚了。

他決定問問。

“梁小姐,你確定我們不曾見過面嗎?”

佐寧心頭一驚,開始盤算著:他會這麼問,表示他起疑了;而且他只消對佑寧套個話,真相就不難出來,如果這件事在她手裡搞砸,依佑寧的個性,一定會在暗地裡氣她很久很久。依她看,這劉燁對她應該有點意思,要不,她就請他吃頓飯賠個罪,請他把這件事給忘了,加上他並不討厭佑寧,這件事應該不難搞定。

“嗯,這裡人多不好談,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請劉先生吃飯,謝謝你對舍妹的照顧,不知劉先生願不願意賞光?”

“說照顧不敢當,不過一起吃個飯聊聊當然好啊。”沒錯、沒錯!就是她這調調,讓他一見鍾情的就是眼前這位粱佐寧。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一早,佑寧自己吃過早餐,再幫佐寧備妥一份,穿著黑色棉T、藍色牛仔褲和布鞋到樓下加油站前去等黎峻威。

她必須極力控制才能不讓自己歡欣的心情表現得太明顯;昨晚她真的想了一夜,還是不明白自己是何時偷偷喜歡上這面惡心善的黎峻威的。

是他在雨中送她回家的時候嗎?還是他假裝找朋友,其實是去接她的時候?

她已經分不清楚了。可是,無論如何,這個秘密一定要很小心守著。

因為黎峻威是個公私分明的人,真要讓他知道這個秘密,也許就要見光死了。

就在她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黎峻威的車子已經停在她身邊,她微笑和他道早安。

“早。等很久了嗎?”黎峻威問。

“喔,沒有,我剛下來。對了,你吃早餐了嗎?”

“還沒。不過沒關係,等一下我看……”他話都還沒說完,一個飯糰已翩然出現在他面前。

“我做的喔,你嚐嚐。”她笑得跟他最愛的花生牛女乃一樣甜。

他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飯糰裡有蘿蔔乾、五香豆乾、海苔肉鬆、油條和滷蛋,他覺得味道配得很好,也很好吃,最後她又送上一杯清爽的冷泡綠茶。

“早餐吃這麼豐盛,我會被你寵壞。”他笑說,完全感受到她的心意。

聽到他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她竟然覺得很開心。

“一大早弄這些東西很累吧?”他問。

“不會呀。”只要他喜歡,她一點都不覺得準備這些有多累,她其實忙得很心甘情願。

“除了烹飪,你是不是也很喜歡花花草草那些呀?”他問。

“對呀。不過,我家很小,沒地方種,加上我媽和我姐認為那些花草會引來蚊蟲,都不讓我和我老爸種,所以也沒什麼實戰經驗就是。可是我們事務所的那個花園面積不小啊,為什麼不整理就讓它這麼荒廢了呢?”她問。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

“其實事務所在我剛買的時候並沒有那個花園,就是一塊光禿禿的空地,會規劃成花園是我那時的女友的主意。剛開始她興匆匆種了不少東西,不過沒幾株存活就是。有時想想,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都十年了,她當年種活的就只有那棵細葉欖仁了。”他還記得她說過,一定要種活那棵樹,等兩人都老了,樹也大了,就可以搬張椅子在那裡閒話當年,可如今樹大了,伊人卻已不在身旁。

這算不算是造化弄人?

第8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