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哇!這地方好夢幻喔。你看,冬天賞梅,春天賞櫻,夏天有玫瑰,秋天賞荷花,四季都有讓人感到幸福的景緻呢。”她拉著他坐在玫瑰咖啡店裡一處窗前最靠近院子的地方,讚歎道。

“能看到這樣的景緻就是幸福了嗎?”他喃喃自語。

“停下來,就能看到上蒼給的撫慰,一種最平凡、也最簡單不過的幸福啊。”她堅持那樣就是幸福。

停下來才能看到嗎?

也許是吧。

這幾年,他的生活中時時充塞著忙碌,的確已經好久好久不曾停下來,幾乎要連“無所事事”是什麼感覺他都不知道了。

好吧,那他就來試試一杯咖啡喝上兩個鐘頭,到底要怎麼喝才能辦得到吧。

原來並不難。

他問佑寧:“如果你是這家店的老闆,你會怎樣經營這家店呢?”

“喔,”她支著肘,眼神有些迷離。“我會仔細安排讓每扇窗不論四季或晴天或雨天都能看到不同的景,餐點也要照四季更迭而變換,下午還要供應麵包或糕點,讓店裡不時瀰漫著一股咖啡和烤麵包的香氣,還要放讓人聽了會放鬆心情的音樂。還有,店裡的座位不要太多,這樣才不會太吵雜,一定要讓每個客人進來之後能真正放鬆,好好的吃頓飯,獲得最舒適的休息。”

他看著她作夢般的眼神,覺得不失可愛。

“那應該會很累吧?”他說。

“做喜歡的事,即使累,也會很開心。”

“唔。”他點頭,說得似乎有點道理喲。

“那你呢?如果現在讓你放長假,你想幹什麼呢?”

黎峻威想了想。

“不知道,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想想看嘛!”

他想來想去,卻老是想到他筆記簿上那滿滿的行程。

“真的想不出來。要我放長假,我可能會發慌吧。”

她笑他:“天啦!你真慘,那豈不是沒時間花你辛苦賺的錢了?”

他苦著一張臉。

“對耶,也許我該找個伴來幫我花錢,就可以解決我這個難題了。”

他半真半假的說著,眼睛卻直直看著她,看得她臉紅心跳。

就在此時,她忽然看到價目表上寫著:玫瑰(需自剪)一支十元,她心動了。“外面的玫瑰溫室可以自己剪玫瑰,我們去剪好嗎?”

“好啊。”他同意了。

佑寧迫不及待的起身走出座位。

眼看她就要與端咖啡的服務生撞上,黎峻感情急之下一把將她撈了進來,誰知她的鞋跟勾到雕花的桌腳,一個重心不穩,兩人雙雙倒在座位上,她緊緊貼著他的胸膛,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和規律的心跳聲,好想就這樣賴著不起來。

黎峻威也很有默契的摟著她,不想放手。

半晌,服務生放好咖啡,馬上走了過來,幫著拉他們起來。

黎峻威眼神關切看著她。“你沒事吧?”

腳有些痛,心想可能扭到了,動一動應該就沒事,她遂搖搖頭。

“還要去剪玫瑰嗎?”

“改天好了。”糟糕!一站直,腳突然變得有點抽痛了,她得趕緊回家冰敷。

“好,那我們走吧。”他扶著她,卻發現她才往前跨一步,馬上痛得蹲在地上。

“來,你坐著,我看看。”黎峻威幫她月兌掉鞋子,意外發現腳踝腫起來了。

“可能是剛剛扭傷了,你坐著,我去要點冰塊。”

說完,他去埋單,順便跟店家要了一個塑膠袋裝冰塊,問清楚最近的醫院在哪裡才走回座位上。

“沒辦法了,這冰塊你拿著先冰敷著,這附近有家診所,我先揹你去看醫生,先擦一些消炎藥,我們再回去。”說完,他背對著她蹲著。

她看著他的背,猛搖頭。

“不行啦,我怎麼可以讓你背。”

“情況緊急,你就不要想太多了,來吧。”

“可是……”

“快點,我等很久了。”

拗不過他,她只好讓他背去看醫生。

不僅如此,他還堅持要送她回家,且不顧她的推辭,硬要揹她上樓。

因為擔心會遇到佐寧,她一路緊張到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幸好門是鎖著的。

“你要不要喝水?”確定佐寧不在家之後,她神色才逐漸恢復自然。

“不用了。不過,你一個人在家真的沒關係嗎?”他的擔心溢於言表。

“沒關係。我姐出去逛逛,也差不多這個時間該會回來了。”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的藥擺在這裡,睡前記得要換藥。”

“好,黎大哥,路上請小心。”

“嗯。”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www.yqxs.com☆☆☆

週一,佑寧早早就到事務所,因為雅玲姐說今天十點左右栽培土和一些花器就會送來,她得在上班前把一些雜物工具整理好。

誰知她機車才停好,黎峻威也到了。

他走向她,看著她的腳。“腳傷好些了嗎?”

“唔,好很多了。”她對他微笑,把早上做的甜甜圈拿給他。“給你。”

因為不想拒絕她的好意,讓她感到困窘,所以黎峻威很乾脆地接過她的早餐。“這麼早來是有什麼計劃嗎?”

她笑著說。“我是想說把這些雜物清一清,我們週末買的那些花器才有地方擺呀。”

他點點頭,把公事包和早餐遞給她。

佑寧反射性地把東西接過手,抬起一張不解的臉。“咦?”

他捲起袖子。“我來就好。”

說完,他把一些工具全搬到地下室去,二十五分鐘後便清空了花園裡多餘的東西。

他走進洗手間洗手,流理台上一個小餐盤上有塊摺得整整齊齊的小方鄰巾。他笑著搖搖頭,拿起方巾擦乾手,回到辦公室,見桌上有他最愛吃的甜甜圈、麥片、早報和一杯熱茶。

他雙手交握,閒適的放在桌前。

“粱佑寧,這是你的第一份工作吧?”

“嗯。”她點頭。

“你,喜歡這個工作嗎?”

喜歡這個工作嗎?

這問題真叫她不知該怎麼回答。既然是工作,不就是該努力把它完成?有人喜歡工作的嗎?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她只好承認。

“那你都在想什麼?”

想著怎樣正確無誤的達成你的要求啊。她在心裡回答著。

見她沉默不語,也知道那答案必然是不值得期待的。

“你是不是很怕失去這個工作?”

見他一語中的,她訝異的看著他。

“你……是不是在暗示我,我將會失去這個工作?”

他原只是想跟她說,沒有人會這樣幫老闆準備早餐的,想問她是不是因為怕失去工作才做這些事,可又擔心真問了,她會胡思亂想,只好作罷。

他實在不知道該拿這個不會做事卻很會照顧人的員工怎麼辦。

就這樣,他陷入了兩難。

想想時間過得真快,她竟已經來了兩個多月了。

原先他只是消極地等侯時間一到便要她走人的,因為他早就明白,她的問題不在訓練時間的長短,而在她始終分不清楚一仟萬和一百萬,差一個零其實差很多,多到讓人得花好幾倍的時間查帳、對帳、抓帳,搞到全事務所的人都很想打死那個記錯帳的人。

她不適合數字,完全不適合。

眼見三個月的期限就要到了,而他的立場始終沒變,她還是得走。

然而看她每天一有空就往花園跑,他只好告訴自己,等她把花園整理好再說吧。

只不過,她的行動未免太快,草地那麼快就鋪好,各種五顏六色的花草也迅速種在她計劃栽植的花器裡,他慢條斯理地幫著把白色籬笆給釘進土裡,慢慢地將鳥巢給固定到樹上去。

只是,不管他再怎樣地拖延時間,花園還是整理好了。

那一天清晨,兩人啜著熱咖啡當早餐,從二樓茶水間的窗台往下望,一片繽紛的花兒在綠油油的草地上綻放。

“門前那兩大盆黃色的貓兒臉開得很可愛吧?”佑寧掩不住心中的喜悅說道。

“貓兒臉?是那小黃花的名字嗎?”黎峻威問。

“對呀!因為它開的花朵很像一隻貓兒的臉。”她笑咪咪地說著。

看著她開心的那一張臉,不知怎地,他突然有種依依不捨的心情。是因為即將到來的分離嗎?他不知道。

望著那熱鬧的小花園,他忽然間有點感傷。

明知她早晚得走,又何必讓她去弄那花園呢?

是不是他潛意識裡也不希望她走,才會以拖延來尋找什麼不和她分離的替代方案?

“你在想什麼?”她問。

“喔,沒什麼,突然想到有幾家新成立的公司等著我的簽證,我先進去看看。”

“好。那杯子給我吧。”接過他的空杯子,她轉身在水龍頭底下衝洗,完全沒看到黎峻威深深望著她的神情,像正做著什麼艱難的決定那般。

午休時間,佐寧打電話給她。“快點回來啦!”

“什麼啊?我在上班耶。”

“我美國那個老闆和他太太今天晚上七點多鐘會到桃園機場,他要我去接機時順便買上次那個鳳梨酥。”

“那你就去買啊。”

“你是瘋了還是變笨了?他要我買他上回吃的那種鳳梨酥,那是你做的,你要叫我去哪兒買?”

“問題是我的老闆也在,我走不開呀。”

“笨啊!你不會搭計程車回來,我們交換一份,一個下午就好了。”

“這……這樣不好吧?”

“快點啦!你快回來幫幫我,材料我都幫你買好了。我們正在進行亞州區的業績評比,我一定得把她招待得服服貼貼的,她才會幫我跟老闆講好話,老姐的前途全靠你了。”

“我看不要啦,橘之香的風梨酥也不錯,你去買個幾盒,也許你老闆娘更愛也說不定啊。”

“喂!你很不夠意思喔,枉我前兩天在縣府時遇到劉燁,努力跟他拜託,還請他吃飯,他才答應不將我代你去應微的事給說出去,你是打算這樣回報我的嗎?好!那我……”

不待她說完,佑寧立即說道:“我馬上回去!”

回家的路上,她心裡忐忑難安。劉大哥知道了嗎?

佐寧說他答應過不說出去,那就應該沒問題了吧?

第9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