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你應該不需要我提醒,他可是昌利集團的小開,家裡雖說要他出來獨立,但他是獨子,終究會繼承家業的。”他說,手上按摩的力道配合語氣,不覺加重。

肩上傳來的痛楚讓蘇阿快表情扭曲。

她一點也不懷疑他怎會知道得這麼清楚。這裡是美容院,設計師手藝高檔,收費高檔,客人當然也高檔,那些富有的婆婆媽媽們都嘛在這裡交換訊息。

“不知道你對這種八卦也有興趣。”她從鏡裡睞他一眼。

認識他五年,知道他對這種耳語傳播一向不以為然。

“那是因為這件事和你有點關係。”要不,他哪會去理會蕭嘉邦是誰的兒子、有不有錢。

抬頭看看大鏡子旁那十五個紅色圓形小磁鐵,記錄的可是阿快壯烈的失戀紀錄。

蘇阿快隨著他的目光,看到了那一排小磁鐵;那是一排名叫“失敗”的紅色統計圖,記錄的是她十五次程度不一的情傷。

是不是她真的有這麼糟?連朋友都忍不住要為自己擔心?

她真的不懂,每一次她都全心全意呵護著自己的新戀情,真心真意和人家交往,可是感情往往不是由濃轉淡,漸漸疏於聯絡;要不就是交往中的男友同時劈腿多人。

真的是她眼光太高嗎?她望著鏡裡的自己。

她二十八歲,身高一六八,體重四十八,雖沒有令人驚豔的姿色,但明眸皓齒,絕對稱得上是中等美女;再加上她是個開業的會計師,收入豐厚,有什麼理由不找個各方面都足以和她匹配的男人?

她所開出的學歷高、財富高、口才高,絕不過分。

因為她都符合啊。

她抬眼望著宥恆,眼裡有著極深沉的落寞。

“為什麼那些看似符合我條件的男人,到最後都開高走低,演出失了水準?我失戀了十五次,也許不是偶然,問題……會不會其實出現在我身上?”她有些惶惑的問,一向飽滿的自信突然消失無蹤。

趙宥恆用手扒順她頭上的溼發,望著鏡中那張畫了濃妝的臉。“為什麼你非得不停的談戀愛不可?”

她揚眉,仔細打量著他——

他的神情仍是一貫的和煦,但那語氣卻有著少見的質疑,這對性情溫吞的他是很罕見的。

隨即,她便明白了。

他們相交多年,有著至深的情誼,他應該是捨不得她這個老朋友總是找不到真愛吧。

她對著鏡裡他嚴峻的俊臉發笑。“你不知道愛情是女人的維他命嗎?沒有愛的女人,就像玫瑰失了顏色,難以想像的恐怖呢。”

說完,她瞥見鏡裡的他臉色怪異。“阿恆?怎麼了,你不舒服嗎?”

“沒事,只不過有點……胃痛。”他說。

沒錯,他沒說謊。

只不過他講的是未來進行式。他要是再和這個冥頑不靈的女人討論她的愛情觀,他的胃痛很快就會大發作。

他甫說完,她已經一溜煙離開美容椅,幫他倒好一杯溫水,然後在玻璃櫃裡翻找。“你的胄藥咧?不是一向擺在這裡嗎?跑哪裡去了。”

他無奈的把她拉回椅子上坐好。“你還沒來之前,我已經吃了。”

“喔。如果你不舒服,我今天不要燙好了。”她眼裡盛滿關心。

他拍拍她的肩。“我沒事。我幫你改變造型,重新出發吧。”

他把自己心裡真正的感受放下。

他其實一直都明白,她是個善良熱情的好女人,除了挑男人的能力嚇死人的差之外,其它一切都很好。

包括她笑起來時引人側目的爽朗笑聲、她那從頭到腳像一道彩紅的穿著,在他眼裡都不奇怪。

因為他喜歡她的坦率和自然。

“燙這樣好嗎?”阿快不太放心的對鏡注視著她的新發型。

“很好啊。其實這樣的直短髮型最適合你。”他說。

“真的嗎?那為什麼每次你都幫我燙爆炸頭?”她不解。

他望著她,一臉無辜。

“因為你總是要失戀了才會想要改變髮型,失戀的你每次都嚷著要燙爆炸頭。”他解釋。

“換句話說,爆炸頭從來就不適合我?”

“嗯。”

“會很好笑嗎?”

“應該不致於。”

“很醜?”

“不能發揮你的特色。”他終於說。

她責備的睞他一眼。

“我這個髮型五年有了喔,你身為我的朋友怎麼可以這樣,明知我燙這樣不好看,還由著我醜去?”

趙宥恆眼神一黯。這會不會是他潛意識裡忍不住想將她藏起來的惡意?

但無論如何,這只是他心裡的秘密,她並不需要知道。

“既然換髮型對你的意義就是轉換心情,當然是以你的意見為主,你開心比較重要。”他淺笑,為自己辯解。

“對啦,我就是眼光有問題啦,難怪總是找不到男朋友。”

“怎麼找不到?你不是找了十五個?”

他說這話時,聲音有點高亢,語氣有點尖銳,總之和以往有些不同,可到底是哪裡不同她又說不出來。

“……”

她也不想把自己搞成這樣。這樣的失敗到底有多徹底她很清楚,實在不勞他提醒了。

看到她的表情,趙宥恆不覺心軟;畢竟她是來擺月兌痛苦、尋求安慰的,他又何必如此出言相譏?

他解開她肩上的毛巾,對她綻開一抹很有鼓舞味道的笑容。“好啦,付款吧。”

她對鏡微笑。

所謂的付款,從來不是真的收錢。他們有過君子約定。

說到這個約定呀,她腦海裡不由得浮起和他由初識到熟識的點點滴滴。

“阿恆,我們認識有五年了吧?”她的聲音透著一股沙啞的性感。

“五年三個月又七天。”他精準的說出正確數字。

“都五年多了。”時間過得好快呀。

“是呀。”

“這些年多虧有你,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走下去。今天我們去吃點不一樣的,祝福我們會一個五年又一個五年的在一起。”

誰知,他竟嘆了口氣。

“阿快,我不確定我們會不會再有下一個五年,因為……我決定要到上海去。”他說話的語氣猶豫。

這消息讓蘇阿快陡地覺得腦袋轟然一聲。

“你……要走了?”怎麼會?

為什麼?

是不是她漏聽了他曾講過的什麼消息?

不然為什麼他要去大陸?

她竟全無印象!

不管答案是什麼,她心裡頭那晴天霹靂的感受再真實不過。

她從來沒想過他們會分離。這樣講是有點好笑,但他們感情這麼好,她還真沒想過如果他走了,她該如何是好?

也許,她真該好好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