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阿快自我檢討,會不會剛剛說得太悽慘,才讓他以為她要借錢?

“我不是要借錢。”阿快馬上澄清。錢,她多的是。

“那你……”要幹嘛?

“我希望你利用那間店開發型工作室,店租啦,裝潢和設備什麼的就當讓我入股投資,如果你依約答應了,我今天就雙喜臨門了耶。”

宥恆總算聽清楚她究竟在說什麼了。

“不行。”他堅定的拒絕。

不和人合夥作生意是他們家付出慘痛代價學來的教訓,他家道中落的記憶猶新,怎麼可能再重蹈覆轍!

“可是,你剛剛明明答應過了,我才說的呀。”阿快嘟著嘴小聲的說。

“但我先答應過我阿嬤不和人合夥作生意。”宥恆口氣雖緩和,但立場堅定。

“唉呀,這個屬技術層面,小枝小節好解決啦。啊不然,不然我先墊的錢就當借你,等你賺錢了再還我?”啊,這樣總可以了吧?阿快轉頭睇著他。

“這樣不好。作生意難免有風險,賺了一切好說,要是賠了,我要怎樣對你交代?”

“厚,交代什麼呀。”這棵木頭,簡直快把她的耐性給磨光了。

她只好耐著性子繼續說服:“你手藝很好對不對?一定會賺錢的。錢,我也不會急著跟你要,你不用想這麼多啦!”

阿快說得口乾舌燥,不知他到底肯答應了沒?

“這不是錢的問題。”他一臉平靜。

“不然是什麼問題?”她簡直想要尖叫了。

“我不想因為錢影響我們之間的情誼。”他說。

“我們情比石堅,絕不會被錢給破壞掉。要不,你就寫一張借據給我,這樣你他媽的會不會好過點?可不可以答應了?”

結果他溫吞的冒出一句讓阿快噴鼻血的決定——

“我還是自己慢慢存錢,等存夠了再來想開店的事吧。”

耙情她好說歹說,他就是不依就對了?實在氣死人了!

她狠狠瞪著他,有種秀才遇到兵的感覺。不只如此,她還有一種自尊受傷的感受。

她把他當作最好的朋友,卯起來想幫他,可他為什麼非要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

難道在他眼裡,她不是他的好朋友嗎?

她有種自作多情的尷尬和狼狽。

枉她謙卑地捧著一顆最誠摯的心和新台幣到他面前,結果人家連聞都不聞,她到底是在幹啥啊?

嗅出氣氛有點怪異,雅立端坐起來。

“趙宥恆,我看你還是答應阿快吧。關於金錢,她向來是出奇的摳門,這次難得發善心,你要拒絕了她這生平第一次,她鐵定會怨懟的對天發誓,永不再發第二次善心。我當然不在意你個人的福祉,但上蒼有好生之德,好不容易我們的小氣菩薩就要出來普渡眾生了,你這一腳,可是會把她遠遠踹回家閉關去,你也不希望她變那副鬼樣子吧?”

雅立的話狠狠敲了宥恆一腦袋。

罷剛一直忙著拒絕阿快,卻忽略了她的好意。

他偏頭看著阿快,她果真一副慍怒的模樣。

“唉,好吧,我原本計劃明年才出去開業的,既然你對我這麼好,那我就跟你借一些吧。”宥恆看著她氣得發青的臉說。

他已經做了很大的讓步了。他的原則之一就是不跟好友借錢,但阿快在他心中的等級比好友還要高一些,那他就給她一些特別的優待。

“借我二十萬應該夠了吧?”他說。

那麼少?

他夠嗎?她懷疑的看著他。

“我有近二百萬的存款,省點花應該夠了。”他看清她眼裡的疑惑說。

媽的!繞了一大圈,說得口沬橫飛、滿身大汗,結果人家也是小有積蓄啦,真是爆糗耶。

“好啦。好啦,隨便啦。”她實在有些惱。

☆☆☆☆☆☆☆☆☆

決定要出來創業後,宥恆辭去美容沙龍的工作,趁著空檔帶著阿快搭火車到他豐原老家玩了一趟。

在火車上甫坐好,阿快開心地東張西望,轉身對宥恆說:“我好久好久沒有搭火車了,這樣讓我好像回到小時候和我爸出去玩的感覺。”

“這有什麼難的。如果你叫我爸,以後我也可以常常帶你出去玩啊。”宥恆笑著說。

阿快對他扮了個鬼臉。“你想得美喔。”

宥恆哈哈大笑。

“對了,你們豐原有什麼好吃的?”阿快問,搓搓自己的手,今天真是冷,好想吃點熱騰騰的東西。

“嗯,我們廟東的排骨酥面很有名,桂梅莊老雪花齋也挺有名的。”宥恆說。

見她冷,他站起身,取出行李中的暖暖包搓一搓,熱了,放到她手裡。

阿快握著手中的溫暖,突然發起愣來。

久久之後她才說:“將來誰當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宥恆轉頭望著窗外,沒說出口的話是:為什麼那個人就不能是你?

但這個老是在狀況外的女人偏偏問:“阿恆,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啊?”

“我喜歡的女孩啊……”宥恆轉過頭來望著阿快。“她笨笨的,笨得不知道我在喜歡她。”

乍聽他這麼說,她心裡有著一絲失落,但在還來不及細究其中原因前,她已經月兌口:“這麼說,你心裡其實真的有喜歡的人嘍?”

“當然。”宥恆深深看著她。

她閃避著他的眼神,很怕被發現她其實一點都不想祝福那個被他喜歡的女人。

她知道自己很壞。為了掩飾自己的惡行,她口是心非的說:“你幹嘛不跟她表白?”

“因為她身邊一直有著她喜歡的人,如果我對她表白了,她該怎麼辦?不接受怕我難過,接受了又非她所願,那我還不如靜靜的待在她身邊,不要造成她的心理負擔。”話雖說得這麼大氣,但他的眼神卻是黯然的。

“她到底是誰?我認不認識?”阿快問。

不知為何,她竟有點焦慮。為什麼在宥恆身邊這麼久了,竟不知有這麼一個讓他一往情深的女人?

宥恆不答,只是淡淡笑著。

阿快靜下心來仔細分析——

他的工作時間那麼長,空閒時間扣掉睡覺,大約剩不到二分之一,她的叨擾還要佔去其中一半,剩下的時間,他最好有時間去偷偷喜歡哪個女人啦。

“你知道嗎?我覺得你是在唬弄我,除非你有什麼青梅竹馬的小女朋友或是哪個美豔的女客人倒追你,要不然最常在你身邊的女人算一算應該是我,怎麼可能突然冒出一個什麼女人來讓你暗戀?你唬我的對吧?”阿快非常得意自己憑著與生俱來的聰明,可以迅速戳破他的謊言。

趙宥恆睜大眼睛望著她,隨即被她那一臉驕傲、得意兼自負的神情給逗得哈哈大笑。

“我的天!我還真是不得不服了你。”

“對吧,我很厲害吧,想騙我,哼,門都沒有。”阿快還在樂不可支。

知道他是騙她的,根本沒有那麼一個讓他暗戀的女人,她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意識到自己實在不像是個好女人,為了不知道是單純的虛榮還是潛意識裡的劣根性,她竟冷酷的偷偷希望不要真有那麼一個女人被宥恆喜歡著。

為了取得內心的某種平衡,她言不由衷的勉強自己問他:“說說看吧,看你究竟喜歡什麼樣的女人,我幫你介紹。”

阿恆偏著頭,像是在認真考慮著她的話。

半晌,他終於說:“你知道我很喜歡吃什麼吧?”

“蜜麻花啊?”她反問。

“對。你去幫我找個會做我愛吃的那種蜜麻花的女人吧。你找得到那樣的女人,我就娶她。”趙宥恆決心配合她的風格,胡亂說一通。

“你到底為什麼那麼愛吃蜜麻花?”阿快簡直受不了,哪有人開這種條件的!

“小時候,只要我大哭大鬧,我阿嬤就會特地去台中買我愛吃的蜜麻花,祖孫兩人邊吃邊聊,她會一直逗我逗到笑出來為止。對我而言,那甜而不膩、鬆軟不黏牙的小點心,充滿了溫暖和愛的記憶;所以,有哪個女人做得出來,我就娶了。”他半真半假地說。

“哼哼,我最好找得到那種女人啦。你何不乾脆到台中那家叫什麼甜蜜蜜麻花的店問,看看老闆有沒有女兒或姊妹,可以嫁給你比較快啦。”阿快的臉,就只有一個字:悶。

“他們家都出男丁,沒有人可以嫁我。”他說。

“喔,那我們算是同一族的。”阿快說。

“同是哪一族?”阿恆沒聽懂。

“滯銷族啊。”這還用問,這個傻阿恆,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