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對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愛上趙宥恆這樣的覺悟,阿快只花了五秒便接受了這個事實。

但對這份感情的後續發展,究竟是進或退,她只花了兩秒,便作好決定。

能得到最好的,她就絕不會去考慮那次要的。

是的,她決定把趙宥恆給追回來,

只是,在她想好該怎麼做之前,她得先和雅立去稅捐處開會。

回程,兩人走地下道準備搭捷運回事務所時,經過一個算命攤,阿快的眼神不期然的和那算命的老頭對上,聽見他說——

“這位小姐請留步。”

阿快停了下來,任雅立怎樣催促、阻止,她都不走,慢慢靠近那算命攤子。

“能不能把你的手借我一看?”算命老頭說。

阿快依言將手伸出去。

“唉呀,小姐你的爛桃花真多。”老頭說。

“那怎麼辦?要斬桃花嗎?”阿快的語氣有些急促。

雅立站在一旁,帶著冷冷的不屑看著他們兩個。

“喔,不能斬,不能斬,你的桃花都開完了,只剩一朵,要好好把握,不然你這輩子就再也沒有桃花了。”算命的說。

阿快掏出一千元放在老頭那小小的算命攤上,不失豪邁的說:“不用找了。”隨即和雅立離去。

走出地下道,雅立往捷運站走去,阿快卻舉手要攔計程車,雅立將她高舉的手拉下。“你要去哪兒?”

“喔,下午益昌的老闆會去事務所諮詢一些節稅的事,你幫我應付一下,我要去顧我那唯一的一朵桃花去。拜。”說完,阿快便坐進剛攔下的計程車,隔著車窗對著一臉不以為然的雅立揮手。

☆☆☆☆☆☆☆☆☆

台中,甜蜜蜜麻花點心店。

阿快拿了一本財經雜誌,跟著一條人龍排隊買蜜麻花,等了一個半鐘頭後,她終於拿到兩包蜜麻花。

阿快仔細看著自己手上的蜜麻花,露出不滿意的表情,招來店員。

“這兩包蜜麻花和我的名片,請幫我拿給你們老闆。”

說完,她以女王般高傲的神情環顧店內一週後,走了出去。

留下錯愕的店員面面相覷著。

第二日,同樣的時間,阿快又出現在甜蜜蜜麻花的排隊人龍里,她依然皺眉看著蜜麻花,再度遞上自己的名片,交代店員:

“幫我交給老闆。”說完,轉身離去。

第三日,當阿快再度對甜蜜蜜麻花店的店員說同樣的話時,店員終於有了回應。

“蘇小姐,我們老闆請你裡面坐。”

阿快像是早就料到會有這回事,一臉自在的隨店員走進一間佈置雅緻的客廳內,主位上坐了一位表情嚴肅的老太太,正在候著她。

“想必你就是蘇小姐,請坐,”老太太對她頷首,雖是笑著,眼神卻是冷淡警覺的。“我是麻花店的老闆林徐英,請喝茶。”

阿快低頭慢慢啜飲老闆送上的茶,面露喜色。

“嗯,真是好茶。”

“蘇小姐喝得出來這茶的好?”老太太冷淡有禮的問。

“嗯。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鹿谷鄉產的春茶,用的是山泉水;壺嘛,應該是有二十年以上歷史的宜興紫砂壺,才能泡出這樣的凍頂烏龍茶吧?”阿快讚美道。

老太太露出一絲訝然。“蘇小姐果真是行家。這的確是去年鹿谷鄉的冠軍茶,用山泉水和宜興紫砂壺泡的烏龍茶。”

“哪裡,是老夫人太客氣了。”阿快笑著接過第二杯茶。

老太太淡定的睨她一眼。“這幾日蒙蘇小姐送我敝店六包蜜麻花,不知有何賜教?”

“賜教不敢。只是素聞貴店蜜麻花名聞遐邇,特地從台北前來購買,三日花了我四個小時三十分鐘的時間排隊購得六包,可惜……”阿快遲疑的看著老太太,把話給打住。

“蘇小姐,有話直說無妨。”

“個人以為,那六包蜜麻花不值得讓人等候,甚至期待。”阿快把話說明了。

“此話怎講?”老夫人沒有生氣,倒是很想聽聽這個當會計師的小姐怎麼說。

“第一天的蜜麻花,白芝麻的顏色呈淺褐色,那表示火候太過。第二日的糖漿黏在包裝袋上,那表示油糖比例失衡導致糖衣太軟,且兩股麻花切的刀工不一,沾上的糖衣厚薄無法一致,厚的地方吃來太膩,薄的地方又稍嫌不足。第三日的麻花上有兩顆小黑點,我認為那是糖的雜質所致。由此可見,貴店對糖的過濾有失嚴謹。”阿快一鼓作氣地把話說完。

阿快骨子裡自然散發的自信,讓她說的話有種不容置疑的力道。

老太太被阿快指正得啞口無言。

半晌,老人一臉平靜的望著阿快。“蘇小姐,你說的缺失我都虛心接受,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對美食有這樣深厚的研究,真是令人佩服;但是,你不遠千里連來敝店三次,當然不會只是單單為敝店產品作品管這般單純,是吧?”

厚,薑還是老的辣!她倒是一眼就看穿自己另有目的。

阿快不動聲色的笑笑。“沒錯。我有一個極好的朋友很喜歡吃你店裡的蜜麻花,所以,我才專程下來買,想仔細研究後做給他吃,當作是個驚喜。”

“喔,你朋友現在人在哪裡?”老太太問。

“大陸。”阿快說。

“我的蜜麻花是有獨門配方的,你就那麼自信可以破解?”

“我相信天下無難事,一次做不好,我做兩次;三次做不好,我做十次,甚至百次,我相信我總會成功的;但是我希望我辛苦拿到的是完美的範例,這樣才有挑戰的價值。”阿快說。

老太太打從心裡笑了出來。

“孩子,你太樂觀了,就算我現場做給你看,你也絕不可能做出和我相同口味的蜜麻花。你知道嗎?有些技術就是這樣,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有些功夫是基本功,功沒練到一定火候,是絕提煉不出什麼精髓的。現在店裡賣的都是我大兒子做的,他跟我做蜜麻花十年了,還做出讓你挑出毛病的麻花,你就該知道,這事沒那麼簡單。”

“再難我也要試試。”阿快態度堅決的說。

“你對朋友的心意真教人感動,那應該是男朋友吧?”老太太又問。

“是一旦錯過,就會抱憾終身的男人;所以,我一定要學會做蜜麻花,把他追回來。”阿快說。

“我很想幫你,但是,製作蜜麻花對火候的掌握有著很嚴格的要求,不是沒有經驗的人學得來的,你還是另外想辦法吧。”老夫人勸她改變主意。

“如果我說我可以,你一定不相信。這樣吧,我們來場技藝切磋賽,我來炒花生,你做蜜麻花,請幾個人來當我們的評審;如果我贏,你不能藏私,當場做一次蜜麻花給我看,不管之後我學得口味像不像,你都不必再理我,這樣好嗎?”阿快望著老太太,眼裡有著熾烈的期待。

老太太在她眼裡看到年輕時的自己,那種非要不可的企圖心,她已經很久沒在誰身上看到了。

“好吧,那就明天下午兩點開始,我們來比一場吧。評審我會去找來。”老太太一掃眼底的冷漠說。

“謝謝你。”阿快對她頷首,然後轉身離去。

☆☆☆☆☆☆☆☆☆

翌日,下午一點鐘,阿快拿著她準備比賽的食材,拉著三分無奈、七分不情願的雅立出現在甜蜜蜜麻花店。

店員領著她們進入客廳,老太太幫她們兩人介紹評審——

“蘇小姐,這位是美食協會的李理事長;這位是專攻中式點心二十年的吳師父;至於這位,是專跑美食新聞的記者劉小姐。”

老太太替阿快介紹完,阿快也一一回禮,並將雅立介紹給在場的每個人之後,便在老太太的帶領下走到廚房。

“你要炒花生是嗎?我幫你準備了這個大鍋,你要不要先試試爐火?”老太太問。

“這個我會用,沒有問題。”阿快邊說邊戴上廚師帽、圍裙再把花生拿了出來。

老太太對評審點頭,便聽到李理事長宣佈:“比賽時間一個小時,現在開始。”

阿快把鹽和預先洗乾淨的幹沙依一定的比例和在一起,倒進已熱的乾鍋裡,再把花生倒進去,開始拌炒。

林老太太這邊則開始拌麵粉,熬蜜糖漿。

雅立坐在評審席上,看得冷汗直流。

這個阿快,就鹽、沙和花生這麼簡單的三樣東西也敢拿出來和人家比賽?

也不看看人家那邊又是麵粉,又是糖,又是油鍋,光看人家揉麵粉的架式就夠唬人了,還有那切面條的動作,多俐落好看呀,一看就知是大師級。

阿快這……簡直就是小蝦米挑戰大鯊魚,她怎麼會有勇氣提說要比賽的?

這個阿快,真該頒個最佳勇氣獎給她。

三十分鐘過去了,阿快綁著的頭髮、身上的衣服全都汗溼了,但她像個機器人一般,大鏟子不停地翻炒著花生,翻炒的頻率和剛開始的第一分鐘一樣規律。

要維持那樣規律的動作三十分鐘,雅立知道手鐵定很酸。

阿快的眼神專注在眼前那一鍋花生裡,神情肅穆,和著像是決心的東西,看來非常的美麗。

那一剎,雅立終於明白了,這場比賽一定和趙宥恆有關,要不然阿快沒理由這麼拚命。

但這樣做,究竟對追回宥恆有什麼幫助?

雅立又想不通了。

四十分鐘後,廚房裡瀰漫著一股甜香,那是蜜麻花快完成的香味。

雅立著急的看著阿快,只見她的鍋子裡冒出了一種嗶嗶剝剝的細小聲音。

終於聽見她用一種如釋重負的響亮聲音說:“好了。”

一個小時後,雅立坐在評審席上,喝著上等的烏龍茶,先品嚐外表金黃透亮的蜜麻花,吃起來外軟內酥不黏牙,實在好吃。

當阿快那長相平淡無奇的花生送上來的時候,雅立拿起一顆花生仔細端詳。真是見鬼了,這花生怎麼會整整炒了四十分鐘,看起來還像生的一樣?這……還用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