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

他們回到宥恆的十二樓,宥恆要開燈,卻被阿快阻止了;兩人就著外面微弱的燈光深情對望,阿快踮起腳尖摟著他的脖子,那表情看來十分誘人。宥恆俯身吻著她柔女敕的唇瓣,舌尖輕輕探索著她需索的舌,一雙寬厚溫暖的手在她腰間和臀間著;阿快鬆開摟在他脖子上的手,偷襲、揉捏他光滑的胸肌,只見他低吼一聲,兩人撲倒在沙發上,幾近狂亂的需索著彼此,在汗水和嬌喘中,兩人一起到達的高峰。

事後,阿快抱著宥恆,第一次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心滿意足。宥恆是唯一可以讓她毫無保留、全心信任的人,和他在一起,讓她覺得好幸福。

天微亮,她在宥恆的深情注視中醒來,她露出一個真材實料的笑容。“早!”

他點點她的鼻子。“現在你可是我的女人了,我會盡一切力量守護你,但我只要求一件事。”

她伸手在他的胸膛上寫著自己的名字,很性感的呢喃著:“你講啊。”

“不許再隨便勾引其他男人了。”他很認真的看著她說。

“如果我辦不到呢?”阿快逗他。

“我會立即離開,永不回頭。”他說這話時,表情隱約有種痛苦。

阿快輕輕撫平他微蹙的眉心,仔細看著這張臉龐。

她知道他是說真的,他一向就是個認真負責且專情的男人,只要給了,就會給得很深很長……

所以,一旦被辜負,就會慘烈得難以收拾。這是這趟上海行她得到的深刻體悟。

她第一次瞭解,默默愛著一個人,靠得太近怕傷了彼此,遠遠看著卻又無法遏止心底那熾烈的想念,是種什麼滋味。

那是一種煎熬;而這種煎熬,她只對趙宥恆一個人有,所以她能理解他為什麼會這樣說。

她溫柔的吻著他。“有了你,我再也不要別人了。”

“但是我並不符合你的三高標準。”宥恆心底有絲小小的不安。

“誰說你不符合?報上名來,我去海扁他一頓。”阿快說。

聽到她這麼說,他的眉眼瞬間舒展開來,放下了心中唯一的疑慮。

她的大腿環著他的腰。“你好像很相信我的話哦?”

他吻著她的眉。“你這人心裡怎麼想,嘴裡就怎麼說,判斷你有沒有說謊的本事,我有。”

“呵,好有把握呢,那你知不知道我別的長處?”問完,她以一種撩人的姿勢挑逗著他。這時候要是再講話,那就太不上道了。

☆☆☆☆☆☆☆☆☆

趙宥恆和蘇阿快纏綿了一個假日。翌日,便飛回上海。

雅立冷眼看著阿快,只見她邊唱歌邊飛快的按著計算機,這點雅立沒意見,但她頸上那明顯的吻痕就教雅立深深地不以為然。

“你真有那麼寂寞?非得去嘗試一夜?”雅立一臉鄙夷。

“你講話儘量刻薄吧,我現在正在熱戀中,有的是金剛不壞之身,你那小小的中傷,絕對傷不了我。”阿快眉開眼笑的對雅立說。

“那麼快就把趙宥恆忘了?”雅立放下筆,好好研究起蘇阿快。她是不是遭遇太多情變,所以性情大變?

“沒有呀,我發現我真是愛死他了,怎麼可能把他忘了!”阿快一臉快樂地說。

雅立上下打量著阿快。“你不太正常,你知不知道?”

阿快看著雅立。“對呀,我也這樣覺得。我覺得我快樂得快要爆炸,我沒想到一向溫柔的阿恆,在床上竟然這麼狂野——”

阿快的話和無限幸福的表情在雅立冰冷的視線下被硬生生打斷。

“趙宥恆回來啦?”雅立問。

但表情說的是:你給我控制著點。

“是。”阿快勉強配合。

“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啦。”雅立一臉嚴肅的說著這句滿好笑的話。

“嗯。”阿快努力配合雅立要的風格。

“他肯跟你上床,一定是考慮過要跟你發展長遠穩定的關係,你自己以後行為要檢點一點,不要再錯過這麼好的男人。”雅立說完,又低下頭去核帳。

阿快額角垂下三條黑線。

她就是非常在意“他肯跟你上床”那六個字,這簡直接近侮辱!她一定得問清楚。

“你幹嘛那麼機車?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耶,我全身上下到底哪裡不好,你幹嘛講得好像他肯跟我上床,是件多大的恩典似的?”阿快站起來,一臉挑釁的望著雅立。

雅立頭連抬也沒抬,一臉冷靜的繼續算著她手上的帳目,只是輕描淡寫的冷冷說道:

“我覺得他是個守身如玉的男人,還沒結婚就把貞操給了你,一定已經有要娶你打算。”說到這兒,雅立才抬起頭。“你站這樣是怎樣?想找我吵架?”

阿快被雅立搞得哭笑不得。

“不是。我是想說,我這輩子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雅立根本是生來克她的。

“嗯,知道就好。”說完,很平靜優雅的把帳簿移給阿快。

“告訴趙宥恆,結婚日期得避開一至五月的旺季。還有,在他搬回台灣之前,你都不許再請假。”

☆☆☆☆☆☆☆☆☆

當阿快在事務所忙得內分泌失調、醜到最高點的時候,趙宥恆替他姊夫訓鏈好了一些幹部,安頓好他當初承諾姊夫的所有工作後,順利辭了AQ髮廊經理的工作回到台灣。

六月的某一天午後,他一下機就直奔阿快和雅立的會計師事務所,拿了九十九朵紅玫瑰,當場苞兩頰各夾著一支電話忙得像鬼的阿快說:“六月了,嫁給我吧。”

阿快忙得有點心浮氣躁,根本沒聽清楚,只是大剌剌地隨便招呼著:“你回來了,等我一下,我先打個電話。”

當她把電話都講完,走過來接過他手上的巨大花束。“你剛說什麼?”

問完,電話和她作對似的又響起。

她轉身回去要拿起電話之際,終於聽清楚他再說一次的話竟是——

“嫁給我吧。”

她在漫天亂響的電話鈴聲背景中,抱住他,大聲說好!

雅立插著腰,從容地解決每支剛好來湊熱鬧的電話。

當兩人共用的辦公室裡所有的噪音都消失後,雅立滿意的看著這樣的結局。

這阿快真是好樣的,總算擺月兌滯銷一百年的魔咒,順利把自己嫁出去了。

☆☆☆☆☆☆☆☆☆

阿快家的山東餃子館。

蘇爸和蘇媽為了迎接準女婿,特地暫停營業,煮了一桌子拿手菜和高粱酒候著他。

“老伯,您這牛肉餃子真好吃。”宥恆真心讚美。一直以為阿快的廚藝已經夠好了,想不到她家裡賣的蒸餃會這麼好吃。

“是嗎?那再嚐嚐這個小菜。好吃嗎?”蘇爸開心的在他碗裡放了辣白菜、辣味雞、辣蘿蔔等等紅咚咚的小菜。

“喔,好、好……”宥恆額角泌出細細的汗珠來。

“好吃啊,好吃就好。”蘇爸滿意極了。

“什麼好吃!他是說好辣。你把菜弄這麼辣是要叫他怎麼吃!就跟你說他的級數只到小辣,你還弄這麼辣,講不聽ㄟ。”阿快兇巴巴的對著老爸抱怨著。

阿快把宥恆的碟子移到自己面前,將山東大饅頭移到他面前。“這裡呢,以你的程度,能吃的就饅頭跟蒸餃兩樣了,我爸炒的那個空心菜也是辣的。”

“沒關係啦,辣好,下飯啦。”宥恆客氣的陪笑著,把阿快還在唸大學的小弟遏逗笑得合不攏嘴。

“我去幫你煮個湯好了。”蘇媽站起來。

“不用了,伯母。”

“不喝湯難道你要配高粱?”阿快一臉好奇的望著他。

“他連酒都不會喝嗎?”蘇爸不敢置信的叫了起來,這樣能算男人嗎?

“他會。只是酒量沒你的三分之一,要喝我陪你喝,我醉了他當司機,不是頂好?”阿快忙著安撫老爸。

“對呀,一家子常常喝得醉醺醺的像話嗎?”蘇媽對宥恆可真滿意極了,人家多溫文儒雅,配他們男人婆似的阿快簡直完美極了。

她笑著幫準女婿煮鮮魚湯。

宥恆很捧場的將魚湯喝完,讓蘇媽樂不可支。“還是我煮的合你口味是吧?”

宥恆笑著點頭。

“你真要娶我們家丫頭?她很兇的,你不後悔?”蘇爸很慎重地再問一次。

“是。”宥恆肯定的說。

“嗯,說真的,你真的很帶種。”蘇阿快的小弟冒出一句。

阿快出手拍向小弟的後腦勺。“你少機車了,多跟趙哥學學,人家多有眼光。”

“呦,可真不害臊呢。”蘇爸取笑道。

“害什麼臊啊,本來就是啊對不對?”阿快抱著宥恆的手臂,親暱而甜蜜地笑著。

宥恆轉頭笑著。阿快可能直爽、稍微兇悍些,但她絕不會無趣或死氣沉沉,從第一次她多管閒事的替他說話那一刻起,一切就註定好了。她是他的,想賴也賴不掉。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