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邵巧芸張大嘴巴,杏眼圓睜,他……他不是個宅男、藥罐子、沒有用、懦弱無能的傢伙嗎?

為什麼?自己雙手一空,什麼都沒抓到?

“你!上回不是被我打著玩嗎?”邵巧芸懷疑又驚愕。

陳讓不多做解釋,勾起唇角笑意。

邵巧芸急了,提高分貝大喊:“這不公平!我又不會劍道。”

“那就使妳會的。”陳讓的聲音,還是沉著地讓人模不清頭緒,沒能奪下他手中竹劍的邵巧芸,越聽越心驚。

“你別囂張,我從小就練……”

“柔道是嗎?”

陳讓二話不說,對著已經擺好架勢的巧芸“呼”了一聲,當下一個過肩摔,摔得根本來不及反應的巧芸七葷八素。

“唉呦!痛啦!”巧芸故意喊得震天價響,但整個陳家就是沒人搭理。

“不用裝了,我只用了三分力,疼不到哪去。”陳讓緩步走到她身邊:“也不用喊救命,陳家沒人,妳‘最愛的’封二哥也不在。”

巧芸動作很大地揉著小腿、揉著肩膀,但就是引不起陳讓一絲同情,這就罷,她的確沒多疼,讓她噘著嘴眼眶泛紅的,是自己最擅長的柔道怎麼也……沒能拿他怎樣?

怎麼可能?陳家“最沒用”的不就是三哥陳讓嗎?她從小最放心“欺負搗蛋”的對象就是他啊!他不是躺在床上吊點滴、就是窩在計算機前當宅男,他、他、他,為什麼,真的這麼厲害?

這時候,她那讓她打死不嫁的“未婚夫”拿了一件衣服過來。

“現在可以實現妳的諾言了吧?陳家的傭人全被妳整跑,整間房子空蕩無人,妳就穿上他們的衣服,補這個缺。”

“你說什麼?”巧芸以為自己聽錯。

“是妳說,打輸就隨便我。”陳讓慢條斯理地將一件女傭服拿到她眼前晃。

“我偏不!”這怎麼可能?她是邵家千金、是爹地的寶貝,從小隻有她使喚人的分,哪時輪到她得伺候人?

陳讓笑看惱怒驚慌的小丫頭,這笑,瞧得邵巧芸心驚膽跳。

“不要?”他慢條斯理、帶著小小的威脅道:“那妳們家剛到港口的貨櫃,能不能順利通過海關,就是未知數了。”

“那又怎樣?”巧芸從來都是天地不怕。

“不怎樣,伊拉克戰爭照樣打,陳家照樣做生意,但妳邵家人人稱羨的地位,可能很快就會從這個市場除名。”陳讓陳述事實,巧芸卻壓根不想理會。

“我才不信爹地會為了這些把我賣掉,哼!我走,我現在去問爹地!”

就在巧芸說完話要起身時,肩頭竟無聲無息地多了一個發熱的掌心。

她竟然動彈不得!

“走得出這扇大門再說。”陳讓的話和這手掌一樣,重得嚇人。

他威風了,可真威風了,留下那件衣服,就得意洋洋地走出劍道室,留下無語問蒼天的巧芸,一個人不甘心又無計可施地發著愣,難道真的風水輪流轉,她要倒大楣了……?

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