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翌日,巧芸在沙發上醒來。

明亮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在她身上,她忘記昨天晚上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不過身上卻多了件棉被。

巧芸伸手揉了揉眼睛,惺忪的睡眼往窗外看,看見正在草坪上慢跑的封二哥。

他不知道幾點就起床了,也不曉得運動了多久,只見他身上的汗水一顆一顆地隨著步伐落下,後頭還跟著他養的大狗狗,吐著舌頭跟著一起跑。

巧芸不知不覺痴痴看著,好一會兒都沒發現,也有人正在後頭睨著她。

封二哥一步步地精實跑著,巧芸的眼珠兒一吋一吋跟著移動,在她十七歲的認知裡,男生,不就應該要這樣嗎?

如果、如果她嫁給了陳讓,但每天卻又看著這樣令人心動的陳封,那……

巧芸不敢想也不願想,如果事情真的變成這樣,該怎麼辦?

她默默低下頭,掀開不知是誰替她蓋上的棉被,準備上樓,再睡個回籠覺。

“過來吃早餐。”

怎料,有個聲音從她後方響起,讓頭低低的巧芸嚇了一跳。

陳讓在她身後好一會了,從她目不轉睛地眺望窗外的二哥起,他的臉色跟著一吋吋垮下。

她不該、不該用那樣的目光,瞧著陳封。

他可以等、可以讓,但不能忍。他不能容忍他的未婚妻,這樣看著別的男人。

“你自己吃就好。”巧芸無精打采地說著,也懶得問他的聲音為什麼聽起來有些不對勁。

陳讓一個步伐,迅速地擋住邵巧芸的去路,巧芸差點沒撞上他。

她第一次覺得原來陳讓這麼高,也第一次覺得他這麼有架勢,但很抱歉,他誰不阻攔,竟然擋她的去路。

“我就說我不想吃了啊!你自己吃。”

“既然我答應邵爺要好好照顧妳,妳就得過來吃這一天當中最重要的一餐。”陳讓很明顯地不退讓,巧芸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拿她爹地來壓她?最好有用啦!一大早就要講大道理,聽了就煩。她往餐桌望瞭望,看見三明治和牛女乃,故意說道:“我不習慣吃西式早餐,這樣可以了吧!”

說罷她便再跨出一步,但陳讓竟然sheng體一側,又硬生生地再擋了她一次。

“過來。”他發出低沉的聲音。“我叫人十分鐘內,煮好一份中式早餐,妳跟我到餐桌等。”

“你真的很盧耶!”巧芸跺了跺腳,雙手插腰,噘起嘴不服氣的抗議模樣,讓陳讓眼眸微微一斂。

她還是跟以前一樣,一點也沒有變。任性、率真、滿腦子一堆鬼主意,這古靈精怪的小丫頭,曾經在他孤單的病床旁掀起一陣陣不平靜的風浪,而不一樣的是,她長大了,眼中看著的,竟然還有別人。

“我再說一次,過來。”

陳讓低下了嗓音,讓巧芸感受到氣氛有些不對勁。

“吃就吃嘛!了不起啊!”她嘴上這麼說,心裡可不這麼想,要她邵巧芸乖乖聽話?他陳家屋頂掀起來還比較快。

巧芸表面上是乖乖跟著陳讓走到了餐桌,兩顆又大又圓的黑眼珠兒,卻不安分地左右搖晃。

家僕們很快照著陳讓的指示開始料理中式早餐,個個焦頭爛額,即便要煮個稀飯,米也沒那麼快熟;要熬個豆漿,豆子也得先泡過水吧!這下子如何在十分鐘內弄出箇中式早餐?

巧芸看一大群人在廚房忙得要死,靈光一現。

“我不愛吃西式、也不愛吃中式早餐,我就愛吃自己煮的早餐,可以吧?”說罷,她一箭步跑進廚房,家僕們被這大小姐弄得面面相覷。

“你們煮你們的啊!我弄我自己吃的,看什麼看,不行嗎?”巧芸沒等大家反應,開始拿起廚具作勢料理。

家僕先是不知所措地回頭看餐桌旁的三少爺,接著很快就發現情況不對,最後一個個放著爐上的鍋子不管,月兌下圍裙逃之夭夭。

那個住進來不久的邵家小魔女,開始“大動干戈”地在廚房翻天覆地。

“唉呀呀!切個蔥刀子也會滑掉?我本來想煎個蔥花蛋呢!”巧芸嚷得大聲又故意,一把菜刀從廚房飛了出來。

“唉呦!我要切蘋果當餐後點心的,怎麼連水果刀都不聽我的話啦?”這回“不小心”從她手上飛出的是把水果刀。

接著就是鍋鏟鍋蓋盤子杯子通通長了翅膀,哪兒不飛,就往餐桌上去,整間廚房像打戰場般慘不忍睹後,巧芸才滿意地罷手。

陳讓坐在桌邊,不說一句話。

如果這丫頭是在考驗他的耐性,那麼她失敗了。

他不能釋懷的,不是她如何搗蛋,而是她不該讓他看到早上那一幕。

陳讓端起碗,一個人靜靜地先吃,巧芸見他竟然無動於衷,擺明不把她放在眼裡,胸口不知突然哪來的怒氣,咻的一聲,手中最後一根叉子,不偏不倚就往陳讓眼前扔去。

“啊……”她扔出叉子的那一剎那,很快就後悔了,她手勁不小,要是真的傷到人了怎麼辦?

她剛是氣這臭宅男竟然甩也不甩她,但其實跟他也沒有深仇大恨,萬一這叉子真的插到他的眼睛……

就在巧芸張著嘴巴,還來不及發出聲,就見陳讓揚起手中的筷子,無意地往旁輕撥,叉子就這樣不著痕跡地飛偏了,匡啷一聲落地,而他順勢夾起桌上的一塊皮蛋豆腐。

“過來,吃早餐。”

他再說了一次,這五個字聲音不大,卻隱隱約約有股說不出的箝制,讓巧芸一時之間聽了話,乖乖地走向餐桌。

陳讓收回的筷子,平穩地將軟女敕的豆腐放到她眼前的盤中,上頭的皮蛋甚至晃也沒晃,不過巧芸沒有留神這些,她很快發現這一瞬間自己失了殺氣。

她不甘心自己失勢,一個故意不小心又要打翻盤子,怎料陳讓一雙筷馬上壓在盤緣,巧芸竟動也動不了。

他用些許嚴肅的表情,低斂地對她說:

“這段婚姻雖然不是我們選擇的,但如今妳踏入陳家,就請妳尊重這個決定。我們有半年的時間可以相處,我願意用最大的誠意和妳共度,讓彼此接受對方。在妳滿十八歲前,妳都得住這裡,不過妳可以放心,在妳未成年前,我不會對妳怎麼樣。”

說罷,他拿起一個杯子,準備替她倒牛女乃。

講到“婚姻”兩個字,巧芸可醒了,她打從一開始就不曾想過要嫁人,她還要念書還要交朋友、還有大好的青春時光、還想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什麼叫未滿十八歲前不會對她怎樣?他想要她還不願意咧!

“半年?我連半天都不想!”她本能地大聲抗議。

陳讓拿著那杯牛女乃,緩而徐地再道:“妳真的這麼討厭我?”

巧芸還沒有答話,就聽見一個更沉冷的聲音,像是質疑、像是審問犯人。

“還是妳喜歡的,真的是陳封?”陳讓的表情,明顯不對勁了。

但巧芸從小就天地不怕,腦袋想什麼,嘴裡就說什麼:“封二哥威風又勇猛,我是喜歡那一型沒錯……”

陳讓一聽,突然將手中的杯子鏗的一聲,重重放到巧芸面前,巧芸止住了話,陳讓臉上露出複雜難懂的神情。

陳封?!自己的親二哥?

他從小看在眼裡的小女孩,喜歡的竟然是自己的二哥?

她進陳家,要嫁的人是自己,為什麼這丫頭嘴裡竟然說出這種話?

他此刻心中滿是難以言語的情緒,動怒、震愕、及不欲承認的嫉妒。

自己的未婚妻,喜歡自己的親兄弟。陳讓什麼話也不再說,冷著臉轉身離開。

當母親告訴他邵家想把女兒嫁到陳家時,他沒有提出異議,不管他兩個哥哥怎麼說,說他以後沒平靜日子過也好、跟他說真的不喜歡可以拒絕也罷,他都沒打算那麼做,因為他剛才對巧芸說的那番話,都是真心的。

幼時一個人在病房獨處的經歷,讓他更懂得人內心的孤單,所以他願意用誠意和耐心,和獨自來到陳家的巧芸試著相處。縱然她剛才的那番話重重傷了自己,但心中有她的陳讓,不願在起點就和巧芸起爭執,更不願嚇壞了才進入陳家的她。

莫非他的等、他的讓,最後得到的,會是這樣的答案?

但感情之事,陳讓深知無法勉強,矛盾複雜又震怒的心緒,讓他繃著一張寒冷的臉,離開了餐廳。

巧芸知道他在生氣,不過她不知道這句話影響陳讓多大。

哼!氣死你!我就可以一個人安靜吃早餐啦!

巧芸得意洋洋地咧嘴大笑,她就是想氣他、想唱反調,想要用這種方式讓全世界都知道,她有思想有主見,不是個說嫁就嫁、任人操控的洋女圭女圭,她要人重視她心中的難受與孤單、要人注意她關心她。

正當巧芸得意地要拿起那杯牛女乃時,竟赫然發現,陳讓剛才放在她眼前的這個杯子,竟然……裂了一圈。

他……氣成這樣?他震裂了這個杯子?

要不要這麼幼稚,跟自己家裡的杯子過不去?

巧芸愣了愣,轉頭看著已經走遠的陳讓背影,想起他剛剛說的那番話,和他臉上嚴肅認真的模樣。

難道……他真的這麼重視這個婚約?

她眨眨眼,深呼一口氣,這個她從來不想深思的問題、不想認真看待的決定,難道陳讓會玩真的?

十七歲的巧芸,還是個該唸書的年紀,今早她無精打采地被司機送到校門口,踏進這貴族學校。

教室裡,巧芸聽著窗外傳來一陣又一陣的蟬鳴,還有隱約的啾啾鳥叫,她託著臉蛋,心不在焉。

今天逃課!

她心裡湧起這個念頭,窗外風光多美好,被關在陳家已經夠可憐,為什麼還要被關在學校一整天。

想到就要做到的巧芸,很快將東西悄悄收拾好,下課鐘一響,她便躡手躡腳地溜到校園牆邊。

她左瞧右望,哈!沒人!今天誰都阻止不了她逃課!她要到旁邊的雪花冰店先吃個過癮,然後再去逛有好多新鮮玩意的格子店,最後再去地下街玩太鼓達人……耶!完美的一天!

巧芸先把書包一扔,順利扔到牆上,踮起腳尖,用力一蹬,翻上了牆。

就在她雙手抱著書包,準備翻出牆外時,怎料一個不小心,重心不穩,唉唉唉唉呀!天!她就要滾下去啦!

就在這一剎那,她竟然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

陳讓?!

他竟直挺挺地站在牆外,看著她……不,等著她滾下來!

“唉呦!痛痛、痛……”巧芸硬生生地從牆上抱著書包滾了下來,而那個站在眼前等著一切的該死東西,竟、然沒有過來接住她!

混帳東西!不會幫忙嗎?

“我身手不好,來不及反應,不好意思喔!”摔在地上的巧芸冷不防聽到一旁的陳讓不疾不徐地這樣說,真是火冒三丈、氣到想搥心肝。

他是故意的是不是?笑他懦弱無能,他就真的擺爛,用“身手不好無法反應”這個爛理由,讓她摔個四腳朝天?

“你!接著人都不會嗎?”巧芸氣得嚷嚷。

“就不知道教官會不會。”陳讓月兌下了外套,巧芸還沒聽懂,就遠遠聽見學校教官的聲音傳來。

“邵巧芸同學,妳翻牆逃課嗎?”

真是有夠倒黴,課沒蹺成、摔個半死,現在又被教官發現,後頭還跟著一大群看熱鬧的同學,巧芸真想搥完心肝搥牆壁,不過她很快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件外套,蓋住了她摔下來時掀起的衣裙。

是陳讓,他在第一時間遮蓋了她險些曝光的衣裳。

教官已經走到她身旁:“妳是怎麼了?最近狀況那麼多,知不知道妳已經記了幾支過,馬上跟我來教務處!加上今天這一支,我看妳是得被退學了。”

巧芸已經摔得疼得要命,又被當眾訓斥一番,這種貴族學校就是什麼都管、什麼都嚴,一天到晚啥事都要記過,現在還要退她學?她真是滿心不爽,要是讓爹地知道了該怎麼辦?他一定會失望又生氣。

就在這個時候,巧芸聽見陳讓一句話。

“我來,是要替她請假。”陳讓還是站在原地,沒有扶她沒有拉她,不過光是這句話,就夠救她的命。

“幫她請假?你是誰?”教官打量著陳讓,四周的同學們也好奇地探究。

“我是她的未婚夫。”

之後,巧芸聽到一陣尖叫,正確的說,應該是一陣陣驚聲尖叫。

是怎樣?大家不都知道她被爹地“賣”到陳家去了嗎?

巧芸還摔在地上,不過陳讓的身邊,已經圍滿了她的同學。

“原來你就是巧芸的未婚夫喔!你叫陳讓對不對?”

“原來陳家三少爺長這樣……好帥喔!你有幾公分啊?”

“陳家真厲害,勢力龐大就算了,連人都生得這麼英俊挺拔,你好你好,我是巧芸的死黨,我叫……”

“喂!”地上的巧芸聽不下去了。“妳們幹什麼啊!不先扶我起來嗎?”

她摔個七葷八素也就算了,這些人也跟著腦袋發昏?

巧芸抬起頭,看著剛剛連續幫她“解圍”兩次的陳讓,他英挺的身軀,比起她的同學們高了一截,被人群圍在中央,卻翩然有禮地點頭示意,紳士微笑。

從進陳家第一天起,她就不曾好好仔細看一看他,現在居然摔在地上,看著一大群人將他團團圍住。

巧芸仰著頭,頭一回好好將他看個仔細。

陳讓風度翩翩、氣度高雅,好像……好像什麼?巧芸再抬頭往一旁望望,她唸的貴族學校,有著歐洲中古式建築,美輪美奐,陳讓在這旁邊一站,是……是啦!是有點像優雅的貴族王子。

但現在是怎樣,大家顧著看這陳家三少爺,把她這摔到地上的同學擺哪了?巧芸看著像蜜蜂一樣圍繞在陳讓身邊的同學們,還有人拉著陳讓的衣角滿臉笑容的講著話,越看越不知心中哪來的一把火,燒得她火冒三丈。

“你們圍著他幹什麼?搞清楚欸,我是他未婚妻,OK?”

巧芸一邊揉著摔疼的膝蓋自己站起來,一邊沒好氣地高聲喊嚷,這話說完,她自己愣住了。

自己怎麼會說出“未婚妻”三個字?

她抗議、排斥都來不及,現在自己說得那麼順口,搞什麼鬼?

就在這時,她發現陳讓眼角始終有道目光朝向她,她不小心和他互望一眼,瞧見了陳讓嘴角勾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巧芸馬上心虛地狠狠用眼瞪回去。

看什麼?是怎樣?搞得好像被抓包了什麼一樣。她看不慣那些蜜蜂同學,出言糾正一下不行嗎?

“剛剛的事情已經替妳擺平,回教室上課,放學我會親自來接妳。”陳讓收起對那些同學的禮貌笑容,又沉下一張臉,對著巧芸說。

巧芸一瞧心裡更怒,怎麼?對她的同學就有說有笑,對自己就這張撲克臉?

“你真的很討厭耶!”

她嗔著,話裡有一些抗議,抗議他怎麼可以對她的同學好,對她就那樣兇。

陳讓低下眼眸,給了巧芸一個沒得商量的目光。

他的那句話中,有著沒有說出口的意義。以他陳家三少的地位,從來不需要親自駕車迎接誰,今天她邵巧芸,是第一個。

虧她還知道自己是他陳讓的未婚妻,在聽見巧芸衝口而出這三個字時,他心底有那麼點衝動,想要給她一個會心的笑容,或是擁抱。

但是他還不清楚,在巧芸心中,他這“未婚夫”究竟只是一個名稱,還是一個真真切切的身份,他還忘不了,巧芸望著陳封時欽佩的眼神;還無法釋懷,巧芸說著她喜歡的男生,就是陳封那一型……

即便他今天親自到學校看她、親自等她下課,用行動展示他對她的重視,陳讓心裡還是相當不舒坦,不斷思忖她到底領不領情、會不會懂。這樣複雜的心情一直持續到放學時分。

“你還真的等喔?”巧芸一出校門,本沒精打采的雙眸突然一瞠。

其實她是有那麼一點感動啦!陳讓今天幫了她很多忙,好像早就知道她會出什麼事一樣,替她一一解圍,算他有點本事。

現在瞧見他真的在校門口等她放學,巧芸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為什麼,喉嚨好像哽著些什麼話,不過這陳讓,當真不會說句好聽的。

“不然妳期望誰來帶妳回家?”他正想著巧芸與陳封的事,聽到她這麼說,臉上露出一絲不悅的神情。

“你到底兇什麼兇?我在學校已經被老師、教官念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放學,又要看你這張撲克臉,那我不如回邵家看那些人算了啊!”

“妳這麼想回邵家?”

“你告訴我,待在陳家有什麼好?”

兩人已經上了車,卻在車上開始爭執。

“陳家不好是嗎?我看妳早上倒是挺開心。”

“早上?”巧芸壓根不知道陳讓到底在說哪件事。這時她想起自己把陳讓氣得走出餐廳,她樂得一個人清閒吃早點的事。

嘴上從來不輸人的她,硬是大喊:“對啦!我早餐吃得可開心了,怎樣?”

她得意洋洋,坐在一旁的陳讓卻立刻青了臉色,不再答腔。

他看巧芸的臉色,知道她是刻意找事情跟他鬥嘴,然而心中的結一天沒解,他一天不知該如何面對。巧芸對陳封,到底是什麼心態?是小女孩的崇拜、真心的喜歡、一時的寄託?他不斷臆測,臉色更拉長。

巧芸見陳讓對她的攻擊沒有反應,一張臉更像石頭一樣硬,煩悶地在座位上不停晃動。學校是牢籠、陳家是牢籠、連這台車也像悶死人的囚車,沒點聲音、沒點笑容、沒點新鮮的空氣。

為什麼她的日子會變成這樣?為什麼她的“未婚夫”,對她就是這張臉?

她鬱卒不已的心情,從車上延續到陳家,不知道在氣什麼的陳讓,那張石頭臉繃了一整天,話都不再多說一句,讓巧芸悶得一回家就窩在房裡,誰也不想見。

夜晚,陳家有個醉醺醺的小傢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在房間搞自閉。

巧芸威脅家僕替她買啤酒回來,家僕被這出言恐嚇的小魔女嚇得不得不照辦,陳讓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她已經醉得東倒西歪。

“扶我……幹嘛?”醉了的巧芸兩頰如蘋果,她不知何時倒在一個手臂中。

“給我。”陳讓拿走她手中的啤酒罐。“未成年不能飲酒。”

“那未成年就可以被爸爸賣掉嗎?”巧芸晃頭晃腦地從手臂滾進一個胸懷裡,“哼!所以我就偏不念書、偏要逃課,怎麼樣?”

陳讓胸膛前,有個喃喃自語的小丫頭,他見到她眼眶下幹了的淚珠。

他剛剛替她補請了所有的曠課、在她科科不及格的考試卷上籤了名,還有那些服裝儀容不整、上課頂撞師長等等的小餅單,他都一一親筆回覆了學校。

巧芸模糊的囈語,他卻聽得比誰都清晰,他能瞭解她為什麼要一直犯規搗蛋。她遇上了別人沒有的境遇,偏偏這不是她想要的。

夜深人靜、四下無人的時刻,他的心房還是為她開啟,是心軟也好、是真心愛上也罷,此刻他有力的手臂扶著這醉醺醺的丫頭,心中卻無力再延續白天的緊繃。

“妳還是一樣,有自己的主見和想法。”陳讓低聲在她耳邊說著,帶著巧芸不知的些許親暱。“也還是一樣,不肯乖乖安分。”

他替她撥撥散開的頭髮。“不該這樣的,我真的拿妳沒轍嗎?”陳讓為自己的“讓步”自嘲著,他對她的寵溺,當真無法剋制。

貼著他胸膛的巧芸,不知道自己怎麼輕飄飄的,腦袋一片空白,含含糊糊中,她對陳讓說道:“今天謝謝你喔!”

她替他請了假、蓋上那件防她曝光的外套,還在校門口等她放學,說聲謝謝算應該。

“對我,妳只有謝謝可以說嗎?”陳讓臂彎讓她倚著,低下頭輕問,迷迷糊糊的巧芸“嗯?”了一聲,歪斜的小臉又晃了晃。

“喔……還有我同學都說你很帥……”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作夢還是醒著,全身飄飄然,連自己說了什麼都不知道。

“那妳覺得呢?”陳讓單手就摟住了這個搖頭晃腦的女孩。

“不……不知道……”因為醉酒,她說得含含糊糊。

“不知道?”

“其實你有的……有的時候人很好啦!呵呵……”巧芸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只是好像都不說出來……”她醉了,吐出藏在心裡的話,只是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意識模糊的她開始手足舞蹈。“就像你今天啊,明明就是來解救我的嘛……幹嘛不承認?”她一邊說,一邊可愛地湊上小嘴,眼睛瞇瞇的、唇瓣噘成圓,迷迷糊糊“虧”著陳讓。

這時候的她,收起了白天的防衛,展露率真的本性。

“我……”巧芸的貼近,讓陳讓提了一氣,要自己剋制。

巧芸說到這兒,手一揮,竟掛在他頸上。“你……呵呵……該不會是不好意思承認吧?”

話才說完,她站也沒站穩地一個踉蹌、險些跌跤,陳讓索性雙臂一舉,將她打橫抱起。

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真正鎮住這丫頭了。

她的臉蛋倚著他的胸膛,手腕勾著他肩背,陳讓的呼吸明顯急促,他們兩個第一次,如此靠近。

“我有不好意思承認什麼?”似乎是被說中而急於解釋,還是其它的原因,陳讓臉頰開始微燙。

巧芸微張的櫻桃小口、彎彎的眉毛、帶著稚氣又透著紅潤的小臉蛋,似乎不斷地誘惑著他。陳讓再吸了口氣,把她抱到床上,這時他需要的是意志力。

“我答應過,不會欺負妳。”

他低聲說著,卻不知道是說給巧芸聽,還是自己。

從小就心儀的女孩子,現在甜美地躺在自己懷中喃喃夢囈,之間沒有距離、沒有心機,這要他這個男人……如何壓制蠢蠢欲動的心。

陳讓越是不想失去自制力,越是發現自己力不從心。

“巧芸……”

“嗯?”

“我想……”

“想什麼?”

他聲音變得更低緩厚磁,他緩緩地低下頭,向著床上的巧芸,想要在這個寧靜的夜晚,給她一個剋制不住的親吻。

“我想我們可以有個好的開始。”陳讓帶著感性的雙唇,已經湊到她唇邊,他是答應過巧芸沒錯,在她醉時如此“趁人之危”,也不是他陳讓的作風,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打算將理智暫時拋一邊,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悄悄給她一個吻。

他越靠越近,兩人間的溫度越來越燙,陳讓甚至屏起氣,就要覆上她的唇。

“嗯……”就在這個時候,巧芸舉起手往臉上去。

陳讓馬上“心虛”地抬起了頭。

被她發現了嗎?

不過巧芸眼睛睜也沒睜,揮了揮手,依然夢周公。

唉!這丫頭,偏在這時候,抹了抹自己流下的口水。

翌日傍晚,陳讓又親自開車將巧芸從學校接回家。

巧芸氣嘟嘟地趴在桌上,百般無聊地寫著數學習題。

陳讓揚言每天都要親自送她上下學,表面是關心,巧芸瞥了他一眼。“哼!還不是要盯我盯得死死的?”手上的筆有一搭沒一搭的算著。

昨天不小心喝醉,是誰說一醉解千愁?她現在只有要命的頭痛。

頭快爆炸了,怎麼喝醉這麼難受?巧芸寫著寫著,看著那些平時拿手的排列組合算式,平常閉著眼睛都會寫,現在卻是越看越模糊,眼皮一重,巧芸“砰”的一聲倒在作業上,又睡著了。

時鐘的指針在牆上轉了好幾圈,腦袋不能運轉的巧芸昏睡一整夜。

這時有個高挺的身影,悄悄出現在她身邊。

“又睡了?”陳讓輕輕撥開她的發。“連兩天都沒睡好,sheng體怎麼受得了?”

白天接送她上下學的時候,看著她氣呼呼的模樣,知道她心裡還是不好受。

“倔強的小丫頭。”他嘴上念著,卻又帶著笑意。“不過就是這份倔強,讓我相信妳一定過得了這一關。”

巧芸獨自被送到陳家,孤單地必須重新面對一切,這個年紀,還得面對所謂的“婚姻”,他心裡不會不明白她的懊惱和不甘。“妳是邵家小鮑主,沒什麼事情不行的。”

他低語,昔日那個天塌下來也不怕的小女孩,他對她有信心。

不過這天地不怕的小鮑主,也是個愛流口水的小丫頭。

陳讓抽起一張面紙,扶起她的臉頰,擋在她小嘴和作業簿的中間。

睡著的巧芸不知道自己已經快把作業簿給沾溼一片,幸而有陳讓細心地替她鋪上面紙。

陳讓在她身旁坐下,開始翻起她的作業本。

在她來陳家之前,她的字跡清晰,數理的考試,也都能輕鬆及格。

“但現在卻滿篇紅字。”他帶著些許的心疼說著。

於是陳讓拿起筆,開始替她訂正修改,其實巧芸的聰穎,他早就明白,不是每個女孩都有本事搞翻天下,巧芸偏偏就有這等本事。

她反應快、不服輸,小腦袋瓜轉啊轉地,就是一條整人詭計。而他陳讓,就是愛。

痺巧嫻靜的女孩他見多了,成天想進陳家門而來攀關係的女孩,他不知道回絕過幾回,那些平淡如開水、溫順地想成為陳家好媳婦的女人,他沒興趣。

打從巧芸踏入他的世界,沒錯,的確是天翻地覆,但他像成癮了般,愛上她帶來的色彩。

“妳很有本事,讓我替妳寫功課。”他嘴角揚起一弧笑,笑裡,有他白天不肯承認的寵愛。

筆動得飛快,陳讓面對這些數理習題,顯得相當上手,他欣賞巧芸,因為她和他一樣有靈光的腦袋。

“小丫頭,如果妳的精力肯用在這兒,妳早就跳級畢業了。”他牽起嘴角,露出平時難得一見的笑容。

他冷靜慣了,總是靜靜地看著周遭發生的一切,在內心暗自思量,謀定後動。但巧芸不一樣,她有什麼說什麼、想什麼做什麼,直率得讓他享受著她帶來的種種不一樣。

或許就是他們有這些一樣、和那些不一樣,讓他對她,愛不釋手。

“啊!幾點了?我怎麼睡著了!”

翌日一早,巧芸被陽光喚醒。

“現在六點半,妳還有時間過來好好吃頓早餐。”

巧芸眼睛都還沒全睜開,冷不防背後就有聲音回答她的問題。

“你嚇死人啊你!”她馬上大聲抗議,從睡眼惺忪到倏地圓眸大瞠,可愛的表情,讓陳讓心中莞爾。

“你站在我背後多久了?”她本要揮手擦一擦口水,家僕馬上遞上毛巾。

“從妳流口水開始。”

“你!”

陳讓示意家僕把巧芸的碗筷擺上餐桌。“不用浪費時間找我吵架,妳今天必須把早餐吃完,才能去上課。”

巧芸這兩天鬧情緒沒睡好,陳讓希望她能多照顧身體。

“你將軍啊你?”

“將軍?”說著,陳讓硬是拖她走向餐桌。

“你把我當小兵命令!”巧芸對陳讓的口氣很有意見。

“有這麼囂張的小兵嗎?”陳讓說完,拉開了她的椅子。

“你幹嘛?”

“跟妳一起吃早餐。”

他說著,卻聽見巧芸提高分貝。“誰要跟你一起吃啦!”

一起、一起,什麼都要一起嗎?住一起、上下課一起、她不要那麼多一起。

她的臉龐略過一絲羞澀,不過很快地被她的尖嗓取代。

“看到你,我就吃不下!”

沒想到陳讓理也不理,竟然已經……親自幫她盛起稀飯、抹起土司。

“我讓他們準備了各式早餐,妳再怎麼挑,都能挑中幾樣喜歡的吃,沒有理由吃不下。”

“不用你雞婆。”巧芸見到陳讓這樣“不顧身分”地幫別人準備餐食,本能反應就是搶下他手中的果醬刀,她還沒能接受他這樣“親自照顧”她。

不料陳讓的反應也不小,他使力握住了手中刀子,動也不讓她動。

無數的經驗告訴了他,這丫頭要是碰上刀叉,準沒好事。

“你!”

這回沒有打算大動干戈的巧芸,意外地發現自己的手緊緊握住了陳讓,她慌忙一放,手腕一縮,但瞬間又被自己“心虛”的舉動給惹得惱怒。

她是怎麼了?怎麼變得這麼不幹不脆了?

因為什麼?

她有些尷尬地抬眼,冷不防對上陳讓的目光。怎麼他看著她的眼神……好……好像很有感情?

“我不吃土司啦!”她慌忙隨口一喊。

“沒關係,這裡有鮮女乃、有燒餅、有色拉和法國麵包,還有……”陳讓當真為她準備了滿滿一桌各國料理,彷佛就是告訴她,別想撒野。

“通通不吃、通通不吃!我就是沒有胃口!”

她急了,因為她好像快要抵擋不了這個宅男的關愛。

這怎麼行?她要搗蛋、她要唱反調、她要抗議啊!她不要這樣輕易地就點頭,她對自己說過,怎麼可以嫁一個懦弱無能大病號臭宅男。這些話才繞在耳邊,今天早上是怎樣?隨便一桌料理就感動她了?

她邵巧芸哪是這麼好打發的?

陳讓卻沒有隨之起舞,只是喚來了管家。

“照顧邵小姐是我們陳家的責任,今天這些她都不喜歡,明天請廚師再設計一份餐點,要讓她滿意為止。”陳讓交代,老管家頭可大了。

巧芸聽了,心中更煩躁。“你不要這麼、這麼……這麼雞婆!”

她想說的是不要這麼關心我,但她抵死也不想承認,這一瞬間她好像快沒招數了。

“是雞婆、多管閒事都不重要,妳的健康才是重點。”

好了、好了,別說了!這些噁心的話你想說,我還不想聽……

巧芸不知怎麼著,一點也不自然,隨手拿起眼前的小餐包啃了幾口當作交代,這個陳讓煩不煩,這樣亂他都不介意。他不發怒,她要怎麼繼續造反下去?

小餐包到底是什麼味道,巧芸還真的一點也沒感覺,不過此時她胸口倒是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滋味,莫名其妙地湧上她喉間,讓她食不知味、不敢正視,甚且……有那麼一點不知所措。

巧芸吞了幾口餐包,匆匆忙忙地換上制服,被陳讓送到學校。

她翻開昨晚的作業。“這……”一大片口水,被幾張面紙擋在作業簿上。

“要你多管閒事啊!”她知道家僕不會那麼好心,會這麼做的只有陳讓。“我看你是在笑我流口水的樣子吧!”她喃喃地對著作業簿低語。

還好有這幾張面紙,不然巧芸這本作業簿一定報銷,不過就在這時,她聽見老師喊著她名字:“邵巧芸,妳在發什麼呆?上台把昨天作業的答案寫出來。”

頓時全班的眼睛都看著她,但巧芸沒在怕,這些題目她平常看都懶得看,簡單得要命,但是現在……沒睡好的她昏昏沉沉的,一時之間,她什麼都反應不過來。

“寫就寫啊!”她不服輸地講在嘴巴上,心裡卻有些發慌。但,她看見作業裡除了面紙,還夾了一張memo紙。

這不是答案嗎?

巧芸瞄了一眼,馬上意會這題怎麼解,走到黑板前啪答啪答寫得快速又得意,下台還不忘將頭抬得高高的。

台下還傳來隱約的聲音。“哇!巧芸這麼厲害,這題最難了耶。”

炳!她開心地回到座位,這下她威了,老師沒話說了吧!巧芸低頭看看那張小紙條,上頭的字……好吧!她承認挺好看的。

這張沒讓她出糗的字條,巧芸本隨手要揉進抽屜擱著,但伸起的手猶疑了下,看看上頭陳讓的親筆字跡,又貼回原處。

“好吧!謝謝。”她對著字條說著。“但不代表我就會乖乖嫁給你。”

於是覺得這堂課老師要講的,她都會了的巧芸,把作業簿攤開放在桌上,再偷偷拿出小說,打算度過這堂無聊的課。

怎知小說才翻開第一頁,就見到一張一樣字跡的便利貼:“不想嫁人就好好唸書,如果妳能向妳爹地證明自己有能力不用陳家照顧,就能拒絕他的安排。”

巧芸看完哼了一聲:“講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話,我看是你自己也不想要鳥這場婚約嘛!誰理你。”說罷,管他三七二十一,繼續翻開小說。

她開始低著頭津津有味地看著推理故事,怎料陰魂不散的陳讓,在她看到第三章時,又貼了張紙條:“我只看到這裡,就知道結局了,所以妳如果夠聰明,就不要浪費時間,乖乖上課。”

巧芸低聲嘟噥:“鬼咧!什麼結局?你說說看啊!”她翻開下一頁,竟又讓她看見同樣字跡的字條。“看來妳還是不死心,告訴妳,女配角的哥哥是兇手,就這樣,不用再看下去了。”

巧芸圓眸一瞪,看個小說也這麼囉唆!她氣得用力合上書本,忘記自己還在課堂上,大聲嚷嚷:“你真的很機車耶!陰魂不散!欠揍啊你!”

她一喊完,就知道完蛋了,全班頓時安靜,大家回頭看著莫名其妙的巧芸。

“丟臉……丟大了。”她整張小臉蛋瞬間漲紅。

倒黴又糗大的巧芸,就這樣被叫起來罰站了一節課,直到下課,大家還在背後默默笑著。

傍晚,陳家。

“都、是、你!害我丟臉丟到家了!”巧芸一腳踹開陳讓的房門,嚇得正在為三少爺倒茶的家僕杯子都打翻了。

陳讓正在下棋,見到這怒氣衝衝的丫頭,手沒停、頭沒抬。

巧芸看了更火:“你還有閒情逸致在下棋!我今天被你害得丟臉死了!”

只聽見陳讓不疾不徐說道:“我怎麼害妳?”

“你!”

“課是妳該上的、小說是妳要偷看的,妳不感謝我幫妳寫好數學解答,還回來罵人?”陳讓一邊說,一面在棋盤上放下一顆棋子,氣定神閒。

“你怎麼知道我上課發生什麼事?”巧芸提高分貝地質問。

怎知陳讓眉毛微微上挑,便不搭理。

巧芸見他不回答,更是滿面怒意:“你就是這樣,又宅又自以為是,才沒人陪你下棋!”

說到這,巧芸停了停,心生疑惑:“咦!對了,那你是在跟誰下棋?”

只見陳讓一個人對著棋盤,沒有人和他對弈,他是在幹嘛?

而陳讓神情依然專注在棋盤上,好像那些棋子比她還重要。

巧芸忍不住再怒言:“你可不可以不要不講話?”

“我在跟自己下棋。”陳讓悠然自得,和怒火沖天的巧芸恰恰相反。

“跟自己下棋?你神經病啊你!”

其實陳讓想讓她明白,人要懂得安靜下來和自己相處,心靈沉澱了,才能和自己對話、才能成長。他年幼時臥病無法玩耍,但卻也因此更有機會思考領悟。

“人最大的敵人往往是自己,希望妳能多思考。”陳讓恬靜地對著巧芸說。

“你的意思是嫌我吵?”巧芸手插上腰,滿臉怒火。

“有時靜下心,才看得到事情的真諦。”

“事情的真諦就是我懶得理你!”

巧芸氣呼呼地回房,今天已經夠衰了,回來還要被人嫌。她火大地在房裡亂摔東西,桌燈匡啷倒地、枕頭棉絮亂飛、書包飛向牆壁再掉到地上,不過這樣的場面算客氣了,家僕們在門外面面相覷,此時巧芸白天偷看的那本小說從書包落出。

小說剛好翻到最後一頁,巧芸眼睛大瞠。“什麼?結局真的是他講的那樣?”

她不可置信地把書捧起,她一向以自己的領悟力自負,什麼數理、推算公式,她聽一遍就懂,這種推理小說同學沒幾人有興趣,她卻可以看得津津有味,但……這宅男,功力也不低?

“所以……”巧芸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天他半夜在客廳關掉電視,是因為他早猜到結局了?”她想起那天晚上陳讓將電視開了又關。“最後他再打開對著電視傻笑,是因為他猜對了?”

巧芸慢慢放下小說,眼睛眨呀眨地,開始回想這些天她新認識的陳讓。

他的確很有耐性,她把陳家搞得天翻地覆,也不見他發過火,也好心的幫她請假、寫答案。好吧!她承認他也挺聰明的。“這點跟我一樣,沒什麼了不起。”巧芸努努嘴,此時,她的房門突然被打開。

陳讓站在門外。“還有件事,我說最後一次,不管在任何地方,都不要再說‘我也不想鳥這個婚約’這種話,聽見了嗎?”。

巧芸莫名其妙地圓瞠雙眸,現在是怎樣?她上課講的話他都聽得見?他裝****器了是不是?

“另外。”陳讓還沒說完。“明天開始,早半小時起床,我會看著妳把早餐吃完。”

他有完沒完?!

“還有,”巧芸瞪大眼睛,聽他繼續碎碎念。“今天上課沒注意聽的地方,必須作習題補回,現在就開始寫,我一小時後會回來檢查。”

你夠囉!陳讓。

“最後,希望妳每天睡前半小時,能試著靜下心來思考,今天發生了哪些事,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

澳你的頭啦!我最需要改進的地方就是想辦法讓你閉嘴。

“現在妳不說話,不代表妳同意,妳應該正想著該怎麼跟我唱反調。”陳讓不疾不徐地補上了這一句,揭穿了她的心思、切中她所想。

“別再浪費時間了,留點力氣多念點書,妳會有不錯的成績。”話落,他關上門從容離去。

巧芸鼓起腮幫、伸出手指對著門大喊:“你、你、你……你這個討厭鬼!”剛剛才努力想著他的優點,好啦!現在通通收回。“陰魂不散的傢伙,離我遠點!”

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