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巧芸決定出國唸書了,將自己置身一個全然不同的國度,她不害怕,卻有著一絲說不出的遺憾。

她始終沒有等到陳讓親口說出的答案,就像一題還沒解開的數學題,讓她始終牽掛,停不下思考的腦袋。

她開始收拾衣物,聯絡國外的註冊事宜,這些她都自己來,連陳讓也沒插手。

就要出發到一個離他好遠的地方了,這個晚上巧芸難以入眠,這是她自己的決定,可是心底還是有個放不下的牽掛。

天微微明,沁涼的晨風讓巧芸清醒,她掀開棉被輕輕落下雙足,緩緩推開陳讓的房門,他正睡著。

側躺在床上的他,腰間蓋著棉被,臉龐輪廓清晰,巧芸走到床邊,留戀地看著這一切。

就要離開了,她才開始覺得不捨。

回想剛進陳家的時候,她成天想辦法要離開這鬼地方,不是四處搗蛋搞破壞、就是想辦法開溜,是陳讓,他逼著她,留下來面對。

突然之間,巧芸有好多話想對陳讓說,明天她就要啟程了,現在如果再不講,以後會不會沒機會了?

她輕輕啟口,在床邊小聲釋放她最後的依戀。

“其實,我沒有喜歡過封二哥,一開始我只把他當偶像,後來只當他是哥哥,你別吃醋。我也沒有喜歡過齊浩克,只是一時衝昏頭,想要沉浸在戀愛的感覺。”

她長長的眼睫半垂,眼眸裡有滿溢的情感。“我會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我知道,真正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滋味了。”

說到這兒,巧雲輕輕坐上床沿,將陳讓細細地看了一回,她想繼續那個本來應該留在她額前的問,她不想帶著遺憾遠赴他鄉。

她紅潤如櫻桃的小巧雙唇,緩緩往陳讓額前去,這次就換她給他一個不知道的親吻吧!不過巧芸突然又停了停、想了想,小小的櫻口悄悄往下移。

這個讓她明白了真正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滋味的未婚夫,值得她在他唇上,留下一個真正的吻。

豈料,床上的那個人突然兩眼一睜,開口問道:“是怎樣的滋味?”

陳讓就這樣突然睜開了眼,巧芸嚇得花容失色,差點滾下床,被他一個大手環住。

“你沒睡?騙人!”

“那天你也沒睡,你先騙了我。”

陳讓早已觀察到巧芸第二天不尋常的反應和模樣,心裡有底,這丫頭那晚一定沒睡,把他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對我解釋那麼多做什麼?”

陳讓可不止手臂緊,更不留情面地緊緊追問:“所以是喜歡上我了?才怕我誤會?”

“你,臭美、作夢、想太多!”

“還不承認?”

“為什麼不是你先承認,你在乎我、關心我、喜歡我?”

“我……”

只見陳讓的手臂突然僵直,巧芸翻身瞪眼,那朝著他直視的目光,突然讓陳讓喉嚨一緊。

她不只會搗蛋、找碴,還很會質問人,就這麼單刀直入,讓他竟然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坦誠。

兩人就這樣僵硬地互視,巧芸可一點也不退讓,陳讓思忖了好半天,才不自然地開口。

“我早上其實是要告訴你……你煮的菜很好吃。”

“就、這、樣?”巧芸大眼又再一翻。

陳讓手沒放開,緊扣著她。“還有下一句。”

“什麼?快講啊!”她期待極了。

“不管你煮什麼,其實你才是我最喜歡吃的一道菜。”沒想到陳讓還扯著什麼菜不菜的,巧芸氣炸了!

“什麼跟什麼啦?我是人,不是菜!”

陳讓被她逼急了,索性豁出去明言:“這意思就是說,其實,你一直都是我的菜,懂不懂啊你!領悟力那麼差?”

陳讓也大聲了,帶著他不想承認的惱羞成怒。

巧芸大大的眼睛眨了又眨,“你是我的菜?”她終於弄懂了。哈!般半天,陳讓是要說,他一直都喜歡她嗎?

巧芸的笑聲,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哈哈哈哈!”她放聲大笑。

“什麼我領悟力差?是你表達能力才有問題,我從來沒看過一個男人連句“我就是喜歡你”都說不出來,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結果遇到這種事情還不是……”

她放肆地大笑,笑得陳讓一張俊臉一寸寸跨下。

“還不是怎麼樣?”

陳讓發火了,不知死活的未婚妻,硬是要點他死穴?很好。

“好吧!我這個男人就算能力有問題,其他方面可沒有問題。”

“什麼?”

“你滿十八了吧!”

“你幹嘛、幹嘛啦!”巧芸尖叫一聲,陳讓竟然變了個人,突然翻到她身上。

“就讓我們把這陣子的角色扮演,演得再徹底一點。”

“你!怎麼我在學校說的話,你都知道?”她開始覺得大事不妙了。

“你說呢?”他的聲音也開始低沉了。

巧芸花容失色,想來那些同學都是陳讓的“眼線”,他這心機重的惡魔,現在想要怎樣?

“我踢!”她想也不想,一腳往陳讓身上踹去。

不過根本沒把她這些三腳貓功夫放在眼裡的陳讓,一把就抓住她的腳踝。“這樣就性感了,你不用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魅力。”

可惡、可惡極了!他真的什麼都知道啦!

“陳、讓!我今天一定會把你扁到求饒!”

“小妞,今晚求饒的會是你。”

這個晚上,陳讓的房裡,天翻地覆。

巧芸使勁想要把陳讓踢下床,但倒楣的都是她,現在,她雙手被狠狠地制伏在枕頭兩邊,枕頭上方有不安好心的大惡魔。

說他不安好心,根本是抬舉,陳讓重的要死的身軀,已經開始在她身前發燙。

“你走開喔!不然我?”

“怎麼樣?”

“你不要以為我真的拿你沒辦法,我告訴你,我不是被人這樣欺負!”

巧芸急著想閃躲陳讓這一波波沒有準備的攻勢,不過話才說到這兒,一張小口,竟然被他突如其來的吻給封住了!

他毫不客氣、霸道無比,全然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君子”陳讓,巧芸先是嚇傻了,卻又在他溫柔無比的兩片唇瓣中,明白了。

原來不管他再怎麼衝動,對著她的時候,始終留著一份柔情,巧芸在這個吻中想起了好多事。

她第一次撲倒在陳封懷裡時,陳讓好像很生氣,但是拉開他倆的力氣,卻沒有使到她身上;在劍道室的時候,他給她的過肩摔,也始終保留著力氣,沒讓她真正受傷。

就像這個好深好熱的吻,看似嚇人,卻在貼近她的那一刻,讓巧芸仿若踏上雲端,輕飄飄,想失了魂,全世界都安靜了,只有他呼出的氣息,想在她耳畔、散在她臉蛋。

“唔……”她欲言又止。

事實上是她根本無法開口。

陳讓深深的、認真地將巧芸吻了一回,才將交纏的唇瓣鬆了開。

“想說什麼?”他帶著壞壞的笑意。

“哪有想、想說什麼。”她還在喘,這陳讓,有夠故意。

陳讓伸出溫熱的掌心,撫了撫她臉頰、和散在一旁的長髮。

“好了,不跟你鬥了,今晚我們一起說出對方都想聽的那三個字,好不好?”

他的聲音好溫柔,吻過她之後,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

巧芸好開心、好得意,看吧!陳讓是喜歡她的嘛!

“好。”她爽快地答應。

“那我數三二一,一起說。”

“嗯!”

他倆一起啟口,說出了埋在心中那早該宣示的三個字……

“我愛你。”

“你是豬。”

陳讓說了,拋下他的“男性尊嚴”,向巧芸告白。

巧芸也說了,但怎麼可能拋下她與生俱來的天分?她一定要搗蛋!

“哈哈哈!整到你啦!”她好得意好得意啊!得意到……笑不出來了……

巧芸臉色一凝,突然全身僵硬。

那個陳一讓……

“求饒吧!”他也笑了,可是怎麼笑得那樣恐怖啊!“不過不會有用了。”

“什麼……意思?”她後悔了啦!不該搗蛋的、不該整他的,陳讓他……挺起身子,雙手開始解開上衣的扣子。

喀!“一顆衣釦落到床下,因為,他很用力。

“呵呵、呵呵,我幫你撿喔!“巧芸乾笑,想辦法要溜。

“你以為,你今晚離開得了這張床嗎?“

死定了!巧芸最後悔的一次,就是今晚啦!

她千不該萬不該在這個時候惹上陳讓,今晚,她真的求救無門,枕頭棉被都飛了,她就是飛不出他的手掌心。

“對不起、對不起啦!”她四處滾著。

“就這三個字?”

“好、好好,我說我說,我心中的三個字是……”

“你完蛋。”

“不是不是啦!啊!救命啊……”

巧芸再也沒有機會解釋了,這個夜晚,她所有想說的話語,通通說進陳讓的吻裡……

往機場的路上,陳讓開著車,巧芸端坐在一旁。

“換我開。”她突然對這陳讓說。

“你還來?”陳讓瞪了她一眼。

“就說換我開嘛!”

“這不是遊樂園裡的碰碰車,你別鬧了。今天是你出國的大日子,不能有什麼閃失。”

陳讓握緊方向盤,巧雲哈哈大笑:“我發現,我出國,你比我還緊張!”

拗不過巧芸,陳讓讓出了駕駛座。

握住方向盤的她,在踩油門之前,卻先拿出了一杯八分滿的水杯,放在駕駛座旁。陳讓還在疑惑之時,巧芸露出了笑靨。

“以後我會照顧自己,不用整天擔心我了。”

她一路平穩駕駛,陳讓也明白了。

“你真的長大了、懂事了。”他很欣慰。

“是你教得好囉。”

“到了美國你記得,不可以……”

“你已經說了八百零一次。”

車子已經停在機場外,杯中的水沒灑出一點,巧芸忙將頭髮紮起、捲起衣袖,自己搬行李。

“知道了、知道了,不可以交、男、朋、友,我寫下來放在床頭,可以了吧?”

她忙著把行李推到機場,嘴上這樣說,心裡甜甜的。她知道她的陳讓,擔心死啦!

陳讓瞧著不讓任何人幫忙的巧芸,挽著頭髮、動作利落,除了原本的可人,現在還添了分婉約,俏麗動人,看得他……真的捨不得了。

巧芸真的長大了,他倆心中也都明白,讓巧芸出去見見不一樣的世界,對她、或對邵家以後都好,陳讓一直尊重她的決定。

只是到了要分離的時刻,他終究還是壓抑不了心中的不捨。

他一把拉住巧芸提著行李的手腕,不讓她動。

“巧芸,我是真的在乎你,從我們都還小的時候,我對你就是這樣的感覺,一直都沒變。”陳讓毫不遲疑地說出口。

“所以你也要記得,你是我的、是我陳讓一輩子的女人,好嗎?”

有別於以往,他這次終於坦率地表達出心中感情,不再死要面子、不再什麼話都憋在心裡,不過卻偏偏是在兩人要分開的時候。

巧芸笑盈盈,將另一隻手覆在他的掌上:“你現在這個表情,是後悔?”

陳讓吸了一氣:“對。我後悔沒有早些跟你說心裡話。”

她真的瞭解他,越是這樣,他越捨不得放手。

“好了,乖喔,我要登機了。”現在換成巧芸“哄”著陳讓,她的眼睛彎成一條線,相對於陳讓的不捨,巧芸其實堅定地知道,陳讓就是這輩子她要的男人,不會變的。

既然這樣……她才十八耶!當然要趁年輕出去闖闖、見見世面嘛!又不是不回來,緊張什麼?

“你在台灣要乖乖的嘿!電腦盯太久的話眼睛要休息,晚上不要太晚睡,不要一個人在劍道室要自閉,不要老跟封二哥吵架,還有……”

“親我。”

“什麼?”

“吻我,現在。”“我的話講到一半耶!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這些話,你到美國都還可以跟我講,但那時我吻不到你了。”

陳讓硬是打斷了她講到一半的話,整張臉湊到她眼前。

“你怎麼像個小孩一樣啦!”

“你教得好。”

“你!還牽拖我咧!大庭廣眾的,不要啦!”

巧芸瞪著他拒絕,不過卻看見陳讓擺上一副憂鬱的臉。

“連要走了,都不肯給老公一個吻。”他神情黯然,故意學著她“耍賴”。

其實陳讓是真的有一萬個捨不得,越是要離開,才越發現自己對她的喜愛有多深。

“好啦!知道了!”巧芸悄然一笑,她把一切看進眼裡,她嘆。

她搭上陳讓的肩頭,踮起腳尖,在兩人分開的機場,輕輕地覆上她的唇,將她內心感動,吻進了陳讓的心中。

當初這個死也不肯拉下面子的男人,現在還會在她面前“裝可愛”,這樣就夠了。

她會帶著這份愛“勇闖天涯”,會好好照顧自己、會努力會專心,不枉費他這些日子來的“教導”啦!

一年後——

陳讓在房裡不斷踱步。

巧芸說這個時候要上線的,他不斷回頭看電腦熒幕。

終於,讓他看見MSN視窗閃著光,打開了視訊。

“陳宅讓,幫我解一下這一題。”巧芸傳來一提數學推算公式。

“邵蠢芸,你不要侮辱我的程度。”

“快點啦!我等等要練啦啦隊!”

“啦啦隊?”陳讓反應可不小。“誰準你參加這種東西?裙子穿這麼短,你是人妻你知不知道?”

“誰理你。”巧芸卻給他這三個字。

自從她獨自去國外求學後,陳讓才發現真正“不是滋味”的是他自己。

“你!還有,熒幕旁邊是什麼?”

“花啊!”

“花?”陳讓頭頂冒火花了。“哪來的?”

“學長送的。”

“學長、送花?他欠打嗎?他不知道你已經有老公的……”

才講到這兒,巧芸竟然就關掉視窗了!

“等等!下線?”陳讓在熒幕前傻眼。

很好,他的小女人,現在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

巧芸在電腦前哈哈大笑,得意極了:“現在換你緊張了喔?”

接著她的電話猛響,陳讓的越洋電話馬上來:“你那什麼學長?為什麼要送你花?”

“我怎麼知道?”

“不要給我裝傻,講清楚,不然……”

“聽不清楚啦!先這樣,掰掰!”嘟……

電話斷了,陳讓臉也綠了。

很好,這丫頭在美國過得可逍遙了。

巧芸的日子顯然變得不一樣了,不過她心地深深知道,她能夠這樣過的獨立又快樂,是因為有個人用他的方法,改變了她。

若不是陳讓,她怎麼懂得照料自己的生活起居,若不是他那句“有能力就不用靠別人”,她此刻也不可能當一個自立自強的留學生。

而遠在台灣的這一端,陳讓拿著掛斷的電話。“享受”著這滋味。

他想起二哥的話,開始後悔了,對女人,好好講話、好好表白就好,幹嘛這樣弄得自己成天提心吊膽?

這滋味真不好受,他的小鮑主現在逍遙快樂了,而他呢?沒有她陪在身邊,就算每天忙到半夜,他還是會覺得好孤寂。沒人搗蛋,突然覺得整件屋子好安靜。

他抬頭看看牆上的年曆,倒數著她回家的日子。就像當初巧芸每天都想著她還有多久才滿十八歲、離她可以“落跑”的日子還有多久?

角色互換,現在換成她,乖乖等待。

巧芸在不同的國度過著與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豐富了她的生命,不過她最想念的,還是在陳家那段沒有一天和平的日子。

她還沒有把陳讓的老人茶掉包、還沒買給他最新最難的十二星型錐形體魔術方塊來搞死他,還有上次讓她吞了哇沙米三明治這檔事,他也一定要報仇,還有離開台灣的最後一夜,他狠狠地……巧芸想到這兒,俏紅了臉。

是啊!她是“人妻”了,一個還沒跟她老公說“我愛你”的人妻。

終於,在年曆上畫滿了叉叉後,陳讓等到了畫圖的那個日子。

他一早便清醒,梳洗完畢,穿上一套新衣,親自駕車到機場。

那個曾經以闖禍為樂的小丫頭,現在應該已經月兌胎換骨,也是時候該讓她徹徹底底明白,不要裝死,是時候了。

機場大廳,陳讓的腳步急促,明明離飛機落地還有一段時間,他卻來來回回,一刻也坐不住。

好不容易,讓他等到了這段日子佔據他整篇心思的小丫頭。

巧芸拉著行李,出關走入大廳的那模樣,瞬間讓陳讓屏住了氣。

她瘦了、黑了、頭髮也留長了。一樣素淨的臉蛋,卻添上了不同的風采,更加迷人、多了點小女人的成熟嫵媚,他徹底被她勾住了目光。

“巧芸!”陳讓的聲音穿越重重人群,不顧一同來接機的邵家、陳家人,馬上衝第一個。

巧芸帶著動人的笑容,看這陳讓展開雙臂。

雙臂之後是個大大的擁抱、緊緊地環住了她,巧芸貼在他碩實的胸膛上,感受到這兒的發燙。

思念、欣喜、開懷,從這胸口傳到她臉頰上,從然陳讓什麼話也沒說,但巧芸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因為,她也一樣思念。

偌大的機場,旅客來來往往,但兩人的世界異常安靜,滿滿是分離一年終於見面的感動。

陳讓抱夠了,才鬆開手撥一撥她的秀髮,給她一個久違的吻。

“你回來了。”才鬆開擁抱,他的大掌馬上緊緊握住了她。

“嗯。”

“該結婚了。”

“嗯?”

“不要裝死,婚禮就在下禮拜。”

“什麼?”哪有這樣?什麼都他說了算?

“我才剛剛回來,你不需要這麼急吧!”

“不急,我準備了很久了。”陳讓說得理所當然,掌心握得更緊,擺明著一切,就這麼決定了。

好,要結婚是不是?巧芸抿了抿唇,露出竊笑,她知道她這輩子是逃不了,不過要她乖乖束手就擒,除非她不姓邵。

“我要辦單身派對。”

“什麼派對?”

“讓我辦就對了。”她決定了。“還有,單身派對隨我玩……”

巧芸一下飛機,馬上約了當初的一票好同學,要大家開始幫她準備熱鬧的婚前單身派對。

陳讓不以為意,都要結婚了,她能變出什麼把戲?這丫頭這些日子可讓他想夠了,思念的折騰他也嘗夠多了,這婚禮他親自規劃了很久,婚紗、場地、餐宴都是一流,絕不會讓她失望。

但是巧芸並不在乎這些,結不結婚、怎麼結婚,都不比他到底有多愛她來的重要。

巧芸也籌備好她的單身派對,這晚,熱熱鬧鬧地在陳家庭院舉辦。

晚風徐徐、星空耀眼,巧芸穿著低胸露背的小禮服走入會場,陳讓瞧見她的第一眼,不知不覺胸口發燙。

她耳墜上的兩顆小鑽石耀眼迷人,胸前蜿蜒的墜鏈,襯托著她此刻已豐盈的身材,還有禮服下的纖細蠻腰,讓她走起路來更婀娜多姿,以前的她總是穿著球鞋四處跑,現在蹬起了高跟鞋,精巧的腳踝上還繫著閃亮亮的……

等等!現在是怎樣?

音樂響起、巧芸坐上主位,賓主歡騰,然後她的腿上多了個男人?巧芸笑盈盈地對著這“猛男”,一點也沒拒絕猛男的挑逗。

他站在一旁,臉垮了。

“巧芸快!苞他跳舞啊!同學起鬨的聲音響徹陳家,這可是他們為巧芸精心準備的單身派對猛男秀,怎麼可以不好好玩個盡興呢?

這猛男開始在巧芸身前扭來扭去,而那該死的丫頭,不但沒有迴避,竟然還跟著搖擺!

只見巧芸水蛇纖腰開始隨著動感的音樂繞圈輕搖,嫵媚性感,魅力四射,展露她成熟後的迷人韻味,陳讓看得失魂了,也失去理智了。

因為,男舞者竟然還不止一個!她的好朋友們幫巧芸安排了一群猛男,只見她身邊開始圍繞一個個秀著身材、只穿一件緊身褲的男人,不但貼著她熱舞,一群人更嚷嚷著,叫巧芸玩得更火一點。

“吧巧芸抱起來啊!”那邊的同學喊了一聲。

“一起跳森巴啦!”這邊的同學又有主意。

沒人發現,角落裡有個鍋爐,快要瀕臨爆炸。

邵巧芸,你很好,當我的面跟人調情親熱?

“玩得很開心?”陳讓可以想見現在自己咬牙切齒、當眾妒忌的模樣。他是陳家最有風度、最優雅、最低調的三少爺,現在,形象全毀。

“嗯?單身派對就是這樣啊!”巧芸對他臉上僵硬的線條視而不見。“你不會那麼沒風度吧?不然你自己也辦一個,很好玩耶!”

“好玩?”陳讓的臉終於像山崩,落實塌方。垮成一片,他一個出手,砰的一聲,就往一個貼近巧芸的男舞者肚子打去,接著又聽見一個悶哼,另一個猛男滾到地上。

“叫他們不要跳了。”他低沉對著巧芸說著。

“喔?我的派對、你發號施令?”

“我看不慣。”

“沒人要你看啊!”

“你!”

“風度、風度。”巧芸安慰的很故意。

陳讓很努力把聲音壓低,就是明白這是巧芸的婚前派對,他其實沒有什麼資格發言。

他握了握拳、嚥了咽口水,神情很不自然。

“巧芸,叫他們不要跳了好不好?”一樣的話,他這次講在她耳邊,加上了一點點的“懇求”。

這是他最大極限,他有多愛面子,巧雲不會不知道,不要在逼他了。

不過邵巧芸,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罷手。

面子?男人是面子重要、還是老婆重要?欠訓練嘛!

“我就要猛男秀,怎樣?”

“你!”

“要他們不跳也可以,你、跳。”

“你說什麼?”

“人家來跳個舞才領多少錢,你把它們打成這樣,不會不好意思嗎?要嘛就讓他門多跳幾支舞、多賺些小費,要嘛就是你自己上場,省得被醋淹死。

“邵、巧、芸……你、好、樣。”

“謝謝。”

陳讓氣得牙癢癢,看來開什麼單身派對是假,搞他、整他是真的。

巧芸已經在心裡笑翻了,哈哈哈!這真的是她最開心的一場派對啊!

陳讓的臉快要打成死結,他怎麼可能當眾跳那種舞?他瞪著得意洋洋的巧芸,突然明白,小女孩長大了,他駕馭不了自己的佔有慾,但更駕馭不了有了自己想法的她。

陳讓再吸一口氣、在放低了聲音,彎下了腰,貼著巧芸耳邊說道:“你到底要怎樣才肯聽話?”這聲音輕了、身段更柔軟了。

“什麼?聽不到喔!”哪知這丫頭不但長大了,詭計更是多了。

“好,巧芸算是我的要求有些無理,停止這派對好嗎?”

“不如你回房睡大覺,什麼都看不見不就好了。”

“我要是回房,你肯定玩得更過火,我怎麼可能睡得著。”

“你的意思是,我們這麼多人開開心心地參加派對,要因為你一個人全部掃興而歸?”巧芸伶牙俐齒,理由充分,陳讓阻止失敗。

“你一定要這麼故意氣我嗎?”

“誰叫你,說結婚就結婚,問過我了嗎?”

“這不是我們倆家的約定嗎?”

“對,是我老爸跟你們家的約定,不是我跟你的約定。”

巧芸揚起一笑、理直氣壯,陳讓懂了。她還真學會獨立了,現在,沒有人能任意擺佈她了。

是他教會了她成長,但現在他該哭還是笑?

“巧芸,我真的不會跳那種舞,不過我是真的很認真看待我們的這場婚禮。”

“喔。”

“喔什麼?”

“沒誠意。”

“我沒誠意?”

“至少我沒感覺到啊!”巧芸這話提高了分貝,甚至還微微噘起嘴,露出他還沒完全遺忘的小任性。

這模樣好可愛啊!流露出的真性情,讓陳讓在這生氣時刻還能露出一笑。

是啊!他只顧著他回來後要怎麼“履約”,要怎麼乖乖當他老婆,何時照顧好她的感受、問過她願不願意?

“……這件事是我不對。”他要當眾認錯,實在有些難為情。

“所以呢?”

“我現在認真地問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陳讓表情認真,但巧芸可沒這麼簡單就被擺平。“這樣求婚的喔?”

陳讓停了停,從她在意不已的神情中瞭解了,她要的,原來就是一句話而已。

他笑了笑,看著她不甘願的小女人,拉了拉衣領,整了整衣裳,把髮型撥好。

然後他揚起手,示意會場音樂停下。所以人也都跟著安靜,巧芸本來晃來晃去的一對眼珠兒,也停下來好好看看他了。

這麼久沒見陳讓,其實他更加瀟灑帥氣了,穿著立領襯衫、額前落下些許髮絲的他,氣度翩翩,不得不承認的確是型男一枚,巧芸等著他開口。

陳讓很“識相”地緩緩拉起巧芸的雙手,用一雙真摯的眼眸,向她投射動人的深情。

她的嗓音渾厚而認真,握著巧芸小小的手掌,試圖給她滿滿的愛:“巧芸,此時此刻,我願意用一顆最真摯的心,問你一句,願不願意嫁給我,我陳讓在這裡發誓,一輩子用真愛讓你幸福。”

“還有呢?”巧芸聽得神魂顛倒,渾身飄飄然,對拉!她就是要他親口說這些嘛!

“還有,你最想聽的那三個字,我現在再跟你說一次好不好?雖然,上次我一邊說,你一邊在我房裡求饒,說這樣你會受不了,要我停下來別再……”

“陳、讓!”沉醉中的巧芸,突然雙眼一瞪。

“怎麼啦?我是說我做那麼感動的事情你會受不了,要我別再繼續……”

“你故意的是不是?”原來他根本就是心懷鬼胎!

“我有越描越黑嗎?那我再解釋清楚一點,那天晚上是你無踹我一腳後,我把你拉上床,然後告訴你別擔心自己不性感,接著我們就……”

“混蛋讓,閉、嘴!”

“我要好好解釋清楚啊@不然你就只會回敬我”你是豬“三個字,還只會在別的男人面前耍性感。”

“你根本就是在記仇、在吃醋,對不對?”

好個陳讓,壓根就是來找碴,看來這輩子不跟他鬥個沒完沒了,是不可能了。不過她沒在怕,她什麼不會,整人最行,現在什麼沒有,時間最多,這混蛋表白不表白,趕在大家面前講這麼丟臉的事情,明天她一定想盡辦法讓他……

“唔!”就在巧芸一顆不安分的腦袋開始運轉著可以怎麼扳回一城、將他一軍時,突然眼前一黑、雙唇一熱,陳讓就在此時此刻盈住她身子、捧起她臉蛋,火熱地給她一個吻。

眾人面前,愣住的巧芸本能地掙扎,但唇瓣卻只有越來越溼潤、沒能越來越移開,陳讓緊緊扣住她本要推開的手、緊緊摟住她扭動的腰,全然沒給他機會逃離,巧芸被吻得呼吸困難、滿臉漲紅,陳讓還是不放手。

“唔……”陳讓吻得忘情、也吻得巧芸好難為情。

“放……開人家了啦!”她終於能使勁一推,推開了陳讓貼近的臉,正要瞪他時,卻聽見陳讓好認真、好深情的那句話。

“我愛你到永遠。”他說了。

她笑了。這樣,可以了,她心滿意足了。

陳讓牽著她的手沒放,滿意地看著巧雲微微點頭,他們倆終於可以好好享受未來的時光,可以一起在廚房做早餐、一起在旁晚散步,一起靠在沙發上看影集,一起到遊樂園再玩一次。

巧芸呢?她露出了甜甜的笑,笑裡有著滿滿的幸福,當然,還有她永遠不會停下來的詭計,藏在她淺淺的酒窩裡。

這樣就放過陳讓啊?那怎麼可能?剛剛點頭,是告訴樂隊可以繼續了,因為,她還幫陳讓準備了一大群的美豔辣妹,等等貼著他大跳噴鼻血火辣豔舞。

保證他當眾血脈賁張、雙手不知道該往哪兒擺,她可能著看他不自然的經典表情啦!炳哈哈!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