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飛機後的貝銘,直接到了貝家電視台大樓。

之前他不願意回台,是不願讓人認為他是個只有家世而沒有實力的闊少爺。自己就是這個脾氣,誰講都沒用。但現在的他已經在美國華爾街闖出名堂,自身累積的財富也相當可觀,既然老爸頻頻要求,就回來一趟吧!

拉了拉立起的領口,貝銘走進電視台一樓大廳,微微的傲氣從他眼神閃過,俊朗的臉龐不經意地流露出些許自信。

嚴明為他準備了間氣派的辦公室──剛好就在鞏芊鈴辦公室的正上方。

貝銘帶著他獨有的不凡氣度,一步步走進他的辦公室,對鞏芊鈴而言,卻是一步步踏到她頭上。

貝銘到達的第一天,大家的目光頓時聚焦。

他穿著品味獨到的服飾,搭配得宜,從領帶到手錶,無一不是當季的精品,隨便回頭一笑,哪怕是禮貌性的點頭招呼,都好似要勾走人的魂魄。

“真是……帥啊!”一位職員輕輕說著,說出大家的心聲。

貝銘拎著他的公事包和筆記型電腦進入辦公室。放下隨身物品後,他起身就要去見嚴明。

“還有些東西晚點會送到我的辦公室,如果我不在,麻煩你們幫我簽收一下,謝謝了。”他臨走前在門代了一聲,許多員工不自覺都應了聲“好”。

好?全場只有剛剛走上樓的鞏芊鈴,心中發出相反的聲音。

貝銘剛離開,她就來到了他的辦公室外。

這間比她高一層的房間,豪華的沙發、整套原木書架,還有偌大的玻璃窗、漂亮的景觀,象徵著主人的位高權重,鞏芊鈴站在門口往裡看,目光卻帶著殺氣。

這些東西,也象徵著她飛掉的財務主管大位。

這也就算了,方才她被告知,總經理嚴明要她往後跟貝銘“好好合作”。她的財經節目內容,可以多“請教”貝銘的意見。

這也就是說,她的節目貝銘有權利干涉、她的腳本貝銘有權利修改、她的專業貝銘有權利質疑。鞏芊鈴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嚴明還給了她“財務副理”這個位置,並告訴她主播工作告一段落後,有多餘的時間再多幫貝銘的忙,嚴明的本意是希望鞏芊鈴在不影響主播工作的狀況下,以她對公司營運的瞭解,發揮她的財經專長,和剛上任的“財務主管”好好配合。

這是彌補我是不是?鞏芊鈴站在門口,心裡暗忖著。你這貝家大少爺不是很厲害嗎?那就自己搞定啊!要個副理做什麼?

財務主管辦公室裡頭的每一件東西都那樣閃閃發亮,鞏芊鈴幾乎可以嗅到那真皮座椅的氣味,她站在門口發愣了許久,終於被背後的聲音打斷。

幾位快遞員小心翼翼地搬進幾箱物品。“小姐對不起,借過一下。”

碑芊鈴硬是被這些人擠到一旁,不久辦公室內多了好幾個紙箱。

“這是什麼?”她開口問著,許多職員也擠到門口。

只見快遞人員謹慎地將標示“內有易碎物品”的箱子,一一靠牆排列好。“這是貝先生指定寄送的精品,請問哪位要簽收?”

貝銘一進電視台便到嚴明辦公室與他會面,商討將來如何一同管理電視台,鞏芊鈴站在眾職員的最前方,心中縱然有千百個不願意,也只能拿下簽收單。

她本只是過來將公司最新報表放到貝銘桌上,好讓他這個財務主管過目,礙於職責她不得不踏進這位於她正上方的辦公室、面對她的頂頭上司。

這些東西顯然挺貴重的,連快遞人員都顯得小心謹慎,鞏芊鈴忍不住嘀咕。“才剛進公司第一天,派頭就這麼大嗎?”

再怎麼位高權重,也不必這般張揚吧!一個人能用到多少東西?需要這樣大張旗鼓嗎?

怎料,她背後馬上有一個聲音回了她的話。“謝謝你幫我簽收,希望沒麻煩到你。”

好似有陣冷風吹過她背後,聽見聲音的鞏芊鈴一回眸,雙眼與這間辦公室的主人對上。

貝銘正在她背後看著她,顯然聽見了她剛剛說的話。

走到背後還不出聲?真陰險!她在心中暗罵,貝銘則保持著微笑進入辦公室。

他開始拆開他的包裹,原來裡頭是一件件價值不菲的擺飾品。

有水晶飾品、原木雕刻,還有琉璃工藝、名畫等等,件件看來都是藝術品,這些東西的主人看來頗有藝術修養,每樣珍品看起來精細又不流於匠氣。

這些藝術品配上他的主人,顯現出一派低調奢華的優雅品味,大家看得目不轉睛,只有鞏芊鈴不以為然。

“貝先生,這是這個月的財務報表,我放在桌上了。”她面無表情地說。

貝銘一邊將那些藝術品擺上書架,一邊對她說道:“這麼多年來,你還是沒有變,一樣很亮眼。”

不管這是客套話還是禮貌性的問候,此話一出,大家的目光頓時拋向鞏芊鈴。“原來你們以前就認識啊?”眾人不禁帶著羨慕的語氣問道。

先不管貝銘是不是貝家大少爺,光是他不凡的品味、出眾的外表,就能讓大家流光口水。

“我們以前是同學。”貝銘回答著,並對鞏芊鈴說道:“很高興有機會能再見面當同事。”

這話聽在鞏芊鈴耳中,卻相當不是滋味,貝銘分明就不是她的“同事”,而是她“高高在上”的上司,坐的還是原本屬於她的位置。

現在這傢伙是在虛偽什麼?她唸書時本就不輸他,現在卻要向他低頭、當他的部屬,他分明是“空降部隊”,要她怎麼服氣?

碑芊鈴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出口的話便越尖酸。

“你當然高興了,當了財務主管。”她說著,再瞥了瞥那些“高級裝飾品”,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不過也不用這樣鋪張吧!”

“鋪張?”貝銘停下了動作,反問著她。

在場的人都嗅到一絲詭異的氣氛,鞏芊鈴的話怎麼好像帶著火藥味。

她指著那些琉璃、名畫說道:“公司雖然賺錢,但也不應該這樣擺闊,連總經理的辦公室都沒有這些沒意義的擺飾,你這樣算是在浪費公款。”她停了停,知道自己的言論帶著殺氣,於是補上一句。“關心公司財務也是我的職責所在,我是就事論事,沒有別的意思。”

碑芊鈴說完,大家嘴巴張得可大了。他們之前不是舊識嗎?怎麼鞏芊鈴對貝銘好像一副積怨已深的模樣?

被她“糾正”的貝銘,面無怒色,依然帶著禮貌的微笑。

“謝謝鞏副理的指正,公司有你這樣盡心的員工的確難得。”他說得平穩,也同意了她的觀點。

他的表情在鞏芊鈴看來卻是皮笑肉不笑,沒關係,她贏了比較重要。“那麼這些東西要全部退回去嗎?我想這樣你也比較能專心上班吧!”第一回合交手,看來她可要佔上風了,鞏芊鈴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都很有意義,不是鋪張浪費的奢侈品。”不料貝銘緩緩地開口,表情漸漸深沉,好似在回憶。“這些都是我人生的里程碑,在華爾街工作並不輕鬆,在沒有任何支援下,我給自己訂立許多目標,多少時間內必須替公司和自己賺進多少錢、多久內我必須坐上什麼樣的位置,最後是不是可以自己創業、打下自己的版圖,都是當時每個階段我對自己的要求。”

他輕輕側頭看了看擺上架的那些精品,再徐徐說道:“只要我達成一個目標,我就會買一個喜愛的藝術品,當做收藏,也當做紀念。或許眼光還沒多好,你有時間可以多指教指教。”

最後一句,貝銘轉回頭對著鞏芊鈴說。

頓時她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貝銘睨著她,彷彿又回到從前,她依然架勢十足,依然帶著敵意看著自己,再次見面的第一天,他並不想這樣針鋒相對,不過鞏芊鈴顯然不這麼想。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確沒有改變,容貌依然亮麗,言詞也依然犀利。

貝銘的目光鎖著她,想要看透她心中的想法。

而鞏芊鈴火冒三丈,心中千百個不悅,卻說不出話。好樣的,原來那些東西是他的“炫耀品”,炫耀著他的豐功偉業,滿屋的收藏品金光閃閃,是要告訴大家他有多麼了不起嗎?

碑芊鈴怒目相向,搞到最後原來是自己沒事找事做,跑來別人的辦公室自取其辱,聽他說自己多麼了不起。她的顏面掛不住了,所有的人都聽見她剛剛如何錯怪貝銘。

現在的她頸部漲紅,原本得意的神情瞬間轉變,她硬生生被貝銘扳回一城。

“是,財務主管,恕我失言。”鞏芊鈴一說完,把財務報表往他桌上一扔,便快步離去。

她知道自己失言、知道自己當眾出糗,以一個下屬的身分,她失態了。蹬著高跟鞋的她用最快的速度下樓,鞋跟發出的聲響,就像她心中一聲聲響起的戰鼓。

這筆帳鞏芊鈴算在貝銘頭上,他果然像昔日一樣,會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不過這回,她一定要贏!

貝銘將鞏芊鈴離開的身影,收進眼底。

這些年她身段依然纖細,換下了學生儉樸的服裝,穿上套裝的她散發著與當年不一樣的風韻。

她還上了睫毛膏,雙頰撲上了粉色腮紅,貝銘看得很清楚,唯一不變的,是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

無論她臉上化了什麼妝,那對明眸還是跟當年一樣,有著不服輸的氣勢和力爭上游的決心,似乎還藏著一絲不想與人分享的秘密。

貝銘將雙手拱到背後,慢慢地在辦公室踱步。是的,她一定有著異於外表的個性,不想與人分享,只想藏於她武裝的外表下。她的眼底依然保有學生時代那分純真,這麼多年來,他真的很想知道,在她盛氣凌人的氣勢下,有著什麼樣的真實個性?又或者,是不是有什麼她不願提及的往事,壓抑在她心底,讓這個不能說的秘密,造就了她現在這種“永不妥協”的個性。

貝銘勾起一抹笑容,他從沒否定過鞏芊鈴的能力,不過既然來的第一天她就這麼想要“挑釁”他,顯然這位昔日同窗對自己也頗有“興趣”,他淡淡地在心中說道:“如果你要下戰帖,我奉陪。”

他有一身的本領,對任何挑戰從沒害怕過,不論鞏芊鈴要使些什麼招數,貝銘已準備好一一接招。

***

“三、二、一!”導播倒數著,鞏芊鈴在鏡頭前準備好專業笑容。

“各位觀眾晚安,歡迎您收看今日的財經新聞,我是鞏芊鈴。”她自信流暢地說著,許多白領階級的觀眾都準時收看著她播報的晚間財經新聞。

貝家財經頻道訴求專業,減少許多社會或八卦新聞,專門報導國內外最新產業以及財經消息,鞏芊鈴是當中的第一把交椅,不是人人都坐得了財經主播的位置,她播報的話語中蘊藏著她多年的努力和驕傲。

“美國次級房貸的風暴延燒至今年,可能還不能平息,後續引發的信用緊縮,將導致銀行一方面負債嚴重、一方面仍須抑制放款,環環相扣的不良效應,可能造成金融市場的持續動盪……”鞏芊鈴可以數分鐘內不看腳本,清晰又流利地播報每則新聞。今天她胸前別了個純銀的別針,閃亮的光澤就像她亮眼的表現。

她的主播光環傲視全台,別針反映的亮光刺進了一個人的眼中。

遠遠地,貝銘站在副控室,遙遙望著鞏芊鈴。

她的確口齒清晰、專業有條理,許多艱澀的財經用詞在她口中可以化成自然生動的日常用語,她的確有本事,區隔出不同領域的觀眾,用她特有的魅力,創下極佳的廣告收益。

貝銘拿著電台的最新報表,鞏芊鈴的新聞時段,是許多頂級房車、珠寶首飾或豪宅房屋廠商指定購買的廣告時段。她的觀眾群和這些廠商訴求的高消費能力族群相同,貝家電視台因她賺進大把鈔票,但……為何她會有那些傳言?

貝銘看著衣著光鮮的鞏芊鈴,電視台給她的待遇稱得上優渥,但為何他才到公司,種種關於鞏芊鈴寒酸小氣又難搞的傳言便傳進他耳裡?

對於這位昔日同窗、今日的人氣主播,貝銘的好奇,又多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