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什麼?他要當特別來賓?”鞏芊鈴在棚內高聲說道:“等等就要現場播出,這種臨時的決定不用先經過我同意嗎?把我當什麼?空氣嗎?”

連續數個問句,問得節目助理連連顫抖,她怒火不小,繼續開罵。“告訴那個空降部隊,我不吃這一套!”

碑芊鈴的話就像一枝飛箭,穿過小助理已經支撐不住的身體,且射進棚內多位工作人員的心中。

她口中的空降部隊,正是那個靠著“貝家光環”得到財務主管位置的貝家公子哥,她對他的不滿表露無遺,等等就要現場播出的“擁抱最錢線”,是新聞時段之後為她量身訂做的專業節目,今日的特別來賓都是節目中的熟面孔,和鞏芊鈴有相當的默契,她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空降大少就是硬要插進來攪局?

她的不滿射向眾人,棚內一片安靜,剛到的貝銘遠遠接下她銳利的目光。

“鞏主播,這個決定雖然臨時,但是絕無惡意。”他沉靜的話語像一陣暖風吹進棚內,化解冰冷尷尬的場面。“今日友台在同時段要推出與我們性質相似的新節目,我想我們必須有不一樣的應對策略。”

經過幾天的觀察,貝銘已經歸納出鞏芊鈴節目的各樣特性,他調閱了以往數集的節目帶子,知道鞏芊鈴的節目還缺了什麼。

不過大發雷霆的鞏芊鈴顯然不這麼想。

“我和這些來賓搭檔已經不是一兩天了,這等默契豈是其他新節目所能比得上的?”她知道她的節目收視率一向極高,故有恃無恐。

“默契,有時也是一種阻力。”貝銘臉上沒有一絲異樣表情,彷彿有備而來。

碑芊鈴哪能忍受他的質疑和干涉,不禁和他辯了起來。

“你這個局外人懂什麼?”她大罵。

“局外人,就是最好的觀眾。”他靜答。

“要當觀眾就給我到一旁安靜的看著!”

“觀眾手上,有操控你我未來的遙控器。”貝銘說得優雅自然,彷彿這些對白他早已預料到。“你不可輕敵,節目再好、收視再高,都還是會有缺點。”

在鞏芊鈴的字典裡,向來只有“完美”,查不到“缺點”二字;向來只有“必勝”,容不下“質疑”二字。

這個囂張狂妄的貝大少,憑什麼質疑她的節目有缺點?

碑芊鈴怒火中燒,貝銘卻不受影響地緩聲開口。“鞏主播,節目就要開始了,你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動怒,不妨靜下心來聽我說。”他拿起她的節目腳本。“你的節目專業流暢,這不容置疑,但長期合作的夥伴由於默契相當,許多不同意見的聲音便不容易在節目中出現,財經節目就像政論節目,不宜有太明顯的立場或答案,如果在你的節目中加入一個不一樣的角色,相信效果會很不同。”

“你到底說完了沒?這些提議不需要經過大家開會討論嗎?不需要在節目開播前先擬腳本嗎?你非要在這個時候插花,到底是何居心?”鞏芊鈴火大極了,他到底憑什麼這樣恣意妄為。

她怒火狂飆,與貝銘的一派從容成強烈對比。貝銘繼續緩緩說道:“財經節目的收視群很固定,白領階級的人數就這麼多,你的節目成功區隔出觀眾群是以往的戰果。但現在有人要來瓜分市場,我們需要的是從長計議還是馬上應變?”貝銘說到這裡,語氣稍轉。“兩軍就要交戰了,我收到消息,對方這次的節目籌備已久,甚至挖走許多我們離職的員工,他們有備而來,我們要有不一樣的對戰戲碼。”

看來貝銘這幾天可沒閒著,雖是初來乍到,但他細微的觀察能力和收集情報的功力,令許多人邊聽邊點頭。

碑芊鈴卻氣到頭頂冒煙。“戲碼是你隨便說加就加的嗎?要我怎麼主持?”

貝銘不慌不忙,一語堵回。“我相信鞏主播你的臨場寶力。”

“你!”

“你的名氣是否虛傳,等等就可親自證明。”他加上了激將法。

“貝銘!”她氣得連名帶姓喊他。

貝銘指了指手錶。“時間到了。”

節目時間已經到了,鞏芊鈴的怒火也到了臨界點,無奈所有人都已經就定位,她被導播又請又催地坐上主持台。

她氣呼呼地瞅著來賓席的貝銘,這混帳東西一定是動用特權,讓製作人、導播不敢拒絕。這空降部隊降到財務主管的位置就算了,現在連她的節目也要插手,要不要哪天連主播的位置都給他坐算了?

在鞏芊鈴眼中,他就是這麼“針對”著自己,鏡頭前的她,幾乎快要擠不出一點笑容。

這幾天貝銘花了不少心力仔細觀察分析鞏芊鈴的節目風格、內容走向,他今天會這麼臨時地提出意見,顯然早有準備,在友台節目進攻的當下,他沒有多餘時間解釋、排演,決定立即整裝上陣。

“各位觀眾您好,歡迎收看‘擁抱最錢線’,我是主持人鞏芊鈴。”節目正式開始,鞏芊鈴不得不面對鏡頭,面對她的“特別來賓”。

她盡力在鏡頭前展現應有的專業,盡避心中有千百個衝動想罵人,也不能表現出來。她看見貝銘坐在來賓席中,神態自若,一點也不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

節目開始前,照例介紹每位特別來賓,鏡頭拉到貝銘時,一塊小看板簡單地介紹他的背景,和主持人同樣的高學府畢業以及華爾街的豐功偉業,讓他很快地受人矚目。

他微微在鏡頭前點了點頭示意,鞏芊鈴似乎也看到導播滿意的表情。

貝銘出色的學歷、華爾街經歷和不凡的外表,她知道這對收視率來說有加分的作用。

不要囂張,這裡跟你的華爾街可不一樣!現場節目要講究的東西可多了,等會你別嚇得講不出話……鞏芊鈴在心底暗罵著。

她很快整理好她的腳本,開始進入主題。“美國聯準會大幅降息,這是宣告美國經濟步入令人擔憂的長期衰退,還是力圖振作給市場一劑強心針,各方的看法不一。”鞏芊鈴先起了個頭,這是今日的主題,按照腳本,她應該要問問每位來賓的意見。

在場來賓也都準備了相關的數據資料,但是鞏芊鈴誰也不問,就偏偏點了貝銘的名。“現場我們請教貝先生一些意見,他是貝家電視台的大公子,年輕有為,和前輩們排排坐,相信必有不一樣的觀點。”

碑芊鈴的明嘲暗諷,貝銘怎會聽不懂,不過他面容依舊沉著,沒有太大反應。

她擺明是說,他今天能坐在她這高收視的節目中,能和這些資深的財經人士同排而坐,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的家世、他大少爺的身分,而不是他的實力。

他清了清喉嚨,展顏一笑,表現了上節目應有的氣度。

要證明實力嗎?我奉陪到底。

貝銘並不訝異鞏芊鈴這樣的動作,正要開口發言,但鞏芊鈴又來一招。

她很刻意地在這個時候將話題轉了個彎。“關於美國景氣能否復甦眾說紛紜,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去年一整年全球的熱錢,都往亞洲新興市場流去。”她沒讓貝銘開口,馬上硬是將主題轉了個大彎,從美國降息馬上跳到亞洲市場,她要看貝銘怎麼接招。

衝著那句“你的名氣是否虛傳”,被激怒的鞏芊鈴也不是省油的燈,她要讓貝銘知道,要上她的節目,得有三條命等著接招。

在座的特別來賓,都因這節目的高收視而有著無比的光環,出書、演講兼課等等的活動排都排不完,個個都成了理財專家,口袋滿滿。貝銘想平白靠這個節目打知名度,最好先掂掂自己的斤兩,不然等這集撥完後,準讓他夾著尾巴逃回美國。

“主持人說的沒錯。”面對鞏芊鈴的花招,貝銘面不改色,優雅應對,鞏芊鈴甚至看不出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在“整”他。

她竟然讀不出他的心思,他是會還是不會?到底行不行?

為了怕節目停頓冷場,鞏芊鈴馬上接口發言。“在亞洲新興市場中,尤其是中國,更是一個巨大的吸金石。”她可不希望什麼都沒準備的貝銘搞不清楚狀況,壞了她節目的節奏。接下來貝銘只要順著這句話,大概講些中國有龐大的內需和密集的勞力支撐著經濟成長等等“基本常識”就可以了,她便可以再將主題拉回美國景氣上。

她瞪他一眼,他該不會連這個都不會吧?

碑芊鈴是想給貝銘一個下馬威,告訴他這節目可不是他高興來就來,掌握遊戲規則的是她這個主持人,可不是他這個插花的大少爺。她等著貝銘隨口說兩句,就要堵住他的嘴。

這點心機,卻不知貝銘到底懂不懂,他好整以暇,緩緩開了口。

“主持人說的雖然沒錯,去年一整年國際熱錢大量流入中國,各式各樣的分析討論也充斥在各個節目中。不過今天在這裡想要給大家一些不一樣的數據,希望各位觀眾不要盲從,更要謹慎地遙控您手上的選台器,萬一聽錯建言、盲目投資,就不要怪別人,因為老師在講你沒在聽。”

“呵呵……”在場的人包括來賓、導播和工作人員,頓時都發出笑聲,貝銘不按腳本的幽默,頓時讓氣氛熱絡起來。

冷冰冰的談話節目突然變得很不一樣,大夥都驚覺這年輕人的幽默魅力。

他神態自若、態度從容,猶如節目中的新血,注入了不一樣的氣息,甚且還順道將了友台新節目一軍,暗示“擁抱最錢線”才是財經分析節目的金字招牌。

然而笑不太出來的鞏芊鈴,卻感覺自己也被將了一軍,她丟出了一記直球,他竟敢大剌剌的接下。

好,看你等會講得出什麼東西。她在心裡暗忖著。

貝銘不慌不忙地開始發言。“以往大筆資金流入中國,讓基金規模大幅膨脹,主因是受到中國飛漲的股市激勵。然而隨著去年中國股市在年底回檔,共五十八家的基金管理公司揭露的去年第四季財報中,共有二百一十五支基金呈現虧損,這不僅佔所有基金的六成以上,虧損更高達人民幣七百二十一億。”在沒有準備腳本、沒有帶任何資料下,貝銘字字清晰地一口氣講了好幾個數據。

碑芊鈴瞳孔瞠大,舌頭打結,現在,換她有些接不下話了。

她吸了一口氣,送進微微缺氧的腦袋,要它馬上運轉,找出可以應答的話語。

但是,貝銘沒有讓她發言,他繼續他精準的談話。

這可以說是救了一時沒準備好該怎麼發言的她,也可以說是相當不給她這個主持人面子,接下來的時間,導播的鏡頭都停在貝銘身上。

“各位觀眾您看出來了嗎?七百二十一億約等於新台幣三千兩百億元,這是中國股市進入多頭的兩年半以來,首見的基金普遍虧損。”他有條不紊地說著。

接著鞏芊鈴彷彿看見貝銘的“節目個人秀”,這話題是她刻意帶入的,本只是想給臨時加入且沒有腳本的貝銘難看,沒想到貝銘不但從容應對,甚至端出精準的數據。他肚子裡有多少東西,鞏芊鈴暫時沒空去管,不過他的舉動已經讓在場所有人,包括她自己,一句話也插不上。

大家準備的資料都是有關“美國聯準會降息”,只有什麼都“沒準備”的貝銘不斷從口中迸出不一樣的數字,只聽見他一會說道“中國央行採取貨幣緊縮政策,也將對強勁的經濟成長動力發揮抑制效果……”,轉個彎他又提到“雖然如此,但基金經理人也調節了持股方向,未來還是看好內需、奧運、節能股……”

貝銘說得越多,鞏芊鈴的臉色就越慘白難看。

自己丟出去的問題竟被貝銘來個回馬槍,沒讓他吃到苦頭就算了,竟還讓他大放異采地在自己的節目上侃侃而談,所有人都成了他的聽眾。

說自己被狠狠反將一軍還不夠,鞏芊鈴甚至覺得自己是替他闢了個舞台。

從不認輸的她,本在自己的節目上趾高氣揚,現在卻咬著牙,眼睜睜地看著貝銘風光地發表高見。

她瞅著貝銘,看著每個數據從他口中竄出,看著看著,卻不自覺地微微發愣。

她當然討厭他,他搶走了她升官發財的好機會,還無端干預了她所主持的當紅節目,她有一百個理由可以憎恨他。像這樣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的混蛋公子哥,憑什麼、憑什麼……竟然……鞏芊鈴心中有千萬個複雜情緒,唯一理不出的,就是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竟移不開目光。

是的,她一直盯著他,盯到連自己都不自覺地發起呆來。

貝銘每段話都講得有條有理,帶著他對數字的驚人敏感度,甚且還穿插著他的“貝式幽默”。

她依稀聽到貝銘說著“光看我們擁抱最錢線的美麗主持人,從她一身的行頭就知道她自己賺了多少錢,擁抱了多少‘錢’景,所以本節目是您的最佳選擇……”

現場又是一陣歡笑,只有她這個節目主持人有些失神,貝銘的出現,的確如他所說,替節目帶來了不一樣的效果,此刻的她就算千百個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碑芊鈴沒有說出來的,是除了這點不甘心之外,還有另一個不甘願。

她怎麼也不想承認,貝銘的專業不輸自己,甚至他個人的獨特風采,可以輕易地凌駕每位來賓,而且還……不知不覺佔據了她的視線。

他對資訊的掌握、對數字的敏銳,和臨危不亂的現場反應,都是以往鞏芊鈴所自豪的,也是她專有的,在這電視台內沒有人能凌駕她的專業以及她的個人魅力。

可是現在,貝銘輕鬆的一席話,彷彿宣告她的“鞏氏魅力”不再專美於前,貝銘以靜制動,竟然讓她啞口無言。

她感覺自己的心不斷跳動,越跳越不規律、越跳越難掌控,貝銘帶著磁性的低沉嗓音,擾亂了她原本封閉的磁場,她想高傲的回嘴,卻震驚在他大器的談吐中,她想大聲地反駁心中的聲音,卻被他的字字句句蓋過。

第一次,她感到自己在節目上竟渾然不知該做什麼,她說著簡單不經大腦的台詞,看著貝銘“表演”到最後,直到節目結束,電視台湧進大量電話,她還無法壓抑下紛擾的思緒。

***

鈴……鈴……

臂眾打進電視台內的關切電話響個不停,全都是衝著今天剛亮相的貝銘而來,大家不知道這名貝家大少是什麼來頭、有什麼背景,爭相詢問,有人讚許他的見解精闢、有人還想多問問他關於未來的經濟走向,工作人員接電話接到手軟,不過飆高的收視率讓製作人開心不已。

現場一片歡騰,他們的節目打敗了友台的新制節目,不僅依然穩居冠軍寶座,收視率還創了新高。

製作人不停和貝銘握手,導播也從副控室下來關心。

“謝謝、謝謝貝少,你真有本事……”

許多恭維貝銘的話語不斷飄進鞏芊鈴的耳中,縱然她現在還有些恍神。

是自己累了嗎?為什麼她喪氣地不想再理會心底萬千的感受,為什麼貝銘的身影在下了節目後依然無法從她心中除去?是什麼原因,讓趾高氣揚的她,頓時變成了一隻安靜的綿羊?

這不是自己,絕對不是自己,她從沒向誰低頭過,更從沒向誰認輸過,但……這是“低頭”、“認輸”的情緒嗎?這是“戰敗”的感受嗎?鞏芊鈴深深吸了一口氣,又重重地吐了出來,好像……不只有這些感覺,她眼底還有貝銘的身影,耳裡還有貝銘的聲音,心裡還有一絲……無法言喻的震撼。

貝銘在她心底投下了一枚深水炸彈,縱然她再不情願,也不得不正視這枚炸彈的威力,和掀起的餘波盪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