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又要改我的新聞稿?”又聽見鞏芊鈴在棚內大喊。“他到底懂不懂得什麼是尊重?”

不用說,又是鞏主播和貝大少的戰爭。

這幾天大家已經習慣這樣的煙硝瀰漫,貝銘時常給鞏芊鈴“建議”,不過在她眼裡則是一次次無禮的干預。

貝銘從容地面對鞏芊鈴的不滿,緩聲說道:“我沒惡意,只是旁觀者清,這條新聞如果修改一下播報方式,應該可以更完美。”

“你的意思是我原本的東西很差勁?”身為當家主播,鞏芊鈴從沒遇過這種狀況。

“我沒這個意思。”貝銘笑了笑,對著怒目相視的鞏芊鈴說道:“你別忘了,你的‘擁抱最錢線’是因為接受了別人的建議,所以現在收視長紅啊!”

他說得慢條斯理,她卻聽得火冒三丈。

“你太囂張了!”鞏芊鈴咽不下這口氣。“你的意思是我的收視得靠你幫忙提升?”

這回貝銘收起了笑容,表情嚴肅,認真地再跟她重複了一次。“我從來沒有這個意思。”

碑芊鈴看見貝銘臉上出現以前沒有的神情。他專注地看著自己,雙目直視,目光直直落在她的臉龐上。

這雙眼彷彿在告訴她,最好把他的話聽仔細、聽進心裡。

論強勢她沒輸過人,在這塊專業領域中從來也只有她命令別人,沒聽過誰敢這樣給她“指教”,鞏芋鈴一股怒氣往上衝,開口想要罵人,但話語到了喉嚨,卻硬生生地卡住。

“你!”她想罵卻罵不出口。

一時間,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竟無法反駁。更精準的說,是無法表達自己內心的複雜情緒。

貝銘的話清楚迴繞在她耳際,他剛剛清楚告訴了自己,他不是來“找碴”的。也提醒了她,她的財經節目就是因為採納了他的建議,所以收視率更上層樓。

說“採納”有些牽強,因為當時的貝銘是用強硬的方式讓她不得不接受他這個座上佳賓,但事後證明他是對的。

碑芊鈴臉色難看,這代表什麼?代表他是對的,而自己錯了嗎?

她錯了,也就是表示她輸了嗎?

不是黑就是白的鮮明個性,讓鞏芊鈴眉心糾結了起來,心中感受難以言喻。

縱然她極度不願意承認,但貝銘的能力確實征服了她。

貝銘的氣勢臣服了從不低頭的她,即使她不願面對這樣的事實。雖然兩人每次都是在爭吵中進行辯論,但她不得不承認,貝銘的確有過人的本領。

她反抗、逃避,卻沒有辦法抵擋一步步走進她心裡的貝銘。

碑芊鈴無法言語的神情、複雜萬千的眼神,貝銘盡收眼底,他緩下了臉,聲音變得低柔。

“一笑泯恩仇吧!碑主播。”他用磁性渾厚的聲音,給了她一抹謎般的微笑。

碑芊鈴看著他微揚的嘴角,抗拒著這條勾起的弧度。

她好害怕自己的情感思緒,就這樣被他牽著走。

貝銘微微低身,對她說道:“時間到了,你先準備上台吧!收工後我請你吃宵夜,算是向你賠罪,行了吧?”

賠罪……鞏芊鈴說不出話了。

他有多高傲,她怎會不知道。以他的身分地位,壓根不必說出這樣的話,甚至以他已經被證明的能力,也不用對她這個下屬用這樣的言詞,鞏芊鈴的心防一吋吋卸下,她快要無處退守了。

貝銘說罷挺起了身,再度用一種讓鞏芊鈴無法逃避的眼神看著她,她不再多說一句話,馬上往主播台走去。

明亮的燈光向她投射而來,攝影鏡頭對準了自己。這裡是她熟悉的地方,是她發光發熱的地方,每次坐在主播台前,她就有無比的自信和優越感,但為何今天竟有一絲力不從心?

這樣的自己讓她發慌,鞏芊鈴用盡力氣力圖鎮定,然而她的臉頰卻不受控制地微微發汗,只能憑藉著累積的經驗讓新聞播報流暢,卻無法壓抑竄流在血液中那股令她坐立不安的情緒。

她對那個凌駕在她之上的混蛋男人動了情?這教她情何以堪,她怎麼可以向他低頭?這麼多年來她誰都沒輸過,現在怎麼可以就這樣輕易舉白旗……

鏡頭前的她盡力表現得與平日無異,內心卻波濤洶湧。

而貝銘遠遠的在副控室端詳著她,不發一語。

碑芊鈴好勝,但自己又何嘗不是?

他倆天天在辦公室發動戰爭,為了節目吵、為了新聞吵,就連公司財務報表也能吵,財經前景分析也要吵,其實明眼人都知道,他倆旗鼓相當、實力相差無幾,他贏鞏芊鈴的,就是比她理智、比她冷靜。

她欣賞她的專業和努力,他知道鞏芊鈴離開學校後依然不斷進修、吸收新知,也很努力地憑自己的能力賺錢,和那些想要不勞而獲的無知女人比起來,她有骨氣多了。

這點很重要,他貝家大少不想依靠傲人家世,也是憑這點骨氣。

與鞏芊鈴相處一段時日後,貝銘對她更加了解,大家都說她“視錢如命”,這點和自己豈不是相同?但貝銘發現自己越來越想知道,在她重視金錢的背後,鞏芊鈴的真實個性到底如何。

***

傍晚,兩人在公司巷口的一家永和豆漿店出現。

當貝銘跟她說要請她到這種地方吃宵夜的時候,鞏芊鈴並沒什麼訝異的表情,反而說了句。“都好,反正那家豆漿店我常去。”

“你常去?”倒是貝銘反問著。

“不行嗎?犯法啦?”她沒好氣地說著。“主播不能喝豆漿嗎?”她停了停,才又說道:“再說這邊的豆漿比別家大碗,比較划算。”

貝銘笑了笑。“不愧是財經專家,很會算。”

聽見別人這樣說自己,鞏芊鈴也不以為意。“不然要天天去飯店、餐廳吃大餐嗎?真不知道是去吃裝潢還是去吃氣氛的。”

她走進小小的店內開始點餐,入座後不久,桌上便擺上蛋餅、豆漿和煎餃這些很平常的食物,不過貝銘看鞏芊鈴吃得很習慣。

他看著,淡淡地說道:“你還是一樣,是一個很實際的女孩。我記得你以前就是這樣,從來不浪費。”

碑芊鈴一邊吃,一邊聽見從他口中說出的“女孩”兩字。

她已經好多年沒聽過這樣的形容詞。

自己已過了女孩的年紀,已經必須一肩扛起所有的責任和困難,很早以前,她就必須學著長大,學著這世界沒有誰可以依賴。

貝銘的話語讓她好像突然落入了以往的時空,他說得感性,她卻聽得感嘆。

“是嗎?”鞏芊鈴無心應著,過往歷歷浮現眼前。

“以前你在學生餐廳用餐的時候,從來不會將食物剩下。還有你會向學長姊買二手書上課,能省則省。”貝銘又說。

“是嗎?”鞏芊鈴重複了一次,不過這次她抬起眼,認真看著貝銘。

收工後的夜晚,她可以稍稍放鬆白日的緊繃,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她突然覺得眼前的貝銘除了是自己的“宿敵”之外,好像也能是一個相識甚久的老友。

多日來壓抑在心中的複雜思緒頓時湧現,他是敵是友,鞏芊鈴釐不清,她想倔強地不去理會,心中卻又有另一股力量拉著她面對。

但是她不知道他心中是怎麼想的,要是他對自己無意,那她豈不是自作多情?

想到這裡,她清了清喉嚨。“說到以前,我還真的不怎麼喜歡你。”無論內心如何交戰,她可不想連面子都輸掉。

“因為我常搶了你的鋒頭嗎?”貝銘一針見血,不過隨即又補了一句。“以前不喜歡,那麼現在呢?”

說罷,他身子微微向前傾,雙眼凝視著鞏芊鈴。

這句話像一陣旋風,由四面八方吹向她。

他凝視著她,而鞏芊鈴則盯著滿桌的食物,既接不上話,也咽不下東西。

他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想聽到什麼答案?

他雙眼的目光直落在她心底,好似一盞探照燈,想要照出她心中的答案,要在一片漆黑中尋找出躲躲藏藏的她。鞏芊鈴閃避不及,心慌意亂,但說什麼也不願就這樣舉手投降。

她用力地吸了一口氣。“現在嗎?更討厭。”她向這畢生最大的敵人示威,她不要就這樣淪陷在他的魅力之中。

話說在嘴上,但臉上不自然的神情已經出賣了她,貝銘一雙明眸將鞏芊鈴所有的表情變化盡收眼底。他舀起一匙豆漿,神情自然地說道:“真的這麼討厭我?”

“對,不要懷疑。”她鼓起的腮幫子好像水裡游來游去的金魚,不過貝銘知道那叫虛張聲勢。

他不動聲色,也不窮追猛打。“很遺憾我帶給你這麼多困擾。”他停了停,然後說道:“那麼往後我就不再對你的工作內容作太多的干涉。”說完,他便不再看她,低頭吃起東西。

“嗯?”鞏芊鈴愣了一下,她完全沒料到他會這麼說。“這算是你的‘賠罪’嗎?”

“你要這麼說也可以。”

什麼叫做了追麼說也可以”?鞏芊鈴心中燃起一把無名火。

斑手過招,貝銘使出欲擒故縱的招數。

方才他的雙眼已經看出,鞏芊鈴的內心遊移不定,只是表面故作鎮定。

既然這樣,他也“不勉強”,他已經釋出善意,剩下的就看她怎麼決定。

碑芊鈴像個差點說出實話的小孩,然而她卻繼續撒謊道:“不干涉最好,我就等你這句話。”

“這可是你說的。”貝銘仰起頭,勾起一抹狡猾的笑意。“你還是一樣那麼倔強。”

“你也一樣,還是那麼自以為是。”她不甘示弱。

冷不防貝銘再問道。“所以在你心裡,我就只是這種人?你對我沒別的感覺了嗎?”

“你……”鞏芊鈴心中大亂,但死也不肯向他低頭。“對,你就是這種自大又自以為是的人。”

“好吧!”貝銘好似嘆了口氣。“那以後真的不打擾你了。”

“你!”她被逼得欲言又止,這男人真的讓她快抓狂了。

罪魁禍首卻若無其事地道:“怎麼了?”

“沒……事。吃完了就快回家,我還想早點休息。”她依然故作強勢,內心的真實感受怎麼也說不出口。

貝銘淡淡地笑著,看著在這樣的小店喝著豆漿的女主播,這一整晚,她甚至沒有多問一句,怎麼不開車接送她、怎麼不請她吃頓像樣的。

她的確是一個儉樸的女孩,即便過了這麼多年,在複雜的媒體業中,她還是沒有染上虛榮的惡習。

“好吧!不妨礙你休息,吃完我們就走。”

吃完這頓宵夜後,貝銘撐起傘,搭公車送她回家。

碑芊鈴什麼也沒說,只是站在公車上若有所思。

突然她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兩人的沉默。

碑芊鈴接起電話,不久後,竟換上了一臉擔憂甚至驚恐的表情。她刻意壓低聲音,還空出一隻手捂在嘴邊,不讓旁人聽見她說什麼。

貝銘不曉得是什麼事情讓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不過此時突然一個煞車,讓單手扶著把手的鞏芊鈴重心不穩,搖晃了一下,差點就要跌倒。

貝銘不假思索,伸出大手一把環住她的腰。

“小心!”他摟著她。

“謝……謝。”鞏芊鈴突然紅了臉,出聲道謝。

她能感受到這臂膀的溫度,不過現在車上的人全都看著她,看著這電視上的名主播正搭著公車回家,鞏芊鈴急忙推開他的手。

只是電話還未說完,手機裡傳來了陣陣怒罵。

貝銘聽不清楚對方在說些什麼,鞏芊鈴馬上回神,跟對方說道:“我一定會處理的。”然後便匆忙掛斷。

“怎麼了嗎?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事,要不要幫忙?”貝銘看見她面有難色,關心地問道。

事出突然,貝銘的關心出自真誠,不過鞏芊鈴連聲拒絕。“不用、不用,這是私事,我自己處理就好。”

車子到站,她連忙快步走下車,好像一句也不想讓貝銘多問。貝銘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在黑夜中顯得消瘦孤單。

他握了握手掌,鞏芊鈴腰間的溫度,好似還殘留著。

而她剛剛那倔強的表情,也停留在他的腦海中。

這個不會說謊的小孩,該不該揭穿她?還是慢慢等,等她願意自首的那一天?

鮑車緩緩駛離,貝銘的目光還沒離開走進巷中的鞏芊鈴,他承認,在她身上,他看見自己欣賞的女人,鞏芊鈴正一步步,緩緩地走進他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