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夏夜晚風沁涼如水,凌薺霆躺在床上翻了翻,終於還是坐起身。

他望了望儉樸的房間,是什麼讓他睡不著?木板床、蚊帳、電風扇,是這些對他而言“稀有”的物品,還是……晚餐時舒珆晴的那席話?

微風拂過他的發,在規律的風扇聲中,他的思緒漸漸遠颺……

他天性叛逆,就像一匹月兌韁野馬,不接受任何拘束。

從小案母花大錢送他進私立貴族學校,想用嚴格的教條“馴化”他,卻三天兩頭為他頂撞師長、打架鬧事而奔波,長大後他交的朋友更是三教九流,女朋友是一個個換。

其實凌薺霆從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他的女人自己心甘情願貼上來、他的朋友讓他認識這最真實的世界,他在做什麼自己最清楚,沒時間也沒必要向人解釋。

長大後,不顧所有家族成員反對,他獨排眾議,執意要接下世亞集團本要收掉的“世亞土地開發”,他不要任何奧援、拒絕一切集團資助,單槍匹馬地勇闖這個複雜的戰場。

從小他最痛恨別人以“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話語形容他,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這個對別人來說是“燙手山芋”的公司,對自己來說卻是一座寶山。

憑藉著廣闊的人脈和精準的眼光,他這個凌家的放蕩浪子,用雙手建立起屬於他的世亞王國。

在台灣,任何重大的開發工程,都會牽扯上覆雜的政商利益,要應付的人什麼樣都有,檯面上的官員要“打點”的漂亮,檯面下的兄弟要分配好利益,什麼樣的工程由誰承包、哪塊土地要怎麼收購,都需要過人的手腕。

在凌家長輩眼中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問題小孩,但偏偏悠遊於黑白兩道之間的能力就是讓傳統的長輩們望塵莫及。

他特意挑上了這間公司,漂亮地再度讓世亞集團在這塊市場上打響名號,更讓家族長輩們瞠目結舌,每每想要教訓這個“離經叛道”的混蛋小子,話到嘴邊總又被他堵回去。

他想起小時候,老爸被自己頂撞的氣憤模樣,以及爺爺老是拿著柺杖追著他打的情形,凌薺霆忍不住扯唇笑了笑。凌家子孫個個出類拔萃,就只有他這個最小的孫子整天“丟人現眼”,爺爺一定恨不得沒有這個孫子,省得他晚年不得清靜。

不過,他也不能說是“最小”,因為他還有個未曾謀面的“弟弟”……

甩甩頭,窗邊呼呼作響的海風夾雜著鹹味,拉回他飄遠的思緒,他再次想到舒珆晴的話。

鮑司的管理真的有問題嗎?安妮真的過於強勢嗎?還是因為他沒有聽過如此“誠實”的話,自己不習慣?

紀安妮與他攜手合作多年,的確,這幾年自己忙於公司對外業務,基於信任,他甚少過問安妮如何管理公司事務,或許也是這樣,各經理人幾乎沒有向他反應問題的機會,要不是今天誤打誤撞,遇到“誠實”的舒珆晴,自己恐怕不會聽到這番“忠言”吧。

風鈴在窗前輕輕晃動,他放棄睡眠,走下樓,想獨自散散步。

“啊!誰?”才走下樓,就是一聲尖叫。

“怎麼了?”

“嚇死我了!你怎麼半夜一聲不響的跑出來?”舒珆晴一付驚魂未定的樣子,顯然是被半夜突然跑出來的凌薺霆嚇著了。

“你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膽子這麼小。”凌薺霆心血來潮逗著她。

沒料到舒珆晴臉色哀慼,用哀怨的口氣回他。“是啊!是做了虧心事,跟自己的老闆說那麼多有的沒的。”

舒珆晴現在的心情可真是沮喪極了,怎麼會這麼倒楣!在自己家裡遇上沒有見過面的大老闆,這下可好,只要一想到自己可能會被炒魷魚就睡不著覺。

家裡現在只有年邁的老爸,這東部小漁村又沒有什麼工作機會,自己“禍從口出”的下場到底會是怎樣啊……

“你該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睡不著吧?”凌薺霆看她半夜一個人在客廳閒晃,也是睡不著的樣子。

“你不會叫我捲鋪蓋走路吧?”

“你為什麼這麼擔心?”

“對你來說我只是個小職員,可是……你知道在我們這裡工作有多難找嗎?”舒珆晴看了看窗外繼續說道:“這裡是沒落的小漁村,漁貨量一年不如一年,地方也沒有開發,根本不能跟附近的觀光區相比,像我們這樣年紀的年輕人要是不到外地找工作,根本只能在家裡喝西北風。”

“這裡只有往南吹的東北季風,沒有西北風。”凌薺霆講得“頭頭是道”。

“你還有力氣開玩笑。”要不是礙於他是老闆,舒珆晴真想白他一眼。

“我沒有開玩笑,要學會衝浪,就要懂得風向。”凌薺霆看了看這個自以為闖了大禍的小女孩,朗聲笑道:“如果我連接受一點意見的肚量都沒有,那有這樣老闆的公司,你也不需要再待下去了。”

凌薺霆想了想繼續說:“走!我們去買點啤酒,反正睡不著,就聊聊天吧!”

***bbs.***bbs.***bbs.***

五分鐘後,凌薺霆頭戴“神奇寶貝”安全帽,雙腳張得大開,擠在一台50CC小綿羊機車後座,往村莊唯一的一家7-11噗噗前進。

手長腳長的凌薺霆一雙手擺哪都不是,前座的小女生一發動車子,長髮就開始拼命往後飄,不客氣地拍打在他臉上。

這可真是難得的經驗啊!凌薺霆心裡忍不住想,這模樣要是讓凌靖澤或凌御泯兩個堂兄弟看見,恐怕不是笑三天可以了事的。

終於從便利商店拎了幾罐啤酒出來,兩人將車子一停,就往不遠處的海灘散步而去。

晚風徐徐,吹得凌薺霆心曠神怡,台北那座不夜城的夜晚,就是少了這股清新的味兒。

“其實這裡天然景色不錯,只是沒有好好規劃,吸引不了遊客。”

“沒辦法,縣政府根本沒錢。”

“如果這裡順利轉型成觀光區,你們的日子應該會好過不少。”

舒珆晴想了想說道:“之前好像也有些財團來勘察過,不過最後似乎都卡在土地收購的問題上,你也知道,老一輩的人都認為賣掉祖傳的土地是很不孝的事情,我爸爸就是這樣。”

凌薺霆笑笑點了點頭。“這點我不會不清楚。”

“對喔!都忘了你是做那行的。”舒珆晴天真的一喊,外帶一個可人的笑容,好不可愛。

凌薺霆細細地觀察她的小動作。“那麼給我一些平時聽不到的建議吧!我的好員工。”

“建議?其實只要老闆娘願意下放權力,授權給每個部門的經理人,讓他們負責好自己的部門,事情就簡單多啦!”

舒珆晴清澈的眼神就像口中說的話一樣乾淨簡單,讓凌薺霆稍稍思考了一下。沒錯,人很容易犯了化簡為繁的毛病。

“都忘了問你,你是什麼部門的?”

“法務室,我打算明年考律師執照,現在正在存錢補習。”

“喔!你是念法律的啊?”

“嘿嘿,這是我從小的志向。我想當一名律師,讓弱勢的族群也能受到法律保護。”

“看不出來你這麼有愛心!”凌薺霆輕鬆地說著。

“沒愛心的話,看你早上怎麼辦!”她說的是凌薺霆吃壞肚子的事。

他咧嘴笑開。“都說了會教你衝浪當封口費嘛!說真的,看不出你個頭不高,卻喜歡這樣的運動。”

“我可是有四分之一的原住民血統耶!體力很好的。”舒珆晴頭微微抬高,驕傲地說。

凌薺霆仔細瞧著她的小臉蛋。“難怪你的輪廓特別深,很有味道。”這句話沒有經過思索,月兌口而出。

聽到稱讚,舒珆晴笑得更甜美。“你真的不像大老闆耶。”

“大老闆也是人,也有放鬆心情度假的時候好嗎?更何況,台北沒有這樣的景緻,也沒有……”

“沒有什麼?”

“沒有像你這樣——誠實的人。”凌薺霆一時間不知道用什麼形容詞,他只覺得眼前這女孩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清新,雙眼散發著單純與活力。

“說來說去還是在虧我嘛!”不管三七二十一,舒珆晴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我是說真的,別誤會。如果不是你告訴我這些,我不會知道公司的問題及安妮的狀況。”

“老闆娘要是知道我打小報告……”

凌薺霆打斷了她的話。“老闆娘這個稱呼不太合適,以後別用了。”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特別想要強調自己是“單身”,安妮只是自己事業上的好夥伴,不是他情感上的寄託。

凌薺霆拿起啤酒,豪邁地喝下一大口,然後雙手隨意往後一撐,仰起頭望著星空。“好美。”

夜深人靜,整片沙灘上只有他們兩人,舒珆晴偷偷打量了凌薺霆一眼,身邊這個男子,全身散發著一股傲氣,但跟她說話時卻又那麼平易近人,真教人猜不透他的性子,更教人好奇。

“舒珆晴,多聊聊你對公司的看法吧!”凌薺霆別過頭看著她,海風將他的衣領吹開,頭髮隨風飛揚,那張令人迷惑的臉龐更顯不羈。

舒珆晴當下有些結巴。“喔……好啊……”

凌薺霆笑著開了另一瓶啤酒,遞到她眼前。

仲夏夜的星空特別美麗,閃爍著如寶石般的光芒,舒珆晴有條不紊地說著對世亞的建議。凌薺霆敞開心胸聽著,雙眼卻不知不覺盯著似乎比寶石還要明亮的人兒,久久無法回神。

***bbs.***bbs.***bbs.***

棒天一早,天才剛亮。

“起床了!”

凌薺霆還在睡夢中,就被一聲興奮的聲音叫醒。“趁現在太陽還沒很大,我們趕快去練習好不好?”

是舒珆晴,不知哪借來衝浪板,在他床邊晃啊晃的,顯然已經等了很久。

“你果然體力很好。”

總是晚睡晚起的凌薺霆,可真佩服這個昨晚也很晚睡的傢伙,見她躍躍欲試的模樣,凌薺霆坐起了身。“真的這麼想學?”

“想啊!期待好久了呢!”

“好,我這就起床。”滿足別人的渴望原來是件這麼愉快的事情,凌薺霆掀起棉被,雙腳落地。

“啊!”一聲不小的尖叫,在寧靜的早晨更顯驚人。

“怎麼了?!”

“你、你……”

“你躲到衝浪板後做什麼?”

“你不穿衣服才做什麼呢?!”

凌薺霆這才知道眼前的小女孩為什麼尖叫,自己果睡的習慣沒有因睡在不同的房間而改變,只是平時習慣一個人睡的他,忘記下床要穿衣服。

“對不起……我忘了。”凌薺霆倒很鎮定,轉過身開始找衣服。

舒珆晴縮在衝浪板後,探出頭也不是,站在原地也不是,尷尬的很。而且他們都沒有想到另一個狀況——

“阿晴!這在欺負你嗎?”

舒珆晴的爸爸雖然耳朵不太好,但女兒的尖叫他可聽得清清楚楚,很快地衝到客房,卻見到一絲不掛的男人,和一旁花容失色的女兒,當下二話不說拿起腳下拖鞋,死命地朝凌薺霆身上打去。“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耙欺負阿晴!我打死你!打死你!”

啪、啪!一聲聲拍擊聲,伴著舒爸爸一句句台語叫罵聲響起,現場一陣混亂。

“阿爸!不要打了啦,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阿晴,你不要怕,大老闆又怎樣?大老闆就可以欺負人嗎?阿爸不怕,阿爸替你討回公道!”

“阿伯,你誤會了……”

啪!“還敢說?不要以為我們窮人家就可以隨便欺負!”啪!

“爸!不是啦!是他睡覺習慣不穿衣服啦!”

“什麼?你跟他睡覺?”

“不是啦!阿爸你到底說到哪去了啦!”

“阿伯,我……”

啪!

“阿伯,事情不是這樣的……唉呦!”

啪!啪!“不是怎樣?我老歸老,眼睛還沒瞎,打死你這個王八蛋!”

又是一陣毒打,舒珆晴忙著拉開氣急敗壞的爸爸。

生起氣來又護女心切的舒父,凌薺霆還真有些擋不住,一手忙拉著阿伯的手,一手忙擋住……重要部位,狼狽的模樣連自己都想笑。

怎麼這輩子最倒楣的事情,都在這間屋子裡碰到?

***bbs.***bbs.***bbs.***

半小時後,兩人總算來到海邊的沙灘。

“剛剛真不好意思喔。”舒珆晴尷尬地說。

“沒關係,我自己的習慣我也忘了。”凌薺霆搖搖頭,要舒珆晴別介意,然後開始準備衝浪。

他鬆開上衣釦子,雙手一拉,帥氣地月兌下衣服,露出古銅色的肌膚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你常曬太陽嗎?”再次見到他結實的胸膛,舒珆晴有些不好意思,沒有正眼看他,只瞥了一眼他健康的膚色,就把頭轉過去。

“如果有時間,我都會到海邊沖沖浪或玩玩風帆。”

“哇!你會的好多喔。”這句話充滿了崇拜,卻因別過頭而顯得模糊。

凌薺霆好笑地轉頭看向紅著臉的女孩,戲謔地說:“又不是沒看過我沒穿衣服的樣子,你躲什麼?”

“喂!你這個人說話怎麼這樣?”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你不是學法律的嗎?”

“對!你再繼續東扯西扯沒關係,我告你性騷擾。”

“好好好,未來的大律師,你衣服都還沒換,怎麼下水?”

“喔,對喔!”

凌薺霆接過沖浪板,讓她更衣。

舒珆晴望著一片大海,眼睛都發亮了,她月兌下外衣,裡頭是兩件式泳衣,她蹲拿起一瓶防曬油,均勻地塗抹著。

凌薺霆觀察著她的動作,一點也不矯揉造作,以往在北部沙灘,許多泳裝美女總愛穿著比基尼在他面前晃啊晃,連擦個乳液也可以模半天,盡力擺出各種扭捏的姿勢,但最後可能連水都不碰。

“準備好了嗎?”

“嗯!”舒珆晴用力點了點頭,雙眼充滿期待。

凌薺霆笑開。“那走吧!我們劃到外海。”

一般來說,外海的浪況會比岸邊來得好,凌薺霆領著舒珆晴,兩人一同划向遠處,準備等待適合的浪潮。

“聽好!前面有一個浪波,我先教你越波!”凌薺霆趴在浪板上喊著,一旁的舒珆晴認真聽,只見凌薺霆強而有力的一雙臂膀在水中來回划動,示範著跳、潛、滾、推的越波技巧,很快兩人就到了外海。

“很好,你底子打的不錯,現在重頭戲來囉,我教你轉彎,一隻手握住浪板前方,一隻手划水,像這樣!”

凌薺霆在銀白的浪花中喊著,舒珆晴一句句認真聽著,不久,她的浪板與身體已經能夠左右轉彎。

“對!就是這樣,現在調頭,將浪板與岸邊垂直。”

“喔!好!”

“看好!那個浪從後方湧來時,雙手助劃,並隨浪勢衝回岸邊,看我示範!”

只見凌薺霆在到達波頂之際,瞬間踩板而立,靠著雙腳的靈活移動以及身體俯仰建立的平衡,漂亮地在浪裡自由來去。

“哇!”舒珆晴忍不住一聲讚歎,衝浪需要體力、平衡與高超的技巧,沒有平時紮實的練習,很難有超水準的演出。

無垠的海面不時掀起一彎彎美麗的浪峰,凌薺霆領著舒珆晴,徜徉在這片無人的海域,舒珆晴不時吃水或摔下浪板,但總很快再爬起來,甩甩頭再試一次,一句放棄的話也沒有,臉上掛著迷人的笑容。

凌薺霆望著她,心中似乎也像這片大海,泛起陣陣波浪,她脂粉未施,穿著一件再普通不過的泳裝,甚至頭髮也被浪打得凌亂,但此刻在他眼裡,這卻是一幅難得又美麗的圖畫。

“累不累?”

“不累不累!好好玩喔!以前都沒人教我,我今天才知道有這麼多技巧,我還要練習。”

“好,我陪你。”

凌薺霆答應得爽快,繼續陪著她一次次練習,心中的溫度也逐步升高,再大的浪頭也澆不熄……

***bbs.***bbs.***bbs.***

中午時分,兩人總算上岸休息。

“哇!練習了一上午,好有成就感喔!”舒珆晴絲毫沒有顯出疲累,活蹦亂跳的。

凌薺霆欣賞地看著她,她的體態均勻,活力四射,身上沒有一絲贅肉,健康的肌膚散發誘人的氣息,和平時他見到的女人完全不同。

“你怎麼啦?怎麼不說話?”

“沒什麼。”

“肚子餓了吧?我帶你去吃午餐。”

聽到要在這裡吃東西,凌薺霆臉上浮出三條線,一臉遲疑。

舒珆晴先是不明所以,接著哈哈大笑。“唉呦!這裡的店我很熟,我知道哪一家比較乾淨衛生啦!”

她伸出手“拖”著凌薺霆往岸上去,這自然的動作讓他微微一笑。

“到了,阿惠海產,這家東西很新鮮喔!”小漁村沒有什麼像樣的餐廳,舒珆晴領著他進入這間小海產店。

“你一定餓了,我幫你點吧!阿惠阿姨,我們要兩盤炒麵和一碗鮮魚湯,另外今天有沒有什麼現撈的魚貨,要新鮮的喔!”

為了他的腸胃著想,舒珆晴認真地向老闆娘交代煮幾道新鮮乾淨的海鮮料理,凌薺霆在一旁微笑。“沒關係,要是再鬧一次肚子,搞不好還可以多待幾天。”

“你還可以多待幾天嗎?”舒珆晴眼睛一亮。

“你很想要我留下來嗎?”凌薺霆忽然將臉湊近她,低問。

聽到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因為曬了一早上的太陽還是什麼緣由,舒珆晴臉上突然紅通通。“我……”

凌薺霆懾人心魄的雙眼沒有離開,耐心等著舒珆晴結巴的回答。

“我……哈啾!”

頓時凌薺霆臉上多了幾滴對方噴上的口水,舒珆晴朝著他不偏不倚打了一個大噴嚏,只見她捂著嘴慌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突然想打噴嚏。”

“一頭溼發加上電風扇,這就是原因。”凌薺霆拿起桌上的餐巾紙擦拭著,從來只有他在教訓人時噴別人口水的分,自己還沒這樣“幸運”過,這趟旅程可真遇到不少奇事。

“快擦乾吧!”他一把拉下原本披在自己身上的大毛巾,拿著一角在舒珆晴的頭髮上快速擦拭著。

端著炒麵的阿惠嫂一走出廚房,便看到這狀似親匿的一幕,她驚訝地高喊著:“阿晴你交男朋友囉?不錯啊!帥哥耶!怎麼沒給阿姨介紹一下?”

“阿姨不要亂說啦!他是我的老……”

“老朋友。”凌薺霆擋下了那句“老闆”,換上這個字眼。

舒珆晴轉過頭望了他一眼,有些怔然,她是不是眼花了?她竟然看見……他眼中的一絲火熱?

凌薺霆湊到她耳旁,輕輕地說了一聲:“當朋友不行嗎?”

當下一陣麻麻癢癢的感覺從耳後竄入她心間,她不自覺地屏了一下氣,然後低頭吃起炒麵,沒有回答。

舒珆晴眼角瞥見水珠一滴滴從凌薺霆的胸膛淌下,也聽見自己有些不規律的心跳。

他一點都沒有大老闆的架子,晚上陪她聊天,一早教她衝浪,笑起來好陽光,身強體壯……想到最後一句她甩甩頭,受不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阿惠嫂又端出了一盤清蒸蒜蓉蝦,笑嘻嘻地放在桌上,對著凌薺霆說:“我們漁村就屬阿晴最優秀啦!念大學喔!現在在台北大公司上班耶,年輕人,你哪裡人啊?要好好對待我們阿晴喔!”

老闆娘像舒珆晴的媽媽一樣叮嚀著凌薺霆,他沒說什麼,一直微笑點頭。

舒珆晴推了推老闆娘。“阿惠阿姨不要一直亂說啦!”

“呵呵!女孩子這個年紀交男朋友很正常啦!阿姨不打擾你們約會了!”

舒珆晴的臉蛋已經嬌羞得像顆紅蘋果,她直直盯著桌上的蝦子,低聲對凌薺霆說道:“不好意思喔!鄉下地方,就是愛八卦。”

“這不八卦。”凌薺霆臉上有一絲神秘的笑容,不過舒珆晴沒有看見,她靜靜剝著蝦子。

蝦頭、蝦尾、蝦殼……她剝的很慢,也剝的很乾淨,剝好了兩隻後,想了想,悄悄在凌薺霆碗中放下一隻。“這個,給你。”

凌薺霆看見她頭也沒抬,害羞的模樣好可愛,當下一口吃下了蝦。“好吃!這樣鬧肚子也甘願。”

這樣一頓簡單的午餐,凌薺霆吃得津津有味,海天一色,輕鬆愜意,照進小店裡的陽光拉長了桌椅的影子,也照亮了他的心。

“你休幾天假?”他喝了一口鮮魚湯。

“一個星期。過兩天我會陪爸爸去祭拜一下媽媽。”

“你媽媽已經過世很久了嗎?”凌薺霆記得那天在她家中看見的照片,當時抱著小孩的婦人看起來很年輕。

“嗯,在我小時候就過世了,爸爸雖然脾氣很固執,但也就是這樣,對媽媽的感情一直沒有改變,所以也沒有再娶,現在弟弟當兵,家裡只剩下他一個人,有時我真的不放心。”

舒珆晴又剝了一隻蝦子,這回她沒有猶豫,直接放到凌薺霆碗裡。“你什麼時候要回去?”

“明天一早。”

“這麼快?我以為大老闆可以愛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

“那叫敗家子,不叫大老闆,我的好員工。”

“嘻嘻……你真的很幽默,跟我想像的老闆都不一樣。”

凌薺霆又吃了那隻蝦子,鮮蝦的美味在味蕾中釋放,他吃的津津有味,跟這個小丫頭在一起,自己似乎都忘了要怎麼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