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秋高氣爽的午後,在台北繁華的東區,街道上充滿了川流不息的車潮及來去匆忙的人群,兩旁一棟棟玻璃帷幕高樓,林立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段上。高樓內,進進出出的盡是西裝筆挺的上班族及踩著高跟鞋的粉領新貴,這些忙碌的身影,是這個分秒必爭的大都市縮影。

在這繁忙的都市叢林中,總有些僻靜的小巷弄,就像一條清澈的小溪流,為這喧囂的城市帶來些寧靜。這條有著溫馨咖啡廳及精緻餐館的小巷,就隱身在喧鬧的東區巷弄中。

其中,一家佈置典雅的花藝店,面積雖然不大,但不時飄散出的淡淡花草香,隨著微風飄散在這條小巷中,路過的人莫不覺得神清氣爽。

從花店整片的透明櫥窗望去,一對姊妹正穿梭在各式花材中,熟練地分類修剪各式花草,將它們變成一束束動人的花束、一盆盆體面的盆栽,店門口的常春藤綠意盎然,朵朵鮮花放置在柔軟的紗網上,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叮噹!”

靜謐的午後,小花店乾淨的玻璃門被推開,進來的是一位急急忙忙的年輕人。

“老闆娘,給我一盆蝴蝶蘭,要高雅一點,我要送客戶喬遷之喜的,很急,可以幫我趕一下嗎?”年輕人揮著汗,顯然是趕著過來。

“好!沒問題,我現在就幫你準備,你坐著等一下。小如,先幫這位大哥倒杯冰水。”

這位“老闆娘”,原來僅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孩,有著清秀的面貌及纖細的身段,臉上笑盈盈的招呼客人,讓人很快忘卻秋日的豔陽。

只見她雙手熟練、迅速地挑著花材,五枝蝴蝶蘭搭配著高低不一的開運竹,呈現出層次的美感,底座純白的花器及精緻的雕飾,將盆栽襯托的高雅純潔。最後,再插上幾株綠葉襯托及貼上幾個小巧的蝴蝶結,不到二十分鐘,一盆簡單大方的“蘭亭雅韻”就完成了。

“先生,這樣可以嗎?”老闆娘親切的問正在喝著冰涼飲料的年輕人。

“哇!這麼快?很漂亮耶!難怪同事都介紹我來這家,果然很專業!謝啦,我要趕回去交差了!”

送走了滿意的客戶,高馨嬡輕輕喘了口氣,為自己倒了杯水。

最近好日子很多,喬遷、結婚的人不少,連高升、跳槽的人也忽然多了起來,小小的花店,時常堆滿了客戶訂購的各式花材。

馨嬡回想當初選擇開店地點時,就是看準了東區的高消費能力,憑藉著自己對花朵的認識及獨特的美感,加上快速親切的服務,經過兩年努力,總算在這租金貴的嚇死人的地段上有點小小成績。

馨嬡的爸爸是中部的花材中盤商,在耳濡目染下,她從小對各式花朵的特性、花季、價格等都不陌生,對於花藝更有與生俱來的天分,兩年前帶著妹妹馨如一起北上打拼,還好沒有讓家人失望。

“姊,妳在想什麼啊?張老闆打電話來問我們這星期桔梗要進多少,妳要不要聽?”小如的話打斷了馨嬡的思緒,她趕忙接起電話,這星期可有得忙了呢!

***bbs.***bbs.***bbs.***

罷剛從花店離開的年輕人,現正回到世亞半導體辦公大樓,氣喘吁吁地向主管覆命。“報告副總,花已經送去客戶那裡了,我們是第一個送到的。”

“那就好,總經理剛剛爭取到這間大客戶,一定要維持好關係,連小事都不能馬虎,知道嗎?”

“是!”

小職員應聲後離去,這位副總起身前往最頂樓的主管級會議室,準備開會。

世亞大樓樓高五十層,就位在這商業氣息濃厚的東區,大樓最近新落成,請了名建築師設計,顯得相當霸氣。

世亞集團從傳統的水泥及鋼材起家,經營至第二代時,適逢全球經濟起飛,對於傳統原料需求量大增,使得凌家得以迅速累積可觀的財富,凌家把握機會迅速開枝散葉,憑藉著雄厚的財力及綿密的人脈網絡,很快將經營版圖拓展至土地開發、電子及金融等產業,各家族企業間彼此支應,快速成長。

發展至第三代,凌家已是數一數二的豪門大族,政商兩棲,權傾一時,一舉一動都有著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影響力。凌家設在總部旁密巷裡的招待所,便不時出入政商名流,交換著彼此的利益。

會議室內,世亞半導體的總經理──凌靖澤,正不疾不徐走到會議桌前,主持會議。

“各位經理人,上半年度的業績報告已經出爐了,整體而言,我們的表現相當不錯,在此除了感謝各位的辛勞,也請大家不能鬆懈,消費性電子的傳統旺季就要來臨,請大家務必把握商機。”

面對在場一位位專業,甚至比自己年長許多的經理人,凌靖澤毫無懼色,語氣沉著,目光沉穩,衝勁中帶著年輕人少有的大將之風,他接掌世亞兩年,獲利連續創新高,讓一旁已交棒的父親相當滿意。

凌靖澤停了停,繼續從容地說:“為了感謝每一位員工的貢獻,我在此特別宣佈,若今年度世亞的獲利繼續攀升,連續第三年創新高,年底的員工配股將再多加一成,希望各位與我一同努力。”

凌靖澤宣佈完這項福利,台下立刻響起掌聲。世亞的員工紅利在業界已令許多同業羨慕,也因為如此,公司上下士氣高昂,屢創佳績,凌靖澤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氣度,令台下經理人相當折服。

會議後,凌老面帶愉悅地走向他。“靖澤啊,這兩年你的表現令我相當滿意,不過你也別太累,要找機會放鬆一下。今天晚上我幫你安排了一場party,你和幾位年輕好友聚一聚,輕鬆一下,如何?”

凌靖澤知道父親話中的意思,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他也不好拒絕。

三十歲這年,他接下了領導世亞半導體的營運重任,每日所思所想,就是如何延續凌家盛世。自己不是沒有兒女情長的感情,只是他始終無法找到一個可以走進他心房的人。

自己已達適婚年齡,父親一直希望他在事業穩固之後,能早日找到一位名媛淑女,除了完成終身大事外,也能“順便”來個名門家族聯姻,鞏固家族勢力。父親的期盼一天天加深,自己就有安排不完的晚宴、飯局。

“好,我知道了。”凌靖澤沒有太多的表情,一個人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今晚的飯局就設在世亞的招待所,傍晚,司機已經在樓下等了,凌靖澤皺了皺眉,要秘書打電話給司機,不用接他,招待所距離公司不遠,他想要透透氣,決定散步過去。

落日西沉,華燈初上,繁華的大都市亮起迷人的霓虹,凌靖澤卻繞進小巷中,想要得到一點片刻的寧靜。

這些年來,他並沒有辜負眾人所望,從容地度過一次次市場嚴格的考驗,順利將世亞半導體帶入世界級大廠之列。面對這些挑戰他從不覺得畏怯,只是在夜深人靜,偶爾抬起頭仰望星空時,總覺得自己的生命中似乎缺少了什麼,但每每要細想時,接踵而來的工作又讓他沒有停下腳步的機會。

想到這裡,凌靖澤不禁又抬起頭,看著天空閃耀的星星……

“啊!先生,你走路怎麼不看路啊?”一聲尖叫,讓他猛然回過神。

“對不起!我……怎麼了?好像沒有撞到妳啊?”

凌靖澤不解的看著眼前這位氣嘟嘟的小妹妹,扎著兩條辮子,雙手插腰,年紀輕輕,火氣倒不小。

“你踩到我們今天剛進的海芋了啦!這是明天新娘的捧花耶,看怎麼辦啦!”

凌靖澤低下頭,才發現自己的大腳不偏不倚踩在一大束白色海芋上,可憐的純白海芋被踩得慘兮兮,正當他要道歉時,旁邊的花店玻璃門忽然被推開。

“小如,怎麼這麼沒禮貌?跟人家說對不起。”

“姊!是他踩到我們的花耶!”

馨嬡瞪了妹妹一眼,然後很有禮貌的向這位先生道歉。“對不起,因為最近我們生意比較忙,花材都堆到走道上,妨礙到您了。啊,您的褲管都沾溼了!”

凌靖澤聽見這輕輕柔柔的嗓音,回頭一看,只見一位長髮女生正對著自己的“褲管”說話,說完一抬頭,正好與他四目相望。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小小的瓜子臉,白淨的臉蛋煞是迷人,凌靖澤一時怔住,沒接上話。

“真的不好意思,您要不要先進來,我幫您把褲管弄乾淨。”馨嬡仍有禮貌的說著。

凌靖澤只覺得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不知不覺將他拉進花店裡。

“您趕時間嗎?我找條幹淨的抹布給您。”

“不趕。”他坐在小小的花店裡,感覺自己被一大堆不認識的花草給淹沒了。空氣中飄散著各種花朵的芬芳,讓他不自覺深吸了一大口氣,緊繃了一天的情緒頓時感到舒暢無比,也不想趕著離開。

“不好意思,這條抹布是乾淨的,您先將就著用。”

從長髮女孩帶著白色工作手套的纖纖素手中接下抹布,凌靖澤一邊擦拭,一邊環顧四周。

這間不到十坪大的花店,白色的牆搭配著藍色的花架,很有地中海的感覺,大片的透明玻璃牆,映著各種顏色的花朵,特別繽紛耀眼。

“這間店是妳開的嗎?”

“嗯,是啊!我和妹妹一起打理。”

馨嬡簡單的回答,一邊小心翼翼的將一朵朵水晶紫玫瑰慢慢放入鋪滿緞帶和絲紙的禮盒中。凌靖澤注意到她的動作和她的話語一樣輕柔,也注意到一旁的小妹妹正拼命對著他做鬼臉。不過凌靖澤沒有生氣,反倒覺得相當有趣。

“原來這位可愛的小姐是妳的妹妹啊?”凌靖澤故意把“可愛的”三個字說得有點重,顯然是故意逗著小如。

“喂!你什麼意思?你踩到我們的海芋我還沒跟你算帳耶!”小如可聽懂了,氣急敗壞的質問。

“喔,對不起,踩壞妳們的花了。我賠給妳們吧!”

“不用了,我們把東西堆到行人走道上,才不好意思呢。”馨嬡輕輕一笑,恬靜地回答。

凌靖澤突然感覺心頭莫名一震,在商場上,為了蠅頭小利爭破頭的故事天天上演,他幾乎已經認定所有人都是見錢眼開。不知是她這樣無所求的回答,還是這甜美的一笑,他突然有種說不出的特別感受。

“這樣好了,我買一束妳們店裡的『招牌花』算是表達一點心意好了。”

“招牌花?!”馨嬡和小如同時發出疑問。

“嗯……我想餐廳點餐時有招牌菜……花店不應該也有招牌花嗎?”

訂花這種“小事”凌靖澤從未自己處理過,哪裡知道沒有這種用語。此時兩雙大眼睛瞪著他,凌靖澤很快發現自己說錯話。

“嗯……抱歉,我想也對,沒有一種花叫『招牌花』吧!”

平時開主管會議時幾十雙眼睛盯著自己都沒有感覺,怎麼現在這兩雙好像告訴自己“有夠土”的眼睛,讓自己真有點招架不住。

“這位先生,你這樣我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賣花給你耶──”小如不給面子地虧著他。

凌靖澤聽到小妹妹這樣“不禮貌”的話,頓時覺得有趣極了,難得放鬆地開懷大笑。

“好吧!那麼這束是什麼花?讓人覺得很特別。”為了不讓自己繼續糗下去,他連忙指著眼前的一束花問,轉移話題。

這束花並不特別嬌豔,在一堆爭奇鬥妍的花朵中並不顯得突出,但它散發著淡淡的幽香,清爽而簡單的外型,有一種說不出的清新感覺,很像……眼前的這位清秀佳人。

“這是百合,今天剛剛到的貨。”馨嬡笑著說。

凌靖澤看著她出眾的氣質,真像個花仙子。“這束花也是妳搭配的嗎?”

“是啊!店裡的花束都是我親自包裝的。”

“嗯、搭配的真好……這顏色……真調和。”凌靖澤哪裡懂得花,說這麼多,只是想多聽幾句這舒服的聲音。

“真的嗎?謝謝你這麼說。不過這束花我才剛剛包裝到一半,還沒完成耶。”

“呃……這樣啊,呵呵!”沒想到老闆娘這麼“誠實”的戳破了自己的謊言,凌靖澤意外地發現自己竟也會有不好意思的感覺,他無視一旁小如快要憋不住的笑意,等著馨嬡包完這束花。

這間小小的店,讓他覺得很放鬆、很愉快,一整天緊繃的神經在此輕易地鬆弛下來。當上總經理之後,肩上扛的責任讓他必須時時“武裝”自己,如此輕鬆地笑著、被虧著,甚至覺得不好意思,可真是難得的經驗。

在三個人的笑聲中,凌靖澤捧著一大束的百合,離開了這個讓他深覺不像自己的“怪地方”。

***bbs.***bbs.***bbs.***

收起難得的笑容,凌靖澤一如往常沉靜地走入招待所。手上那束鮮花,讓他立刻成為派對上眾家美女的焦點。

“嗨!Stanley,你還是一樣帥啊!這束花真漂亮,是要送哪位幸運兒啊?”

“Stanley真有品味,連挑束花都這麼美。”

“這兒有位置,Stanley要不要先過來坐著呀?捧束花挺累的。”

Stanley是凌靖澤的英文名字,他保持慣有的笑容回答大家。“鮮花當然要配美女了,早知道今天這麼多美女,我就多買幾束了。”

這樣“職業性”的回答,凌靖澤視作習慣,但眾家美女聽得可樂著。這些話語只不過是他現在這個身分的基本禮儀,不久他便拿了杯whiskey,靜靜的坐在角落。這樣的場合他再熟悉不過,卻始終無法融入、無法真心的樂在其中。

只見各家千金打扮入時,身上名貴的華服、首飾說明她們不凡的身價,但話題始終圍繞在最新一季的新裝發表會和新開幕的Spa會館上,而公子哥們的話題就是最新款的跑車和如何練六塊肌。千篇一律的場景,一成不變的對話,甚至是一貫的制式虛偽,就像空氣中夾雜的陣陣香水味,讓凌靖澤感到煩悶。

突然間,一陣淡淡的百合花香,飄入鼻中,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讓這清新的味道飄進胸口。

就讓今天過的不一樣吧!

煩悶的凌靖澤不想讓今晚又結束在這種沒有意義的派對中。節目還沒結束,他就找了藉口先行離開。

走在小巷間,大部分的商家都已經打烊,遠遠就看見那間小花店還亮著燈,不知道自己是故意還是順便,或是依然想著那清新的百合香味,凌靖澤“很順路”的經過這間店。

“怎麼這麼晚了還在忙啊?”凌靖澤在門口張望著。

“啊,掃把星先生來了!”小如一見到凌靖澤,月兌口而出的就是凌靖澤的新外號。

“小如,妳又在亂說話了!”馨嬡一邊斥責,一邊將手上的白色海芋紮成一束美麗的捧花。

凌靖澤東瞧西看,旁邊沒別人,確定自己就是那位“掃把星先生”。

“『可愛的』小妹妹,我有新名字啊?”

凌靖澤覺得有趣,從來沒有人膽敢在他面前這般“撒野”,在他生活中會出現的小妹妹,只有公司櫃檯的總機接待妹妹和送公文的工讀生,她們見到他的反應都是立正站好、恭敬有禮。

“我就是『可愛』,怎樣?”小如學著凌靖澤的口氣,特別故意咬牙切齒的說著這兩個字。說完兩人隨即哈哈大笑。

“我何時變成顆星星啦?”

“從你不客氣地踩著我們的海芋開始。”

“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抱歉!”

“要是說對不起有用,世界上就不用警察啦!這是明天客人要用的新娘捧花,晚上請客每桌都還要放一盆,今年海芋產量特別少,被你這樣一踩,大姊重新調了好久才調到貨,被貴的半死!”小如劈哩啪啦說了一大串,馨嬡都來不及阻止。

“真是抱歉,我還能幫上什麼忙嗎?”被這樣的小妹妹削一頓,真是種畢生難得的經驗,凌靖澤不覺得生氣,反倒盡情的“享受”這種從來沒有過的待遇,雖然跟小如抬槓,但目光卻不知不覺的飄向馨嬡。

“沒關係,已經差不多弄好了。”馨嬡月兌下手套,擦去額頭的汗珠,露出滿意的笑容。

凌靖澤仔細看著這個脂粉未施卻清新月兌俗的臉龐,以及每個自然不矯柔做作的小動作,跟那些派對中打扮講究的“名媛淑女”相較,她全身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讓他目光捨不得移開。

“喂!你真的要幫忙嗎?有誠意的話就幫我們把花架都搬上貨車,明天司機好送貨。”小如嚷嚷著,存心不給這個掃把星面子,因為她相信這位穿著高級西裝的“不明男子”不會真的照她的話做。

“小如,不要再鬧了,留點力氣專心做事。”馨嬡這回可放下手上正在收拾的花草,認真的跟小如說。

“這些花架……平時都是誰幫妳們搬啊?”凌靖澤打量著這些有半個人高的鐵製花架。

“我們自己慢慢搬啊!不然你以為它們會自己飛上去啊?”小如一邊說,一邊熟練的跳上車,馨嬡則不慌不忙的提著一個個花架,與妹妹接力放到車上。

兩姊妹的動作雖然熟練,但鐵製花架的重量顯然還是讓她們有些吃力,此時凌靖澤覺得如果自己再“晾”在一旁,簡直不配叫男人。

外套一月兌,他想也不想的就一手拎起一個花架,輕輕鬆鬆的讓它們乖乖在車上排隊。這些比起健身房的啞鈴,實在不算什麼。

“哈!妳看,會飛吧!”凌靖澤得意的笑著,回頭又拎起兩個,準備再耍帥一下。

“啊!碰!”凌靖澤只覺得眼冒金星。

然後又隱約聽見一句──果然是掃把星……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