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天,世亞宏偉的大樓內,凌靖澤正通過層層保全,回到自己位於頂樓的辦公室。

罷剛結束了與美國分公司的視訊會議,他月兌下西裝外套,將電話設定由秘書代接,然後關上門,一個人靜靜坐在小牛皮沙發上……揉著腿上的瘀青。

“昨天我怎麼會想也不想就去當人家的搬運工?”凌靖澤自言自語,臉上難得露出淡淡的笑容。“怎麼會踩到那灘水?真不小心……”

他鬆了鬆領帶,斜坐在沙發上,想著自己昨晚的舉動,自嘲地搖搖頭。

身為凌家第三代,身系家族龐大的電子工業興衰,他可以做一個很稱職的領導人,自信地面對各項挑戰,但是內心深處的一縷孤獨感卻常不經意竄出心中,讓他不知該如何面對。

正當他靜靜地感受這輕鬆愜意的一刻時,門外傳來秘書的敲門聲,讓凌靖澤收回了飄遠的思緒。

叩叩!“抱歉,總經理。”

“什麼事?”

“總經理,連小姐打電話來找您,您要轉接進來嗎?”

“打到公司找我?有重要的事嗎?”

秘書口中的連小姐,名叫蓓琪。連家與凌家上一輩是世交,蓓琪可以說跟他是青梅竹馬,凌家一直視她為媳婦兒人選,只等凌靖澤點頭。

凌靖澤與蓓琪的哥哥連宇凡是少數能說上真心話的知心好友,凌靖澤將他們兄妹當作要好的知己。

凌靖澤要秘書將電話轉接進來。“找我有事嗎?”

“是啊,找你一整天了,打手機怎麼都不接?”電話那頭的蓓琪抱怨著。

“我的手機……”凌靖澤這才想起,他昨晚順手一月兌,將外套留在花店,連同放在口袋的手機,也一起在花店過夜了。

“喔!不好意思,我手機沒帶在身上。”

“今天晚上有空嗎?瑞士交響樂團來台演出,我想找你一起去聽,好嗎?”蓓琪繼續問著。

“喔……好啊!晚上我叫司機去接妳。”凌靖澤回答的不是很認真,他想著他的手機……以及那間小花店。

***獨家制作***bbs.***

打消叫人幫忙拿回外套的念頭,凌靖澤今晚下了班,親自繞到昨晚讓他栽了個大跟斗的地方。

嬡花小苑?嗯!好名字。趁著天色未暗,凌靖澤站在店門口好好端詳了一番。

店內的女主人正忙東忙西,他不知不覺看了出神──她穿著一件橘色的圍裙,長髮隨意地紮起,拿著剪刀專注地修剪著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動作看起來相當俐落,未綁起的幾綹細發在白皙的頸上飄啊飄的,看得凌靖澤眼睛都忘了眨。

好恬靜的女孩,清新月兌俗,淡淡的細眉加上微啟的唇瓣,水翦雙眸帶著說不出的靈氣……

凌靖澤像欣賞花朵般站在門口,看著馨嬡的一舉一動,那幾縷飄散的頭髮似乎輕輕撥動著他的心湖,泛起一陣陣的漣漪。

忽然她放下剪刀,往身後望去。隨著她的目光,凌靖澤看見自己的西裝吊在衣架上,並且隱約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

我是來拿衣服還是來發呆的?

凌靖澤發現自己竟然看到失神,忍不住損了一下自己,趕緊匆忙走進店裡。

“砰!”

唉呦!怎麼搞的……凌靖澤在心中暗自哀號了一聲,昨晚的瘀青未痊癒,怎麼現在又來一次?一陣眼冒金星還沒回神,耳朵又傳來熟悉的訕笑聲。

“哈哈哈!掃把星又來表演特技啦!”

真是欲哭無淚……

***獨家制作***bbs.***

凌靖澤回過神時已被扶進店裡,睜開眼看見剛剛笑得開心的小妹妹正在透明玻璃門上貼上一張張的小貼紙,他這才曉得自己撞上了什麼。

“你還好嗎?剛剛那聲碰撞好大聲,嚇了我一跳。”馨嬡遞上包著冰塊的毛巾,睜著大大的眼睛關心地望著他。

“妳的眼睛怎麼那麼多血絲啊?”凌靖澤沒來由的問了一句。

“什麼?”馨嬡楞了一下,怎麼受傷的人第一句話反而是問別人的眼睛?

“掃把牌特技演員,你是摔太多次摔暈啦?”小如聽到兩人的對話忍不住炳哈大笑。

“小如!妳再這樣亂叫人家綽號,我可要生氣了!”

“姊,是他自己每次來都有狀況,已經連摔兩次了,不是表演特技是什麼?”

“我不是早叫妳把貼紙貼到門上了嗎?已經撞了好幾只蝴蝶,我就怕哪天有客人撞上。”

馨嬡要求妹妹每天一定要將透明玻璃窗及大門擦亮,好讓路過的人能清楚地看到花店內的花朵,也就因為這樣,常常讓人忽視了玻璃的存在。

“姊,他才不是客人咧!他剛剛在門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張望什麼,站了好久,起初我還以為是哪個變態呢。”

我……變態?

小如的形容詞讓馨嬡聽了直搖頭,沒想到凌靖澤卻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起來,於是小如少了頓罵,還意外地賺到一頓晚餐。

只見差點沒撞暈的凌靖澤不一會兒拎了三個便當,在門口故意“小心翼翼”地推開玻璃門。刻意的舉動逗得小如開懷大笑,但凌靖澤更在意的是馨嬡臉上揚起的甜甜笑容,就像一朵半開的粉紅薔薇,讓他看得不想眨眼睛。

“真的不好意思,竟然讓你幫我們買晚餐。”

馨嬡說話的時候,凌靖澤總覺得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沒關係,原來做這行這麼辛苦,清晨四五點就要起來批貨,難怪妳的眼睛紅得跟小白兔一樣,我這個閒閒的路人甲跑跑腿買買便當,就當作做運動……”

“哇,有雞腿耶,好大的雞腿!”凌靖澤話沒說完,就被小如“很有禮貌”的打斷。

“路人甲先生,謝謝啦!”小如不客氣的啃起雞腿。

“這是我小妹馨如,從小愛搗蛋,真不好意思。我叫高馨嬡,一直還沒請教你大名,在附近工作嗎?”馨嬡語帶感謝,聲音輕柔,聽得凌靖澤一陣舒坦。

“我叫凌靖……嗯……妳叫我Stanley好了,我在世亞……”

“哇!『S』先生,你在世亞工作喔?大公司耶!難怪你會穿那麼好的西裝,咦,你也姓凌喔?世亞公司的老闆也姓凌耶!不會那麼巧吧?世亞是你開的嗎?”

小如雖然啃雞腿啃得開心,嘴巴還是不閒著,明明自己的英文名字是Stanley,也可以硬是叫成“S先生”。

“我看妳哪天心臟停了,嘴巴都還會動。”凌靖澤不甘示弱的回著,突然覺得自己真像個十幾歲的小男生,跟一位小妹妹鬥嘴。

這樣輕鬆自然的相處,讓凌靖澤不想提起自己的身世,他不想見到這位活潑可愛的小妹妹變成另一個恭敬有禮的“總機小姐”,更不想眼前這朵粉女敕薔薇往後看到他會變成好像永遠不開花的鬱金香。

這間有著迷人幽香的小花店,讓他呼吸到不一樣的空氣,凌靖澤月兌下外套,挽起袖子一起吃著八十元的雞腿便當。

“妳有看過大老闆天天耍特技的嗎?”凌靖澤也啃起雞腿,享受著不用刀叉的大快朵頤滋味。

“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你的西裝是名牌中的名牌耶,一套可以吃雞腿便當吃上三年,你沒事穿那麼好耍特技幹嘛?”

聽到這樣的比喻凌靖澤差點噎到,旁邊小口吃著雞腿的馨嬡也忍不住笑出來。

“對了,你是來拿西裝外套的吧?”馨嬡對著凌靖澤說。“昨晚你還好嗎?你幫我們搬花架搬到摔跤,害我整晚過意不去,一直想怎麼跟你說抱歉。”

“整晚想著我啊……”

“嗯?什麼?”

凌靖澤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便月兌口而出,見到馨嬡水汪汪的大眼狐疑地看著他,他趕忙為自己的失言轉移話題。“對,我是來拿西裝的……”

小如吃完了雞腿,馬上接上話。“你還沒說你穿那麼好的西裝做什麼?”

凌靖澤一時語塞,有些不知如何解釋。“嗯……是公司有補助置裝費,我是世亞的……業務……產品業務員,因為出去拜訪客戶時代表公司,所以一定要穿得體面一點,才會讓客戶有被尊重的感覺……”

凌靖澤說得有點口吃,心裡直嘀咕。服裝補助?虧自己想得出這種爛理由。

“馨嬡小姐,妳一個人忙得過來嗎?如果天天這麼晚睡、這麼早起,女孩子怎麼受得了?”凌靖澤想多瞭解這朵小薔薇。

“還好,我習慣了,有時比較清閒時,我也會模模魚、休息一下的。”

“妳常常這樣三餐不定時吃嗎?哪時候比較有空?我可以……可以……”

可以什麼?凌靖澤想說可以過來花店裡找她聊聊天,卻發現自己搭訕技巧實在差得連自己都聽不下去。

“嗯……我是說,如果妳沒空時,我可以幫妳買買便當,如果有太重的東西,我可以幫忙搬上車……呃……我沒有其他意思……”凌靖澤急忙解釋著,不知道自己在商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哪裡去了。

馨嬡笑笑不語,她知道如果有一個男人自願幫忙跑東跑西、打雜幹活,不會單純到沒有目的。

“你要追我姊姊就明講,吞吞吐吐的讓我連飯都吃不下去。不過你要小心啊,你跟嬡花小苑犯衝,我不知道你再這樣下去還要摔幾次喔……”

凌靖澤真想把雞腿全塞到這個沒事愛抬槓的小妹妹嘴裡。不過他很快地釋懷,因為他看見馨嬡甜甜的酒窩出現在臉上,淡淡的微笑讓他滿心開懷。

“小如,不要亂說話。”

“姊……妳臉都紅了耶,我才沒有說錯呢!”

馨嬡沒有答話,悄悄望了凌靖澤一眼,他舉手投足之間的真誠,以及爽朗的笑聲和開闊的胸襟,早已讓她留下不一樣的印象,而且他身上彷佛帶著一份迷人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想要多望一眼。

馨嬡沒有答話,但是帶著紅暈的臉頰已經讓凌靖澤看得忘神,對他來說,她就像一隻飛在空中自由自在的小鳥,比起他天天接觸的金絲雀們,這只不知名的小鳥顯得充滿活力、自然獨立又迷人。

當凌靖澤歡喜地待在這個小小空間裡,感受著從來沒有過的自在舒暢時,他完全忘了今晚跟人有約──

今晚等不到人的蓓琪,怒氣衝衝的拼命打著凌靖澤已經沒電的手機,此時的心情,與他成為強烈對比……

***獨家制作***bbs.***

數日後

“鈴……”

“您好!這裡是嬡花小苑,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的嗎?”一早電話就響起,馨嬡趕忙接起,很有禮貌的回答。

“這裡是世亞半導體,我們需要兩大盆鮮花,花要用最好的,送到凱翔科技祝賀董事長八十大壽。”

“是!馬上幫您準備。”

“花材要講究點,預算沒有上限,你們自己搭配即可,花送到後我們會請我們的……業務送支票過去。”

“好的,謝謝您!”

一大早就有這種好康的訂單,馨嬡心情愉快地開始準備花材,嘴中輕輕哼著歌曲,落地窗外一早暖暖的太陽照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特別顯得動人。

望著窗外一樣的太陽,一街之隔的凌靖澤,此刻心情也和這片陽光一樣耀眼,只是他的秘書不太明白,怎麼總經理一大早就拿給她一張親手寫好的紙條,要她撥電話到這家花店“一字不漏”地照著念訂花?

嬡花小苑裡,小如興奮地包裝花束,馨嬡則仔細地察看每一盆要出貨的花。

“姊,其實那個掃把星先生也會帶來好運耶,自從認識他之後世亞的訂單變得好多喔。”

“妳再這樣沒禮貌地亂叫人,我就叫妳拿掃把再打掃一次。”

“唉呦!姊──妳捨不得我這樣叫他喔?還沒約會就這樣護著他──”

小如一邊工作,嘴上卻不怎麼安分,馨嬡聽了有些心虛,趕忙解釋。“我是很感謝他替我們介紹生意,這幾天我正納悶,怎麼世亞的訂單突然多了起來,而且都是訂高等花材,昨天和Stanley通電話時問了他,他才跟我說他在公司幫我們大力宣傳呢!”

“哇!真的喔?那他是我們財神爺了?哈哈!那不能叫掃把星了,改叫……”

調皮搗蛋的小如新外號還沒想出來,突然眼睛一閃,像想到什麼一樣。“咦?姊,妳什麼時候跟他通電話的……喔喔!妳上班模魚喔!”

“我哪有。”

“那妳晚上偷偷模模講電話喔?”

“沒有啦!”

“姊──說謊是不對的行為,S先生在追妳對不對?”

馨嬡瞪了小如一眼。“『L小姐』,他叫Stanley。”馨嬡拿小如英文名字“Lulu”做文章。

“幹嘛叫人家L小姐?”

“那就不要再隨便給別人取外號。”

“喔,好嘛……”小如嘟嘟嘴繼續說:“要是他真的要追妳,妳就賺到啦!他長的又高又帥耶!”

“喂……什麼賺到?我條件很差嗎?”

“不是啦,可是妳想想老爸每次要幫妳安排的相親對象……唉!一個個鄉下老土……”小如吐了吐舌頭,馨嬡也忍不住笑出來。

這位Stanley先生談吐中顯露出不凡的教養,出眾的儀表的確讓人想多看一眼,馨嬡漸漸期待他出現在店裡。

***獨家制作***bbs.***

自從認識了馨嬡,凌靖澤下班後就時常到嬡花小苑繼續“加班”,一開始先假借“送支票”、“買便當”等名義過去,現在這些藉口已經是多餘,和馨嬡姊妹倆相處的快樂時光是他一整天最期待的。馨嬡現在也已經視他為“很要好”的朋友,時常一起在店中一邊忙、一邊自然地聊天,凌靖澤彷佛找到了一個令他放鬆不已、無話不談的新天地。

這天結束工作,凌靖澤懷著愉快的心情,支開了所有人,獨自來到嬡花小苑。

“在忙嗎?”

凌靖澤推開門,雙眼立刻盯著馨嬡,馨嬡拿著電話回過頭,還沒回答,就先聽見小如大聲嚷嚷著:“義工來了!義工來囉!S先生……喔,不對,是體貼帥氣的S先生,這次你真的要幫忙喔!姊姊有難了!”

“嗯?怎麼啦?要幫妳姊姊找男朋友嗎?這個簡單,我來就好。”

馨嬡正在講電話,沒空理會凌靖澤的胡鬧,於是他站在一旁靜靜的等她。

呵,在公司,向來只有別人站在辦公室門口等他的份,現在自己這樣立正站好等候差遣……可真是前所未有,他終於體會到愛情的力量,凌靖澤站在一旁內心偷偷笑著。

馨嬡掛上電話,凌靖澤趕忙湊向前,在她身後說:“遇到什麼困難了?別忘了妳有萬能的義工喔!”

“呵呵,你真皮,跟小如越來越像。”馨嬡轉過身,伸手很自然的輕輕在凌靖澤臉上捏了捏,眼睛彎成一條線。

凌靖澤伸出手留戀地模模被馨嬡捏的臉,還真意猶未盡……他笑了笑,被這樣的自己打敗。

“一直幫我們送貨的司機先生剛剛打來,說他老婆晚上送進醫院剖月復生產,他很緊張,要待在醫院陪著,明早可能不能幫我們送貨了。”

“喔?明天有很多地方要送嗎?”凌靖澤話中滿是關心。

“不是,是明天一早剛好有一個客戶要舉行簽約典禮,要一次送八盆花過去,而且他們已經選好吉時,要算好時間不能遲到。”馨嬡嘆了口氣。“唉!怎麼就這麼剛好。”

“沒關係,在家靠父母,出門就靠男朋友囉!有我在不用怕……”

“姊姊妳答應讓S先生當男朋友囉?”小如又來攪局,聞言立刻插話。

凌靖澤不等馨嬡回答,立刻接下話。“不只是男朋友,是男朋友兼終身免費義工,小妹妹妳不懂的……”

凌靖澤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等馨嬡開口就搶著回話,是怕被拒絕?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馨嬡點頭?自己商場上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現在居然“怕”起這種小事?凌靖澤臉上掛著微笑,心裡卻暗暗自嘲。

“小如!不要鬧了,快去點一下明天要用的胸花夠不夠。Stanley……對不起,又要麻煩你了,只是你明天早上有空嗎?不用上班嗎?”

馨嬡對他說話的時候,語氣明顯變得輕柔,凌靖澤開心地如沐春風,他知道馨嬡心裡有了他,於是他點頭如搗蒜,說什麼都行。

“有空啊!我們做……業務的,時間很自由,我就說要去客戶那裡催催貨款就好了。”凌靖澤滿臉笑容地說,心裡在想看來公司業務都是這樣混的。

“對了,明天是幾點要到?是那一間公司簽約?”

“早上九點半,是一間速太網路公司訂的花,公司地址在這裡,明天我會跟你一起去。”

速太……這名字怎麼這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凌靖澤一時想不起來,馨嬡則開始忙著開啟印表機製作明天要用的賀卡。

賀世達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速太網路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愉快。

凌靖澤看見馨嬡在電腦上打的字,心裡暗自慘叫了一聲。

世達投資?不會這麼巧吧?

凌靖澤是世亞集團的常務董事,他想起半個月前看過這件投資核備案。現在正式簽約,明天會有世達的人過去,速太不認識自己就罷了,至於世達……

唉!怎麼這麼巧?明天怎麼過關?

***獨家制作***bbs.***

棒天一早八點半,凌靖澤出現在嬡花小苑。

“Stanley,你來啦?咦?怎麼了,大熱天戴頂帽子作什麼?”凌靖澤頭上戴了頂帽子,帽沿壓得不能再低,馨嬡還差點認不出他。

“嗯……我想今天簽約會場人一定很多,我們應該塑造一下嬡花小苑的形象,可以達到宣傳效果。”

再掰嘛!凌靖澤。

“不要胡鬧了啦!簽約典禮不能遲到。”馨嬡壓根不理他,忙著打包配件。

“馨嬡,別這樣嘛!謗據我專業經理……呃……專業業務員經驗,服務業就是要重形象,妳看,我也幫妳準備了一頂,等會我們送花去,人家一定會說我們很專業。”凌靖澤不死心,要把另一頂帽子往馨嬡頭上戴。

昨天半夜找帽子找的半死,賞個光吧!

“專業?嬡花小苑有圍裙啊!那邊有一件比較大的,你等會兒圍著,我們穿一樣的去。”

圍裙?圍裙有什麼用啊?能圍住什麼?要是等會被看到世亞總經理圍著一條橘色花邊圍裙在搬花盆,我要怎麼解釋?凌靖澤心中暗自叫苦,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凌靖澤穿上圍裙,開著沒有冷氣的貨車,載了重重的八盆花,就差沒有喝一瓶“蠻牛”了,這還真是難得的經驗。

“到了,那邊左轉。”

“喔。”凌靖澤把車停好,不慌不忙的再把帽子拿出來壓低戴好,然後……又拿出一個大口罩,戴起後整張臉包的只剩下兩個眼睛。

馨嬡在一旁瞪大雙眼。“Stanley……你要去搶銀行嗎?”

還說,很熱妳知不知道?

“沒啦……我……今天感冒,怕傳染給妳,咳、咳!”

“你感冒了?怎麼不早說?有發燒嗎?”馨嬡一聽關心地伸手模模他的額頭。

“呃……我是喉嚨痛,咳、咳!”凌靖澤趕忙再多咳幾聲,第一次覺得自己還真虛偽。

此時迎面走來一位世達的職員,旁邊是代表簽約的世達經理,凌靖澤一瞄到他們,趕忙將帽沿拉得更下面。

“是嬡花小苑嗎?花請送進去。”職員對兩人喊道。

只見凌靖澤低著頭,側身歪歪斜斜地搬著花,像作賊一樣。

唉!這輩子還沒這麼“見不得人”過……凌靖澤在心中暗自嘆息,此時又有一位速太的職員走過來,看到他們送花來,高聲說著:“喂!送花的,等會花要給我們擺整齊一點!今天可是我們新的大股東要來啊!還有地上要是有落葉你們要負責清乾淨,典禮要開始了麻煩你們動作快一點!送完花自己到三樓會計部領支票,知道嗎?”

唉!什麼不可一世的態度,“大股東”就在這邊你知不知道?

凌靖澤見到一個小職員這般大呼小叫,忍不住搖搖頭,但只見馨嬡露出禮貌的笑容頻頻點頭稱是,此刻他深深為馨嬡的態度感動,原來一個女孩要經營一家店,是這樣辛苦。

此時正走過他們身旁的世達經理聽見這樣的大呼小叫,回頭望了一眼,凌靖澤沒有準備,嚇了一跳,趕緊低下頭。

經理不看還好,越看越覺得奇怪,於是回頭走向兩人,凌靖澤趕忙退到馨嬡身後。

“小姐,這位是您的員工嗎?”世達經理問著馨嬡,眼睛卻瞄向凌靖澤。

“是的,請問您有什麼事嗎?”馨嬡不解。

“他……怎麼……”經理一邊說一邊走到凌靖澤身旁,狐疑地看著他,他怎麼有點像……總經理?

大事不妙,凌靖澤趕忙放下花盆,蹲到地上……彎腰綁鞋帶,順便再咳兩聲。

馨嬡心想一定是凌靖澤怪異的打扮嚇到人家了。“對不起,他今天感冒,怕傳染給別人才穿成這樣的,抱歉,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們要趕著送花了。”

馨嬡連忙“拎”起蹲在一旁的凌靖澤,快步往電梯走去,留下一臉懷疑的世達經理。

凌靖澤抱著花盆邊走邊閃,左扭右拐,差點走不穩。唉!平時商場上再大的陣仗都沒像今天這樣緊張過……

凌靖澤一路低著頭,祈求上天保佑別再出什麼狀況。

在大太陽下“悶”了半天,總算完成任務,回到嬡花小苑,凌靖澤第一件事就是把一身熱死人的裝備扒得精光。

“Stanley,今天辛苦你了,晚上我請你吃飯。”馨嬡甜甜一笑,凌靖澤立刻忘了今天是怎麼悶了一天。

“就只有吃頓飯嗎?沒誠意。”他露出賊賊的笑容。

“嗯?你還要什麼?”馨嬡不解的看著他。

“妳說呢?”凌靖澤突然將頭湊到她面前,一親芳澤的意圖很明顯。

只見馨嬡也把臉湊近了他,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他,凌靖澤欣賞著眼前的佳人,期待將要發生的美好事情。

然而等半天,卻只等到馨嬡的一根手指頭,往自己額頭上戳了戳。“你今天不是感冒嗎?還想東想西?給我乖乖到那邊坐下,我拿個感冒藥給你吃。”

“我……我……”我沒有感冒啦……

凌靖澤哀怨地被馨嬡推開,想要解釋的話只能往肚裡吞,更慘的是她已經拿了杯水過來,硬是要他吞下什麼感冒膠囊……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