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棒天晚上,凌家豪宅

凌靖澤獨自在房裡,聞著一朵玫瑰的香氣。這是他從嬡花小苑帶回來的,他把它放在一隻細長的花瓶中,為它加水修葉。

自從音樂會放了蓓琪鴿子後,這件事情整整被她唸了好一陣子,於是凌靖澤不好意思再推掉這個週末兩家的聚會。

下了班他回家換上晚上要赴約的衣服,然後打電話到嬡花小苑。

“馨嬡,今晚我有事情不能過去了,對不起喔……”沒想到自己也會有低聲溫柔說抱歉的時候。

“沒關係啦!你又沒有領薪水,天天往我這邊跑我才不好意思呢!”

“不這樣我怎麼接近妳?”

“你真的很皮耶!不跟你說了,有客人來了。”

這輩子還沒被人家說“皮”過,凌靖澤笑笑地掛上電話,準備到連家赴宴。

不過他先繞到父親的書房前,敲門進入。“爸,有空嗎?”

此刻的凌靖澤,臉上的笑容再度收起,彷佛嬡花小苑才是能讓他敞開胸懷、樂在其中的地方。

“嗯,不是準備要去連家了嗎?什麼事?”

“我有些話,想跟您提一下。”

凌父拿下眼鏡,望著兒子,凌靖澤長大後,性格變得沉穩寡言,已經很少主動跟他說話了。

“嗯……我知道我們家跟連家是世代的交情,不過有些話,我還是直說了,對於蓓琪,我沒有其他的感覺,我知道您很中意她,希望我們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不過……”

“蓓琪不好嗎?”

“爸,您誤會我的意思了。蓓琪是個不錯的女孩,但那不構成我想娶她的理由。”

“那你想要什麼樣的女孩?有機會,爸再幫你安排。”

“爸,關於我的婚姻大事,我想要自己作主,好嗎?”

凌靖澤說的認真,凌父看了看兒子,覺得他最近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他放下手中的書,輕輕的嘆了口氣。“兒子,我知道你長大了,我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人,如果你有自己的主見,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吧!不過,有些話,我還是得跟你說明白。”他示意兒子在桌前坐下。

“首先,蓓琪從小就對你一往情深,這是我們兩家子都知道的,如果你真的對她沒有感覺,記得,要委婉的跟她說明白,尤其我和她爸爸都是認識多年的好友,一定要顧及面子,知道嗎?”

凌靖澤點點頭,這種人情世故他不會不明白。

“再來,咱們凌家身為豪門大戶,有些道理相信你不會不懂。如果你娶進門的媳婦家世背景與我們相當,不但雙方沒有適應的問題,而且更有利於兩家事業的合作。

如果你對蓓琪真的沒有感覺,我也不勉強你,但身在豪門,每個決定都要比別人考慮的更深、更仔細,包括婚姻。這是要享受錦衣玉食的代價,也是你延續凌家繁榮的義務。你還是可以自由戀愛,但目標必須比別人更慎重,你明白嗎?”

案親的話,凌靖澤幾度想打斷,但最終仍靜靜地聽完。他沒有再多說什麼,點了點頭便起身和父親一起離去,剛剛掛在臉上的淡淡笑容已不復見,再度回到面不露喜怒的凌靖澤。

此時司機已經在門外等候,凌靖澤坐上車,車子經過凌家的車道,兩旁花園的噴水池濺出的水珠在星空下閃閃發亮,但這偌大的豪宅,卻更顯自己的寂寞。

錦衣玉食的代價?延續繁榮的義務?

凌靖澤想著父親的話,這些道理他不會不懂,而打從懂事開始,自己也不斷朝著這個方向走。

但是……有人讓我選擇過嗎?這些都是我要的嗎?他開啟車子的天窗望了望天空閃爍的星星,開始明白自己為何總感覺生命中缺少了什麼……

***獨家制作***bbs.***

連家的庭院早已在蓓琪的吩咐下佈置好,游泳池畔放著一排純木桌椅,每個木桌上放著一個精緻的玻璃器皿,裡頭盛著水,水上飄著點燃的蠟燭,燭光在池中映出美麗的光影,氣氛煞是迷人,這是蓓琪精心的安排。

一旁的廚師正忙著燒烤各式的肉串,旁邊的侍者端著香檳穿梭其中。

連宇凡和凌靖澤的父母親正聚在一塊聊得很盡興,凌靖澤卻選擇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池畔。

連宇凡發現凌靖澤今天特別安靜,打算過去“好好關心”一下。

“我的大帥哥啊,孤獨嗎?寂寞嗎?讓我來陪陪你吧!”

連宇凡故意鬧著好友,凌靖澤才發現一晚沉默不語的自己有些失禮,他面對最要好的朋友,鬆開了原本緊繃的臉。

“你怎麼當眾調戲起人家,不跟你好了。”凌靖澤說得故意,惹得一旁的蓓琪嬌笑不已。

“會說話啦?我以為你是來數星星的耶!”蓓琪拿了水果盤,遞給凌靖澤。

身穿黑色小洋裝的她將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呈現,這樣的性感尤物加上顯赫的家世,是許多企業小開競相追求的對象。但是熟識的人都知道,蓓琪打從十七、八歲懂事起,就一直非常喜歡凌靖澤,這麼多年來,都沒改變。

“就是啊!沒看到最漂亮的一顆星星在這邊看著你嗎?”連宇凡開著妹妹的玩笑。

“唉!這回你說對了,你妹兇起來可真像動物園裡的猩猩。”凌靖澤指的是自己忘了赴約的事情。

“喂!是你讓我等了一整晚耶!不提沒事,一提起我就想扁人……”

被虧的蓓琪握著拳頭作勢要往凌靖澤臉上“扁”下去,就在蓓琪的手要碰上他的臉時,他很有技巧的閃了開來,似乎不想兩人之間有“太親密”的舉動。

“大小姐別生氣,小弟今晚跟您賠不是了。”凌靖澤笑著賠罪,試圖轉移這一絲絲的小尷尬。

相較蓓琪對感情的憧憬,一向寡言的凌靖澤,似乎顯得不太重視,幾乎沒有主動提及過自己感情方面的抉擇,大家也就一直都當他是在全心衝刺事業。

直到這些年,凌家兩老開始覺得他應該要有交往的對象了,便一直期盼他和蓓琪能有進一步的發展,而這也是蓓琪滿心的期待。

今晚凌靖澤不太一樣的表現,讓蓓琪有些不安,她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或許他只是最近比較忙,不想說太多話而已,她趕忙找其他話題和他聊天。

“Stanley,前一陣子我到日本一趟學指甲彩繪,你要不要看看成果?”

連宇凡此時找了藉口離開,他由衷希望自己的好友和妹妹能有好結果。

“嗯?指甲彩繪?”凌靖澤隨口應了聲,心中想著,也該是與蓓琪說清楚的時候了。

“是啊,你看!”蓓琪坐到凌靖澤身旁,伸出修長的手指,認真的跟他解釋。“這兩種顏色搭配起來比較立體,又不突兀,旁邊再黏上一些小碎鑽,就很好看,你覺得呢?”

“嗯……不錯。”凌靖澤回答的不太認真,看著蓓琪,顯得欲言又止。

“Stanley,你……今晚怪怪的,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女人的感覺總是比較細膩,蓓琪很快就能感覺到今晚凌靖澤真的有些不同。

“蓓琪,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也都是大人了,我心中有些話,不想拐彎抹角,就直接跟妳說了,好嗎?”

“好……當然好,是……什麼事?”

蓓琪不明白凌靖澤要說什麼,但她心中仍有著一絲絲期望,希望能夠從他口中聽到兩人可以有進一步發展的好消息。

凌靖澤吸了口氣,緩緩說道:“蓓琪,妳是一個很好的女孩,而我……我一直把妳當作好朋友,對妳的情誼就像我們小時候一樣沒有改變,往後我也會一直把妳當作要好的朋友,我這樣說……妳明白嗎?”

凌靖澤不想把話說的太直接,他相信蓓琪會懂。

蓓琪聽完低下頭,沉默不語。

“對不起,我知道妳對我的心意,但也就是這樣,我更覺得一定要找機會向妳說明白,我不想傷害妳,我想說清楚才是最好的方式,希望我這樣做能將傷害降到最低。”凌靖澤一字一字說的低聲緩慢,也儘量將話語說的柔和,低著頭的蓓琪卻開始落下一滴滴的淚珠。

“蓓琪,對不起,希望過些時候妳能釋懷。”凌靖澤沒有再繼續多說,因為他知道她已經聽懂,多說只會讓她更難堪。

他將座椅移到蓓琪前方,擋住其他人往這裡看的視線,並從口袋中掏出一包面紙放在桌上,很紳士地靜靜陪著蓓琪。

“Stanley,我們……不會有機會了嗎?”蓓琪低聲啜泣,努力壓抑著自己的難過。

“蓓琪,我會明白的跟妳說,就是已經有了決定,希望妳不要太難過。妳……會責怪我嗎?”

蓓琪雙肩顫抖,淚水止不住地不斷滑落,好一會才勉強開口:“我沒有理由怪你,畢竟這些年來,一直是我獨自愛慕,你並沒有對我承諾過什麼。只是……多年的希望一夕之間破滅,我……我需要時間。”蓓琪聲音斷斷續續,聽的出來心中的難過痛楚。

“我明白,蓓琪,相信會有懂得照顧妳的人出現。”凌靖澤由衷的說,沒有因此改變立場。

“Stanley,是什麼事情讓你突然……決定要跟我說這些話?”蓓琪啞著聲音問著,以往的凌靖澤就算沒有向她表白,但也沒有主動提及感情方面的決定,今晚的他真的不太一樣。

“蓓琪,或許妳不明白,其實我對感情一直相當堅持,我相信生命中一定有事情可以讓人真心感動。”

蓓琪抬起淚眼怔怔地望著他,他從來沒有跟她、甚至他身邊的好友說過這樣的話,難道是自己對他不夠了解?還是真的有什麼人、什麼事改變了他?

蓓琪望著凌靖澤令她難以忘情的臉龐,試圖找出答案。

***獨家制作***bbs.***

自從跟蓓琪說明白後,凌靖澤更加確定自己要的是什麼。現在只要工作告一段落,他就會月兌下外套、捲起袖子,到這個讓他無時無刻不想念的地方“當義工”,凌靖澤現在整顆心,滿滿的都是嬡花小苑和它的女主人。

“叮咚!S先生送晚餐來囉!”凌靖澤拿著三杯飲料和便當,用背推開了嬡花小苑的玻璃門,順便調侃自己。

卸下了白天的面具凌靖澤找到了埋藏在內心深處已久的開心。

“嘿,你來啦!”小如不在,馨嬡見到凌靖澤進來,臉上泛起甜美的微笑。

凌靖澤對這個笑容很滿意,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他知道馨嬡對他也有感覺,那只有在她笑起來才看得到的小酒窩,他每一次都看的好仔細。

“今天店裡怎麼那麼多花啊?”

凌靖澤把便當放在馨嬡面前,示意她先吃飯,自己則捲起袖子開始整理。

這些日子自己的名貴襯衫因為沾上了花汁、汙泥而一件件換掉,凌靖澤索性一口氣訂了一打襯衫,省得麻煩。

馨嬡順著凌靖澤的意思,停下手邊的工作,對於他的體貼,她點滴在心頭。

“下星期就是情人節了,現在可一刻也不得閒呢!”

“妳是不是中午也沒吃?”凌靖澤看到這麼多花材,和桌上一迭高高的訂單,像審犯人一樣問著馨嬡。

“嗯……”馨嬡不敢說話,因為凌靖澤已經警告過她。

“妳知不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知不知道……這樣我會擔心?”凌靖澤瞪大眼看著馨嬡,言語雖然責備,但語氣中充滿愛憐。

“我……下次不會了。”馨嬡低著頭,她聽得懂他言語中的關心,不知不覺雙頰開始泛紅。

凌靖澤看見自己的小薔薇慢慢變成一朵紅色的小玫瑰,霎時觸動了心火。

她好美……他在心中讚美著,伸出手輕輕托起馨嬡的小臉蛋,憐惜的撫模著。馨嬡沒有閃躲,只是他越模、她的臉蛋就越紅。

“下次不準這樣了,做不完的,我來做!妳不準太累,知道嗎?”凌靖澤柔聲的說著,一邊說,雙唇漸漸靠近馨嬡的小臉蛋,就像在呵護著一朵玫瑰,聞著她獨特的香味,著迷的想要一親芳澤。

馨嬡知道自己雙頰發燙,她羞赧的閉上眼睛,不敢凝視凌靖澤灼熱的目光。

馨嬡感覺他的氣息輕拂著她的臉,忍不住微微睜開眼,在瞇成一條線的眼中,她隱約看見他英挺的鼻子靠得好近、不安分的唇正緩緩的湊向自己,再往上看一點點……天!那雙深邃的眼睛竟正盯著自己看,馨嬡趕忙再度閉上雙眼,不自覺的屏住呼吸,靜靜期待這美好的時刻……

“啊!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

小如高分貝的叫聲讓已經加滿油,準備向前衝的凌靖澤狠狠踩了個大煞車。

般、什、麼!真犯衝!什麼時候不回來,偏偏挑這個時候?實在想揍人……

凌靖澤這個時候真想撞牆,心裡嘀咕個不停。

凌靖澤呆站在桌前,雙眼無奈的盯著馨嬡還沒動筷的便當,食指和中指在桌上輪流地敲著,滿肚子火又無處發洩。

馨嬡又慌又羞,一時不知道該怎辦,趕忙低下頭蹲到地上開始撿落葉。

“這位『可愛的』L小姐,用膳了沒啊?要不要到一旁乖乖吃便當?S先生幫妳買來啦!”凌靖澤沒好氣地說著。

小如也是滿月復委屈,她怎麼知道會那麼巧啊?又不是自己的錯,真是氣死人。

“我怎麼知道你們正要……那個……要是知道,我就外面多待一會再進來!”小如嘟囔著,說的馨嬡更是尷尬。

“好啦好啦!不說這個了,快去吃飯啦!”凌靖澤不想讓場面再尷尬下去,趕快轉移話題。

“姊姊說不能再叫你S先生了,說這樣不禮貌。”小如嘟囔的說。

馨嬡沒說話,依舊紅著臉“專心的”撿地上的落葉花瓣。

“喔?這樣可惜了,我本來想說我們一個L號、一個S號,size挺齊的,尤其妳的臉圓圓的,果然適合L號……”凌靖澤餘氣未消,打算再跟小如抬槓消消氣。

丙然小如立刻瞪大眼睛大叫:“喂!太過分了!居然說我的臉是L號!我本來想要幫你取『Superman』的耶!可惡……我也要想想你哪裡是S號的……”

一直蹲在地下的馨嬡抬起頭想阻止兩人的鬥嘴,哪知凌靖澤剛好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猛然一抬頭,呃、這下尷尬了,因為她不偏不倚剛好對著他的……

“哈哈哈!是姊姊說的喔!你『那裡』是S號的啦!”

真是什麼跟什麼……凌靖澤被打敗了,見到馨嬡無辜的雙眼和快要忍不住的笑意,更是讓他欲哭無淚到極點。

接下來一整晚,只見凌靖澤很白目的不斷做著健美先生的各式動作,口中不斷說著“我是Superman,不是S號,我是Superman,不是S號……”以及笑到肚子痛的兩姊妹。

就這樣,每天晚上到嬡花小苑加班當義工已經是凌靖澤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光。

每每工作煩悶時,凌靖澤就按下窗台上的按鈕,遠遠望著馨嬡的方向。

***獨家制作***bbs.***

數日後

自從上次向蓓琪表明立場後,她就再也沒有與他聯繫過,凌靖澤有些擔心,畢竟蓓琪還是要好的朋友,他拿起電話撥給宇凡。

“宇凡,現在有空嗎?”

“大少爺有什麼事吩咐?”

“看來心情不錯,還會開玩笑。沒什麼事,我只是要問……蓓琪最近如何?心情好嗎?”

“說到蓓琪,我正想問問你,上回你來我家時,是不是跟她說了什麼?”

凌靖澤不知從何說起。“嗯……她怎麼了嗎?”

“表面上沒事,但是我這個哥哥看在眼裡,知道一定有事。當晚她一直躲在房裡不肯出來,隔天一早眼睛腫的跟兩顆雞蛋一樣,問她怎麼了,她直說前晚喝太多飲料。”

“這樣嗎?我是真的……不想傷害她。”凌靖澤有些內疚。

“你到底跟她說了些什麼?”連宇凡追問著。

“她……沒跟你提嗎?”凌靖澤嘆了口氣,實話實說:“我跟她說清楚了,我一直只把她當作好朋友,沒有……超越友誼的感覺。”

電話那頭只聽見宇凡的嘆息聲,凌靖澤無奈的說:“宇凡,我就是不想讓她一直抱著希望,才決定儘早跟她說明白,你……怪我嗎?”

連宇凡沉默了好一會。“靖澤,你做的沒錯,感情的事無法勉強,這道理誰都明白,難怪蓓琪不肯跟我說,她一定覺得面子掛不住。從小大家都寵她,我想沒有一件事讓她這樣希望又這樣失望過。”

連宇凡想了想,繼續說:“Stanley,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最近看到你,感覺神情都不太一樣。”

“最近……嗯,我認識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宇凡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不打算隱瞞他太多。

“很特別的女孩?是哪家幸運的名門閨秀?”

“名門閨秀?不是,就你們的觀點來看,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人,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自己開一間小小的店鋪。”

“哦?真的?那她一定有非凡的魅力,可以讓我們凌大少爺看上眼。不過,我那個痴情妹妹可就有得傷心了。”

“你妹還好嗎?現在在哪?”

“不知道,她只說她想散散心,要出去度假一兩個月,要我們不用找她。”

“怎麼會這樣?”凌靖澤有些擔心。

“沒關係啦!讓她一個人靜一靜也好,很多事情要她自己想通最重要。”宇凡瞭解自己妹妹的脾氣。

“那……我的事情,需不需要告訴她?這樣會不會讓她比較死心?”

“我再看看蓓琪的狀況好了。如果她度假回來心情已經調適好,讓她知道也無妨。只是,我比較擔心的事另一件事情。”

“什麼?”凌靖澤好奇的問。

“你的那位真命天女,如果真如你所言,只是一般人家的女孩,我怕你爸爸那關可能不好過。”

凌靖澤聽到這,嘆了口氣,宇凡說的他不會不知道,只是他還沒有想好該如何應付這一切。

“其實,我現在也沒告訴她我是世亞的總經理,只說……我是業務員。”

“是嗎?為什麼?”

“我實在很享受我們兩個人自在的相處時光,沒有任何其他事打擾,彼此都可以進入對方的內心世界,這種感覺……你明白嗎?”

“凌大總經理,這是我聽過你最有深度的一番話。”雖然讓自己的妹妹失望,但是身為自己最好朋友,連宇凡還是祝福他。“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總之,我一定會支持你的決定,也祝福你。蓓琪那邊,有適當的時機我會跟她說的,至於伯父那關,就要看你自己了。”

“宇凡……謝謝。”凌靖澤由衷感謝宇凡的支持,也希望他的祝福能成真。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