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接下來的日子凌靖澤相當忙碌,無暇顧及與蓓琪的聯繫。

“總經理,大陸廠房已經試車完畢,不久後即可準備量產。”一位經理正向凌靖澤報告。

“很好,這項投資關係到世亞全球的佈局,投資金額高達幾十億美金,不能大意,有任何進度立即跟我回報,知道嗎?”

這是世亞近幾年的重大投資,現在已經到了最後階段,凌靖澤親自指揮坐鎮,嚴密監控產品生產良率,仔細部署各產品線。忙碌起來的凌靖澤,態度冷靜從容,眼神敏銳,話不多,但都是簡潔有力。

唯一沒有讓他放下的事情,就是心中的最愛。

按捺不住思念,凌靖澤今天提前結束工作,到嬡花小苑去。

“Stanley,最近工作是不是比較忙?看你時常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晚馨嬡一邊綁著花束,一邊問著來看她的凌靖澤。

“再忙,也要來看看我心中最牽掛的妳。”凌靖澤想也不想,就月兌口而出這般肉麻的話,要是讓公司那些經理們聽見,應該會嚇得下巴都掉下來吧!

“其實我最近也好忙,後天就是情人節了,今年生意很不錯,一堆訂單呢!”

馨嬡聽著凌靖澤的“肉麻告白”,沒有太大的反應,誰叫他天天在她耳邊“洗腦”,盡說些愛情宣言,她壓根不知道凌靖澤在公司有嚴肅的一面。

後天是情人節?唉!自己竟然忙到忘記,下回一定要叫秘書提醒他。

情人節對許多戀人來說是享受浪漫的好日子,但對於身為花店老闆娘的馨嬡來說,完全沒有享受的權利。

情人節這天一大早,剛開門就有位年輕人站在店門口詢問。“老闆娘,這束花叫『燦爛之愛』嗎?是什麼花?”

“這是新品種的向日葵,搭配粉色的繡球花,很適合送爽朗的女孩。”一夜沒睡的馨嬡仍不得閒,一邊仔細打包著今天要送出的花束,一邊還得應付著接踵上門的客人。

“喔!那旁邊這束花是什麼?這麼大一束?”客人繼續問著,看來是想挑一束好花送給女朋友。

“先生不好意思,這束已經有人訂了,不能賣。”馨嬡解釋著。

“不能賣喔?很漂亮耶!”客人失望地說著。

馨嬡望著那束由九十九朵進口粉紫玫瑰包裝成的花束,取名“永恆的瞬間”,是昨天一位客人一早來訂的,只見他二話不說直接掏出兩、三倍的價錢,表示一定要將花束做到最漂亮、最好。

馨嬡見過許多客人,能夠體會那種想要對情人表達最真摯愛情的心情,她答應一定幫他做到最完美,而小如則是對著兩、三萬元的現鈔流口水。

“姊!發了!”小如拿著驗鈔筆一張張畫著,確定有沒有偽鈔,口中喜孜孜的念著。

馨嬡則開始動手準備材料,羽毛、小熊女圭女圭、串珠、緞帶,還有心形飾品……每當完成一件作品,馨嬡就誠心的祝福這些有情人。

不久,昨天訂花的年輕人來了。

“叮咚!”玻璃門被推開。

“姊,大金主來了。”小如小小聲的說,馨嬡睨了她一眼,快要被妹妹打敗。

望著客人滿意的抱走這一束花,馨嬡也放下心中大石頭,並默默獻上誠心的祝福。

一整天就這樣忙碌地過去,兩姊妹從早到晚一刻不得閒,牆上的鐘指向十點,馨嬡拉下鐵門,準備打烊了。

“我沒良心的女朋友,一整天只知道工作,都不陪我過節囉?”

鐵門拉到一半,門口就有位“常客”在裝可憐。

馨嬡知道是誰來看她,笑嘻嘻地應著。“不知道是誰沒良心耶,一整天都不見人影,我是你第幾個約會對象啊?總算排到我啦?”

馨嬡現在對凌靖澤也是“毒來毒往”,兩個人就像熱戀中的小情侶。

“我沒良心的女朋友,我在外面競爭得很辛苦妳知不知道?為了我們美好的將來,妳要多忍耐。”凌靖澤誇張地說著,逗得馨嬡和小如呵呵笑,他重複說著“女朋友”三個字,叫得自己也好開心,完全忘記自己總經理的氣勢。

“喏!小妹妹,這是給妳的宵夜。”凌靖澤彷佛有備而來,拿出大包小包的美食放到小如面前。

又累又餓的小如忍不住歡欣大叫:“哇,好棒!我快餓昏了,這個好香!”

“大哥哥現在要去約會了,妳應該知道不能再當電燈泡了吧?”

小如咬著剛到嘴的雞排,瞪著凌靖澤,原來他是有目的的。

“乖──乖乖吃喔!妳也不想妳姊姊嫁不出去對吧?我犧牲一點,陪她過過情人節喔!”

馨嬡聞言舉起手要扁凌靖澤,卻被他一把拉出嬡花小苑。

嬡花小苑門口停了輛進口跑車,馨嬡沒想到凌靖澤拿了遙控器一按,車燈就亮起。

“這是你的車?”

“是啊。”凌靖澤沒有多想,家裡車庫還有一堆車,再不開開都快擺到發黴。

“哇!看來你們公司待遇不錯喔?開這麼貴的車啊?”馨嬡睜大眼睛看著他。

“呃……”慘了,要怎麼掰啊?

“禍從口出”的凌靖澤頓了一下說:“這是二手的……因為朋友急著要轉手,我就……便宜買下了,很划算的。”

凌靖澤說的結結巴巴,為了轉移話題,他趕忙開動車子,並按下音響放歌。

“是BonJovi的歌耶!好久沒聽到了!”馨嬡果然“中計”,高興的喊著。

“妳也喜歡嗎?”

“是啊!”

“嘿嘿!看來……”凌靖澤賊賊的說著。

“怎麼樣?”馨嬡口中跟著音樂哼著。

“妳果然是六年級『熟女』班的。”凌靖澤虧著馨嬡。

馨嬡這回可聽清楚了,瞪著凌靖澤,正要開口“毒”回去時,沒想到他突然湊向她,柔聲的說:“那……我一起陪妳變老,好不好?”

凌靖澤深邃的眼中透露著看不見底的深情,認真的神情讓她好感動。原本馨嬡以為他會趁這麼好的氣氛,給她深情的一吻,她閉上眼睛準備著,沒想到半天沒動靜。

“小姐,我也很想……一親芳澤,但是現在我得專心控制方向盤,請妳忍耐一下……”

現在的凌靖澤正“正襟危坐”的專心開著車,睜開眼睛的馨嬡又羞又氣。

“你……給我記住。”馨嬡紅著臉說著。

“我會讓妳記住的……”凌靖澤另有含意的說。

車子一路往北開,沿途開始可以見到海岸的景色。

“對了,我都沒問,我們要去哪裡啊?”望著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大海,馨嬡這才想起自己什麼都沒問。

“嘿嘿嘿!小姐,妳誤上賊車啦!”凌靖澤又是一副嘻皮笑臉樣,不過馨嬡倒不生氣,她知道凌靖澤一定有打算。

隨著海風,車子平穩地開著,聽著音樂,馨嬡竟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到囉!”

累了一天的馨嬡被凌靖澤叫醒,揉揉眼睛,看到一片白淨的沙灘,和遠處一望無際的大海。

“這裡會冷,進屋吧!”凌靖澤牽起她的手,並且月兌下外套為她披上。

眼前是一間獨棟別墅,馨嬡不明白的眨眨眼。

“這是我朋友家,他們舉家移民加拿大,又不想賣掉這房子,所以請我代管,有空過來看看。”他這次學乖了,剛剛在車上已經想好如何解釋自己的度假別墅,現在說得順口,完全不結巴。

他沒讓馨嬡多想,拉著她往別墅走。

這棟別墅的主人還滿有品味的。馨嬡望著牆上一幅幅畫和屋內華麗而不花俏的裝潢,心中暗暗想著。

凌靖澤像識途老馬一樣打開燈,迅速地領著她上二樓房間,興沖沖地推開這間位在二樓臥室外的陽台大門,馨嬡立刻感覺徐徐的海風輕輕吹拂在臉上,在這樣寧靜的夜晚,甚是舒服。

“這裡是我最喜歡來的地方,只要我想靜一靜,都會在這邊待上一夜。”凌靖澤望著星空說著。“可是後來我發現,有妳在的『嬡花小苑』,才是我心目中的天堂。”

他的語氣堅定又深情,馨嬡望著這個高她一個頭的大男人,回想起這段相識相知的時光。她突然覺得Stanley跟她在一起時,就像一個純真的大男孩,一心一意的只想逗自己開心,似乎心思都跟著自己打轉。

她好感動,伸出手攬著他的腰,輕輕踮起腳尖,抬起頭,緩緩閉上眼睛。

凌靖澤“很解風情”的伸出大手,托起馨嬡的臉蛋,然後湊在她唇邊開口……說話:“別急,妳要再等一下下。”

“什麼?”馨嬡這回可真的氣了,一個晚上這樣出糗兩次,又羞又氣的她轉過頭,不想再理會這個作弄她的傢伙。

可是過了好一會,馨嬡發覺身後都沒動靜,疑惑地轉過頭。咦!Stanley怎麼不見了?

馨嬡左顧右盼,Stanley真的不見蹤影,正當她不知所措時,下方的海灘卻開始發出陣陣的火光。

馨嬡趕忙從陽台上望下去,猛然看見Stanley正拿著火把,點燃海灘上早已排列好的一顆顆火種,火種依序亮起,頓時,她的眼中也閃入一道道光芒。

她看見沙灘上的火種排列成一個好大的愛心,在黑暗中不停閃耀著,就像流星劃破天際,凌靖澤拿著火把繼續穿梭其中,炙熱的火焰彷佛代表著他的心,不久,愛心裡有六個字亮起。

我的馨

我的嬡

凌靖澤點燃了整齊排列的六個字,沙灘上這片愛心在夜空下閃閃發光,伴著空氣中陣陣的海風,馨嬡感到自己的心在顫抖,Stanley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安排這一切。這樣的煞費苦心,讓她好感動。

凌靖澤在底下默默地看著她,馨嬡這時才發現,站在愛心中的他,手上捧的竟是早上那位年輕人訂走的九十九朵紫玫瑰。

她明白了,明白了Stanley的用心,這就是他“永恆的瞬間”。

愛的火花隨著這些閃閃的火光在馨嬡胸口不斷蔓延,原來Stanley早就為她計畫好這個情人節……馨嬡眼眶微微溼潤,她奔下樓,奔向讓她感動的最愛。

凌靖澤放下花,一把摟住這個跑到他懷中的小人兒。

“這是隻屬於妳的情人節。”他溫柔地撫模著她的長髮,低下頭深情地吻著她的臉頰。

馨嬡看著他眼中對自己無限的深情,她放開一切,雙手往上一環,抱住了凌靖澤的頸間,然後閉上眼,雙唇覆上他的。

凌靖澤頓時心中一動,他緊緊將馨嬡摟在懷中,熱烈地回應著這個吻,他要她知道,她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最愛,現在,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星空下,海風徐徐,吹亂了兩人的頭髮,他伸出手輕輕將她頸間的頭髮撥開,柔順的髮絲滑過他的手指,馨嬡羞紅了臉,低頭不語。

“馨嬡,看著我。”凌靖澤溫柔地撫著她白皙的頸項。

馨嬡依言緩緩抬起頭,凌靖澤眼中閃過比沙灘上的火光還要燦爛的光芒。

他認真地看著她,深情地說:“馨嬡,在工作上、在生活中,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從沒有畏懼過,從來沒有退縮過,過去的三十年,我一直認為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

無論學業還是事業,他總能在巨大的壓力下沉著應對、過關斬將。這些年的確沒有什麼事真正難倒過他,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跟馨嬡說這些的時候。“但是,我現在明白,有些事情,卻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嗯?什麼?”馨嬡發覺凌靖澤的態度無比認真。

“一個人要遇見這輩子心中的真愛,真的需要靠緣分。現在的我,有著從未有過的勇氣,也有著從未有過的恐懼。”他輕輕地將飛揚的髮絲繞到她的耳後去。

“因為,我遇見了那個打開我心房的女孩,我願意用自己擁有的一切來換取她的一個微笑,而世上也沒有什麼事情會再讓我恐懼,除了失去她。”凌靖澤捧著馨嬡的臉頰,毫無矯飾地說著內心最深處的感受。

馨嬡感覺胸口悸動。他表現出的真誠,是世上最無法偽裝的情感。

她伸出手,認真地撫著他的臉頰、鼻子到雙唇。“你說的對,要遇見能打開心房的人,真的需要緣分,我想,我的運氣很好,能夠遇見你。”她小聲的說,淺淺的笑容回應著他。

“妳的手怎麼了?”凌靖澤突然一把握住馨嬡的手,他見到這雙小手竟然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疤,驚訝的問著。

“嗯?這些疤痕嗎?沒什麼,賣花的人都會這樣。”

花梗、葉子多帶刺,對經營花店的人來說,不小心被扎到是家常便飯。馨嬡不以為意地說,但凌靖澤卻聽得字字心疼。

他想起蓓琪曾經展示著修長完美的手指,要他欣賞精美的指甲彩繪,而眼前這經過努力與付出的指尖,沒有塗上任何色彩,在別人眼中或許兩者不能相比,但在他心中,卻勝過世上所有顏色。

凌靖澤緊緊握住她的小手,在指尖上落下一吻。

“欸,不要這樣。”今天是情人節,自己忙了一整天,還沒梳洗呢。指甲、手指藏汙納垢,馨嬡沒料到Stanley會毫不在乎地這樣親吻她。

馨嬡趕忙要抽回手,但凌靖澤下意識使了力氣沒讓她這麼做,在馨嬡小小掙扎的剎那,一個沒注意,抽回手的力道讓她身體往後一仰。

“馨嬡!”凌靖澤嚇了一跳,趕忙伸手要扶住她。

“我……啊!”馨嬡倒在柔軟的沙灘上,不會有什麼事,但糟糕的是她把凌靖澤也絆倒了,現在,他緊緊貼在她的身上,讓她動彈不得。

“嗯……Stanley……”這曖昧的情況,讓馨嬡不知如何啟口。

凌靖澤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明明是涼爽的夏夜海邊,他額上卻冒出了一顆顆汗珠。

“摔著了嗎?”

“沒有……”馨嬡臉頰紅得發燙。

“我不相信,這樣摔還沒事。”

“真的沒事,你……快起來。”馨嬡尷尬地推著他,沒想到凌靖澤絲毫不動。

“如果我說不要呢?”

沒料到他竟然這樣回答,他語氣中夾雜著加重的呼吸,馨嬡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好快。“你……唔!”她想要抗議,但是他低下頭,深情地吻上她。

躺在沙灘上動彈不得的馨嬡,感覺有些飄飄然,卻又不知該怎麼辦。

凌靖澤突然一把抱起她,起身往屋裡走去。

馨嬡在凌靖澤懷中,感到他壯碩的胸膛,她抓著他的衣領有些不知所措。

怎知她越是緊張地抓著,凌靖澤的衣服越是敞開。她瞥見他衣下結實的肌肉,更是頓時羞澀不已。

凌靖澤走進屋裡,將她放在二樓房間柔軟的大床上。

“馨嬡,今晚……和我一起度過好嗎?我會是世上最在乎妳的人。”凌靖澤用他最後的一絲理智,徵求著馨嬡的同意。

她沒有回話,只用怦然的心跳,回覆著他急促的呼吸……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