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清晨陣陣的微風拂過馨嬡的臉,她懶洋洋的拉著棉被轉個身,迷迷糊糊地繼續沉睡,直到感覺陽光曬到臉上,才不甘願地醒來。

“哇……好蔚藍的一片大海喔!”瞇著眼,馨嬡看見窗外一望無際的海洋,半夢半醒地輕呼著。

涼爽的海風吹得她好舒服,望著望著,馨嬡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一樣,拉起棉被偷偷開心地笑著。

她想起昨晚的感覺,就像悠遊在這片大海一樣,Stanley帶領著她乘風破浪,徜徉在這廣闊無際的巨大海洋上。

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馨嬡紅著臉在棉被裡偷偷回憶。

好一會兒,她才發現不對勁,Stanley怎麼沒有在床上呢?裹著棉被滾了半天,馨嬡發現大床上好像只有自己。她趕忙拉下棉被一角東張西望,不看還好,看了她嚇了好大一跳。

只見Stanley正在床邊盯著她。

“你……站在床邊多久了……”拉下一點點棉被,馨嬡小小聲地問。

“從妳還沒睜開眼睛開始。”凌靖澤酷酷地回答,目光還是大剌剌地盯著她。

“你……不會……”

“對,妳在傻笑、在打滾,我都看見了。”

凌靖澤沒有留情面地說,讓她好想鑽到床下。沒想到,此時棉被被他一把掀開。

“啊!你要做什麼?”馨嬡驚呼一聲,不敢相信大白天的,Stanley竟然這樣野蠻霸道。

“妳要習慣,記著,我是妳的男人。”凌靖澤不管馨嬡捲成一團拼命躲,一把抱起她,走到浴室。

馨嬡在他懷中拼命掙扎,正不知所措時,發覺自己被輕輕放到一池溫水中。

“嗯……好舒服。”泡入這帶著微微香氣的溫水,馨嬡全身立刻舒緩下來,深深地吸了口氣。

突然,她想到一件事,睜開眼睛東張西望地找東西。

“找毛巾嗎?沒有。”凌靖澤帶著邪邪地笑,站在大型浴池外。“不用遮了,我就是妳的毛巾!”

天啊!這怎麼可以!現在可是大白天耶,馨嬡趕忙縮到浴池邊的一角。

但是凌靖澤很快的跨入水中,雙手環著這個嚇壞了的小貓咪。“不要再躲了,睜開眼看著我。”他臉湊到馨嬡耳畔,左右臂膀繞著她,親暱低嗄地說。

“我……”馨嬡的臉羞紅,欲言又止。

“妳現在需要好好泡個澡,而我是來幫妳的。”

“你……”這麼不講理的話怎麼有人說得出口?馨嬡實在羞得受不了,什麼話都說不出。

“妳什麼都不用做、不用想,閉上眼睛就好。”凌靖澤緩緩地將她擁入懷中,讓她靠在自己的胸膛,馨嬡知道抗拒也沒用,只好順著照做。

點上的精油已經瀰漫整間浴室,馨嬡深吸了口氣,感到好放鬆,身體也舒展開來,凌靖澤滿意的露出微笑。

從浴室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見這片私人的沙灘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遠處的海洋閃動著金色的波光,凌靖澤輕輕地撥動著水中的花瓣,用手舀著水為自己心愛的女人添上這些花瓣,馨嬡舒服地再度沉沉睡去,臉上帶著甜甜的微笑。

***bbs.***bbs.***bbs.***

嬡花小苑今天公休一天,這是凌靖澤自作主張打電話給小如的決定。

“好端端的幹嘛休息?”坐在浴池邊的馨嬡堅持不肯讓凌靖澤幫她擦乾身上的水珠,死拉著毛巾不放,凌靖澤只好依她,開始打電話時,馨嬡已經無力阻止。

“妳確定妳『好端端』的?”

天啊!不要再說了!羞死人了!馨嬡知道凌靖澤在說什麼,現在自己確實有些全身無力。

“過來這邊。”凌靖澤從衣櫃中拿出一件大小罷好的純棉家居服,望著馨嬡。

她不疑有他地走過去要接下衣服,但凌靖澤沒有放手。“我是說過來這邊,我幫妳穿!”他堅定的看著馨嬡,眼中透露四個字──“沒得商量”。

馨嬡望著這個一整個早上不講理、沒人性、沒禮貌的傢伙,無奈又羞愧的慢慢放開手。

“我的小女人,妳要習慣,我會給妳時間的。”凌靖澤霸道的語氣卻與手上輕柔的動作成對比。

穿好衣服,凌靖澤將馨嬡抱下樓,放在餐桌前的椅子上,要她別亂動。然後自己開始在廚房,忙東忙西。

“嗯……好香,沒想到你也會下廚。”馨嬡很快聞到陣陣香味,應該有煎蛋、煎培根跟烤吐司。

只見凌靖澤一邊做著早餐,一邊說道:“天天吃那些所謂的精緻料理,不膩都難。每個星期天,我都要家裡的幫傭不必下廚,我自己打理三餐,做一些簡單的料理。我一直覺得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就是沒有經過太多調味的原味食材,我的拿手菜是……”

凌靖澤說的起勁,但是馨嬡聽的卻有些迷糊,天天吃精緻料理?家裡有幫傭?怎麼……不太像一般上班族的生活?

馨嬡還在發呆時,凌靖澤已經端出一盤色香味俱全的培根蛋早餐,加上一杯現榨的柳橙汁,昨晚“累得半死”的馨嬡沒有再多想,開始祭五臟廟。

不一會兒,馨嬡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好撐喔。”

“吃這麼一點就飽喔?”凌靖澤吃下第四片吐司,見到馨嬡看著他傻笑。“笑什麼?”

“沒有啦……你吃好多喔!”

“嗯嗯,小馨嬡,這只是前餐,我還可以再吃下一個妳!”

馨嬡一聽趕忙低下頭,又來了!一定要這麼沒禮貌嗎?還是專心喝柳橙汁裝沒事好了。

“不要再裝了,害什麼羞?我們相處的時間還長著呢!”

馨嬡還是不打算理他。

“好啦好啦!等會我們開車去兜兜風。”凌靖澤終於心軟,放過這隻小白兔。

“你不用上班啊?”

“嗯,我也請了一天假。”又是一個“隨堂考”,凌靖澤已被訓練的越說越順口。

“真的啊!那我們去哪裡?”

“嗯……我們去……”凌靖澤想不出可以帶馨嬡去哪裡玩,平時自己涉足的地方,不是會員制的俱樂部就是高爾夫球場,現在這些都不是適合的地點。

“想不出來嗎?那我們去淡水逛逛老街、看看夕陽好嗎?”早就想透透氣的馨嬡,高興的提議著。

***bbs.***bbs.***bbs.***

凌靖澤依言開著車從東海岸往淡水前進,馨嬡開心地欣賞這美麗的海岸風光。

他按下按鈕,跑車的車篷滑下。

“哇!是敞篷車啊?風吹起來好舒服喔!”馨嬡開心的說著。

夏日的和風陣陣吹來,夾著鹹鹹的海水味,馨嬡笑得好開心,眼睛都彎成一條線。

凌靖澤看著這一幕,忍不住越開越慢,希望能永遠留住這一刻。

不久,到了目的地,馨嬡發現凌靖澤似乎“好奇的”對著老街四周東張西望。

“咦!你沒來過淡水老街啊?”

“嗯……平時,我去的地方不太一樣。”凌靖澤有些接不上話,他沒說謊,平時自己去的地方是真的不同。

還好馨嬡沒有太認真聽他解釋,馬上指著前方喊:“Stanley,快來看!那個人好厲害喔!”

馨嬡一溜煙跑到一攤BB彈射擊攤位,只見一位年輕人拿著BB槍射擊保麗龍上的氣球。

“碰、碰、碰……”只見那人一連中十發,不喘一口氣。

凌靖澤看著馨嬡目瞪口呆的樣子,笑笑走過來。

“老闆,這樣玩一局多少錢?”凌靖澤沒玩過,覺得有趣。

“一局十發四十元,三局一百元。”

“我玩三局。”凌靖澤掏出一百元后,拿著槍對著氣球瞄了老半天,連馨嬡都開始懷疑他到底會不會玩。

“碰、碰、碰……”瞄好了的凌靖澤連發了十顆子彈,沒想到十發全中,不喘一口氣。

“碰、碰、碰……”第二局十顆BB彈又全中目標,凌靖澤還是不喘一口氣。

“碰、碰、碰……”馨嬡看著第三局的十顆氣球一一被打破,換成她驚訝地不敢喘一口氣。

一共三十顆氣球,凌靖澤只花一分鐘打完。

“啪啪帕!啪啪啪!”

在一連串圍觀者的掌聲中,馨嬡拿著一個大贈品女圭女圭,再把頭抬四十五度角,“驕傲地”挽著凌靖澤的手離開。

凌靖澤不太明白,比起他平時的“休閒活動”──實彈射擊,這實在……太簡單了吧?只是攤販的BB槍準星不太準,害他得先瞄半天。

不過看著自己的女朋友佩服不已的眼神,凌靖澤突然覺得好虛榮,原來滿足女朋友的感覺,真好。

“Stanley,快來,我們去搭渡輪!”又一溜煙不見人影的馨嬡,這回遠遠的揮手呼喚。

“搭什麼?”

“渡輪啊!你不會不知道什麼是渡輪吧?”

“渡輪?嗯……喔……我知道啊!”

然而,他對於搭船隻有兩種印象,一是豪華遊輪,就是上面有度假套房、有雞尾酒和一堆不知道哪裡跑來的泳裝美女在面前晃來晃去的那種,家裡有。另一種是家族經營的海運貨船,一個貨櫃就可以賺到不少利潤的那種,家族也有。

至於“渡輪”……是什麼啊?

奉馨嬡之命跟著一堆人買票、排隊,凌靖澤還真是第一次,馨嬡趁他排隊時,跑去買了串東西回來。

“這個給你吃!”

“這是什麼?要怎麼吃?”凌靖澤望著這串沒見過的不明物,有些懷疑。

“這是炸蝦串啊!放到嘴巴、用牙齒咬一咬,吞下去,這樣夠清楚了吧?”

馨嬡一副戲謔的樣子,凌靖澤覺得自己好像是進了大觀園的劉姥姥。

一群人擠上這隻有幾塊板子的小船,真有這麼好玩嗎?凌靖澤上了渡輪還是模不著頭緒,只聽見小船的引擎開始啪答啪答地響起,漸漸駛向河中。

“Stanley!快看快看!有魚會跳起來喔!”

一旁的馨嬡興奮的喊著,他循著方向望過去。見到一片波光粼粼,陽光灑滿整個淡水河。

“嘿!真的有魚耶!”凌靖澤覺得有意思極了,幾隻不知名的小魚在閃著光的河中跳躍著,好像在追逐什麼,又好像在炫耀什麼,陽光把他們的身體照得發亮,凌靖澤的心也耀著光芒。

再豪華的遊輪也比不上有心愛女人在身旁的小船,再高級的美食也比不上這樣一人一口的“炸蝦串”,再美的風景,沒有馨嬡的微笑在其中,也是徒然。

這種感覺好自在、好實際、好滿足,凌靖澤認真體會著這種從來沒有的感動。

“船上風很大,小心彆著涼。”凌靖澤從馨嬡背後將她整個人抱進自己懷中。

風吹得兩人好愜意,馨嬡舒服的感受著這一切,表情寫滿了幸福。

剎那間,凌靖澤明白了自己始終在追逐的是什麼,始終想要炫耀的是什麼。他要追逐的就是這一剎那,炫耀的就是這份切切實實、單單純純的感情。

夜幕低垂,夕陽剩下一點點飄浮在淡水河口。凌靖澤看得發楞,還沒感動完,但馨嬡已經累了,他知道得送她回家了,實在有些捨不得。

回程的路上,凌靖澤開得很慢,不過還是得面對現實,車子已經開到馨嬡家樓下。

“我送妳上去吧!”凌靖澤陪著馨嬡上樓,她打開門,看見小如正在睡覺,應該是情人節前些天也忙壞了。

凌靖澤鬆了口氣,也好,省得這小表頭問東問西。

“房間很亂,不好意思。”

“這樣小小的套房要擠兩個人,住得舒服嗎?”

“台北房租很貴的,這樣就很好了。”

凌靖澤若有所思的對她說:“不行!我會讓妳過得更好的,給我一點時間。”

馨嬡知道他很認真,在深情的一吻後,兩人依依不捨的道別。

凌靖澤驅車回到自己偌大的豪宅中。曾經,這樣的空間讓他覺得相當孤寂,再多名貴的擺設也讓他覺得空蕩蕩,現在,心中住了一個人,他再也不感寂寞。

***bbs.***bbs.***bbs.***

棒日一早,凌靖澤在微笑中醒來,覺得連空氣吸起來都不一樣。

走進世亞總部雄偉的Lobby,凌靖澤一整西裝,換上冷靜的一張臉,這是兩年來的習慣,也是擔任總經理這個位置的必須動作。

坐在辦公桌前,凌靖澤專心的看著報告中的數據,牆上的螢幕正在進行多方視訊會議。

“總經理,下個月世亞大陸廠就能量產,目前進度順利。”一位大陸廠長正透過螢幕向凌靖澤報告。

“好,很好!這是世亞的重大投資,一步都不能出錯,往後有任何狀況立刻跟我回報,辛苦你了!”

“另外,歐洲那邊的訂單情況如何?”凌靖澤轉頭看著螢幕上另一個視窗問。

“總經理,目前遇到最競爭的對手,就是威訊公司,我們兩家的製程技術都差不多,價格也拉得很近,實在有點難纏。”

“好,知道了,你先穩住客戶,明天我立刻飛一趟歐洲,跟你一起去搶單。”

凌靖澤身體中流著凌家開疆闢土的奔騰血液,除了待在辦公室批公文,他更會在必要時,二話不說披上戰袍跟著部屬東征西討,這也是他能夠年紀輕輕得以服眾的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威訊這間與世亞在市場上競爭已久的公司,就是蓓琪的父親創立的,於私,凌靖澤要稱他一聲連伯伯;於公,他們公平競爭已久,彼此都是可敬的對手,凌靖澤不敢大意。

正當凌靖澤思考著該如何打這場硬仗時,門口卻出現一個他沒想到的人……

***bbs.***bbs.***bbs.***

另一邊,睡醒的小如不斷追問著姊姊,這兩天去哪約會了,怎麼都沒有回家。

“姊!苞我說啦!去哪裡了?是不是很浪漫?”

“多事……”

“幹嘛這麼神秘嘛!苞人家說啦!”

“兒童不宜。”被問煩的馨嬡希望用這句話堵住小如的嘴,沒想到不識相的妹妹一聽更加充滿興致。

“哇!姊!我要聽我要聽,你們kiss了嗎?”

馨嬡不想回答她的問題,想到這兩天的情景,她的臉不自覺的開始發紅。

“咦!這是什麼?”蹦蹦跳跳的小如發現門後面牆角有個黑黑的東西,湊近一看。“姊,這裡怎麼有一個皮夾?”

馨嬡回過頭看,小如正拿著一個男用皮夾。“哇!還是高檔名牌耶!”

“我看看……”馨嬡想到會不會是昨晚Stanley送她回來時不小心掉的。

“姊,家裡怎會有男生用的東西啊?”

“嗯……昨晚Stanley送我回來,可能是他不小心掉的。”

“哈哈!我就在猜會不會是S先生的,他最愛用名牌了,說不定他還會跟妳說皮夾公司也有補助呢!”

“妳這個小表頭。”馨嬡打算拿過皮夾,沒想到小如賊賊的不肯給她。

“姊!大好機會,一定要把握!”

“什麼?”

“把握機會檢查啊!一定要翻一翻,看有沒有藏不該放的東西。”

“亂來,別人的東西怎麼可以亂翻。”

“笨姊姊!人家我們同學都會偷偷檢查男朋友的手機、錢包,要是有劈腿什麼的,都一定會有蛛絲馬跡啦!最少看看他有沒有藏跟別人合照的大頭貼嘛!”

小如皮得可以,馨嬡不想理她。

“就讓我這個妹妹教教妳吧!”

小如說完不客氣地打開了皮夾,卻張大嘴說不出話……

***bbs.***bbs.***bbs.***

凌靖澤辦公室內,蓓琪拿著一份資料袋,只見他面色凝重,房內空氣幾乎要凝結。

“Stanley,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資料給我看!”

“Stanley,你先冷靜下來,以我們兩家的交情,一定有辦法解決。”

蓓琪把一迭資料放到凌靖澤桌上,他一頁頁翻著,越翻臉色越是難看。

“妳什麼時候發現的?”

“嗯……以前就覺得不對勁了,這一兩個月我假借度假名義消失,其實就是為了暗地裡查清這件事。”

這份資料清楚的顯示世亞下個月大陸廠要量產的產品,最重要的控制晶片程式設計,竟涉嫌抄襲威訊也正要發表的新產品,這項被兩家公司都列為最高機密的程式設計,竟然會發生這樣剽竊抄襲的事情,讓凌靖澤相當震驚。

“這件事情還有誰知道?”

“我第一個來找你,還沒跟任何人提過。”

“蓓琪,這事關重大,先讓我查清楚,好嗎?”

竊取對手機密資料若屬實,威訊除了可以要求一筆龐大的賠償金外,更將嚴重影響世亞的商譽,往後無論銷售還是接單,都將招人質疑。眼見重金投資的大陸廠就要量產,此時若臨時喊停,損失將難以估計,外界也必定議論紛紛、妄加揣測。

“蓓琪,事情還沒水落石出之前,請先幫我保密好嗎?包括……妳父親,我知道這個要求不合理,但我只要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內我一定查清楚,到時若事情屬實,我一定給妳一個交代!”

“Stanley,我說過,以我們的交情,我不會不願意幫你,既然你都開口,我就等你一個禮拜。”

站在威訊的立場,蓓琪大可將資料直接交給父親,從此讓世亞退出市場,但她並沒有這樣做,真心地幫著他,讓凌靖澤心中萬般感激。

“蓓琪,真的……謝謝妳!”凌靖澤說的真誠,蓓琪心中燃起一線希望。

“Stanley……我知道現在說這個不適合,不過,如果有一天,你……回心轉意了,我還是會等你。”蓓琪說完留下資料就走,沒有再多要求什麼。

在被拒絕後,她仍然願意這樣無條件幫助自己,凌靖澤心中深深覺得虧欠蓓琪很多。

蓓琪離開後,凌靖澤立即緊急召集了世亞半導體的一級主管開會,會議中面色凝重。

“在事情沒查清楚之前,所有公司的原訂計畫照常進行,不受任何延誤,包含大陸工廠。我明天一樣啟程去歐洲爭取今年最大的訂單,至於查明事情的真相,就要委由各位經理人了。切記,不得對任何人宣揚,一有消息,立刻跟我聯繫,我們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可以處理,明白嗎?”

“總經理,研發部門發生這種事情,我真的很慚愧,我一定儘速查明原因。”程式研發部的經理相當內疚,不斷道歉。

“先查清楚再說吧!說不定是誤會,不要先打擊自己的士氣。”凌靖澤內心雖然擔心,但仍鎮定地安慰部屬,指揮一切。

當天凌靖澤在辦公室忙到半夜,在沙發上躺了一會,準備清晨直接到機場。這時整理行李的他才赫然發現,皮夾不見了。

“糟了,什麼時候不見的,會掉在別墅嗎?”

他趕忙打電話到銀行,停了信用卡,然後留字條給秘書,要她在上班時間趕緊處理,此時天色已泛白。

不知道馨嬡是不是還在睡,好想聽聽她的聲音。

凌靖澤看著手上的表,心中不禁一番猶豫,他好想在出國前跟她說說話,又擔心現在撥電話會吵醒她。

戀愛中的人都不太理智,無論身分地位都一樣,凌靖澤受不了相思,為自己找了打電話給馨嬡的藉口。

說不定她今天也要忙著進花材,已經起床了,不會吵到她的……

“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若要留言請按井字鍵……嗶。”

“馨嬡,妳一定還在睡,還好妳關機,不然我一定把妳吵醒了,呵呵!”凌靖澤自顧自的說著留言,一邊傻笑。

“我要去一趟歐洲,一星期後回來,最近公司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得忙,可能沒有時間過去看妳,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最重要的,要記得想我。”

還好現在辦公室沒人,不然那些經理應該已經吐了滿地。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