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從昨晚到今晨,馨嬡坐在沙發上,一夜沒閤眼。

昨晚,就在小如打開皮夾時,她看見了Stanley的身分證,兩個人望著身分證呆了一會。

“姊,這名字很熟耶……我們常常送的那些花啊,都有某某公司董事長或總經理署名敬贈,怎麼……好像常常看到這個名字?”小如努力地回想,在嬡花小苑兩年,附近公司的訂單都接得很熟了,這名字真的常常聽。

馨嬡沒有說話,但拿著皮夾的手已經開始顫抖。“小如,不要想太多,這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

然而她卻想起來,前一陣子才有一位年輕人訂花,署名就是“世亞半導體總經理凌靖澤”!

“姊,妳看!我就說嘛!我一定有印象,妳看這張名片!”小如搶走了皮包開始不客氣的亂翻,果然有一迭名片,被放在夾層。

“他真的是世亞的總經理耶!難怪他都說叫他Stanley就好,早知道那天問他名字的時候,就不要讓他岔開話題,不過,姊……”小如沒發現馨嬡臉色不太對,繼續嚷嚷:“姊!總經理很好啊!吧嘛要騙我們說他是世亞的業務啊?奇怪……”

馨嬡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她想親自問Stanley,於是靜靜的站在一旁不說話。

“啊,姊!會不會是他看不起我們啊?當總經理的是不是都很跩?不會想要跟我們這種一般人說話,可是……不對啊!S先生不像是跩跩的那種人啊!

我知道了!一定是他仗著自己是有錢人家大少爺,同時交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女朋友,姊……妳會不會只是他的一個『小外遇』而已啊?電視上都這樣演耶!最後他會給妳一筆錢,然後跟妳說:我們玩玩而已,不要再來找我……”

聽見小如越說越誇張,馨嬡眼眶忍不住泛紅,她不想再聽這些無謂的揣測,她只想聽聽Stanley的解釋。

“姊……妳是不是在哭?”小如發現好像說太多了,趕忙閉上嘴。

馨嬡無力地坐回沙發,眼淚一滴滴流下,一句話也沒說,小如快緊張死了。

“姊!別哭了,我幫妳打電話給那個騙人的S先生!”

“小如,我自己打吧!我還是相信他對我的感情是真的,我自己問他就好。”

馨嬡回想著兩人這些日子相處的時光,Stanley體貼真誠,看著自己的眼神……是那樣專注,難道,這些都是騙人的?真的會像小如講的他是風流的花心大少嗎?還是Stanley另有理由?

不想再這樣胡亂猜測,馨嬡當晚撥了手機給Stanley。

“您好!這裡是凌總經理辦公室。”

接電話的是一位年輕小姐,不是Stanley,馨嬡嚇了一跳。

“嗯……對不起,我找……Stanley。”

“不好意思,我是他秘書,總經理正在進行重要的會議,不方便接任何電話,您哪邊找?需要留言嗎?”

凌靖澤正為了公司竊密案召開一級主管會議,要秘書代接所有的電話。

“我是……嗯,不用了,我晚點再找他好了。”

凌靖澤果真是總經理……馨嬡不知道該如何跟秘書說自己是誰,是他的“女朋友”嗎?如果真如小如所言,他有很多位女朋友,那將是如何的尷尬。

幣上電話,她想先平復自己的心情。

馨嬡關上手機,坐在沙發上沉思,希望自己先整理好情緒,也要自己有心理準備,萬一……真的像小如所說的,自己真的遇到一個公子或愛情騙子,她要自己一定不能崩潰,一定要堅強面對……馨嬡想了好多,整晚坐在沙發上,一直到天明。

上飛機前聯絡不到馨嬡的凌靖澤,只好在馨嬡的手機中留下“甜蜜宣言”,經過一天一夜的忙碌,他沒有再仔細想自己的皮夾掉在哪裡,更沒有想到,馨嬡已經知道他的身分。

凌靖澤坐在飛機上閉目養神,腦中打轉的是下了飛機後,他要如何面對客戶打這場硬仗。

天色亮起,經過一整夜長思的馨嬡決定打電話給凌靖澤,一問究竟。

但此時在飛機上的凌靖澤已無法聯繫上,馨嬡只聽見了他在手機中的留言,一樣的語氣,一樣的關愛。

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對我到底是真心還是玩弄?

馨嬡理不出頭緒,只好打起精神,決定先回嬡花小苑,兩天沒有開店了,是該整理整理的時候了。

馨嬡和小如認真地整理著嬡花小苑,打掃到一半,小如接到一通電話。

“姊,有一位客人說快要舉辦婚禮了,想要佈置一個不一樣的會場,不要一般的花……還說錢不是問題。”

“我來聽。”

小如把電話拿給馨嬡時,還故意摀住話筒小聲的說:“有錢人就是愛搞怪!”

馨嬡瞪了小如一眼,這年頭做生意要是沒創意,符合不了客戶需求,怎麼賺得了錢?嬡花小苑漸漸闖出名號,靠得就是許多店家做不到的創意和題材。

“您好,我是這裡的老闆娘,請問您需要怎樣的花?”

“我是朋友介紹的,他說你們服務很好。一個禮拜後我要舉行婚禮,想要辦點不一樣的,你們有能力接嗎?”

“想要怎麼不一樣呢?”

“我希望典禮上要用市面上最頂級而且不常見的花朵佈置,我的朋友們眼光都很高,一定要符合我們的品味。”

“需要多大的量呢?”客戶雖然“拗”,但是馨嬡知道這是筆不小的訂單,耐心地詢問著。

“我已經包下一整間飯店,我希望從大門到會場,都要有花朵佈置。”

“嗯……如果是一個星期後就需要,而且量這麼大,進口的花朵肯定已經來不及,只能用台灣自產的。”

馨嬡知道這是一筆大生意,於是努力展現自己的專業,一定要順利接下。“最近中部花農研發出一種名叫『香檳玫瑰』的特級品種,花瓣厚度比一般玫瑰厚實,花梗更是其他品種的兩倍粗,花刺又短,加上顏色、花形都相當高雅,到目前為止所有產量全都外銷,台灣還沒有機會看到這種品種,保證您的親友一定都沒看過,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我可以先E-Mail照片給您看。”

馨嬡仔細地解釋,她知道如果這筆生意談成,幾乎可以增加整整三、四個月的收入。

“可是一個星期有辦法做到嗎?”客人問著。

“您放心!我的父親是花卉中盤商,可以為您特別調貨,只是……因為時間趕量又大,加上目前這種香檳玫瑰只做外銷……”馨嬡很有技巧地點出這種花朵的身價和調貨的難度,果然電話那頭的“有錢人”立刻接腔。

“我說過只要你們辦的好,其他的都不是問題。我可以先付三成訂金──現金給妳,尾款等你們要調貨時立刻開支票。”

對方相當阿沙力,表示只要品質優,其他一切都好商量,馨嬡歡喜地敲下了這筆大訂單,小如在一旁高興的拍手叫好。

“別高興的太早,有我們忙了!”

“沒關係,有錢賺再忙都沒關係!只是不知道現在會不會還有免費的義工。”

馨嬡知道小如在說Stanley……不,現在應該叫他凌總經理了吧!

“姊,S先生出國囉?那就算了,不要想他啦!我們專心工作,等他回國,我再幫妳興師問罪!”

馨嬡模模小如的頭,這個時候親情真是無價。

凌靖澤不在的這個星期,她也只能壓下滿月復的疑問與複雜的思緒,專心工作。

今天,她接到父親的電話,他動用多年經營的人脈後,花農願意賣他人情,將香檳玫瑰全數出貨給他,只是目前台灣沒有販售,所以花朵單支價格被拉抬的很高,他有些擔心,打了電話給她商量。

“爸,沒關係,這筆生意的利潤很好,而且客人已經付了三成的訂金,是現金喔!剩下的尾款也全數開支票了,你可以先拿去給花農,當作調貨的押金。”

馨嬡的父親正為花農質疑他有沒有辦法吃下這麼多貨而煩惱,現在有了現金週轉和支票押金,爸爸終於放下心。

“這麼阿沙力喔?台北果然都是有錢人,呵呵!”聽見父親笑得開懷,馨嬡的心情也好了一點。

“叮咚!”

馨嬡剛掛上電話,店門就被推開,一位打扮入時的小姐迎面而來。

“您好!請問需要什麼嗎?”小如招呼著客人,順便偷偷打量她的裝扮,嗯,看她這模樣,應該會買“很貴的”花吧!

不過這位客人進了門並沒有看花,只揚聲問道:“請問是不是有一位高馨嬡小姐?”

馨嬡看著這位年紀與自己差不多的小姐,穿著打扮相當講究,只是……自己真的不認識她。

“我就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馨嬡有些不明就裡,這位客人不看花,反而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自己。

“妳就是高馨嬡?妳好,我叫連蓓琪……”

蓓琪站在店內,放眼張望,好像正打量著一切。馨嬡雖然感到不太舒服,但仍拉了一把椅子給她。“您好,請坐。”

馨嬡月兌下圍裙,請蓓琪坐下。並且努力回想這位是不是許久不見的小學同學還是……

“妳應該不認識我……或者,Stanley有跟妳提過我?”

眼前這位小姐直接切入主題,馨嬡聽見這幾天心中不斷反覆出現的名字,月兌口而出:“Stanley?抱歉……印象中他沒有提過連小姐。”

和Stanley在一起時,從沒有第二個女人的名字出現,馨嬡顯得有些訝異,眼前人到底是誰?

不過這位連小姐顯然有備而來,她不在意地笑了笑,輕鬆地說:“沒關係,Stanley這方面的事我一向不太管,他以前也常常這樣,我也不怪他,畢竟……他身處的環境壓力那麼大,總需要有人陪他解解悶。”

陪他解悶?馨嬡聽得模糊,實在不瞭解這位小姐要說什麼。“對不起,我不明白妳要說的是什麼?”

“喔!Stanley還沒跟妳說嗎?那……他身為世亞的總經理這件事妳知道嗎?”

馨嬡不想多說,默默地點了點頭。

蓓琪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沒想到馨嬡已經知道了,是Stanley跟她說了嗎?不過沒關係,這不影響計畫。

“喔!原來妳已經知道了,那……我也比較好解釋,不用拐彎抹角了。”

“解釋什麼?如果妳有話要說,可以直接講沒關係。”馨嬡覺得對方似乎拖拖拉拉,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忙,不想耗太多時間。

“好吧!那我就直接說明我的來意好了。”

蓓琪清清喉嚨,看了看四周。“妳這間小花店一個月營業額多少錢?”

馨嬡莫名其妙的看著她。“妳問這個做什麼?”

“妳別誤會。我只是要說,妳知道Stanley必須掌控公司多少資產?一個月必須創造多少營業額嗎?還有,他的身價,也是妳這間小花店的千百倍,妳知道嗎?”

“這些問題我沒有想過。”馨嬡才剛剛知道Stanley的身分,根本也沒想過這種問題。

“妳沒有考慮過是正常的。因為,妳根本不知該如何考慮。”

蓓琪整了整衣衫,優雅地說:“Stanley的世界,不是妳能明白的,這點,不管妳同不同意,都是事實。我想,這也是他原本隱瞞身分跟妳交往的原因吧!”

“這件事情我想直接問Stanley!”馨嬡仍然想親耳聽到Stanley的解釋,她想著他的眼神,她相信那份真。

另外,她也不想跟眼前這位陌生女子談論這個話題,她的表情已經顯得有些不悅。

“妳不用生氣,事實上,該生氣的人……是我。”

“什麼意思?”馨嬡一頭霧水,但蓓琪給她的答案,讓她剎那間震驚不已。

“因為,我是他交往多年的女友,而現在,我們即將結婚,所以正確的說,我是他的未、婚、妻!”

“妳……說什麼?!”

“我知道妳一定會驚訝,我說過,Stanley的世界,不是妳這樣的人可以瞭解,這點妳最好有自知之明。”

蓓琪看著馨嬡的表情,夾雜著訝異、懷疑、憤怒及失望,但當著別人的面卻不得不努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這……不就是一個月前自己的親身感受嗎?眼前這位讓她失去多年夢想的女人,應該也要付出相同的代價!

蓓琪繼續說著。“Stanley身為世亞的總經理,更是凌家的第三代子孫。姑且不論他隱瞞自己的身分和妳交往,憑良心說,就算妳一開始就知道他是誰,妳能進入他的世界嗎?Stanley每天處理的事情、豪門大族得應付的人事物,妳都能明白嗎?”

蓓琪看著馨嬡低頭不語,知道自己說的話發揮作用了。

“我想不只Stanley自己明白,整個凌家都知道,他要的賢內助必須是『門當戶對』,才能真正幫助他,並且擔任好凌家媳婦這個角色。”

馨嬡心中的震驚與失落,全寫在臉上,眼眶漸漸溼潤。

“我來這裡,並沒有惡意。我很瞭解Stanley這樣做的原因,也從不怪他,只是擔心妳陷得太深,所以來提醒妳一下。”

“什麼意思?”馨嬡已經哽咽。

“妳還不明白嗎?妳並不是Stanley第一個交往的女孩子,事實上,從以前到現在,只要Stanley需要人陪、需要解悶的時候,都會認識一些像妳這樣……比較單純的女孩,讓他可以暫時拋開事業壓力,享受一場單純的戀愛。”

事實上這是蓓琪這兩個月來的“結論”,也是說服自己的想法,她不相信凌靖澤會寧願選擇這樣“毫無特色、毫無背景”的女孩,而不是自己。

“我嘛……身為凌家未來的媳婦,其實該見的風浪、該有的度量早已培養。不瞞妳說,我們家和凌家是從上一代就是世交,要能作為世交,妳應該就能瞭解,我們才是活在相同世界的人。”

“不要再說了!”馨嬡實在很痛苦,該不該相信這女人的話?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她覺得自己已在潰堤邊緣。

蓓琪嘴角微微揚起,很“得體”地說:“妳不要難過了,我也是希望妳能早點了解事情的真相,好早有打算。因為,你們能維持多久……我也不知道,但遊戲總有結束的一天。至於現在妳和Stanley的事情,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這是我們這種豪門媳婦該有的肚量。只是……”蓓琪停頓了一下。

“只是什麼?”馨嬡聲音顫抖,語氣上揚。

“只是我和他的婚禮即將舉行,這段期間,就請妳迴避一下吧!妳可以開一個價……我可以接受的話,都沒問題。”

“妳說什麼?”馨嬡思緒大亂。

遊戲?婚禮?開價?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我們的婚期應該很快就會宣佈了,以Stanley的身分,會有很多記者開始挖他的新聞,我不希望節外生枝,希望妳能暫時迴避,妳可以開一個價錢,就當作我替我的未婚夫補償妳。”

說完,蓓琪拿出一張空白支票,望著馨嬡,要她給個數字。

“妳!請妳馬上離開!我不需要這樣的錢,妳簡直就是侮辱我!”馨嬡聽懂蓓琪的意思了,又氣又難過的下逐客令。

站在一旁一直不敢插嘴的小如,一把拉開門,瞪著蓓琪。

“沒關係,妳不用生氣,自己先想清楚我說的話有沒有道理好了。”蓓琪若無其事,像貴婦般走到了門口,突然像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

“好吧!我老實告訴妳好了,其實今天……是Stanley託我來的,他想避免不必要的尷尬,才要我出面演這場戲。原本不想告訴妳,是怕妳難過,不過看妳好像陷得挺深的,我還是跟妳說好了,希望妳的夢早點醒,保重囉!”

馨嬡聽見自己腦中“轟”的一聲,然後腦筋一片空白,跌坐在椅子上。

這是真的嗎?怎麼會這樣?自己第一次這麼完全的付出,為什麼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為什麼?

馨嬡眼中的淚水已經不聽使喚的流下,一滴滴都代表著她的心痛。

“姊,不要理那個瘋女人啦!我們等S先生回來,看他怎麼說!”小如瞪夠了那個“瘋女人”,趕忙安慰姊姊。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Stanley就不會再回來了。”

“姊──”小如不知道要怎麼安慰難過不已的姊姊,覺得好慌張。

好一會後,馨嬡抬起頭,擦擦眼淚。

“小如,先不要想這麼多了,或許也只有等Stanley回來吧!我們這星期得好好準備婚禮佈置的事情,這是大訂單,不能搞砸。”

馨嬡勉強振作精神,畢竟“嬡花小苑”的名聲得來不易,接下的訂單就一定得做好,或許現在也只有用工作來轉移注意力了。

走出嬡花小苑的蓓琪,想著自己這兩個月來的心情。

在凌靖澤對她說完那些話後,剛開始,她以為他只是忙於工作,暫時不想談戀愛,對於兩人的將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也顧及自己的顏面,在外度假的她,打電話回家時都強裝堅定。

直到哥哥以為她已經走出陰霾,無意間在電話中透露凌靖澤正與一位“普通女子”交往,蓓琪聽聞後,便悄悄提早回來,跟蹤了凌靖澤數日,發現“嬡花小苑”,也發現了馨嬡。

她怎麼也不肯相信,自己哪裡比不上這個樸素的女孩?更別說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家世背景。究竟是為什麼讓自己多年的等待一夕幻滅?這樣的女孩又怎能讓她心服?輸給一個這樣“再普通不過”的女人,對她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侮辱!

想到這裡,蓓琪拿起手機開始撥電話,離凌靖澤回來還有一個星期,她可以好好安排……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