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在自己“詢問芳名”時會丟下一張名片就跑掉;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在跟他說話時會說“沒有時間、要先走了”;也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讓他這麼想了解、心神嚮往。

德術在女導遊離開許久後才回過神,然後嘲笑自己,卻又有點高興。

拿著這張名片,德術回到巴黎的住所,坐在精緻的義大利真皮沙發上,一邊細細品味這種“動人的滋味”,一邊看著這張似乎沾著咖啡香的名片。

“連婧婕……”

名片正面印著法文,背面印著英文及中文。

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德術一邊喃喃念著,一邊看著公司名稱。

婕莉禮品貿易公司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專營各式明信片、紀念品、精緻小禮品,歡迎批發。

原來是這種公司啊!

法國觀光業興盛,大批觀光客帶來許多商機,只要在觀光景點旁,都會有許多小攤販、小商店販賣各式紀念品。更甚者,也有許多留學生或非法滯留打零工的人帶著一大堆紀念品向遊客兜售。

“這女孩不簡單,年紀輕輕就自己開公司,還兼導遊……”

德術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拿起名片,披上外套再度出門。

***bbs.***bbs.***bbs.***

開著車,德術在市區晃了幾圈,最後將車停在一家運動用品店門口。

只見他在店內仔細挑了許久,顏色、尺寸、布料毫不馬虎,最後滿意地拿著一套運動服走出來。

他打算“賠”一套運動服給這位“婧婕”小姐,不過,這只是去找她多聊幾句的藉口而已。

德術心情愉悅地開著車,繞過幾條街,在一條巷子口停下。

“應該就是這裡沒錯。”

德術往巷子內看,果然瞧見一家禮品店,店內推滿大大小小的紀念品,顯得有些擁擠凌亂。

當他走向前想詢問時,就看見“婧婕小姐”一個人抱著一個大紙箱,有些吃力地將它搬上小貨車。紙箱相當大,將她整張臉都擋住了。

這時,另一位年紀差不多的外國女子也吃力地拖著另一箱貨品,用法語和連婧婕說話。

“就跟你說請臨時工,你就是不願意!”外國女子氣喘吁吁地對婧婕說,語氣有些不滿。

連婧婕一邊將紙箱搬上車,一邊回她:“巴黎人工多貴你又不是不知道,多請一個人,我們就沒什麼利潤了。”

“最近我們接了不少訂單啊!怎麼會沒利潤?”女子沒好氣的說著。

連婧婕將紙箱放到車上,喘了口氣說:“你真的沒在算啊?訂單量大但是毛利也低,再扣掉變動成本還有周轉金,根本沒什麼賺頭,充其量只是打入市場的方法而已,下個月我還準備要跟他們談縮短付款天數,現在再請人,根本划不來!”

“那天不是有個客戶要介紹一個工人給你?他要求的工資很便宜啊,你又在嫌什麼?”

“大小姐,這個客戶多久沒向我們進貨了,你知不知道?突然說要介紹一個便宜又好用的人,你都沒有懷疑嗎?”

連婧婕的口氣也不太好,兩人的氣氛有些僵。

“懷疑什麼?你太小心眼了吧!”

“你知不知道這家客戶現在都跟另一家進貨,關係好得很!”

“那又怎樣?”

“他介紹的這個人我問過了,是非法勞工!我們要是貪小便宜用他,不久就會有警察找上門,然後那個人就會笑哈哈!”

連婧婕越說越沒耐心,口氣已經不是很好,站在一旁的德術倒看得興致盎然。

丙然聰明伶俐、精明能幹,會算成本、會做生意,心思縝密……德術心中響起一聲聲讚美。

這不就是我要的女人?

連婧婕走進店裡,搬起第二個紙箱。

“唉呦!”突然她喊了一聲,小腿扭了一下,然後整個人就要往後倒。

“小心!”

連婧婕腿上一疼,手上的紙箱頓時滑落,德術想也不想馬上衝了過去,雙手趕忙扶住連婧婕的細腰。

“呃!”

連婧婕沒摔倒,倒是德術悶哼了一聲,只見連婧婕手上滑落的紙箱不偏不倚地落在德術的腳上。

頓時,一大堆盒蓋印滿法國各地知名風景的陶瓷小盒散落一地,跌坐在地上的德術滿身是這些小東西。

兩個女生眼睛眨呀眨的,看著這個不知道從那裡冒出的男人,直到連婧婕認出了他。

“是你!你怎麼會在這?你有沒有怎麼樣?”

一連串的問號在連婧婕頭上飛,德術也想不到自己會這般狼狽地與心上人“第一次正式見面”。

***bbs.***bbs.***bbs.***

禮品店裡,德術拿著一杯開水,兩位小姐忙著收拾一地的殘局。

“真的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腳會突然扭到,更不知道你怎麼……”

連婧婕一邊收拾一邊說著,不過她不好意思繼續說去下,倒是德術接了話。

“不知道我怎麼會來嗎?”

“是啊!要不是我認出你,還以為是變態呢!”

“我是來拿這個給你的,今天早上弄髒了你的衣服,賠你一件。”德術拿起一個袋子。

連婧婕有些訝異。“你為了這個專程來找我?”

“是啊……”

表才會相信這個理由咧!不就想多認識你嗎?

德術趕緊堆滿笑容掩飾自己的心虛,不過連婧婕也沒看清楚,忙著收拾滿地的東西。

“你們的東西做得挺精緻的。”

德術拿起一個小瓷盒,仔細端詳著。盒蓋上印著法國香波城堡的圖樣,色彩調得很仔細,不像一般便宜的紀念品質地粗糙。

“是啊,我們的東西都是歐制,所以成本比較貴,但是這樣比較不容易被市場淘汰。”

連婧婕笑咪咪地眨著大眼,一邊說一邊快速地收拾東西,電得德術頭暈目眩。

她繼續說:“對了,那天謝謝你幫我解圍,不知道你忙不忙?可以留下來等我一下嗎?我忙完請你吃頓飯當作謝禮,好嗎?”

怎麼會忙?我今天就“忙”著等你這句話!

德術滿心歡喜,女人主動投懷送抱他天天遇到,但是她的“邀約”他可是等很久了呢!

“不忙不忙,我今天剛好沒事,不如這樣,我幫你一起收拾吧!”

德術說完立刻捲起袖子,搬貨、點貨、裝箱樣樣來,殷勤得很。

他一邊做,一邊看著婧婕俐落地處理訂單、盤點、收帳等事情,井井有條、一點也不慌亂,越看他心情就越愉快。

這等聰穎的女孩,才能當德家二夫人!

德術想得開心,而連婧婕一邊做事,眼神也在盯著他。

他……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人嗎?!

***bbs.***bbs.***bbs.***

傍晚,離禮品店不遠的披薩店內,兩個人一邊喝著可樂,一邊啃著披薩。

只要來到法國,德術一定嚐遍當地知名餐館,享受道地的法國大餐,但現在號稱德家金算盤的二少爺卻意猶未盡地嚼著每一口披薩,就像他欣賞眼前的美女一樣,靜靜聆聽她說的每句話。

“對了,我還沒請教你的大名呢!還有那天……你怎麼會認識羅浮爆的人?你是做什麼的?”

“那天……我剛好經過,羅浮爆裡的人……嗯……是我朋友,所以才即時請他們處理,不過你看起來也沒有很害怕的樣子。”

德術專做高級藝術品收藏買賣,羅浮爆他當然熟悉如自己家,工作人員他都認識,不過他不想解釋太多,轉了個話題。

連婧婕微笑說:“喔!那天我真的生氣了,所以一點也不怕他們。藝術品只有一件,再說,我看他們應該是公費出遊,所以嚇嚇他們,果然有效。”

“你說的對,藝術無價,不容任何人破壞。”

兩個人很快發現共通點,越聊越開心。德術喝著廉價可樂,與連婧婕天南地北聊著天,從文藝復興談到巴黎現代藝術,連婧婕漸漸發現自己心中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蔓延。

話一投機不嫌多,兩人一直聊到披薩店打烊,才準備離去。

離開披薩店,德術立刻月兌下自己的外套,輕輕披在連婧婕身上。

“晚上氣溫降得快,披著比較不會著涼。”

“謝謝!不過不打緊,我就住在對面。”連婧婕指著對街一間公寓說:“為了工作方便,我在這裡租了一間小套房。”

“這間公司是你和朋友一起開的?”

“是啊,她是我在法國唸書時的大學同學,畢業後我們一起開了這家禮品店,只是最近我們兩個意見不合,處得不是很好。”

“我看得出來。”

德術陪連婧婕走回對街的家,她接著說:“所以你在旁邊觀察很久了?”

“呃……我……我沒惡意。”德術笑了笑,化解尷尬。

連婧婕一個轉身,微笑地說:“我知道你沒惡意。”

“這麼說,你知道我的意圖囉?”德術半開玩笑,但是眼底多了份情意。

“你的意圖啊……不就是問我‘可不可以做個朋友’嗎?”連婧婕語帶戲謔,笑盈盈地看著德術。

“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問女孩子,看來,有些失敗。”

德術說完,連婧婕只靜靜看著他不答話。四目交會,德術霎時覺得心神盪漾、世界彷彿都靜了下來。

“你……沒有失敗。”連婧婕小小聲地說著,眼眸含笑,看得德術目眩神迷。

“這麼說……”

德術正要開口表明心意,突然路旁走來兩個黑人,一前一後若無其事地靠近他們。德術眼角餘光掃向黑人,就看見其中一個人撞了連婧婕一下。

“小姐,對不起。”

“沒關係。”連婧婕也沒在意,輕聲回了一句。

“站住!”德術喊了一聲。

“啊!”其中一個黑人突然慘叫,他的手腕被德術牢牢抓住,手上掉下一個東西。

“咦……是你的皮夾?”連婧婕這才發現,德術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內側口袋剛剛被這個黑人模走了皮夾,另一個黑人顯然正要準備“接手”東西然後逃逸,不過卻被皮夾的主人逮個正著。

“偷東西嗎?”德術嚴聲喝叱,一隻手抓著粗壯的黑人卻一點也不顯吃力。

倒是這個小偷整隻手被扭得痛楚難耐,整張臉扭曲,另一個夥伴見狀,趕忙欺身向前,掄起拳頭要打德術。

“還敢過來?”德術原本不想張揚,不過這兩個竊賊也實在太不知好歹,硬逼自己出手!

他擋在連婧婕前面,抓著黑人的手沒放,身體一側、小腿一揚,就往他同夥的月復部狠狠踢去,速度之快,讓連婧婕來不及眨眼。

“唉呦!”另一個黑人來不及反應,硬生生地吃下這一腳。這一踢力道不輕,疼得他蹲在地上大叫。

“德術,算了,放他們一馬吧!反正皮夾也沒被偷走,我不想惹事。”

連婧婕拍拍德術的肩膀,德術依言放開手,兩個黑人立刻跑掉。

她遠遠望著他們沒有說話,好似在想什麼,倒是德術安慰起她。

“巴黎觀光客多,小偷也多,你自己要小心。”

“嗯。”她有些漫不經心,眼睛還望著狼狽離去的兩個黑人。

“你怎麼啦?嚇到你了嗎?”德術關心問。

連婧婕被他一問,才回過神。“喔……沒有,我只是在想,你的身手怎麼這麼好?還有,以後我一個人回家一定會很害怕。”她趕忙找理由解釋。

對自己的身手,德術不想多解釋,剛剛只不過是基本功。

他看著連婧婕微微發白的臉色,溫聲說:“原來你在擔心這個。不過誰說你以後會一個人回家?”

這句話包含了德術的心意,她聽懂了,靈動的眼眨了眨,雙頰微微泛紅,看著德術不語。

“無論如何,今天謝謝你。”

“以後在我面前,不用說‘謝’這個字。”德術說完伸出手,輕輕模了一下她的長髮。

連婧婕沒有閃躲,微笑像朵含苞待放的小花。

“如果店裡缺人手,我可以來幫忙。”

“那怎麼好意思,你不用工作嗎?”

“我……是做生意的,上班時間彈性。”德術頓了一下,繼續說:“再說如果你拒絕,我還能用什麼理由接近你?”

“呵呵,你好幽默!”

“我今天總算說對了一句話,不過……”

“不過什麼?”

“我還希望它做對一件事。”德術說著說著,走近了一步,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一點點。

他直視著讓他知道心動是什麼感覺的女孩,溫熱的手掌輕撫她的臉頰。

連婧婕從他的眼神中感受到炙熱的真心,她的心不安地跳著。她知道自己心中還有猶疑,但是這股真誠融化了她的理智,她在心中輕輕吐了口氣,然後閉了一下眼睛。

“你為我做了那麼多事,我才應該為你做件事吧!”說完她踮起腳尖,手環住德術的肩,雙唇輕輕在德術唇上點了一下,隨即一笑轉身,上樓回家。

連婧婕轉身飄起的髮絲掠過德術臉龐,淡淡髮香飄過,也燃起德術的心火。他伸手模模意猶未盡的唇,然後快步走向前,一把拉住連婧婕。

“不是這件事。”德術語中帶著一點邪氣,拉著她的手沒有鬆開。

他欺身向前,她跟著往後退,退到了牆邊。

德術高大的身影矗立連婧婕身前,他伸出一隻手撐著牆,也環著她。

他嘴角微微揚起,眼神中充滿熱情。

“是這件……”德術慢慢低下頭,額前的頭髮隨著晚風飄起,目光炙熱,直射她不安的心房。

她看著德術俊朗的臉龐越來越靠近,難以抗拒的男性氣息直撲向她,她猶疑著不知該閃躲還是接受,一絲慌張飄過眼底,但隨即融化在德術火熱的雙唇中。

德術深情又帶點霸道地吻著連婧婕,一隻手撫著她的臉。隨著吻加深,他的手不斷在她臉龐與頸肩處滑動,悸動了她的心房。

怎麼辦……

她心中自問,環著她的德術彷彿有看不見的力量,讓她的心不斷震盪。

街道旁、公寓樓下,德術的背影被複古的黃色路燈拉得好長。

餅了許久,德術結束了這個法式長吻,連婧婕輕喘著氣,不敢看德術令人迷惑的面容。

“這才是我要做的事。”

連婧婕心跳劇烈,腦中不斷閃過各種念頭。

德術見她沒說話,低下頭輕聲說:“什麼滋味?”

她回過神嬌嗔地道:“比薩的味道啦!”一個轉身,她逃離德術的懷抱。

奔上樓之前,她回頭望了德術一眼,然後帶著一絲不安的微笑離去。

這樣的回眸一笑真是讓人難忘!

德術開懷地笑。這是他最難忘的一晚,一個也是身處異鄉的女孩,一個讓自己第一次忘我的熱吻。

“這回總該讓我遇到屬於我的緣分了吧!”德術低聲說著,看著連婧婕消失的背影,在樓下等到五樓房間的燈亮起,才開車離去。

***bbs.***bbs.***bbs.***

開著昏黃的小夜燈,連婧婕躺在床上抿著唇,雙唇上還有他的味道,然而眼睛卻怎麼也無法閉上。

他的身手比想像的還好……還好事情比想像中順利……但是、但是……她會不會失了方寸?

她想起德術環著她的壯碩身軀,彷彿一座城堡,她知道自己將順利成為這座城堡裡的公主,如果她願意,他會一直保護她。

但是……我的目的不是被關在城堡裡,連婧婕,記住你該做的事!

她看著桌上與母親、妹妹的合照,對自己這樣說完,拉起棉被倒向床鋪。她要好好睡個覺,不要再想他。

夜空下,德術心花怒放地踏上歸途,而連婧婕在昏昏沉沉中,夢見母親在夜晚悄悄流淚,和她憤怒的眼神。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