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自從和連婧婕不期而遇後,德術整個人精神奕奕。

兩個人一起看歌劇、兩個人一起到教堂聽聖歌,兩個人一起在美術館待上一整天……巴黎充滿了兩人快樂的足跡。

連婧婕的小小禮品店,也在和朋友意見不合拆夥後,正式“聘請”德術幫忙。

不過這位德二少工作態度可不太好──

“德術,幫我搬一下這箱相框,我等一會要出貨。”

“不要。”德術在耍賴。

“別鬧了,快點啦!要遲到了。”

“根據法國勞工法,你已經要求員工超時工作,我要加班費!”

德術雙手插腰在店裡晃啊晃的,就是不做事,一副欠扁的樣子。

啪!(楷)

連婧婕隨手拿起桌上的量尺就往德術打下去。“你很欠揍耶!快點啦!”

“厚!壓榨員工又使用暴力,你有吃不完的官司了。”德術還是一副皮樣,兩隻手往桌上一放,圈住了連婧婕

她動不了,氣得瞪著德術。“你才要倒大楣了!”

“你現在有權保持沉默……”德術低下頭賊笑,她氣鼓鼓的樣子可愛極了。

“因為你的嘴巴要開始忙了。”

“你是來幫倒忙的啊?我都要忙死了你還……唔……”

“急什麼?你今天已經一整天沒休息了,你知不知道?”

這幾句話德術說在她嘴裡,含含糊糊,但是包含了他的關心。“放下手上所有的東西,靠著桌子不準動。”

德術在婧婕耳邊說話,差點吻到她耳垂,還蠻不講理地拿走她手上的物品,抱住她往桌上一靠。

“好好休息,不然……我要的‘加班費’可不止這樣。”德術語帶威脅,眼神充滿警告意味,說完就挽起袖子,轉身搬起一箱箱貨品。

連婧婕知道他話中的關愛之意,她看著德術忙進忙出,就是不願意讓她動手。兩個人忙了一整天,德術額上的汗水,幾乎要滴進她心中。

“德術,你搬完就去休息,我自己去送貨就好了。”

“你不知道你的男人多好用嗎?”德術頭也不抬,雙手各自抱起一箱貨品就往外走,她見狀,忙彎要幫忙拿。

“你要是再亂動,我就讓你知道你的男人有什麼另外的功用……”

“你怎麼這樣說話……”婧婕臉上一紅,瞪著這個“不知廉恥”的傢伙。

“我是說,你再亂動不休息,我就會拿尺扁你,不然你是在想什麼?”德術最後一個字語調還上揚,故意得很,她被整得欲哭無淚。

“好好好,我的好員工,拜託你好好工作,老闆娘什麼都聽你的,好嗎?”

“這還差不多,乖!”德術身手矯健地搬起一箱箱貨品,認真勤奮工作。

連婧婕看著他的背影,不知不覺陷入沉思,直到聽見德術的聲音。

“搬完啦!發什麼呆?走吧!”

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響起,才把她從思緒中拉回。

別想那麼多了,德家是什麼樣的人她很清楚,別像母親一樣再笨一次……

她坐上車後閉上眼,要自己好好扮演遊戲中的角色,將這場遊戲帶往自己要的結局,要德家為當年的負心無情付出代價……

***bbs.***bbs.***bbs.***

“到囉!是這家嗎?”德術拿著地址對了半天。

不知不覺睡著的連婧婕這才清醒,揉了揉眼睛。“對!快點進去吧,這是我最近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大客戶。”

這間“大客戶”在法國沙特大教堂旁,拜觀光客所賜,兩旁街道巷弄中開起一家家咖啡店、禮品店,這裡陳列的物品大多比較精緻,單價也比較高,難怪被婧婕列為“大客戶”。

“走吧!明天是假日,會有很多遊客,今晚一定要把貨送到。”連婧婕按著門鈴,德術上上下下打量著這店家,怎麼……有些熟悉?

當店老闆來應門的時候,德術瞄了一眼,趕忙把工作帽壓低。

“你來啦!下次可別遲到喔!”一位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法國男子熱情招呼,聽都聽得出來,他對連婧婕可“哈”得很。

“老闆,不好意思,今天比較忙,下次不會了。”她的聲音聽起來也相當“甜美”,顯然是為了生意巴結老闆。

世界真是小!

德術暗暗慘叫一聲,又將帽沿拉低一點,默不作聲搬著貨,耳朵聽兩人說話。

“這是你新請的員工?”

“是……嗯,也不是啦!他幫我很多忙。”

“你的貨很精細,應該很好賣。”老闆拿起一個相框端詳。

“謝謝老闆關照,以後還請多多照顧。”

“多多照顧沒問題,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照顧你?”

懊死的豬哥,死性不改!

德術一邊默默搬著貨,一邊心中咒罵。

這家店老闆不是別人,正是他公司以前的員工。

當時德術在法國開了一家藝廊,純粹興趣不為賺錢,請了幾名員工負責藝廊的大小事,有空時才會到藝廊看看。

他記得這名叫“朗沙”的員工上班不久後就說要離職,說家裡開了一間精品店要他自己管理。

在德術的印象中,這名員工工作態度不太積極,原來是家境優渥,出來工作只是為了交朋友。德術也沒有多留這種人,覺得他整天沒事在觀光區看“美眉”,才是他比較想做的事。

他聽見朗沙對自己喊:“嘿!那些快點拿進來!要小心一點,不要摔到了。”

德術帽沿壓低不作聲繼續搬貨。要是被他認出以前的老闆在當苦力,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連小姐,你的皮膚真白,又光滑,保養得真好!”

“謝謝誇獎。”

德術見一隻鹹豬手正拉起連婧婕的小手,語氣曖昧,聽得他一陣火。

擦擦你的口水!混蛋色胚!

“對了,你明天下午有沒有空?有一家咖啡廳不錯,我有沒有榮幸請你喝個下午茶?”

簡直把我當死人……

德術實在受不了,故意搬了個大箱子,大步往兩人之間走去。“咳!對不起,借過!”

德術硬是撞開兩人,沒想到朗沙退了一步說:“你搬完就先回車上休息,我跟連小姐有事情商量。”

“什麼事?”德術壓低聲音回答,快壓不住胸口的怒氣了。

“關於訂單,OK?員工不要問那麼多,快去幹活!”

被“呼來喚去”的德術差點月兌下帽子大罵他,而連婧婕趕忙問:“朗沙先生,您還要追加訂單嗎?我們還有整套杯組、教堂模型和陶瓷女圭女圭,都很精緻……”

“不急不急,我們坐下來慢慢談!”

懊死的朗沙牽著連婧婕的小手往椅子上一坐,一副“我們慢慢聊”的模樣,德術只能壓下火氣,故意慢慢搬,看這傢伙要搞什麼花樣。

只見朗沙一會講訂單、一會問東問西,擺明了假公濟私。但令德術高興的是連婧婕厲害的公關手段,只見她很有技巧的躲開一些吃豆腐的動作,然後再有意無意拋拋媚眼、甩甩頭髮,讓朗沙看得入迷又吃不到,最後又談成了一筆不小的生意。

我何其幸運,大筆家產讓我運用,別人要轉錢可費盡心思了……

自從混進連婧婕的小店後,德術跟前跟後“學”她做生意。他看她每分錢都是用頭腦、雙手一點一滴費盡心思賺來的,這點讓德術相當佩服。

這樣才懂得如何幫我管理家產……

德術已經想到兩人“美好的未來”。他不要那些金枝玉葉、整天吹著剛塗好的指甲油的女人,他要一個晚上入睡前可以跟他聊藝術品、早上起床可以幫他算錢的聰明女人。

總算被我遇到了,但是,別想我會讓別人碰她一根手指頭!

德術醋勁大發,兇狠的目光像機關槍一樣掃射整個房間。這混蛋以後就不要在路上讓我遇到!德術邊忙邊碎碎念著。

***bbs.***bbs.***bbs.***

開著夜車踏上歸途,連婧婕累得快要睡著了。

“我直接送你回家休息。”

“可是店裡還有……”

“我說,現在回去休息,店裡的事我弄就好了!”德術的口氣不太好。

連婧婕有感而發地喃喃說:“你對我真好……”

車子停在她家樓下,她怔怔地望著他。“你這樣幫我,值得嗎?”

“為什麼這麼問?”

“自從你來我這邊工作後,錢也沒領多少,卻整天忙得半死,你不是說你以前是在做生意的?現在這樣你……”

“沒有什麼事情比現在更值得、沒有什麼日子比現在更好了。”

“你當真不後悔?”

“如果一輩子不知道付出真心的感覺,我才覺得後悔。”

德術的話沒有一絲作假,滿滿的真情讓連婧婕感覺雙眼有些迷濛。

她成功擄獲了這個男人的心,本該要高興,但她卻輕輕嘆了口氣,緩緩說:“你上來洗個澡、休息一下再去店裡吧!我不希望你太累……”

話中的掙扎,只有她自己聽得懂。

***bbs.***bbs.***bbs.***

小小的浴室裡,德術正在沖澡。

連婧婕躺在床上望著那張與母親的合照,思緒紊亂。

自己“研究”了德術這麼久,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孩、熟悉他什麼時間會出沒在什麼場所、知道他在乎的事、瞭解他的喜惡,下了這麼多工夫,製造了那麼多巧合,果然一出手就成功。

連母親都高興她做到了,為什麼她還有些遲疑……不行!她怎麼忘了當年德家是怎麼對母親的?怎麼讓母親在傷心之餘嫁給父親這樣的糟老頭?德家如今家財萬貫、幸福過日,他們可曾想過母親當年有多傷心?

她擦了擦淚,堅定意志。

德術的聲音突然響起。“婧婕,可以幫我拿條毛巾嗎?”

“喔!”她找出一條幹淨的毛巾,從門後遞給德術,不小心從門縫中看見德術的背影。

德術背對著她,拿著毛巾在頭髮上擦拭,揮動的雙手讓手臂線條更加明顯,是那樣孔武有力,她叫自己別看,卻怎麼都移不開雙腳。

她已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她心中有股衝動,想要多看這個男人幾眼。

她從門後偷瞄他,臉有些紅,她看見德術拿著毛巾將身上的水滴擦乾,她看見他背部結實的線條、看見他強健的體魄,也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德家二少放下手上的工作,窩在這間小小的浴室洗澡,我……

突然,德術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嚇了她好大一跳。

聽到聲音的德術從浴室探出半個頭喊:“請幫我拿一下手機!”

連婧婕起身後床上的棉被仍然鼓鼓的,德術看到鼓起的棉被,以為她已經睡著了。

見“床上的婧婕”沒有回話,德術急忙推開浴室門,拿著那條小毛巾擋住懊擋的地方,匆匆衝向桌旁接起手機,以免吵醒了她。

而此刻連婧婕則是尷尬的躲在被推開的浴室門後,出來也不是、躲也不是,臉上掛著三條線。

德術壓低聲音說:“喂?德頎,是你?你要來法國,好啊好啊,我啊……現在在巴黎……聲音太小聽不清楚?因為有人在睡覺!明天我再打給你……就是最近認識的那個女孩……你笑什麼?停止你齷齪的想法……”

德術背對著她,她知道他壓低聲音是怕吵醒自己,也聽得出來他提到自己時語氣中的開心,但現在好像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德術掛上電話,他以為她睡著了,便丟開毛巾開始找自己的衣服。

“咦?婧婕把我的衣服放到哪去了?”

德術在房裡東張西望,她在門後左閃右閃,在房裡東晃西晃的德術讓她眼睛不知道該放那裡,索性閉上,眼不見為淨。

連婧婕聽見房內沒有走來走去的腳步聲,心想德術應該找到衣服了,但她沒想到德術也找到了門後的自己。

突然,她聽見德術大喊:“有蟑螂!”

“啊!救命!在那裡?”她嚇得花容失色,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小東西。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推開門就要“逃命”,卻砰一聲撞進一個人懷裡。

“呃……胸膛很結實……呵呵呵……”她乾笑著,表情尷尬到不行,眼睛不敢張開,因為她知道自己撞到誰,而這個人現在可是……一絲不掛。

“你躲在這裡幹麼?”

“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是剛剛幫你拿毛巾才……”老天,別再問了,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拿毛巾跟躲在門後沒關係吧?”

“叫你不要再問了嘛!我怎麼知道,剛剛……”

“蟑螂在你腳邊。”

“啊啊!不要!救命啊!”連婧婕原地亂跳,慘的是又不敢睜開眼睛,滿臉驚慌不知所措。

“這樣不怕了吧?”突然她雙腳離了地,身體被打橫抱起。

“嚇死我了!要是它爬到我身上,我一定昏倒!”她鬆了口氣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雙手還不知羞恥地繞著人家的肩膀。

“呃……可以放我下來了。”

“剛剛是你喊救命的。”

“好啦!那現在快放我下來嘛!”

“不要。”

“你很過分耶!”

“你把我看光光、又要我抱、又叫我放手,誰比較過分?”德術惡劣地說。

她聽得快昏倒!“我哪有、哪有把你看光光?你不要亂說!”

“不然你看到了什麼?說來聽聽。”

“你你你……”她真想掐死這個無賴,淨找她語病!

“這下我損失大了,打個工還被老闆娘揩油,唉!”

“你!”

“我怎樣?”

“你閉嘴啦!”

“好,我閉嘴。”德術雙唇挨近,低下頭就給連婧婕一個深吻。

被抱著的連婧婕渾身發窘,這個吻更令她頭暈目眩。

然後她聽見德術溫聲在她耳畔說:“不然這樣,你剛剛沒看到的,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免得你失望。”

“你……”

她氣得握拳要捶德術,卻發現自己被放到桌上,拳頭還沒落下就被德術一手抓住。她開口想罵人,德術另一隻大手立刻捧起她的臉,低頭吻住她。

“唔……”

德術吻得火熱,讓連婧婕忘了要生氣。他放開她的手,使勁攬住她的腰,兩人更靠近了些。

“小婕,我想吻的不止你的唇。”

耳畔響起德術的聲音,幾個碎吻落在她的耳墜、頸部、臉頰。

德術呼吸加快,扶著她的大手緊握,連婧婕感受到他的體溫,也感受到自己不安的心。

怎麼辦?我不該……

德術看著她,雙眼炙熱,手順著她的頭髮溫柔地撫著,一舉一動充滿深情。

他越這樣,她越迷惘;德術彷彿想給她力量,將她擁入懷中,貼著他厚實壯碩的胸膛,讓她不知該如何拒絕。

一點貪戀、一點悸動,她閉上眼睛,卻清楚看見他藏在懷中的真心。

就在氣氛正好時,一聲手機鈴聲打散了空氣中的浪漫。

“該死的東西,是誰?”德術怒氣衝衝地接起手機,沒好氣的對著電話大聲回答:“好啦!知道啦!明天下午兩點到機場接你啦!”

德術真想弟弟現在就在巴黎,可以讓他呼他兩巴掌。

連婧婕趕忙跳下桌,一溜煙地鑽回被窩。

多虧這通電話,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心跳不已,分不清是緊張、慌亂還是心動。

德術在棉被外輕輕模著她的頭說:“今天你一定累了,早點睡吧,明天我弟弟德頎會來巴黎,我再介紹我家人給你認識。”說完,輕輕在她臉上印下一吻。“小婕,當我的未婚妻吧……這樣就不用偷看了,有的是機會讓你看個夠……”

一個枕頭射向正要離開的德術,他笑著接下,看著床上的小女人又羞又氣地瞪著他。

***bbs.***bbs.***bbs.***

德術離開後,連婧婕掀起棉被下床,打開電腦視訊。不久,母親出現在螢幕上。

“媽,德術的弟弟德頎明天會來巴黎。”

“你要小心,德頎也是國際偵犯組織的一員,身手很好,不好應付。”電腦的那一端,連母叮嚀。

“好,我會小心。媽,我問你……”連婧婕欲言又止。

“怎麼了?”連母發現女兒的遲疑。

“媽,我們一定要這樣做嗎?”

“婧婕,我發現你有些怪怪的,你是不是……假戲真做了?”知女莫若母,連母一眼就看穿了連婧婕的心思。

“媽,我沒有,只是……我覺得,這樣欺騙一個人的感情不太好。”

“婧婕!你忘了媽當年也被騙過感情?”

連婧婕見母親激動,知道勾起母親最不甘心的回憶,她趕忙安慰道:“媽,你別生氣,我一定幫你討回這公道,我會繼續下去的。”

必上電腦,她靜靜坐在床沿,明亮的月光高掛天空,心卻一片陰霾。

她想起母親告訴過自己,為了德家老爺失去的一切……

母親告訴她,當年德老爺——德茗,和她一樣是國際偵察犯罪組織的一員,主動對她示愛,但礙於組織的規定,兩人只能私下交往。

當年德茗風流瀟灑,母親很快墜入情網。

不久德茗告訴母親,他鑽研古董拍賣市場頗有心得,但是欠一筆資金,母親深愛德茗,也相信他的眼光,於是將所有積蓄交給德茗投資。

沒想到德茗愛上了另一個女人,名叫Anna,母親為了德茗,願意忍受與另一個女人一起愛他,甚且當Anna懷了德茗的小孩時,母親還覺得沒有為德茗生下一個孩子而歉疚。

餅了兩年多,德茗退出偵犯組織,原以為兩人戀情可以名正言順曝光的母親,卻發現花心的德茗選擇的根本不是她,甚至狠心拋下已經生子的Anna,另娶一名富家千金為妻。

現在德家在古董拍賣上獲利無數,大筆地產投資讓德家幾輩子不愁吃穿,膝下更有三個兒子;而母親卻在付出畢生積蓄後被告知投資失利,甚至負債累累,情急之下還被迫變賣家裡唯一留給她的財產——一塊位於紐約黃金地段的土地。

沒了積蓄、沒了青春,付出的感情與金錢都成流水,母親在傷痛窮困下只好嫁給父親——年紀比母親大上二十幾歲──仗著自己有點財產,離婚數次只為不斷娶進年輕太太的糟老頭。

諷刺的是,紐約那筆土地還是最後還是德家買下的,擁有大筆地產的德家根本沒有把這塊小地放在眼裡,而可憐的母親在生下自己和妹妹後,也踏上了父親其他前妻的後塵,以離婚收場。

當母親要求自己設計德家,拿回當年應該屬於她們的一切時,連婧婕毫不猶疑答應替母親討回公道。

德家三兄弟中,老三德頎身手矯健又在偵犯組織,不好動手;大少德翊聽說早已心有所屬,也沒有機會接近;唯獨德家二少,鑽研的東西——藝術與金錢──與自己最像,也是單身。她於是開始一步步慢慢接近他,只為順利得到他的心。

媽,希望我這樣做沒有錯……

從小母親在房裡偷偷哭泣的景象,深深烙印在連婧婕心中。父親婚後仍然外遇不斷,母親為了養大自己和妹妹更是忍氣吞聲,最後還是沒有好結果。

德家欠我們太多了,我一定會要回來!

連婧婕不再多想,蒙上棉被,她要自己不要聽心中另一道聲音。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