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夜未好眠的連婧婕悠悠醒來時已快要中午,她趕忙動身前往店裡。遠遠她就看見德術一個人在店裡忙東忙西。

“你來啦!怎麼不多睡些?這幾天你累壞了。”

德術原本伸手要模連婧婕的臉蛋,但是發現自己搬東搬西的手有些髒,趕忙又縮了回去。

她把一切看在眼裡。“今天你弟弟不是要過來?”

“是啊,這個給你。”德術邊說,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精緻的絨布小盒子。

“這是什麼?”

“打開來看看。”

她依言打開盒蓋,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項煉。

“這是我親自挑的,雖然不是很貴重,但是它有特別的意義。”德術將項煉拿起,走到她身後。“這條項煉的設計秀氣中帶點個性,很像你給人的感覺,很適合你。”

德術挽起她的長髮,然後親手為她戴上這條項煉。“最重要的是,我把在這裡工作領到的薪水存下來,買下這條項煉,紀念這段日子。”

德術輕輕在她頸肩之間留下一吻,讓連婧婕深吸了一口氣。

他從背後抱住她,讓她靠在自己懷中。這條項煉的價格對他來說可能只是一頓晚餐的費用,但卻代表著不同的意義。

他緊緊擁著她,就像他要給她的愛一樣,將緊緊守護她一輩子。

“德術,你怎麼那麼浪費,薪水花完了以後怎麼辦?”她的眼角溼潤。

她知道德術的家世,卻也更因此為他的用心感動。德術放著大少爺不當,為了她,窩在這小小的店中做苦差事,甚至認真地存下海一筆“薪水”,就為了討她歡心,親自“賺”他們倆的定情物,為她親手戴上這條包含一切心意的項煉。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好隨口問。

“小婕,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跟你說清楚,不過我不是故意瞞你的。今天我會帶你見我弟弟,改天我也將帶你見我的其他家人,你將成為我家的一分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德術說著說著自己笑了起來。“好爛的求婚喔!這次不算,我下次再好好計畫怎麼開口。”

連婧婕感到胸口一陣莫名的酸楚,她不想看這樣的德術,她知道自己會猶疑、會動搖。

模模糊糊中,她聽見德術繼續說:“小婕,其實……我的家境還不錯,我一直想找一個聰穎能幹又能和我心靈相通的女人共度一生,之前我的兄弟都一直笑我要求太高,但是今天我可以很得意地告訴他們,我已經找到這樣的女人了。”

德術走到她前面,拉起她的手。“從羅浮爆到這間小店,你的點點滴滴,都讓我動心不已。如果可以,以後你將是德家的女主人,我願意給你我的一切,當然包括這顆心。”

她顫抖著,不知所措。德術掌管德家多年,這也是自己選擇他的原因之一,現在他帶自己進入德家,這是她期望已久的目標,現在卻不知為何顫抖不已。

是高興還是緊張?還是被德術壓在他胸口的那隻手在顫抖?

***bbs.***bbs.***bbs.***

中午時分,德術開著名車載著連婧婕往戴高樂機場。

車窗外的風景一幕幕飛過,德術一隻手撐在窗邊,單手控制方向盤,連婧婕坐在一旁悄悄地看著他,發現他真的很迷人。

德術有張令人傾心的臉龐,不說話的時候冷靜沉著,一雙眼睛銳利如鷹,德家的家產應該就是這樣來的;但當他月兌下西裝外套,在自己小小的店裡忙東忙西時,卻又帶了些孩子氣,不時整整自己、耍耍賴,笑容開朗得像個大男孩。

還有,每當這張臉緩緩靠近自己,濃厚的男人氣息步步逼近時,自己總被逼得無路可退,隨著他送上的深情雙唇,陷入天旋地轉的迷陣中。

他的衣領隨著風飄動,襯衫兩顆釦子沒扣,額前飄散的頭髮下是深情的雙眼。

突然,連婧婕感到一陣酸楚,她知道自己愛上了她要設計的人,甚至這一切都是自己親手佈置的陷阱,只是沒想到她竟也身陷其中。

“你在想什麼?機場到了。”

“沒什麼,到了嗎?”她漫不經心地回答。

“你累壞了。放心,當德太太不必這麼辛苦。”德術露出一抹微笑,讓她迷失在他的笑容中。

***bbs.***bbs.***bbs.***

德頤和德術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兩個人都高大英挺。連婧婕望著他們,沒有說一句話。

“怎麼不多吃一點?”德術關心地問,叫人幫她再多倒些現榨果汁。

他們在巴黎近郊的一個小山丘吃飯,德術從機場接了弟弟德頎後,便到這家自己出資的餐廳幫他洗塵。

餐廳依著山丘而建,是歐洲鄉間小木屋風格,戶外佔地廣大,擺著原木桌椅,每張桌上撐著大陽傘,在此遠眺巴黎市景,有一種遠離塵囂的愜意。

德術向弟弟介紹連婧婕,言語中淨是誇讚和得意,仿彿在獻寶一樣,讓德碩失笑。

“哥,恭喜你,終於不用夜夜孤枕難眠啦!”

“去你的,嘴巴還是一樣討厭!”

“敬你,謝謝你救了我這個龜毛又愛挑剔的哥哥。”德頎拿起裝著白酒的高腳杯,起身正準備向連婧婕致意,沒想到突然“鏘”一聲,酒杯當場碎裂!

德頎一腳踢翻桌子,擋住三個人。

“幹嘛?”德術瞪了德碩一眼,心中已有了答案。

“忘了告訴你……”德頎壓低頭說:“我最近在查件案子……”

德術已有了底。“剛剛不會是子彈擦過吧?”

砰!砰!

兩發子彈從德術頭上飛過,他趕忙把連婧婕的頭壓低。

德順從懷中掏出兩把短槍,一把丟給德術。“我也沒料到對方會追到這裡,照理說……”

“你到底在查什麼案?”德術接下槍,迅速拉開保險拴,然後繼續跟德頎“抬槓”。“照理說?會講道理的還叫歹徒嗎?”

砰!

另一發子彈掠過德頎身旁,還好他閃得快。

“好啦!我要是逮到人,先讓你揍幾拳!小心點,我在查槍枝走私。”

“媽的……你真是個衰鬼,我美味的法國料理……”

匡啷!杯盤齊飛,滿地都是美酒佳餚。

兩兄弟平時在德家靶場比賽射擊已是傳統,而德頎及德老爺當年的這份工作,讓他們兄弟倆面對這種場面已經習以為常,還可以話家常。

“對方有幾個人?”

“應該只有一個人,奇怪……”

“應該?你這個幹員混到那裡去了?”

砰!

“小心你的頭!抬那麼高找死啊?”

“不抬高我怎麼看幾個人?”

連婧婕可真是開了眼界,現在這樣還能吵?

“哥,你帶你老婆先從後面走,我解決這個人。”

砰砰砰!

“不行,他是自動手槍,看來是有備而來。”

對方在明他們在暗,德術緊護著連婧婕,全心看著她的安危。

此時,忽然匡啷一聲,一個裝飾用花瓶應聲碎裂,碎片飛起,眼看就要落在德術頭上。

“小心!”連婧婕一急,沒想那麼多,趕忙伸出手就要替德術擋碎片。

“你不要命啦!趴下!”德術見狀口氣一凜,不顧自己安危,整個人往連婧婕身上撲倒,碎片沒有傷到她,全往德術身上劃過。

“你有沒有怎樣?”

“你有沒有怎樣?”

德術趴在地上覆著婧婕,兩人異口同聲問。

德頎趁這個空檔從桌子上方翻滾出來,連開三槍,然後閃到一根柱子後。

德術看到這幕,對連婧婕喊了聲:“趴在桌後不要動!”然後閃身出去再補兩槍,兄弟倆速度之快、默契之好,讓仍未現身的歹徒頓時停下了攻擊。

柱子後的德頎向德術比了比手勢,德術點點頭表示看懂,德頎要他先帶著婧婕往後走,自己殿後。

“唰!”

德術飛身往連婧婕方向衝去,扶起她。“跟我走,不會有事的。”

她抬起頭,看見德術堅定的眼神,有力的臂膀緊緊護著她,另一隻手拿著槍,沉著地觀望。她知道現在時機不對,但仍忍不住在心中讚歎他的英姿。

柱子後的德頎現身,再補了幾槍掩護兩人,德術拉著連婧婕往後方跑。突然,她不小心踩到灑落在地上的菜餚,整個人往德術身上倒。

“唉呦!”她喊了一聲,身體側滑,她不知道現在沒有掩護的自己有多危險,德術卻清楚知道現在是對方攻擊的好時機,於是再次不顧安危,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她前面,單手持槍戒護,另一隻手伸向後方扶住她。

幸好在這關鍵的幾秒鐘,歹徒並未朝他們兩個人開槍,德術立即拉走連婧婕,往屋子後方閃去。

砰!砰!

德術拉著她快步離開,後方傳來聲聲槍響,連婧婕忍不住問他:“你弟弟一個人沒關係嗎?”

“對方才一個人一把槍,要是他連這個都應付不了,早就沒命了。”

“德術……”在德術身後的連婧婕,現在才看見德術的外套早被碎裂的花瓶劃得破爛不堪,衣下隱約滲著血絲。

“怎麼了?”

“沒事……”她有些哽咽。德術無論在任何狀況下,想的都是自己,而自己給他的,卻都是一個個早已設好局的陷阱……

***bbs.***bbs.***bbs.***

棒天,在德術巴黎的住所,三十層。

德術趴在沙發上,連婧婕拿著藥水和棉花從房裡走出來。她看著牆上掛滿了一幅幅名畫真跡,張張價值連城。

這間屋子德術一個人住,房間雖然不大,但裝飾得低調奢華,很有品味,連茶几上的一個小小檯燈都相當講究。

但是連婧婕的目光,最後還是停在那個趴在義大利真皮沙發上的男人身上。

“昨天嚇到你了,對不起。”德術抬頭對她說。

她將棉花用藥水沾溼,走了過來。“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

“德頎的工作你可能暫時不瞭解,不過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誰傷了你一根汗毛。”

德家三兄弟每個人在做什麼事,她怎麼可能不清楚?連婧婕有些心虛,低著頭不說話,但是頭一低,她更清楚看見眼前的男人。

德術現在全身上下僅穿著一件小褲褲,不過不能怪他,他的背部被花瓶碎片劃了好幾道傷痕。

連婧婕不是沒看過這樣的德術,但是這麼近接觸,她還真的是第一次。

“痛嗎?”她說話的時候,都忘記自己應該要為德術受傷而“高興”才對。

“小傷,沒事,你沒受傷比較重要。”

“你太寵我了!”

“沒辦法,這年頭老婆不好找……”德術側過頭看著她說。

連婧婕心頭一震,嫣然一笑,輕輕替德術敷上藥。她的目光忍不住沿著他粗獷的身體線條,將德術從頭到腰、從腰到腳看了一遍。

“你的臉好紅喔。”德術轉過頭虧了她一句。

“再吵,不幫你擦藥了啦!”

“不要害羞了,我不是早就被你看光光了?”

“我哪有?!”

“你惱羞成怒囉?”

“本來就沒有,你安靜點,乖乖讓我上藥行不行?”

“我現在這樣還乖得起來,就不是男人了。”德術賊笑。

啪!

連婧婕往他臀部狠狠拍了下去,脹紅著臉氣呼呼地瞪著他,沒想到此時剛好房門被打開,德頎拿著鑰匙走進來。

“唉呦!痛……”

“唉呀,打擾兩位啦!”德頎涼涼說了一句。

“是啊,你有幸活著回來看你哥被女人打!”德術白了一眼德頎。

“從前你身邊那麼多女人,我都沒看你這麼乖過耶!”

“什麼我身邊那麼多女人,你活膩啦?!”德術一半是對連婧婕講的。

“緊張了?昨天槍戰你都沒緊張。”德頎唯恐天下不亂。

“該緊張的是你!對方几個人而已,你也耗這麼久,身手什麼時候變差啦?”

“什麼我身手差?你才該多練練,多久沒進靶場了?昨天要你帶婧婕先走,走半天還沒走出去呢!”

“是你掩護得差!我看你在那個什麼國際‘蒸飯’組織都是混假的。”

“婧婕,再替我多打他幾下,剛剛那聲音實在太好聽了!”

兩兄弟互虧起來才真的是戰火連天,連婧婕笑看著。

“對不起,未來二嫂,我二哥就是脾氣壞又愛面子,請你多見諒!”

“婧婕,德家上下最欠扁的就是德頎,你忍耐點,等他任務完成,我就要他立刻滾蛋!”

她聽著兩人鬥嘴,笑得開心。

如果可以,能一直這樣過下去多好……

這是第一次她放下一切,心底最真實的期望悄悄竄出。她輕輕地替德術塗上藥水、包好紗布,而趴在沙發上的德術看來一點也不像受傷了,一副享受的嘴臉。

“我說德頎,人抓到了沒?”

“跑了。”

“起碼知道對方是誰吧?”

“還在查。”

德術實在受不了。搞什麼,什麼時候弟弟變得如此“沒用”?“看到那扇窗戶沒有,打開自己跳下去!沒用的傢伙。”

“這回讓你隨便罵。”德頎一反常態,沒跟哥哥鬥嘴。

德術看了看他,怪怪的。“哥,你打算什麼時候帶婧婕去見爸?”

“如果婧婕點頭,我們先去夏威夷結婚,我再帶她回台灣。”

德頎想了想,對德術說:“哥,爸年紀也大了,我想你先帶婧婕回台灣,讓爸先認識她,再帶她去結婚,這樣比較好吧!”

德術難得聽見從小放蕩不韉的弟弟說了句人話,笑笑回應,然後半起身轉過頭模模連婧婕的臉。“嫁給我,好嗎?”

“你這樣就算求婚喔?”

“我看都被你看光了、打也被你打了,你還不想負責?”

啪!

“你再亂講話啊?”

“我男人的自尊啊……”

德術模著自己的臀部故作哀怨,逗得她嘻嘻笑。

德頎在一旁靜靜看著兩人幸福的樣子,默默祝福哥哥。

***bbs.***bbs.***bbs.***

明天就要去台灣了,連婧婕獨自回家收拾行李,打開電腦跟母親連絡。

“媽,我明天要去台灣了。”

“嗯!到台灣後,依計畫行事。德家家產無數,只要你能拿到一點,我們母女三人下半輩子就可以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了。”

“媽,我有點怕……”

“你在怕什麼?放心,等你得手,我早已安排好後路,我們去南非,他們找不到我們的。”

她沒有接話。她怕的不是這個,不過她卻不知道該如何說。連母看見女兒的表情,嘆口氣說:“丫頭,我一開始就跟你說過,不可以假戲真做,你該不會又忘了吧?”

“媽,我沒有……”

“婧婕,想想我們三人怎麼過的?媽為什麼會這樣嫁給你爸?別人又是如何指指點點的?”

“媽,我都知道……”

“你不知道的還很多,德家的人,沒有一個可以信任。我派你妹妹一起到台灣幫你,知道了吧!早點睡。”

必上電腦,矛盾的心思糾結著連婧婕,這晚她一夜沒閤眼。

棒日,飛往台灣的一架法國民航客機上,一樣的座位,德術的心情可完全不一樣。

他看著身旁的連婧婕,一把將她擁入懷中。機上的空姐們,這回心情也真的不一樣了。

休息室裡一群空姐們低聲八卦著:“那不是德家二少嗎?”

“是啊,他旁邊……”

“那還用說,抱成那樣,一定是女朋友!”

“唉呦,瞧你說得酸溜溜的。”

“你不也是?一直盯著人家瞧!”

“你才故意咧!一直找理由去送東送西的。”

“好啦,你們都別吵了,最傷心的應該是德少的秘書啦!”

“秘書?”

“你們不知道嗎?消息真不靈通。”

“快點說啦!這個精彩。”

“他身邊不是一直跟著一位女秘書嗎?聽說已經暗戀德少多年了。”

“你是說,每次都會到機場接他的那個女人?”

“是啊,她把德少的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可惜德少一直沒說什麼。”

“喔……那個秘書我有印象……她長得很漂亮!而且好像很精明能幹。”

“有什麼用,現在德少抱的是別人啦!”

“唉!看你說得唯恐天下不亂。”

“好啦,工作了啦!再八卦,座艙長要來罵人了。”

空姐們結束了嘆息,一個個回到工作崗位。連婧婕不是沒有感受到空姐們個個打探加妒忌的目光,不過真正恐怖的,是下飛機後來接機的那位“何晴蕾秘書”。

***bbs.***bbs.***bbs.***

“小蕾,你來啦?”一下飛機,德術便拉著連婧婕介紹。“這是連婧婕,我在電話中跟你提過。”

“連小姐你好,我是德少的秘書,以後請多指教。”

何晴蕾主動伸出手向婧婕示好,一雙眼睛很有禮貌地看著她,卻很有技巧地上下打量,別人看不出來,不過連婧婕卻覺得全身不自在。

“何小姐你好,德術常提起他有一位能幹的秘書,幸會。”

何晴蕾一身整齊的套裝,俐落的短髮和得體的應對,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一位稱職的能幹秘書,不過,從她幾句短短的話中,連婧婕相信她一定有過人的手段。

“您別客氣,叫我小蕾就好。說不定不久後我就要稱您一聲德太太呢!”

“別這麼說……”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何晴蕾說話相當得體,但就是女人的直覺,她……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話語,都好像笑裡藏著一把刀,等你不注意時悄悄劃過。

“小蕾,車都安排好了嗎?”德術間。

“都安排好了。”

“好,這些行李就麻煩你再安排,我跟婧婕先回去了。”

“是,德少慢走。”

何晴蕾輕輕鞠了個躬,態度有禮、舉止得宜,看得出來為何德術重用她多年。不過……她怎麼覺得何秘書一直盯著自己瞧?

連婧婕搖搖頭,要自己不要多想。

回台北的高速公路上,連婧婕坐在後座,依著德術的肩。德術單手撐在窗沿,好像在想什麼事,好久都不說話。

“德術,問你一件事好不好。”

“嗯,什麼事?”德術將思緒拉回,按下一個按鈕,後座與司機間的隔音板立刻升起。

“哇!這車的配備真好。”連婧婕睜大了眼睛。

“你不是要問我這件事吧?”

“不是啦!我是想問你……何秘書……”

“她在我身邊很多年了,如果要發生什麼事,早就發生了。”

“你怎麼這麼直接?”

“你不是要問這個?”

“我……”她有些心虛,自己什麼都沒說,就被德術猜個正著。

“我很高興你問,代表你吃醋,代表你對我很在乎。”他撫著她的臉,似乎很在意她的反應。

德術在她臉龐印上一吻。“如果你在意,我把她辭掉好了,反正以後你就是我的專屬秘書。”

“不要啦!這樣害人家沒工作不好。”

“小婕,我需要一個人幫我處理機密的事情,要聰明又要我信得過,除了我老婆,沒有更適合的人選,你願意嗎?”

處理機密的事情?這不就是自己的“目標”嗎?連婧婕,快點頭說好!

她心中這樣想,口中卻說不出一句話。真的好難……要自己不愛上他。

車子經過台北市一片精華地段,德術隨手指指一片空地。“德家養這塊地十年,現在這區開發成熟,下星期這塊地就要開標了,預計有百分之六十的獲利,到時這筆錢我想投資美國公債,風險比較小、利率又比銀行定存高些。”

她靜靜聽著,要在十年前看準一塊地,還真需要一定的眼光。

不久,德術又指向不遠處一棟新穎的商業辦公大樓說:“今年景氣回升,廠辦大樓租金每坪平均提高三成,這棟大樓德家投資興建兩年,下個月落成,已經與一間金控公司談妥五年租期,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出席落成典禮。”

連婧婕眨了眨眼,德術笑笑對她說:“你放心,我會慢慢教你,以你的聰慧,一定很快可以成為稱職的德太太。”

“德術,我……”

“到時何秘書就真的要打包走路了。”他半開玩笑的說。

她整顆心卻怦怦亂跳,這裡隨便一塊地、一棟樓都價值上億,德術隨口一提,可見這只是德家產業的一小部分。

自己何其幸運遇到這樣的男人,而這男人又何其不幸,遇到設計他的自己。

餅了不久,車子在德家大門停下,德術牽著連婧婕的手踏入德家。當她看見熱情迎接的德老爺德茗時,心中一陣糾結。

他就是害母親什麼都沒有的德茗嗎?他就是欺騙母親感情、騙走她金錢的德茗嗎?

德老爺拉著連婧婕的手,滿心歡喜。他最掛念的二兒子終於願意聽他的話,帶了這麼標緻的小泵娘進德家。

“來來來!我帶你參觀,以後這裡就是你家,我幫你選一間最好的房間當做新娘房,鑰匙給你,以後要是德術欺負你,就把門鎖起來,罰他睡陽台!”

德術瞪了一眼囉唆老頭,懶得理他。

連婧婕已經暈頭轉向,德家的房子佔據整個山頭,簡直就是個莊園,有馬場、靶場、球場、花園相整片樹林,像游泳池這種設施只是基本配備。

她的新娘房原來竟是一間獨棟的兩層別墅,位在德家右後方,仿照峇里島的Vi””a風格,前有熱帶花園、後有私人泳池。主臥室在二樓,有明亮的落地窗和大片陽台,設計既舒適又隱密。

德老爺拍拍她的手說:“如果還有缺什麼,千萬不要客氣,要跟我說喔!”

她心中突然一陣感動,因為德老爺說話的神情是那樣真誠。

這真是當年欺騙母親的人嗎?

她的心不知不覺開始動搖,融化在德家對她的寵愛之中。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