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回到台灣後的德術很忙,不過無論他走到那裡都會帶著連婧婕,短時間內,她不負他所望,對德家事業已經相當瞭解。

這天晚上,德術到南部出差,留連婧婕一個人在家。她將房門鎖好,然後打開電腦。

“婧婕,這些日子,你應該對德家的事業都上手了吧?”

“媽,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婧婕,你的狀況媽還不瞭解?你是不能動手,還是根本不想動手?”

連母年輕時也是國際偵察犯罪組織的一員,當年曾編制在金融犯罪組,連婧婕有聰穎的頭腦也是遺傳自母親。母親從小就教她許多這方面的技巧,自己有多少能耐,也瞞不住最瞭解她的母親。

“媽,我……”

她嘆了口氣。母親說的對,自己只是不想動手,這根本騙不了母親。不過她仍試圖技巧的找藉口。“媽,德家的家產主要分成四大部分,第一是房地產,所有地契分別存放在不同銀行的保險櫃中,必須德術本人才能開。”

“第二呢?”連母追問。

“第二是收藏在德家密室中的藝術品和古玩,樣樣價值連城,不過防盜設施也相當完善,聽說是指紋鎖,要德家的人才能進入,這個……我也沒辦法。”

連婧婕頓了一下,她想盡辦法誇大計畫的困難度。

“第三,是德家投資的有價證券,像是基金、股票、債券等,很多都是以外幣計價的國外投資,就算弄到手也要等不只一天的交割日,很容易被發現。”

“婧婕,你是在逃避嗎?”

“媽,我沒有……”母親犀利的眼神隔著螢幕還是讓她有些害怕,沒有繼續說下去。

母女倆在短暫的沉默後,母親首先開口,不過口氣卻緩和多了。“婧婕,德術不是你能愛的人,就算他現在是真心的,等到他知道你是我女兒之後,一定不會再愛你了。”

“媽,這什麼意思?當年是德茗對不起你吧?”連母一陣沉默,眼神閃爍,她直覺問:“媽,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跟我說?”

“婧婕……當年我們幾人糾纏不清,難以一言道盡。總之聽我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們過好日子。南非的房子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和妹妹一定會喜歡。德家第四部分的財產是什麼?你總該沒有理由再推說動不了手了吧?”

“第四部分是……”連婧婕眼神飄了一下。

這部分是德家價值最少的產業,她費盡唇舌希望能讓母親相信,就算真的要動手,也只能得到最後這“一點點”的財產,希望母親能打消念頭。

“第四部分以銀行存款為主,分為定存和週轉現金。定存要解約,必須有印章和德術的親筆簽名,這……我也沒辦法偽造,就只有週轉金這部分。但是……其實金額不大,而且需要銀行密碼。”

其實連婧婕心裡清楚,以德術對她的信任,要在這些家產上動手腳根本不是大問題,但越是這樣,她就越狠不下心,自己已經無法將德術從心中抹去。

“週轉金大約有多少?”連母並沒有打消念頭,繼續追問。

“大約……一千萬美金吧!都存在外商銀行,要動用需要帳號密碼……”

她還在想借口,卻已聽母親說:“婧婕,要動這一千萬美金不難吧?你妹妹已經在台灣申請設立一間貿易公司了,你知道該怎麼辦。”

連婧婕不假思索地說:“媽,你是派妹妹來監視我的吧?”不知哪來的勇氣,她質問母親。她知道母親的意思,是要她將錢匯入這間空頭公司,經過洗錢後流向她們在海外的帳戶。

“你竟然這樣跟我說話?”連母有些動怒,因為女兒說對了。

“媽!德術對我是真心的,我也……我也愛上他了!”她豁出去了,鼓起勇氣直言。“什麼時候愛上的我不知道,但是現在他愛我多少,我就愛他多少,我無法隱瞞你,更無法欺騙自己!”

她紅了眼眶。這些日子內心的千萬掙扎,今晚怎麼也忍不住,德術對她的百般好、千般疼,自己怎麼也無法抹煞、無法忘懷,無法視而不見、無法當這份愛不存在。

她哽咽地說:“媽,如果你真的為我好。就不要再提當年的恩怨!我嫁給德術後,一樣也可以讓你和妹妹過好日子啊!總比東躲西藏、一輩子提心吊膽好吧?”

她字字真心,真的希望有別的方法讓兩家人和好,沒想到母親卻大發雷霆。

“你給我閉嘴!你懂什麼?當年我的痛你懂嗎?我盼了二十多年,就等今天,這二十幾年你知道我是怎麼過的嗎?”

“媽!就算德家當年再對不起你,我相信等我嫁入德家後,他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再說……再說……”

“再說什麼?”

“媽,我說了你別生氣。再說當年也跟下一代無關,你非得一定要我……涉入其中嗎?這樣好像、好像……”連婧婕沒有繼續說下去。

“好像在利用你是嗎?!”連母一語道破,犀利地瞪著她。“養你這麼大,居然跟我說這種話?!”

“媽!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希望不要做違法的事,我相信我仍可以給你和妹妹很好的生活……”

“不要再說了!如果你還叫我一聲媽,一個星期內就給我弄到銀行帳號密碼,這麼簡單的事情不要找一堆藉口說做不到,不然不要怪我不認你這個女兒!”

“媽……”她難過地仍試圖溝通,沒想到母親已經關閉程式,不再多說。

她在空蕩蕩的螢幕前呆了許久,才悠悠回過神。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可是德術,我不能也不想辜負你……媽,對不起,我一定會另想辦法的……

連婧婕當下決定,要用自己的方法化解兩家的恩怨,不再盜取德家的家產。事實上,她清楚知道自己現在對德術的愛,已經讓她下不了手了。

德術,謝謝你這些日子給我的愛,我相信事情一定有轉園的餘地,我會好好當稱職的德太太……

兩天後,德術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捧著一大束鮮豔的玫瑰來找她。

“這兩天有沒有想我?你不在身邊,我很掛念你。”一束鮮花加一個吻,讓連婧婕紅了臉。

“你累嗎?你這麼忙,我可以幫你做什麼嗎?”她幫德術月兌下領帶。

“有啊!幫我放一缸洗澡水,然後洗個泰國浴。”德術嘻皮笑臉地說。

“哼!沒一句正經的,不理你了!”她拉下領帶,轉身要走。

“不要這樣嘛!”德術坐到沙發上,一手拉著她。“還有這個,幫我。”

他指著自己的襯衫鈕釦,要她幫他解開,整個人故意癱在沙發上,一副快累死的樣子。“好老婆,可憐可憐你老公吧!”

她將領帶放到一邊。“像個小孩一樣,愛耍賴。”

兩個人的互動就像一對甜蜜的小夫妻,她邊說邊解開一顆襯衫鈕釦。

德術繼續說:“不過有件事真的要你幫忙。今天公司有好幾筆大額匯款等著我核准,你用我電腦進入網路銀行帳戶,幫我核准這幾筆匯款,密碼是0612”980。”

連婧婕聽到這裡,手頓了一下。除了德術毫不遲疑告訴她密碼,這個密碼……是她的真實生日。

她身分證上的出生日期與實際日期其實相差了一天,是當時母親不小心報錯,但因為差異不大,所以沒有更正,她也不以為意,鮮少跟別人提。有一天德術說要幫她過生日,她才順口說了。

他用這日期當密碼,除了別人很難猜到,更代表了他對自己的重視程度,連婧婕覺得心震了一下,感動不已,有些哽咽。

“怎麼了?不會用網路銀行嗎?你只要進入銀行網站……”

“我會用,我現在就去做。”發愣的她回過神,走到德術電腦前,用顫抖的手按下密碼。

“德術,沒想到你會用我的生日當密碼。”

“呵呵,因為這些帳戶以後都是你管啊!”

“你是說……”

他月兌掉襯衫,起身模模她的頭。“以後我們會一起管理德家,你先從週轉金著手,剩下的以後我會慢慢教你。”

“你對我真信任……”連婧婕感動地說著。

德術湊到她臉旁說:“我把自己都交給你了,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

又來了!她最受不了德術這種皮樣,一把推開他。“你臭死了,去洗澡啦!”

“哪有老婆嫌老公臭的,來,抱一個!”德朮赤著上身,一把抱住她。

“你很過分耶!全身都是汗還來抱我?我洗好澡了啦!”

“那正好,跟我一起再洗一遍!”

德術拖著“不甘不願”的連婧婕,一起走進了浴室……

***bbs.***bbs.***bbs.***

一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了,連婧婕還不知道要怎麼回覆母親,雖然她不費吹灰之力就知道了密碼。

德術將德家將近一千萬美金的週轉帳戶全交由她管理,這筆大約共台幣三億多元的現金,他全權交給連婧婕,而且從不過問。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母親並沒有一直追問密碼,這點讓她稍稍喘了口氣。

母親也許久沒有跟她聯絡了,好像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

或許媽想通了、事情有轉機了吧!這天她坐在辦公室裡,一個人默默地想著。

這間辦公室是德術為她準備的,就在他的辦公室旁邊。她正入神,突然叩叩兩聲嚇了她一跳,是何秘書站在門外。

“喔,是你,請進來。”連婧婕趕忙招呼她。

何晴蕾拿著一份文件走到她桌前。“連小姐,這個請您核准。”

她翻開檔案夾,是一筆台幣九百萬的支出,她看了看,對何晴蕾說:“金額不小,你要不要跟德術再確認一次?”

“我剛剛問過德少了,他說以後這些事都由您決定,您說好就好。”

“這樣啊,好,那你放著,我看一下。”德術的信任,讓她心裡相當感動。

何晴蕾將文件放在她桌上後,就到一旁站著等。

“何秘書,你坐啊!我可能要仔細看一下,有些東西我還不太熟,你不要那麼客氣,在沙發上坐一下嘛!”

“沒關係,這是我該做的,我站在這裡等就好,您慢慢看。”

何晴蕾態度相當有禮,讓連婧婕很不好意思。“我……可以跟德術一樣,叫你小蕾嗎?我希望我們能像朋友一樣,很多事情我都需要你幫忙,你別那麼拘束。”

“連小姐,您有事吩咐我就可以了,能幫您做事是我的榮幸。”何晴蕾仍相當恭敬地說著。

同樣是女人,她知道何晴蕾想的是什麼。

“……沒關係,我想過些時候我們熟了,就可以像朋友一樣了。”連婧婕真誠地說,繼續看文件。

“這是……”她指著其中一份單據,何晴蕾走過來看了看。

“這是銀行遠期信用狀到期,我們必須付款。”

“你好能幹,看一下就懂了。”

“連小姐您客氣了,我一開始也是很多事情都不懂,多做幾次後您一定可以很快上手。”

“以後我再好好請教你,謝謝!”

她簽了文件,何晴蕾雙手接下後,留下一個禮貌的微笑後離去。

望著她的背影,連婧婕有些感嘆地想著——

唉!婉拒跟我做朋友、態度恭敬卻刻意保持距離,現在我做的事情都是她以前經手的,還有……我的出現也一定讓她夢碎。她微笑中暗藏的殺氣,看來只有我最能體會。

她想到這裡,忍不住抖了一下。女人嫉妒時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連她自己都沒有把握能應付。

叩叩!

連婧婕又陷入沉思中,冷不防門口又站了一個人。

“看好日子了嗎?”德術笑嘻嘻地走進來。

“什麼日子?”連婧婕被他一問,有些莫名其妙。

“大喜之日啊!”德術仍然嘻皮笑臉,讓連婧婕不想理他。

“你又在耍什麼花招?”

“這年頭送女孩子鑽戒竟然被說成耍花招,真難過!”德術不慌不忙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絨盒,打開盒蓋給她看。

“喜不喜歡?”

“這是……”

眼前是一隻將近五克拉的鑽戒,她眼睛還真的被閃了一下。沒想到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就見到德術走到她身邊,捧著鑽戒想也不想單腳就往地上跪。

“嫁給我吧!”德術仰著頭、眼睛望著她,那盒鑽戒被捧得高高的,讓她完全傻眼。

“你幹嘛啦?快起來!這裡是辦公室耶!”現在是怎樣?

德術故意的樣子讓她想扁人,這要是讓員工看見大老闆還穿著西裝,就在公司這樣“亂來”還得了……

沒想到德術還擺出一副可憐樣。“求婚不就這樣嗎?你好沒情調喔!”

“起來啦!不要再搗亂了!”

“你要說你願意啊!”

“願你的頭!快給我起來!”連婧婕快被氣死了。

“嗚嗚……你拒絕我,我好難過喔!”唯恐天下不亂的德術失望得很。

她全身沒力。“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我不是在跟你求婚嗎?你都不認真……”

“好好好,你說什麼都好,拜託你不要鬧了。”

“我沒鬧,我是真心的。”德術還是一副無辜樣,連婧婕真想掐死他。

“好……真心真心,我曉得了,現在可以結束了吧?”

“說你願意嫁給我,我就結束!”

真是無賴一個!“你……好,我敗給你了!我、願、意、嫁、給、德、術,這樣可以了吧?再不起來我要翻臉了!等會要是被別人看到,還以為……”

她咬牙切齒說完這幾個字,突然聽到大聲歡呼,嚇了她好大一跳。

一大群員工衝進辦公室,拉禮炮、開香檳、放氣球的樣樣都來,德術得意洋洋地拉起她的手說:“你答應囉!大家都聽到囉!”

“這是……”連婧婕還一臉茫然,就聽到一聲聲“戴戒指、戴戒指!”的鼓譟聲。

員工在一旁喊著,氣氛相當熱烈,一群人起鬨,隨即又變成“接吻、接吻、要接吻啦!”

這是德術的求婚花招,連婧婕現在有些明白了。

整間辦公室被員工擠得水洩不通,大家都要看大老闆怎麼“一反常態”上演這場靶人熱淚的求婚記。

連婧婕暈頭轉向,不知道要生德術的氣還是高興,整張臉熱烘烘的,腦袋不太能運轉。就在這一片茫然中,她感覺自己的臉被捧起,然後是另一張模糊的臉緩緩靠近她,雙唇感受到溫度。

這就是德術,做的永遠比想的還要多,寧願犧牲形象也要安排一場令她意外又驚喜的求婚。

她知道自己的際遇羨煞旁人,知道自己就此踏上了幸福的旅途,一道淚痕悄悄從她眼角滑下。

她的手被輕輕拉起,無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德術,謝謝,好漂亮的戒指。”她感動不已。

“這算什麼,在我心中,再漂亮的戒指也比不上你的一滴淚。”德術說完,輕輕扶著她的臉,吻幹她的淚。

連婧婕淚汪汪的眼看不清楚四周歡欣喧鬧的員工,但她清楚地從德術的眼中,看見自己聿福的未來。

***bbs.***bbs.***bbs.***

在德術“精心安排”的求婚記上演後,這幾天公司上下一片喜氣洋洋,大家見到連婧婕就左一句“德太太好”、右一句“二夫人好”。連婧婕不擺架子,和大家嘻嘻哈哈打成一片,員工對這位親切可愛的“董娘”相當喜愛。

但是隻有何晴蕾,仍然畢恭畢敬地拿著公文、檔案在她辦公室進出,表面上非常專業稱職,不沒大沒小地跟大家瞎攪和,但實際上她內心的感受,連婧婕最清楚。

唉!只有交給時間來解決了。

她翻翻桌曆,婚期訂在下個月,德術說要帶她到夏威夷的教堂結婚,省去一大堆傳統習俗,連婧婕也不愛那些繁文耨節,於是開心地答應他。

不過,先寫封信給媽吧!

這些天媽都沒有跟她聯絡,雖然婚姻大事沒有經過父母同意就擅自決定實在不好,但是她心裡知道,無論如何,德術就是她今生的新郎。

打開電腦,連婧婕敲著鍵盤寫信。

媽,我已經答應下個月和德術結婚了,雖然上次和您溝通沒有結果,但我仍真心希望您能放下與德家過往的恩怨,能祝福我。我和德術真心相愛,雖然這與您一開始的計畫相違背,但我相信只要您願意,一定可以化解與德家的不愉快。下個月結婚之前,希望您能和我到德家一趟,我會幫您和德老爺好好談談,好嗎?

婧婕

不知道遠在法國的母親好不好?為了怕事蹟敗露,她只能在夜深入靜時悄悄與母親連線,很多事情更不敢在電話中講,怕被人聽見,母親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跟她聯繫了,不知道她過得如何。

她正想得出神,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位員工神情緊張地跑進她的辦公室,連門都來不及敲。“銀行打電話來說帳戶餘額不足,要我們趕快存錢進去,不然今天要兌現的票會跳票!”

員工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她聽了一頭霧水。“怎麼可能?帳戶裡的餘額要兌現這幾張票應該綽綽有餘啊!你有沒有弄錯?”

“我也覺得很奇怪,所以要銀行再查一下,他們說等一下會傳真明細過來。”

嗶!傳真機正好響起,她急忙撕下傳真,只見她雙眼一睜,跌坐在椅子上。

“怎麼可能……”她不可置信地望著紙上的餘額,竟然只剩下台幣幾萬元!

何秘書走了進來,緊皺著眉頭說:“剛剛證券公司打來,說我們買進的股票因為存款不足無法扣款,就要違約交割了!”

“怎麼……會這樣?”連婧婕驚訝得說不出話,此時德術走進辦公室。

“婧婕,剛剛林老闆打電話來說我們前兩天向他買的畫,錢還沒有付給他,你是不是忘了?”

她整個人傻莊,動彈不得。

辦公室內陷入一片混亂,銀行的電話、傳真、電腦螢幕上顯示的存款明細,通通顯示一個訊息——德家所有周轉金帳戶餘額所剩無幾,將近台幣三億元的存款就這樣憑空消失!

“不可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連婧婕六神無主地喃喃自語,腦袋完全不能運轉。當初德術對她的信任,現在該怎麼向他交代?

慌亂的她不知所措地看著德術,沒想到卻看見了令她不寒而慄的一幕!

德術臉色鐵青、雙眼有如熊熊火炬,兩隻手插在西裝口袋,抿著唇不發一語,看著窗外。

所有人都被這樣的德術嚇住,沒有人敢出聲,她也從未看過德術這樣嚇人的一面,眼淚幾乎要流下來。

她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她想向德術解釋,卻不知如何開口。

所有員工盯著德術,不敢有動作。

這時,只見到何晴蕾謹慎地走近德術,低聲說:“德少,大家在等您指示,現在先處理銀行的事比較要緊。”

她說完退了一步,等待德術指示,應對進退相當得宜。連婧婕看在眼裡,知道現在的自己看起來相當沒用,而何秘書是位知道輕重緩急的好助手。

“先立即將定存解約,填補資金缺口,然後打電話給持票人,問他們願不願意換票,利息從優算給他們,基金能贖回的都贖回,還有立刻清查這幾天還要付多少款項……”

德術冰冷的話語劃過凝結的空氣,也劃過她的心。他開始分配員工緊急應變處理,卻獨獨漏掉她,甚且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德術一一指示,何秘書也忙著調度安排,只有自己像個隱形人,德術連話都不跟她說一句,連婧婕急得快要哭出來。

“德術……”她走近他,小小聲地喊了一聲。

“不必解釋!”她話都還沒說,德術就毫不留情打斷。

她不自覺退了一步,她沒見過這樣無情的德術,感覺全身都在打顫。

“我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她不怪他,發生這種事實在很嚴重,她只想要跟德術道歉。

匡啷!

不料她才說完,德術冷不防狠狠往桌上一拍,力道之大,連放在桌上的杯子也震得落地碎裂。

德術怒視著她,狂吼一聲:“你不知道會這樣?!”

這句話包含了深深的諷刺,她聽得懂,但她不明白。而德術這聲怒吼嚇壞了所有人,大家停下手邊的工作,回頭看著他們。

連婧婕全身發抖、雙頰脹紅,想說話卻哽在喉中。德術如銳刀的眼睛盯著她,看得她心好痛,因為從這雙眼中,她已找不到愛。

約莫十秒鐘的沉默,辦公室靜得連呼吸聲都聽得到,大家不敢發出一點聲響。德術大手一揮,示意眾人繼續做事,然後轉身拎起外套走出大門。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德術……怎麼會這樣?

連婧婕難過不已。她知道沒有管理好帳戶是自己不對,這麼大筆存款一下子平空消失,自己闖的禍確實不小,但是……事情都還沒有查清楚,為何德術似乎就已經充滿了批判?

離開後的德術再也沒有回來過,一直到下班,連婧婕都沒見到他的身影。

何秘書似乎曾和他通過電話,向他報告事情的處理進度,不過大家都在忙,只有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做,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傍晚連婧婕獨自收拾好東西,難過地回到德家。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