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拿著鑰匙,連婧婕打開大門。房子空蕩蕩的,就如同她現在的心情,德術不接她的電話、也沒回家,她難過不已,但也開始靜下心來仔細將事情想一遍。

這些帳戶中的存款是用來支付平時款項,週轉很頻繁,也就是說,如果盜領,動作一定要很快,不然很容易被發現。

以往德術時常出差,沒有辦法天天在公司簽名蓋章,所以常透過銀行網路帳戶核准動用款項。而除了密碼,為了安全起見,銀行也提供一張防拷貝的光碟當做認證,必須同時擁有這張光碟和密碼才能動用。

“同時擁有光碟和密碼的,以前只有德術,現在是我。”連婧婕喃喃地說。

德術將所有周轉金交由自己管理後,便把這張光碟交給她,密碼就是她的實際生日。

“如果是要用實體文件動用,就要有德術的印章、簽名,除非是盜刻印鑑和模仿簽名同時成功,才能得逞。但是銀行查過,最近這幾天櫃檯都沒有我們的交易傳票,也就是說,這樣的可能性很小。”連婧婕滿心疑問。

“而如果要透過網路帳戶,又是誰同時知道密碼和得到光碟?”

扁碟一直鎖在她辦公室的小保險櫃中,連婧婕查過,沒有遺失,況且就算光碟被偷,也沒人知道密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理不出頭緒,心情煩悶至極,站起來想要透透氣。

突然“啪”一聲,房間的燈瞬間全亮,一道低沉冷冽的聲音響起。

“連小姐,你打算怎麼運用這筆鉅款?”

是德術!連婧婕聽到聲音,先是一陣高興,但隨時被澆熄。德術的話就像一盆冰水,從她頭上狠狠澆下。

她回頭一看,赫然發現德術身旁還站著德翊和德頎,德翊的手搭在德術肩上,看得出來是在安撫他,要他不要衝動。

她疑惑又難過,很快回了一句:“鉅款?德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連婧婕的心糾結成一團。

他竟然問她這種問題,難道……他懷疑這是她動的手腳?自己真心愛他,連母親都可以背叛,他竟然懷疑她?

“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連婧婕,我知道的,恐怕超出你的想像!”

“你什麼意思?”

他的雙眼如火炬般熊熊燃燒,她覺得自己彷彿就要被吞噬。但是接下來德術說的話,讓她感到窒息、無法呼吸。

“你和你家人的計畫已經得逞了,我順利讓你們耍得團團轉!轉告你母親,她教出來的女兒相當成功,手段更勝當年的SR7幹員,讓我不顧一切相信你,雙手奉上感情和金錢。連婧婕,你做得真好!”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德術手指著她,語氣諷刺無比,讓連婧婕傻了眼,半晌說不出話。

我和家人的計畫……母親的教……什麼SR7幹員……

連婧婕腦中閃過無數念頭,卻怎麼也聽不懂德術話中的意思,但她隱約感覺出不對勁,德術似乎知道自己當初接近他是有目的的。

“德術,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嗎?”她忍著心中洶湧的情緒,想冷靜地和他討論事情的來龍去哌。

沒想到德術嗤聲道:“你不清楚事情怎麼發生的?所以你負責轉錢,你妹妹負責計畫怎麼運用囉?分工還真細啊!”

“你到底在說什麼?這又關我妹妹什麼事?”她一陣莫名其妙,德術的態度實在讓她很受傷,音調也提高了。

“不用再演戲了!錢已經到手了,你這樣只讓自己看起來更虛偽!你還想要什麼?德家全部的財產嗎?”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連婧婕氣結。

她當初是要設計他家財產沒錯,但從頭到尾都沒有這樣做過,她對德術的愛沒有半點虛假,為什麼德術要這樣?

一直在旁靜靜聽著的德頎走到兩人中間,語氣冰冷地對連婧婕說:“婧婕,我們剛剛查過了,款項都透過一間貿易公司轉向海外,流向不明,而這間公司你應該不陌生,是你妹妹設立的。”

德頎說的每一個字都很清楚,但是她怎麼也無法反應過來。“你說什麼?我妹妹……怎麼可能?”

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事情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腦中一片空白。心中依稀有個聲音響起……一定跟母親月兌不了關係!

德頎又說了一句話,讓她整個人都站不穩了。

“其實,二哥很早就知道你的出現並不單純,你接近他是另有目的。”

砰!

她退了一步,搖搖晃晃撞倒了小茶几,整個人向後跌。

德翊見狀,趕忙過來扶住她。

但她不在乎摔倒,她心痛的是德術自始自終站在原地,完全不在乎她發生了什麼事。

德翊比兩位弟弟冷靜,他語氣稍微平和地對德術說:“德術,事情真的查清楚了嗎?你會不會誤會了婧婕?”

“我誤會她?要不要叫她再安排一次槍戰,把我和德頎都殺了算了!”

“你想說什麼,可不可以一次說明白?”她無力的問,無奈德術已經轉過頭,不再看她。

德頎緩緩開口。“婧婕,當天我回現場看過。”

她知道德頎說的是他們在餐廳遇到的槍戰,不過,對方不是德術正在查的槍枝走私案成員嗎?

德頎繼續說:“那天我就覺得有些奇怪,如果對方是我正在追查的嫌犯,不會刻意避開你,只有在不傷及你的情況下,才對我和德術兩人開槍。”

“什麼?”她根本沒有注意到。

“還有,對方自始自終都不露面,我和我追查的人已經交過幾次手,如果真要攻擊我,沒有必要這樣躲躲藏藏。我回到現場查看,將子彈拿回去做彈道比對,果然和前幾次我追查的人所使用的槍枝不同。”

德翊出面緩頰。“德頎,你追查的是槍枝走私犯,歹徒使用不同的槍枝算正常的事,你要不要再查查?”

“大哥,你有所不知,走私的槍枝一定是沒使用過的,才能在市場上販賣,不然會被當成二手貨,價格差很多。而這批歹徒走私的是價值很高的新型槍枝,不會拿來亂用。我跟他們交過那麼多次手,知道他們都習慣用自己的槍。”

“況且……”德頎說完,看了連婧婕一眼。“我回去現場測量了一遍,第一發子彈剛好同時瞄準我和德術,子彈會先穿過我再射中二哥。當時我剛好起身敬酒,對方才沒得逞。之後我便察覺,我們三人同行,只要你在場,子彈就不會射我們,尤其是……”

“尤其是什麼?”她聽到這裡,心中也是一陣顫抖。對方到底是誰?

“尤其是當你不慎滑倒時,當時你完全沒有防護,是最佳的攻擊時機,但你並沒有中彈。好,就算歹徒的對象真是我和德術,當德術出去扶住你時他也沒防衛,卻也不見對方攻擊。”

“為什麼?”連婧婕眼睛睜得好大,仿彿在聽故事。

“因為我計算過,對方如果發射,力道會同時穿過德術和你。由此更加證明,對方只想對我和德術下手。”

“你說的是……真的嗎?”她真的很意外,原來德頎並沒有立刻回來,就是在查這些事。

他開口說話,但一字一句都刺入她心間。“你不用再裝了!那天我就知道你是SR7的女兒了!”

什麼?我是……誰的女兒?誰是SR7?

連婧婕腦中一片混亂,不過她依稀明白,德術似乎很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砰!

德術忽然一拳狠狠敲向牆壁。“怪我自己鬼迷心竅,還相信你是真心的!”

“我對你……自始自終都沒有改變啊!”她一急,月兌口而出。

無奈已經失去理智的德術聽到此話,一陣大笑。“哈哈哈!對!你連婧婕,自始自終都沒有改變要設計我!”

他笑得她背脊發涼,像是在嘲諷兩人之間全是假的。

她看著從未如此殘酷對待她的德術,難過地說:“你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兩行淚落下,她真的從沒下手設計他!

“果然是SR7教出來的女兒!心狠手辣不輸當年的母親,演技精湛甚且青出於藍!”德術狠心說著。

連婧婕整顆心糾結。“德術,一定有誤會,我根本不認識什麼SR7,我母親的確和德家有一些恩怨……對,我當初接近你的確是我母親的意思……”現在她不得不向德術承認當時的目的。“但是後來我一直試圖排解兩家的心結,也從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我……”

“排解兩家的心結?是啊!排解到你妹妹的公司去了!SR7你不知道是誰?自己的母親不認得,那自己妹妹總不會不認識了吧?”

德術言語中充滿了憤怒和諷刺,她開始知道,這一切都和自己的親人有關。

“德術,錢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但是我真的不知道SR7是誰、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不知道SR7是誰?!要不要讓大哥告訴你?”

德術的狂吼再次讓連婧婕退了一步,但很意外的,站在她身旁的大哥,這次卻鬆開她的手,別過頭去不發一語。

德頤走過來,搭著德翊的肩。“大哥不想提,就不要說了!”

“不!說清楚,我要知道!”連婧婕急著釐清一切。

難道她真的不知道?罷了……就算她不知道當年的事情,她也是奉了母親之命設計二哥,本就另有居心。

德頎沒有放開手,繼續說道:“婧婕,當我第一眼見到你時,其實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當槍戰結束後,種種不合理的現象讓我仔細思考,才猛然想起,你的長相很眼熟,我好像看過。”

“為什麼?”她追問。

“當時我們在尋找父親當年的未婚妻,叫做Anna。我看過一張照片,照片中的女人當年也任職於國際偵察犯罪組織,組員代號是SR7。當年她為了自己的愛,千方百計設計父親和Anna分離。我們在二十多年後才找到大哥,而Anna早已不在人世,就是SR7間接讓Anna貧病交集,最後病死異鄉,而SR7就是你母親。”

轟!

連婧婕腦中一聲巨響。她聽過母親訴說自己當年和德家的恩怨,也聽過她提起Anna這個人,但是……怎麼和德頎說的不一樣?

“當二哥打算帶你到夏威夷結婚,我便將我的懷疑告訴他,並要他先帶你回德家讓父親再看一次,再確認一下。”

“所以……”她全身顫抖。

“當父親見過你,告訴我們你的確相當年的SR7有幾分相似,為了不誤會你,我特地將你喝過的杯子留下,送去和SR7的DNA做檢定。很遺憾,結果不出我們所料。”

“你是說,當時德術就已經知道我是……”連婧婕字字顫抖,“有目的”三個字哽在喉嚨,就是說不出口。

德術打破沉默。“當時我不顧所有人的警告,縱然知道你的身分,仍堅持你對我的感情不假,我仍向你求婚、讓你掌管家產、仍堅持相信你對我所做的一切。哈哈!我精明一世,現在栽在一個比我心機縝密過千倍的女人手上,我也認了!”

德術發狂似的笑著,語氣冰涼如利刀,字字刺進連婧婕的心房。

她跌坐在椅子上,淚水串串滑落。她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德術說完話就要轉身離去,連婧婕痛苦地衝向前拉住他。“德術,讓我說一句話就好!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我會想辦法證明!”

連婧婕一字一淚,德術背對著她,停下腳步,緊握的拳頭卻沒有鬆開。

德翊因為經歷過的人情世故比較多,他見連婧婕哭紅的雙眼不像虛假,便走到德術身旁說:“婧婕對你是真是假,你應該最能感受。或許你應該再給婧婕一次機會。”

德術被拉住的手微微顫抖,大哥的話衝擊他的心,但是……自己不是沒有相信過婧婕,不是沒有給過她機會,最後得到的下場是什麼?信任卻被利用的感覺,他不想再嘗一遍!

“放開,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了!”德術揪著心,甩開這個自己愛過的女人,頭也不回的離去。

連婧婕哭紅了眼,不敢相信這一切。

***bbs.***bbs.***bbs.***

這之後的日子,才是連婧婕最難熬的。

德術搬離了獨棟別墅,回到德宅的房間。

他見到她不是面無表情,就是當沒看見。

連婧婕無奈地收拾行李,準備搬出德家。

這幾天無論她怎麼聯絡母親都沒有消息。她內心明白,就算事情不是她做的,也因自己而起,要是自己當初不接近他,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造成他這麼大的損失。

她欠德術太多,現在唯一的解決辦法只有離開。

收拾好東西已經是傍晚,她依依不捨地看看四周,這個原本應該是兩人的甜蜜愛巢,卻即將人去樓空。

罷了,德術,或許我不在你身邊,對你才好。你好好保重……

她打開電腦,準備寫最後一封信給德術,無論他願不願意看、相不相信,自己都要將心意表明。

此時,一直聯絡不上的連母終於上線了。

“婧婕,我已經替你訂好班機,你先到香港跟妹妹會合,再轉機到南非,聽見了嗎?”連母一見到她,什麼都沒說,就要她離開。

“媽!難道……事情真的都是你做的?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她發抖地質問母親,不敢相信母親怎能還這麼輕鬆?

“婧婕,你不要跟我爭論這些,跟著你妹到香港就對了!”連母口氣有些不耐煩。

但連婧婕更激動。“媽!版訴我,你當年是不是拆散了德老爺跟Anna?事情並不是你說的那樣,是嗎?”

自己當初設計德家是為了替母親出一口氣,如果……事情並不像母親所說,甚至是母親對不起德家,那她所做的一切又有何意義?

“婧婕,你聽誰說了什麼?”連母口氣不悅,避而不談當年的事。“馬上離開德家,有事到南非再說!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到機場苞你妹會合!”

“媽,等一下!”連婧婕整顆心下沉,手上的行李掉落,真相慢慢拼湊出來。

德家的錢看來真的如他們所說,全流進妹妹開設的貿易公司再匯往海外,所以現在媽才要她和妹妹立即離開。

帳戶的密碼……對了,她的實際生日媽知道!難道,真的被他們說中了?

想到這裡,她一陣心痛。只有深愛她的人才會將重要的密碼設成她的生日,沒想到德術的信任,卻剛好成了可利用之處。

她低頭看著手上的戒指,璀璨的光芒如今卻讓她的心陷入無底深淵。

媽真的是拆散別人的兇手嗎?她真的讓德老爺抱憾終生?

如果欠德家這麼多,現在還發生這種事,我還有什麼顏面見德術?

德術在知道我的身分後還相信我,結果他的信任卻換回如此的結果……

一滴淚滴在戒指上,她怎麼也沒想到的母親竟會瞞著她,與妹妹共謀,現在的她縱使清白,又怎能不讓別人懷疑?又怎麼叫德術相信?

她心痛地準備月兌下戒指,物歸原主,結束這一切。

突然她聽見一樓有腳步聲,她嚇了一跳。

還有人有這間房子的鑰匙?德老爺將鑰匙交給自己後,自己也只打了一份給德術……莫非是德術回來了?

連婧婕跑下樓,驚見德術站在門口,但不只他一個人。

何晴蕾攙扶著他,德術腳步明顯不穩,領帶已被拉開,雙眼有些迷濛,她知道他喝了酒。

她看見德術手搭在何晴蕾肩上,何晴蕾親匿地扶著他,她心中一陣痛。

何晴蕾見到跑下樓的連婧婕,在德術耳邊說:“德少,你不是要回自己的房間嗎?怎麼走到這裡來了?”

德術抬起眼看見連婧婕,臉上表情相當複雜。他吼了一聲:“本少爺要去哪,用得著別人管嗎?”說著,他就要往二樓去。

何晴蕾趕忙向前扶著他,柔聲說:“好,就去你要去的地方,小心走,我扶著你。”

德術搖晃地走上樓梯,沒有拒絕何晴蕾的攙扶。經過連婧婕身旁,他眼一閉,別過頭走向房間。

連婧婕現在的心情,除了難過還是難過。

“我拿了行李就走。”她奔回房間,不想看見德術和另一個女人如此親密。

連婧婕提起行李,轉身就要離開,沒想到德術單手撐在門邊,正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光看著她。

他到底有沒有醉?怎麼現在又走得這麼快?

然後她看見何晴蕾盡責地跑了過來,扶著他走到床邊。“德少,您先休息吧!還是先洗個澡,比較好睡?”

德術靠著床頭,沒有說話。

當著連婧婕的面,何晴蕾竟然拉開德術的領帶,然後解開他的襯衫釦子,動作極盡溫柔,好像照顧他是她的工作。

連婧婕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以往她專屬的工作,現在卻由另一個女人接手了。

她難過得說不出話,提起行李往房門走去。

“準備捲款潛逃了?”冷不防何晴蕾冒出一句。

聽到此言,連婧婕氣得狠狠將行李往地上一摔,瞪著何晴蕾,渾身顫抖。

“被我說中了?德少,你放心,你身邊不會只有這種人。”何晴蕾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鬆開德術的衣釦,拉開他的襯衫。

這一幕刺著她的心,但她該怎麼辦?一走了之稱了別人的心、正好說明自己就是那個“捲款潛逃”的人;但不走,看見別的女人依偎在原本屬於自己的男人懷裡,做著以往自己做的舉動,連婧婕感覺心被撕成一片片。

德術看著一切,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阻止何晴蕾。

“德術,好好照顧自己,睡衣我收在第二層抽屜,再見。”

她噙著淚,放不下真心愛過的男人,但更沒辦法看著何晴蕾的一舉一動。

連婧婕閉上眼,成串淚水滑落,緊握的拳頭鬆開,拿下戒指,別過頭再次提起行李。

“滾出去!”

一直不發一語的德術終於出了聲,但這一句毫不留情面的話語,讓她整顆心糾結,不斷往下沉。

“我要走了,從今以後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連婧婕咬牙,曾有的愛,都將隨這句話而逝去。

“站住!”德術打斷了她,她回過頭,看見德術面無表情又說了一句。“我是說你,滾出去!”

這句話德術是對何晴蕾說的,空氣霎時凝結,何晴蕾原本放在德術腰帶上的手停了下來,不可置信地看著德術。

連婧婕停下腳步回過頭,呆立原地。

德術沒有再說話,但銳利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凜冽的神情讓三個人沉默了好幾杪。

反應過來的何晴蕾全身顫抖。德術到底在想什麼?難道自己真的無法成為德術的女人?

她滿心的期望統統嚥了回去,因為德術嚴峻的神情,讓她知道不能再多留一分鐘、不能再多問一句話。

“戒指戴上了還想拿下?你當我是什麼樣的人,這樣讓你耍?”德術對連婧婕冷笑,笑得她不寒而慄。

何晴蕾期待的就是這種場面,但她隨即又聽到一句話。

“我剛剛說的你聽不懂嗎?滾!”

這樣難堪的局面,是她怎麼想也想不到的,何晴蕾狼狽地收拾東西雕去。

德術起身走向浴室,開熱水沖澡,而連婧婕提著行李呆立原地,不知道該走還是該留。

她不明白德術心裡在想什麼,為何要她留下、別拿下戒指?

這一切,她該如何面對……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