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浴室裡傳出嘩啦啦的水聲,連婧婕站在原地發呆,想著過往的一切。等她回過神時,整間房間已經水氣瀰漫。

德術打開浴室門,倚著門邊看著她。“在計畫怎麼用那些錢嗎?”

“德術,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她抿著唇,知道再解釋也無用,提著行李再度要離開。

砰!

德術大步走來,一手甩上房門。“你以為這裡你要來就來、要走就走?!你以為我就這麼好打發?”

德術犀利的眼神和帶著酒氣的口吻,讓她知道他有些失去理智。

“我現在不想跟你爭,你有些醉了,去休息吧!”

“你還會關心我?”德術神情複雜,一步步走向她。

這樣的德術令她害怕。“你要做什麼?”

“哼!做一個丈夫該做的事!”德術走到她面前。

做一個丈夫該做的事?德術說……“丈夫”?

連婧婕吸了一口氣,伸手要將房門打開,沒想到德術手往門上一撐,重重地壓住了門,也環住了連婧婕。

“德術,放開我。”

“屬於我的東西,憑什麼要我放開?”

“你……你醉了,不要胡言亂語!”

“胡言亂語?哈哈!版訴你,我還要胡作非為呢!”

她知道他話中的意思,半醉的德術讓她恐懼不已。“你……不要太過分!”

“我?我怎麼樣過分,你倒是說說看!這一千萬美金,就當是我得到你付出的代價!”

她聽到這句話,倒吸了一口氣。“這些錢我會想辦法還你,請你不要將這兩件事混為一談!”

“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

他雙眼直視著她,貼近的臉讓連婧婕明顯感覺火燙,也看見德術眼中熊熊的烈火。

“你……你把我當什麼?”這句話有些顫抖,她勉強退了一步。

“屬於我的東西,沒資格跟我談條件、沒資格問問題,我說的不夠明白嗎?”這是德術的答案。

她萬萬沒想到德術會這樣想,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清楚聽見自己慌亂的心跳。

“如果你對我已經……又何必如此,那些錢我一定會……呃!”

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德術突然將她的腰緊緊勒住,她不由得踮起腳尖,隨後她感覺德術手埋在她發中,緊緊抓住了她,耳旁響起一句話。

“錢我不缺,但是你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

連婧婕全身顫抖,她怎麼也想不到,德術會變成這樣的男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放開我!”

她想要掙月兌,但是越是使勁,他的力道就越大,讓她動彈不得。

她感覺頸間一陣溼熱,兩片唇辦肆無忌憚地在她頸部遊栘,她越是掙扎,雙唇越不客氣,留下一道火紅的吻痕。

“德術!住手!你這個無恥之徒!”

“我無恥?”德術停下了動作,冷言反問,態度傲慢。

“你對我已經沒有感情,這樣做只是羞辱我!”

連婧婕氣得全身發抖,但德術聽見這句話,只抬起眼看著她,一語不發。

這雙眼睛曾經打動自己的心扉、給她溫暖,但現在她卻讀不出他眼中的複雜情緒。他望著自己,那雙眼睛讓她害怕。

突然德術一聲狂笑。“你真的這麼想?好,很好!就當我是無恥之徒吧!”

德術的笑擰住連婧婕的心,她伸手想推開他,他卻將她兩隻手緊緊抓住,狠狠壓在門上。

“你……”

“我怎樣?”

“放開我!”

德術一使勁,連婧婕緊緊地貼著門,讓她連掙扎都使不上力。

“放開你?這輩子別想跟我說這句話!”德術貼近她,然後用一個吻堵住了她的唇。

“唔……”她睜著雙眼,慌亂地抗拒著。

德術的話在她腦中迴盪,但她實在無法思考,掙扎中終於掙開了德術。

“不要這樣!唔……”

德術再次用雙唇堵住她,連婧婕越是閃躲,他的力道就越大。

德術不讓她閃避、不讓她抗拒、不讓她逃離,直到她累了、沒力氣了,放棄了堅持,德術才收回蠻勁,慢慢品嚐她的小嘴。

連婧婕原本睜開的眼睛緩緩閉上,落下一行淚。事已至此,她真的心已死。

德術像品嚐佳餚般吻著她,直到淚順著她的臉滑落鎖骨。

“被我吻,這麼痛苦嗎?”德術放開她,呼吸有些急促。

連婧婕沒有回答,她能說的都說了、能做的都做了,還能怎樣?

德術卻發狂似的狂吼一聲,嚇了她好大一跳。“好!我就吻到你心甘情願!”

德術全身貼著連婧婕,將她緊緊壓在門上動彈不得,櫃住她的雙手,就像逼著她投降!

她死命掙月兌,卻怎麼也擋不住德術失控的吻,臉頰、雙唇、頸部、耳旁,處處被德術的雙唇佔領,留下失去理智的吻痕。

恍惚中她想起兩人以往無數個甜蜜深情的親吻,想起她無法忘懷的過往,想起他剛剛說的那句話……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困住我有什麼意義?對你又有什麼意義?

連婧婕理不清糾纏的思緒,她覺得呼吸逐漸急促,眼前逐漸模糊,她不該回應德術的吻,但是卻發現自己控制不住……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自始至終都愛著他、戀著他,即便德術再殘酷、再冷淡,即使現在的德術對自己沒有情感。

德術發狂似的吻讓她失去所有的力氣,但他接下來的舉動卻讓她清醒——她的雙腳突然離地,她被德術打橫抱起,往床鋪走去。

“德術,放我下來!”連婧婕一慌,她不要這樣的德術,她不要沒有感情的關係!

“放你下來?你剛剛對我的吻還挺陶醉的。”

“你!”剛剛一時忘情沉醉,卻被德術無情的嘲笑,連婧婕的心頓時下沉,脹紅著雙頰怒視著德術。

德術毫不在乎,將她放到床上。“現在我就告訴你什麼是無恥之徒!”

“你何必這樣?”

“我高興這樣!”

德術的話和他的動作都令她心碎,地上開始出現她身上的衣物。

“永遠別想抗拒我!”德術雙手一揮,月兌下自己的上衣。

她趁機翻身想逃離,卻被德術拉回,讓她往後倒在床上。

德術雙手撐在她頰旁,像一頭獅子低頭看著自己的獵物。

她不想看這樣的德術,低下眼卻看見德術結實的胸膛。

往日種種頓時湧入腦海,她依偎過的胸懷……

她還來不及細想,德術就低下頭。原本以為他要吻她,卻看見他盯著自己剛剛留在鎖骨上的淚。

他的雙唇緩緩覆上那滴淚,也覆上她的心。

這個吻一點也不具侵略性,就像她躺的大床般柔軟。連婧婕訝異地抬起眼,卻正好與德術四目相望。

他的眼神閃爍著複雜糾結的情緒,隨即又移開。

連婧婕身陷柔軟的大床上,心也深陷在未知中。德術的動作是那樣溫柔,雖然只有短暫的一剎那,卻已足夠讓她的心震盪不已。

德術的氣息急促,連婧婕只感覺全身開始發燙,慌亂得手足無措,伸出手卻抓下住方向。

她揮舞的雙手再度被重重一壓,舉至頭頂。

德術喘著氣扣住她的手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我說過了,永、遠別想抗拒我!”

一滴汗滑下他的額,滴到連婧婕的臉頰,她感覺到這滴汗水的滾燙。

“德術……”她全身火燙而無力,口中喃喃念著德術的名字。

她不知道德術心中是否還有自己,也不知道該不該抗拒,她只知道現在她只想緊緊抱住他,就算自己最後會沒入深不見底的大海,也不想在水面上毫無方向地漂流。

今夜顯得特別寧靜,德術的每一個呼吸都那麼清晰,他狂亂地放縱自己,有種渴望貫穿了他所有心思。

被褥凌亂,但德術清楚知道,自己只想完全擁有身下的女人,不容她抗拒、不容她逃離。

其實自己的心,早已被她全盤佔領,即使他再不想面對。

***bbs.***bbs.***bbs.***

當連婧婕再度睜開眼睛,陽光已經灑遍室內。她坐了起來,驚見滿地的凌亂衣物。

房裡只有她一個人,還有滿地從行李箱倒出的衣服。這些原是昨晚自己要帶走的行李,現在全部攤了一地。

很顯然,這是德術的傑作。

她無奈地搖搖頭,瞥見一旁的茶几上擺著一杯熱牛女乃和一盤還冒著熱氣的培根煎蛋。

這是自己在法國時最常準備的早餐!只有德術才知道這是自己最愛的早餐!

望著散落一地的衣服、空無一人的房間,回想起昨日,她知道德術的心現在必定充滿了矛盾和痛楚,他忍受不了自己的背叛,卻又無法忘懷兩人的過往。

她走向浴室,打算沖掉一身的疲憊。

泡在大浴池中,她打開落地窗,讓清晨的微風吹入。

微微的花香隨風飄進,但連婧婕聞到的,卻是殘留在她身上的德術氣息。

***bbs.***bbs.***bbs.***

一大早德術便進公司,西裝筆挺,一若往常,只是半天沒說一句話。

何晴蕾走到門口,恭謹小心地敲門。“德少,班森先生從英國打來,詢問您上次給他看的清朝花瓶,還有沒有降價空間。”

德術抬起頭看何晴蕾,略過昨晚的事說:“上次不是說定了嗎?”

“您可能忘記了,班森先生後來又向我們訂了一批仿製的小花瓶,說要在展覽館出售,數量不少,所以才問您有沒有優惠。”

德術想了想。“小蕾,這種事你決定就好。”

何晴蕾臉上出現一抹笑容。德少又叫她“小蕾”了!

她先笑盈盈地鞠個躬答“是”,離去前不忘回頭說:“德少,今天中午您是否要在那家餐廳用餐?我好幫您先訂位。”

“不了,今天在辦公室吃就好,你隨便幫我買點東西。”

“是。”

德術態度如同以往,何晴蕾開心地走回她現在的辦公室——連婧婕上星期還在用、緊鄰著德術的辦公室。

昨晚是我太心急,德少還沒有完全忘記連婧婕,但是起碼他重視我,知道我的忠心、我的能力,知道他誰才是真正該坐這個位置的人。慢慢來,總有一天,德少終會屬於我!

何晴蕾坐在辦公室內,一隻手輕輕撫著原木桌面,嘴角掛著勝利的微笑。

起床後的連婧婕在廚房忙東忙西,她吃完早餐後,便做起壽司。

日本料理是德術最愛的美食之一,她仔細切海苔、拌醋飯,還有清洗小黃瓜、切成細細的長條,還準備了玄米茶。

在廚房忙了一整個早上,連婧婕拎著壽司便當,往德術公司走去。

進了公司,同事們個個以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她知道大家在想什麼,認為她私吞公款後怎麼還有臉進辦公室。她不管這些,直接往德術的辦公室走去。

當連婧婕正要進去時,看見何晴蕾端著兩盒精緻的餐盒,小心翼翼地走進德術辦公室。

“德少,中午了,休息一下吃午飯了。”

“嗯,你放著就好。”

德術頭抬了一下,不過沒有看到門外的連婧婕。

何晴蕾說:“您是不是在看這個月的報表?其實我已經彙整過了,我直接跟您報告比較快,您先吃,我說給您聽。”

德術示意她坐下。“報表你都彙整過了?這麼快?”

“現在是月底,我知道德少您一定會看報表,我昨晚先看過一遍了。”

“那好,你也坐下吃飯,一邊跟我說。中午休息時間,不要拘束。”

“是!”何晴蕾的聲音愉悅而振奮。

同樣身為女人,連婧婕知道她準備好一切要討德術歡心,事先看好報表、事先買好兩份午餐,讓德術重視她的專業、她的貼心,順理成章接近德術。

“德少,這個月毛利率將近四成,還不錯,但是要注意的是應收帳款天數拉長了,要請業務部門注意一下。”

“嗯。”

見德術仔細聽著,何晴蕾頓了一下繼續說:“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這裡另外有一份報表,是我處理連……連小姐上個月發生的事情。”

德術沒有說話,眉一挑,讓門外的連婧婕心擰了一下。

何晴蕾積極地繼續說:“事情發生時我們處理得宜,所有缺口都立刻補齊,該付的帳款我們都即時付了,沒有損害公司信譽的事發生。”

德術點了一下頭。“你處理得很好,辛苦你了。”

聽到德術的肯定,何晴蕾微微一笑,隨即聲音一低。“只是……月底結算報表後,公司除了損失一千萬美金,還有臨時換票加計利息、給廠商的折扣優惠、銀行利息損失等,合計將近損失一百萬美金。”

何晴蕾字字分明地說著,連婧婕越聽心越沉。

母親現在算是如願以償達成她多年的願望,而自己不顧一切選擇了真愛,沒有依約遠走南非,卻得留下來面對現在這樣的局面。

德術聽完何晴蕾的報告後說:“好,我知道了。”

“德少有什麼打算嗎?”

“錢的問題事小,公司管理方面才是重點。”

“是!我也是這樣想。”何晴蕾順著德術的話說著。

連婧婕難過地聽著,這句“公司管理”分明是對著自己說的。

“小蕾,你在公司很久了,以後多幫我看著點吧!我時常出差,可以作主的事情你就自己決定。”

德術分得很清楚,公事歸公事,私事歸私事,何晴蕾是公事上的得力助手,連婧婕是“私事”。

“謝謝德少!”

何晴蕾開心地答應,連婧婕從話中聽到了她的驕傲。她知道何晴蕾再度受到德術的重視和信任,對照自己的背叛,何晴蕾又多接近了德術一步。

冷不防連婧婕聽到一聲斥暍。

“你來這裡做什麼?”

她嚇了一跳,往門內一看,德術和何晴蕾正看著她,她此刻覺得自己好像他們世界之外的人。“沒什麼,原本想……現在沒事了,我走了。”

連婧婕看看手上多餘的餐盒,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德術喊住她。“你拿什麼東西?”

“沒什麼,這不重要。”

“這裡是我的公司,東西重不重要,不是你能決定的!”德術不留情面的話,讓連婧婕看見何晴蕾勝利的表情。

“東西留下,你可以離開了!下次要進公司,先跟樓下警衛通報。”

他現在幾乎把她當成賊,她揪著心緩緩將手上的提袋放下,步出了公司。

德術的心情大受影響,他揮手對何晴蕾說:“你也出去吧!我想靜一下,有電話不要接進來。”

“好的,我知道了。”何晴蕾掛著笑容離開。她要自己慢慢來,不用急,照這樣下去,德少一定是自己的!

德術關上辦公室的門,靠在沙發上。

他想著最近發生的一切,連婧婕無疑狠狠傷了他的心、狠狠毀去他的信任,讓他原本堅持相信的愛變成笑柄,自己的付出成了別人利用的工具!

但是,為什麼事發後她不立刻離開?為什麼她看見何晴蕾做的事時還會難受?如果她真的利用自己盜用公款,又為何在乎別的女人跟他親密?

還有,為什麼……自己竟仍想要她?

想到這裡,德術難受不已。連婧婕已經深深在他心中種下了愛情種子,為什麼要在它發芽茁壯時,親手摧毀它?

她仍留在我身邊,是懺悔、還是愛我?還是繼續演戲,好讓我再度相信,然後再撈一票?

德術理不清思緒,商場上他精明一世,為何感情世界卻混亂不已?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與她劃清界限,不再讓她接觸任何公司的事。

但是公事之外,她還是屬於我!她必須為她所做的付出代價!我要她一輩子償還!

德術分不清自己這樣做是報復,還是另有其他理由。

他吐了一口氣,起身回到辦公桌,看見放在茶几上的提袋,順手打開一看——

裡面是一盒整齊的壽司,還有一壺自己最愛的日式玄米茶。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