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回首往事,不過輕如塵煙,卻每每總要痛上一回。

聽見身側一聲嚶嚀,坐在榻邊的鐘靖側過面龐,凝著床榻上的女子。她真是月華投胎?細細瞧她緊蹙的眉、她顫著眼皮的眼、她細挺的鼻、她小巧的嘴,和月華一般,很清秀,但不是一個樣;月華眉更細,眼睫更長,鼻子秀挺,唇色還要粉女敕一些……五官不同,連性子也不同,可她有些舉止確實令他想起月華。

半夢半醒的巫香蘭只覺全身都難受,月事來都沒這麼痛,說不定連生孩子也沒這麼痛,身體裡面就像被火烤似的,感覺裡頭的臟器溫度很高很高,好像要焦糊似……她將自己縮成蝦子模樣,不受挫地哭了出來,嗚嗚嗚地哭著,她想大叫,可全身虛軟,她哭得眼睫顫顫,抱著肚月覆在驚榻上滾動。

原來被火烤的感覺是這麼這麼痛,如果有下輩子,她發誓她再也不吃烤肉了。

知曉她痛,鍾靖月兌靴上榻,兩臂撐起她身子;她痛得坐不住,軟綿綿的,他於是讓她靠在他胸前。可她真痛,在他胸前嗚嗚哭著,一面哭,一面扭著身子,扭到最後整個人撲進他胸膛,她下意識地抱著他腰身,哭得不能自己。

“月……香蘭。”他一掌收在她腰間,一掌輕揉她腦後;他斂眸,瞧她滿臉溼淚,心胸沉甸甸,壓著巨石般。他明白他這是心疼、是捨不得,卻又懷疑著自己心疼是因為她是巫香蘭,還是因為她是月華轉世?

巫香蘭聽見那低嗓,啜泣兩聲後,細嚷著:“師父……好、好痛啊……你、你那劍是什麼做、做的……”怎麼不流血比流血時還痛?“嗚……當、當死魂不……不好玩……我、我能不能後、後悔……我不想修練……也不要當陰官……我去投……投胎好不好啊……這裡、這裡沒有醫生,沒有急診……室,也沒有止痛藥……”她其實痛得腦後發麻,迷迷糊糊間說了什麼自個兒怕是也不清楚了。

“別說話。”他將軟在懷間的她撐起,欲讓她坐正身子,她痛得發軟,坐不住,他道:“香蘭,持咒,淨口、淨身、淨心,自然能舒緩些。”

他盤坐她身後,掌心貼上她背心。

“什、什麼咒……我……我不會啊……”她還嗚嗚咽咽。

“丹朱口神,吐穢除氣,舌神正倫,通命養神,羅千齒神,欲邪衛真,喉神虎賁,炁神引經,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煉液,道氣長存。”他徐徐說完,又道:“你隨我誦讀,我一句,你便一句。丹朱口神,吐穢除氣。”

“丹……丹朱口……神……吐穢……除氣……”她哽著聲念,隨即感覺一股寒氣在她體內遊走,順著她的血管,她喘了喘,再隨他念:“舌神……正倫……”

“乖,香蘭讀得極好,現凝住氣,在心申反覆默誦。”他本不是能言善道,這種稱讚的話聽來便顯得有些笨拙而彆扭,他凝凝神,又道:“體內劍氣需散盡,在散盡之前,每隔一段時間你便要痛上一次。你法力淺薄,承受的疼痛便愈深,我過一半法力,你會恢復得快些,疼痛亦會少些。”

巫香蘭緊閉著眼,默誦他方才教她持的咒,身體裡還是燒痛著,可他氣流一波波湧入,涼涼的寒氣漸漸盈滿全身,她體熱漸褪,那種被高溫焚燒的痛楚也趨於緩和。她默默持咒,卻愈讀愈困;她身子又發軟了,令她想睡覺了……

約莫是一炷香時間,他才斂氣、收掌,徐徐調良後,有什麼香味忽然鑽入鼻,他心神一凜,展眸時,眸現凌厲,目光直勾勾對上床榻前那雙帶著探究的玩味眼眸。

來人輕笑了聲。“鍾將軍何必這樣看我?我跟你可無冤無仇,說起來你還欠我四個人情。”是妖王,他立在床榻前,搖著摺扇。

燭火在他身後竄跳,妖冶面龐一明一滅的,他那搖扇的姿態,不知為何讓他想起一殿閻王。“何來人情?”鍾靖扶著面前女子躺回榻上,再下床榻。

“柳月華受你那一劍時,可是地府一殿的秦廣王親求我聚魂。蔣子問那人多清高啊,居然來求我,這便是第一個人情;巫香蘭被惡鬼挾制時,是我救下她,這是第二個人情;你不知她是柳月華轉世,再次差一點又讓她受你一劍時,是我提醒了你,這是第三個人情;連帶此次,是第四個人情。”

“此次?”鍾靖眉間微現淺褶。

“拿去。”酆燁拋出了什麼,只隱約可見是個潔白的小物。“剝開瓣蕊,一片一片喂她吃下。”

半空中抓過那潔白物體,攤掌一看,是朵蓮,花開得極小,約莫他半個拳頭大,每片蓮瓣白而澄透,目線透過蓮瓣,都能瞧見瓣下的他的掌。這花極香,未湊近鼻,先嗅見清涼的蓮香。

他抬眸直瞅著妖王,帶著疑惑。

“你不識這好物啊?”酆燁笑了一聲,搖著摺扇道:“玉峰的冰蓮,能降她月復內溫度,亦能修她純陰內力,這好東西可是長在冰河下,百年才得這麼一株,給她吞下,勝過你過自身法力給她。”

想到了什麼,酆燁踱近床榻。“鍾大將軍,我說你啊,你現在很虛吧,才把法力給了她,我若在這刻對你下手,你猜誰贏?”見鍾靖臉色一變,他暢笑。“哈哈!坦白說,我真不喜歡你。瞧那蔣子問多器重你,每談起你,眉眼溫柔……他孃的,他同我說話都沒那麼溫柔看過我。不過這柳月華倒是有我眼緣。沒辦法,誰讓她前一世救過我呢,我不幫她良心可不安的。”

“月華的前一世救過你?”怎又扯出月華前一世了?

“是呀,否則我為何要幫她聚魂?若不是她曾有恩於我,當年管那蔣子問怎麼求我,我也不會答應。要知道,聚魂不容易,得用蓮花排盤,再用定魂珠將那碎魂一塊一塊組起來,那得耗我多少法力呀,修練很不容易哪,我自然不會幫一個對我而言毫無意義的女子聚魂。”

略頓,又道:“那時我還未修練成妖,不過是路旁一株極不起眼的花。那日幾個頑皮孩童在附近玩耍,隨手便將我拔起,隨意扔在一旁,是月華經過,救了我。”酆燁淡淡道出更早的淵源,他極認真的眼神看著鍾靖。“所以你認為,我該不該送來這朵冰蓮?還是你不信我?”

“我信。”他與妖界並無往來,但知曉妖界不似世人們以為的那樣以吸食生人的精氣神為生,他們一樣得修練,得行善,才能擁有法力,就如同陽間世人有善也有惡。他甚至以為妖的質比人更純樸,因為沒有功名紛爭、沒有利益糾葛,妖界自然是一片祥和。

酆燁挑眉。“算你識相。蓮瓣入月復後,可行氣助她,劍氣會消散得更快,約莫兩日時光便能復原。她的魂本是用蓮盤聚回的,這冰蓮對她最是受用。她在我那聚回魂,又去了觀音大士那裡;觀音大士用甘露滋養了她幾百年,才完全斂去她魔性,若能再得觀音聖水讓她喝下,不出一日便活跳跳了。”

看著掌中那朵小白蓮,鍾靖沉吟片刻,道:“他日若有困難,需要協助時,同我說一聲。”

他是在表達謝意?酆燁看著他,眸光亮晶晶的。“蔣子問說你寡言冷情,找倒覺得你只是不擅表達罷了。不過讓他以為你冷情也好,他對你關注太多了。”

鍾靖隱約明白了什麼,低道:“我心上只有一人,再無誰。”

酆燁只是風流地笑了笑,摺扇一揮,身形淡去。

坐上床榻,鍾靖剝下一片蓮瓣,兩指輕壓女子柔軟下巴,將那冰涼的蓮瓣放入她口中。

他想,倘若她好了,接下來他該怎麼面對她?

***

陰曹地府有十殿,十位閻王坐鎮。一殿秦廣王管收魂問罪,十殿轉輪王管放魂轉世輪迴,其餘殿堂下皆設大小不同刑罰地獄,懲戒生前作惡之惡鬼。

收魂的一殿面著黃泉路,陰森幽暗,不見天日。殿門兩側青面衙役覷見前頭路上那道愈近殿堂的身影,看了一眼便又目不轉睛瞪向深幽不見盡頭的黃泉路。

“閻君可是在殿堂內?”鍾靖淡掀薄唇。

表役甚意外他的開口,多看了他幾眼,才道:“在。需要為將軍通報嗎?”

“不必。”他擺手,長袍一撩,步入殿堂。

“我還在想,你怎麼還沒出現呢。”案前,秦廣王抬起面龐,似是料到了他的到來。“找我可是為了月華?或者該說巫香蘭?”

“她轉世,為何不讓我知曉?”他直言。

秦廣王輕輕扯唇,漫不經心地開口:“曉得了又如何?難道你要尋到陽間,站在她面前,告訴她你與她前世是夫妻?你以為她會信麼?還是你以為,你一名陰官能和陽世間女子相戀相守?再者,轉世哪戶人家,這本就不能透露,與其讓你掛念她轉世的生活,不如就什麼都別讓你知曉。”

是,知曉又如何?他抿了抿嘴,又問:“自遇見香蘭開始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閻君早就安排的?”

“不全然是。當年怕你做出日後後悔的事來,我隨你身後到南山,卻來不及阻止你,只能將月華四散的魂帶給酆燁,讓他為月華聚魂,之後再將那盆養著她魂體的木蘭交由觀音大士;而我,我只是在她將再度轉世前,上月老那兒,同他喝幾杯酒,然後將你倆的故事道出,他便直嚷可憐,老淚縱橫地答應剪了月華的紅線。不僅如此,他還請求註生娘娘凝造月華七魄時,不凝眼和心。”他微微一笑,道:“你也知無論陽神或是陰官,指末皆無紅線,月華投胎前必會先繫上紅線,另一端便是她陽世夫君,那樣子你與她如何再相聚相守?不繫那紅線她便無姻緣,就算有人喜愛她,對她也只會一瞬間動心,之後便對月華再無情愫。至於註生娘娘那裡,她少凝月華眼魄和心魄,她自然對哪個人的臉孔和印象淺薄,又怎麼會對哪個男子動心?她根本就對人家提不起興致。”

鍾靖有些錯愕。他聽香蘭提過她生前事,原來她和親人、朋友緣分淺薄的原因在此?因為他?“為何這樣做?”他不解。讓她投胎,卻又不給她姻緣?

“凝魂後,她必須投胎,喝下孟婆湯,才能忘了上一世那慘痛的遭遇,也才有機會在這一世命終後再與你相聚。可她這世若有姻緣,陽壽盡了再回地府時,她牽掛的不會是你,是她這世的情人,那麼又如何在地府與你重逢聚首?”秦廣王回身,緩緩上階。

“你與月華是註定的緣分。她投胎後,我並不知曉她在哪戶人家,那是轉輪王的職責,我不能插手;直到那夜無常使者勾錯了魂,連福德都回來請罪時,我查了查,才知勾到的是月華的轉世。我問了十殿轉輪王,確定了這個巫香蘭便是月華投胎。你每月來領的伏魔冊可是我寫的,我在冊上發現你在香蘭死後那幾日會去到那附近抓逃月兌的惡鬼,才想著也許這是你與她能再相見的機會,便讓福德去問香蘭是要進枉死城等候轉世還是要隨在他身旁修行;當然我也能料到香蘭不可能選擇進來枉死城,畢竟沒有誰願意被囚禁啊。只要她不進枉死城,你與她就有機會再相見。她要願意跟著福德神好好修行,幫助困苦人民,功德圓滿了,而她也願意了,她便能與你一般同在陰司為官,這樣不是挺好的?”

“怎不一開始就讓我知曉她是月華轉世,還讓她跟著福德神?”

“只是要她好好修練,跟著福德神從基本的引魂學起,待法力修到一個程度了,才能站在你身旁,與你一道伏魔。若然先讓你知曉,難保你不會因為私人情感而影響了她的修練。天下男女一遇上情,有哪人真能不受影響?”

他目光微微一爍,再問:“為何對我夫妻倆這樣付出?”從這一殿閻君、再到福德神,接著是妖王,現在又讓他知曉還有觀音大士、月老、註生娘娘相助。

“你不知曉月華原是大士座下蓮花吧?”見鍾靖瞠眸,他開始述說:“長年佛法洗禮和甘露淨水的滋養下,她修出了靈性,也化成人形。她沒見識過人間,一次偷溜下來,卻遇上那一世的你。她喜愛你,時常偷溜到人間與你相會,酆燁便是她在人間時所遇;他原是木蘭,被一群孩童折下扔棄,月華本是蓮花,自然不忍那株木蘭就那樣死去,她用自身法力餵養那株木蘭,救活了他,也才養成了後來的妖王。她三番兩次下人間,被大士發現後免不了得受懲罰;她被打入人道輪迴,卻沒想到又與你這世相遇,兩人還成了親。”

頓了頓,又道:“即便大士為她私下人間又戀上凡人的你,對她做了懲處。可大士慈悲,對月華仍是有所留戀和不捨,就如人世間為人父母的一樣,孩子犯了錯,該罰;可罰歸罰,心裡還是不捨見他痛,觀音大士對月華的心莫過於此。罰她轉世輪迴,又捨不得讓她太苦,所以要我與轉輪王多留心她一些;她既是大士座下蓮花,月老和註生娘娘自然也看這面子。至於我……”

坐回位上,他不知想起了什麼,突然放聲笑了一聲後,目色變得飄遠,神色亦有幾分緬懷。“阿靖,其實生前,我也曾和心上人有過山盟海誓,可我死了,那名女子馬上與別的男子好上了。你說情為何物?我曾經笑它連爛泥都不如,可你與月華的夫妻之情卻教我感動。月華的傲氣與勇氣實屬難得,瞧她模樣柔弱,卻能為清白咬舌、為夫尋仇,世間女子有幾人如她?真希望我也能得一良緣,與之相伴永生,那麼就算永居於此,終日面對這死氣沉沉的黃泉路,亦是甘心情願。”

甭獨。即便是收管天底下亡魂的一殿閻王,那樣高高在上,那樣令陽世人、陰間魂聞之便懼,卻也只能與寂寞為伍。

從不知他與月華緣分源自前一世……鍾靖靜默良久,薄唇淡掀。“妖王對閻君很上心,閻君待他亦是有情。”若非閻君透露,妖王怎會知曉香蘭是月華轉世?要說他們之間無情,他難相信。

他語聲很淡,表情更淡,可話下之意卻無比嚇人。秦廣王瞪住他,俊美面龐漸浮暖色,

想出聲反駁幾句,又好像什麼也說不出口。他別開眼,輕哼一聲:“巫香蘭怎麼樣了?”

“我過了一半的法力,妖王也給了玉峰冰河結出的冰蓮,若無觀音聖水,約莫需用上兩日才能完全將劍氣散盡。”

“聖水麼?我再上去求一求。”稍頓,又說:“想不到這妖王倒也有心。”

“是,他是個有心人。”

聽出他話下之意,秦廣王皺著眉,道:“阿靖,你今日話真多。”

他微一頷首。“我只說該說的。妖王確實有心。”

“聽見了聽見了。”秦廣王擺手。“找到心上人果然就不一樣了啊。”

鍾靖目光微湛,什麼話也沒說,可眼梢眉角瞧得見淡淡的柔軟。他確實有點歡心,從知曉香蘭是月華投胎時的震愕、懷疑開始,直至現在又求得了那麼多真相後,心尖上那長年的沉鬱感已淡去不少。

“打算怎麼過接下來的生活了麼?”

鍾靖愣了一愣,道:“只想讓她先養好身子。”

“這樣……”秦廣王起身,模出白羽扇,搖啊搖的。

“閻君有話要說?”鍾靖看著那把晃來晃去的羽扇。

“不。”頓了下,才說:“只是在想香蘭的事。”

鍾靖蹙了下眉心。“香蘭的事?”

“既然你已知曉她是月華轉世,她亦有你一半法力,若她身子復原後,隨你一道收魂伏魔,對她而言應不是太難,你看如何?”

與他一道麼?鍾靖心裡盤算過一回,訝然自己接下這伏魔將軍一職竟已有四百多年。當初接這一陰官職位是為了尋回月華,亦是為了看那幫惡鬼的報應,如今月華都已再轉世又經歷死亡,那幫惡鬼也全在地獄受刑,他並無續留陰曹的理由;可任期千年,他還得再待五百多年才能卸下這個責任。

收鬼緝魂的日子甚平淡,甚至也可說是乏味,依她現在的性子,真能忍受這樣枯燥無趣的生活,陪他五百多年?再者,世人們總傳言伏魔將軍性喜嗜鬼,大部分的死魂見了他總遠遠便避開,她若隨他一道做著這樣的工作,必然要承受那些驚怕的目光,這樣真是好麼?對她又公平麼?

遲疑時,驀然想起她痛得模糊之際,曾嚷著她想去投胎……默思好半晌,鍾靖緩緩掀唇:“讓她投胎人間吧。”

秦廣王訝然瞪眸。“讓她投胎?”

他斂眸,道:“是。懇請閻君讓她重回人間。”

秦廣王抬高下頷,半眯著眸看他。“重回人間?你為何做此打算?她不是你最掛念的人麼?如今回到你身旁,你卻要送她走?更間況,你還給了她你一半的法力修行,把她放回人間,豈不太可惜了?”

“她不記得我,不記得前世,那樣很好。那些不堪記憶最好隨著她的輪迴永埋地府,別教她再想起。讓她去陽世為人,去過有七情六慾的生活,定好過隨我收鬼緝魂。至於法力……她前世都能因我命喪黃泉,我給一半修行又算什麼?”

“她可願意投胎?這世意外死亡時,我讓福德問過她,她可是自願留著修練等著升陰官的。”

想起她痛嚷著不要修練只想投胎的臉容,鍾靖低眸,沉默良久後,他輕掀唇片,啞道:“她自是願意。”

秦廠王看了他一眼,道:“先別離開,我去去就來。”說罷,身形已淡去。

也當真是去去就來,約莫半盞茶時間,黑衫又現,他淡聲開口:“適才問了轉輪王,三日後有個極好的投胎機會,本該由一名孝女前去投胎的,但她最終決定留在光明聖地修行,放棄投胎,這個機會便得讓給其他生前良善或有功的死魂。若香蘭願意,我等等就同轉輪王商量,把這機會給了她。”

鍾靖抿住嘴,眸光幽黯,半晌後他輕道:“有勞閻君。三日後……”他又抿了抿嘴,嘎聲道:“勞請福德神走一趟了。”

***

師父好奇怪。巫香蘭兩手拉著衣襟,一張臉蛋探出屏風,偷偷覷著那負手靜佇在窗前的男子。

自前日她醒來後,他便是這麼沉默。其實他本就不是話多性子,一貫冷麵少話,可她就是覺得他的沉默透著古怪,因她這兩日總髮現他常常望著她出神。她身子不是痊癒了嗎?他幹嘛還一副煩惱憂心模樣?再有,他今日更是古怪,待她特別好。前兩日冷冷淡淡,今日又好得莫名其妙,害她現在躲在這探頭探腦,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喊他一聲,讓他來幫忙她把衣帶繫好。

想起那劍氣鑽入肩胛時,當真痛得要命,痛到心裡都想著有機會投胎的話,她死也不要再當女的,因為生孩子肯定就這麼痛。她昏迷間還幾度痛醒過來,他教她持咒,她讀得好辛苦,症狀也才減輕那麼一點點……幸好前日醒來,身子全好了,不再有一絲一毫的痛意。

好神奇啊,她還以為她會再死一次,魂散盡的,卻沒想到現在活蹦亂跳的。

迷糊間知道他過給她什麼,就像武俠片中看過的那些畫面一樣,雙掌貼著背就能過真氣給對方;而她也確實感受到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身體裡面流竄。她好像還吃了什麼東西,入口即化在嘴間,涼而不覺寒,她想那大概就是讓她能這樣快速復原的好東西……是傳說中的仙丹嗎?

她問過他,她是怎麼好的,他簡短一句:“該好時,便好了。”

什麼跟什麼啊!她有聽沒有懂,然後她就發現他變得好沉默,一種近乎漠然的沉默,接著今日又異常親切……好比說,她還在睡夢中,他便喚醒她,接著在這屏風後的浴桶裡備了熱水,要她淨洗,換上新衣;而她的新衣還是她曾說過她想試的古代衣裳,他說他一早上街買來給她的……

她是很開心沒錯啦,可她不會綁衣帶,怎麼打也弄不好那個結。她想喊他幫她,但此刻見他淡淡側影有著鬱色,似在沉思,她又覺得不該打擾他。

“唉……”嘆口氣,她轉了轉眼珠子,不意發現這屏風可真精緻,這在現在的陽間該是個古物,可賣好價錢的吧?是他挑的嗎?他一直都住在這裡嗚?

前日醒來後,她對於自己置身的地方很好奇,確定身子無礙了,曾出去探繞過,就一個小院落,一外廳一內室;外廳也就一張桌、幾張椅、一個長櫃;她現在所待的這間內室便是他的寢房,一張床榻,一張圓桌和兩張小凳,再加上一個矮櫃和一個長櫃,而這屏風就擺在寢房角落,屏風後便是洗浴的地方。

簡單,樸素,卻古色古香。

自去過光明聖地,她已不意外這樣的建築和擺設,當真就和古裝電影裡看過的那些差不多;她也知曉他這屋子就在光明聖地的某一角落,因為這裡的白日天色渾濁、夜色陰涼,和建在陽世間的福德廟不同。

她要一直住在他這裡嗎?不回去伯公那裡嗎?她幾度想問,可他前兩日那沉鬱的目光卻老讓她問不出口。也許等等可以問問他?然後再順便問問邱國彰後來怎麼樣了?品晏和邱女乃女乃現在又過得如何呢?

“香蘭,還沒好麼?”屏風前頭一聲低問,促她回神。

“啊?好了。”他的聲音就隔著屏風,她扯了扯衣襟,不知為何紅了臉。

“該出來了。”鍾靖淡道。

“不行啊……我衣服……穿不好,那個衣帶就打不好,還有肚兜的帶子和頭髮纏在一塊了……”愈講愈小聲,覺得太丟臉,這麼大一個人居然能把衣帶和頭髮扯在一塊。懊惱時,一雙黑靴映入眼,她訝然抬眸。

“不會穿麼?”鍾靖覷見她微敞中衣下那件抹胸因頸帶未繫好而有些鬆鬆的,了一片美膚,他麵皮微微熱著。

“就……帶子綁不好……”她低下臉,兩手拉了拉半敞的中衣,有些羞怯。

一隻大掌握上她的手,牽握著她,領她往外走。她怔怔然,看著他的手,納悶地開口“師、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