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

鍾靖帶她移出屏風後,將她按坐在寢房內的圓桌前,從一旁矮櫃裡拿出一塊乾淨長布,還有一個黑箱子,箱子外型和大小很像化妝箱,他將長布和箱子擱上圓桌,掀蓋拿出一面化妝鏡,她瞠目結舌地望著他。

“你、你怎麼會有這個?”當真是化妝箱,而且裡頭什麼都有。化妝用的刷具、口紅、眼影盒、腮紅盒、粉餅等等統統都有,這不是他那年代在用的東西呀。

“自然是買的。大街上一家賣女子用品的店鋪,裡頭全是女子喜愛的物品,老闆娘同我說現代女子都喜愛這個,我便買了來給你。”他一面道,一面拿起乾布擦著她溼發,見真有幾綹髮絲和抹胸繫帶纏在了一塊,他低臉,專注地解著。

接著將她髮絲往前撥,解了她抹胸衣帶,重新打上結,再拉過中衣,在腋下打了結。他眼神只盯著該盯的地方,可指節不免碰上她果膚,她紅著臉,透過鏡子瞧身後的他。

“師父以前常幫女子系衣帶?”

“娶親後才做這些事。”說罷,從箱子裡找出眉刷,沾了眉粉,另一手輕抬她下頷,說:“她喜歡我為她畫屆,總說我畫得比她好看。不過今日這些用具我頭一回使用,不怎麼習慣,你將就點了。”

她明白他口中那個“她”指的是他生前的妻子。原來他生前是這樣浪漫的男人,為妻畫眉呢。“師父還想著她嗎?”

“想。”他細細描著她的眉。

她有點失望,卻仍帶著笑容道:“真羨慕她,有師父這麼好的丈夫。”

他愣了愣,聲嗓微啞:“會有的。將來,你也會有丈夫。”

可是她喜歡的是他呀,他真的感受不到嗎?抿了抿唇,她問:“今天有什麼事嗎?為什麼要做這身打扮?”還讓他親自為她上妝。

鍾靖一頓,抬睫望進她眼底,半晌,他徐聲道:“從未正式收你為徒,可你也沒少喊過師父,今日這些……算是我的一點心意。”讓她漂漂亮亮地去投胎。

聞言,她笑咪咪的,心裡很是歡喜。“所以你是真的認我這個徒弟是嗎?那我不必再回伯公那裡了嗎?”

“不必。從今而後,你無須再回到那福德廟。”

“所以我就是跟著你了?”她眼眸亮晶晶的。

對上她晶亮中又透著毫不掩飾的情愫和眷戀神色,鍾靖直起身子,負手望著窗外。“你想跟著我麼?”

“想呀!苞著你有得吃、有得穿、有錢花,還能學法術,當然想跟著你。而且我、我對你……對你……”

“前幾日,你痛嚷著想投胎。”似明白她接下去會說出什麼,他出聲阻撓。

巫香蘭愣了下。“我有說我想授胎?”

“你說你後悔,你不想修練,也不想當陰官,問我能否去投胎。”

她想了想。“我忘了我說過這種話,那一定是當時痛昏頭了啊。”倏然想起受傷前的事,她仰著臉蛋,看著他線條剛毅的下顎,小心翼翼地開口:“師父希望我去投胎嗎?是不是因為我那樣幫著邱國彰,你還生氣著?”

他拿過擱在櫃上、疊放整齊的外衣,拉起她,為她套上。“不氣。你畢竟是出於好意;可陰陽終是相隔,他不能留在陽間照顧他母親和孩子。”

看著他好看的手細心地整理著她的穿著,她問:“那他後來怎麼樣了?”

“下地府接受審判。刑罰後,還能轉世投胎。”

“他還要被罰呀?”

“自是應該。你那年代殺人不必償命的麼?”

“當然要啊。但就是覺得他很可憐,他也不是真的壞呀。”

“若我同你說,他妻子被判入鐵樹、拔舌、剪刀、冰山、油鍋、蒸籠等獄,每日被吊於鐵樹、被拔舌、剪十指,再上蒸籠、果身上冰山、熱油鍋炸,每獄所受之苦皆是前一獄的二十倍,這麼反覆不知得幾千年才能受完罪刑,你心裡是否好過些?”他平鋪直述,她聽得膽顫心驚。

“哇……這、這麼慘?”每天都要來上一回,光想就頭皮發麻。

“自該如此。所謂因果,便是如此。無論生前做過什麼,死後都是得還的。再如何懂欺瞞術,欲欺瞞城隍甚至是十殿閻羅,終也會被查出,那是罪加一等。”他整了整她衣領,道:“好了。”

被轉移心思,她忘了她沒能出口的表白,低眼看著自己身上的衣物,又抬起兩袖看了那寬垂的袖擺,笑問:“我穿這樣好看嗎?”

他眼眸深深,將她從頭打量到腳,輕扯唇瓣:“好看。”

“真的嗎?”巫香蘭微昂下巴瞧他。被心上人讚美,心花朵朵開呀。

“當真好看。”盯著那雙亮晶晶的眼,他心尖一抹痠疼。

“那以後都穿這個給你看!”她喜孜孜轉了個圈,自顧自地說著。

“以後麼……”他低眸,喃語。

“今天穿這樣,到底是什麼事啊?”巫香蘭忽然想起他又要她沐浴,又讓她換上這身新衣,難道只是他一時興起?可他不是這種性情。

鍾靖默了默,道:“隨我來。”

她隨他走到前廳,一桌子菜和點心,她訝問:“今天什麼日子?你生日?”

他拿起酒壺,給自己和她各倒了一杯。他捧著酒杯,盯著杯裡微蕩波紋的酒水,靜默了良久,才聽得他嗓音淡淡:“你的生辰。”

“我生辰?”她嘴饞,捏了塊白糖糕塞進嘴裡,鼓著頰問:“我生日不是今天啊,但我其實也忘了哪天了啦,反正從來沒人記得我生日,我也沒過過生日,久了也就忘了。”又捏了塊桂花涼糕。真好吃!

見她一臉滿足樣,他輕輕笑開,帶著一絲疼痛,帶著一點罪惡感。姑娘家的心思從不掩飾,他怎會不懂,只是陰間生活如此寂寞,怎能要她相陪?

“忘了就忘了,就將今日當作你生辰,往後每年這一天,你都可以慶祝。”舉杯,他又道:“這一杯,我敬你,望你日後聰明靈巧,福祿永久,一生無需勞心勞神。”仰首,酒杯見底。

覷著他泛著水光的唇,她心口發脹,一種溫熱的感覺令她感覺自己像是還活著。原來死魂會哭、會笑、會痛,也會有這麼感動的時候。她想,就這麼一直當死魂,跟在他身邊的生活一定很不賴。

“謝謝。”她聲嗓微哽,學他舉杯,抿了一小口後,緊皺了下眉頭,隨即笑開。“不好喝。我當初怎麼會喝酒喝到溪裡去呢?啊,我知道了!”她笑咪咪地抬眼,望著他。

“嗯?”他盯著她發亮的眼。月華的眼沒她大,眼神溫柔羞怯,而她的眼睛大又圓,總是亮晶晶的,特別是看著他時。那麼轉世後呢?她又會是何模樣?

“一定是為了遇見你!呵。”她說完,紅著臉兒低眼啜酒,小口小口抿著。

他一窒,心口流竄著難言的滋味。他瞪著她瞧,眼中幾分狂亂,似是陷入矛盾間,她令他很苦惱、很苦惱似的。

“怎、怎麼了?”感覺到他的注視,她抬眼對上他陰鬱的眼眸時,微微心驚,卻有一熟悉音嗓在屋外響起。

“鍾將軍,老朽奉命前來,您——”

“伯公!”聽見那微帶沙啞的嗓音,巫香蘭身子一旋,欲上前開門。

“咚”地一聲,她踩著了裙襬,跌了個狗吃屎。有夠糗的啦!還好她本就不是氣質淑女,裙襬一撩,她爬了起來,低眸拍了拍裙面,未瞧見身後一隻探出的大掌又緩緩收回。

也罷,總是要放手,又何必去扶她一把?鍾靖望著拍完裙面的她,提步往前奔去,這回聰明瞭些,懂得稍撩高裙襬了。

一拉開門,見著屋外那拄著柺杖的老人家時,她奔了過去。“伯公!我還想著你怎麼都不來看我!”

“這不是來了嗎!”福德笑咪咪,胖臉依然紅潤福泰。“傷好了吧?”

“早就好了。”

他點點頭,瞧了瞧她。“今日不大一樣哩。”

“好看嗎?師父送的。”她得意地擺了個姿勢。

“好看。這人啊,只要心地善良,面相自然就好看,面相好看,穿啥都好看呀!”他搓了搓胡,道:“穿漂亮一點,開開心心去投胎,下輩子轉生好人家。”

“啊?”巫香蘭疑惑地看著他。

“你不知道嗎?”目光越過她,直視後頭門後那俊秀身影。只見那人沉鬱地看了他一眼,擺手一揮,大門輕輕掩上。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忽然一嘆。

“知道什麼?”她瞧著福德神,見他目光落在自個兒身後,她轉首,納悶地問:“你在看什……師父,做什麼關門啊?”她欲上前敲門,卻聽身後人開口。

“香蘭,時辰差不多了,你該跟我走了。”福德神喚住她。

“去哪?”她回首,蹙著眉心問。

“轉世投胎。我來帶你去地府。”

她愣了愣,道:“誰說我今日要去投胎的?你記錯對象了。”

“我怎麼會記錯?一殿閻王可是講得清清楚楚,要我引巫香蘭的魂回地府。”

“可是師父明明說我——”她倏然止聲,驀然間明白了什麼。她原想說師父說她不必再回福德廟,她還想說她可以跟在師父身邊了,可他哪裡允諾過她可以留在他身邊!他只有說她不必回福德廟,所以……他早知她今日要去投胎?

她心裡一急,上前拍著門板。“師父!伯公說我要去投胎,是不是真的?”

一陣沉默。

瞪著門板看,久久得不到回應,她心口一沉,又拍門板。“我是不是真的得去投胎?你開門,我要聽你說!”

“香蘭,走吧,誤了時辰可就要錯失這個機會了。”福德催了催。

“師父,你告訴我,我為什麼要投胎?不是要讓我修行的?”她拍著門問,卻始終得不到任何反應,她一惱,氣一提,便要穿牆而入,卻“叩”地一聲,被硬實牆面撞得彈了回

來,額頭生疼。“將軍不讓你進門,你撞破頭也進不去。”怕是施了法了。

“為什麼不讓我進去?”巫香蘭搗著額頭,拍著門板。“師父!開門啊!”

“香蘭,走吧,晚了可就得再等啦。給你找的這戶人家家境優渥,雙親是高知識分子,性子都很良善,雖說夫妻倆已有兩個兒子,但盼著有女兒,求了好多年終於緣分到了,你就去和他們生活,相信會是被捧在手心裡疼的。像這樣的機會不是時常有的,別錯過了。”福德睇著她,難得斂起笑容。

“當初不是讓我選擇入枉死城或是修行然後升陰官的嗎?怎麼突然又要我去投胎?你們陰曹地府的官員做事都這樣反反覆覆嗎?”

埃德傻了傻。當然不是反反覆覆,那是閻君憐惜前生的她,才讓她這世有所選擇。她當時若選了枉死城,便不會再與鍾將軍有所牽連,那表示他倆情緣也就這樣散了,偏偏她選的是留在陰間修行,那表示他倆是有這緣分的。

但這些話哪能對她說。於是,他道:“也不是反覆,是那時閻君念你孝順、善良,有此功德得以覓得好人家投胎,但當時並無適合你的人家,才讓你選擇,現在有這麼好的投胎機會,自然先排給你呀。”

聞言,她怔怔然。投胎好嗎?細細想來,這裡會讓她眷戀的並不多,邱女乃女乃年紀大了,再活應該也沒幾年,死了後也會去輪迴;品晏會長大,會有新朋友,也會慢慢有能力照顧他自己。再說人鬼殊途,她也不能常去找他;伯公待她極好,但有大花陪伴,有沒有她跟著好像也沒什麼差別;至於身後屋裡那人……她想跟著他,可他不讓她跟的話,她也只是單相思……這樣想來,投胎好像也不差?

瞬間好像明白了什麼,她對著門,道:“我知遒了。原來就是要把我送走了,你才買衣服送我,又弄那一大桌子菜,其實心裡很高興可以把我這個惹事的賴皮鬼送走。說什麼生辰,因為等一下就要投胎了,以後的今天當然就是我生日;因為纏著你認你當師父,你怕我真纏上你,所以一知道我要投胎就很歡喜對吧?那也不必對我那麼溫柔啊,我還以為……”鼻頭一嗆,水花花的眼淚滾了出來。“我還以為你對我有那麼一點點點喜歡的,原來都是我自己自作多情啊。”

她拍了下門板,又說:“既然你那麼希望我離開,那我現在就跟伯公去地府。聽說投胎前要喝孟婆湯的,喝了之後就會把這裡的日子都忘光光,把你也忘掉。我不知道這樣子的意義究竟在哪?喜歡一個人了,又要把他忘掉,那為什麼會有喜歡這種事呢?對!我就是想告訴你,我喜歡你,就算明白你心裡惦著你生前的妻子,我還是要說我喜歡你,然後我要帶著這份喜歡去喝孟婆湯,喝了就忘了,但是你會一直記得我曾經這麼大聲地對你說我喜歡你。”

巫香蘭靜了靜,不見他有任何反應,她垮著肩轉身。“伯公,我們走吧。”

見她沉著臉,全然沒有那種死魂可以投胎好人家的興奮,福德神嘆口氣,道:“你這樣跟將軍說話重了點,他買新衣給你、備一桌菜,也是望你吃飽穿暖地去投胎。依他那種性子還怕你纏著他嗎?值可以不理會你的。在陰間的日子其實並不有趣,我還有大花作伴,倒挺好過的,但你瞧他雖是伏魔大將軍,可身邊有朋友沒有?惻啊,他總是那樣孤單,興許是不願你過著同他那般的生活,才盼你去輪迴轉世,享受七情六慾的完整生活。”

“我知道,但就是氣,氣他用這種方式。把門關起來做什麼?他為什麼不在我醒來時就告訴我?那樣的話,這兩日我也還可以多看他幾眼,甚至多和他說些話的,結果這麼突然,我連告白都只能對著門板說,他這樣對我很不公平啊!”

埃德搓著白鬍,道:“對他好一點又如何?只是增添傷感。走吧,去了十殿,轉輪王會送你上孟婆那兒,喝了她那碗湯,你就不難過了。”兩道身影慢慢淡去,未留意到身後那扇緊閉的門扉,曾經開了又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