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此時,林芝慧端著餐盤出現。“楊大哥,你的餐來了。”

“!”他拿起吸管插入杯裡,蘇蘇蘇地喝了起來,還咬了一大口漢堡。眼睛瞄到什麼,他拿起餐盤裡的發票。“一百三十五元喔……不貴嘛!啊,這發票我拿回去對獎,有中獎的話我再買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的送你聽。”然後拿出皮夾,將發票收進皮夾裡,理所當然的。

陳以希瞪著他的舉動。她還以力他要掏錢給芝慧,結果居然是拿了發票就把皮夾收回。他這頓是打算讓芝慧付了?而且還說什麼把發票帶回去對獎!他真狠,相親時琮這招,女生恐怕都會謝謝再聯絡吧!

“楊大哥愛聽心經?”林芝慧不知是對這樣的話題真有興趣,還是表面功夫做得好,總有辦法響應他的話。

“聽!我超愛聽音樂的!可以淨化我滿是塵埃的心靈、洗滌我早已汙穢的靈魂。”張啟瑞放下漢堡,兩手捧著胸口,閉起眼眸,一臉陶醉得恍若真聽見什麼音樂。“尤其是彌撒曲、安魂曲這類的音樂或是大悲咒等等都是我的最愛,每次聽免都覺得全身的血液像要沸騰一樣,情緒澎湃得難以平息,然右亢奮得睡不著,一走要去天堂打怪才可以平靜我興奮的情緒。”他兩手揮舞著,猶如指揮家。

“什麼天堂?”林芝慧很感興趣的表情。

張啟瑞展眸,訝然地看著她。“你沒玩過天堂?就—個在線遊戲呀!這款遊戲很久了耶,當初正火紅時,還有電視節目專為這遊戲做介紹,每個星期都有播出咧!我跟你講,那個超好玩,我每次洗滌過我汙穢的靈魂後,就會騎車去網咖玩天堂,像我昨天就在網咖戰到天亮,ㄟ,很瞎耶,現在都一堆掛網的啦,不像以前都是玩家在玩,還有盟練哩!那時候我們這一盟都去攻城,那個藥水猛喝,法師在一旁猛放魔法,那個畫面萬丈光芒、瑞氣幹條的,說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他拍了下桌面,興備的表情。“那個打地龍最剌激啦!像我練一隻騎士,都七十二等了,當時已經是我玩的那個服務器最強的騎士了,我不蓋你!我叫『夫人我還要』,你可以去問問有沒有朋友在玩天堂的,你問他們阿波羅服務器是不是有隻『夫人我還要』的騎士,我是真的很厲害欸,結果——靠!闖進去被地龍掃一下直接躺平回村莊,我馬上去商店買了一堆藥水補完血又衝過去,地龍一掃,我又躺平,打到都掉等,真幹啦!”口沬橫飛的。

“有那麼好玩哦?”林芝慧一雙眼睛亮晶晶,直盯著他瞧。

“那當然!每次從打鬥升等中,我都能找到我埋藏在內心深處的自我。”

“真的啊,那我也想玩玩看。”

“……”沉默許久的陳以希已經找不到詞彙來形念這刻的心情了。一個演得那麼誇張,舉止行為難本就是個痞子台客,而另一個非但沒被嚇嚇跑,反倒還那麼讚賞。她是不是該離開,讓今日兩位最佳男女主角獨處就好?

“那走啊,我們現在就去找家網咖!”張啟瑞起身。

“好啊。”林芝慧拿起皮包。

“那個……”陳以希抬眸看著兩人。“我想……你們去就好,我看你們聊得很愉快,芝慧應該也不需要我陪了,我想在這裡再坐一下,你們慢走。”

“陳小姐,玩遊戲就是要人多,你也一起去。”張啟瑞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他有張菱角嘴,兩邊唇角天生便是微微上揚,就算不笑,看上去也像在笑,陳以希明白他現在看上去似是微笑,可其實他根本是有些不高興的。

“就是嘛,以希,一起去玩啦,人多才好玩。”林芝慧也同意。

“可是晚一點要上班呀,你真的要去玩?”下午四點上班,還得早一點回去準備,但現在都一點了。

“那也是四點的事,現在才一點,去玩到三點再回去準備也還來得及呀。”

陳以希看看同事,再看看兒時玩伴……軟軟一嘆,她拿了皮包跟上。

*****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

重低音的喇叭,搭上……呃?不是熱情奔放的電音舞曲,是莊嚴神聖,聽了滿心都覺慈悲的佛號。大紅色的寶馬運動房車在車陣間快速地鑽來鑽去,手握方向盆的駕駛不忘用指尖慢慢地打著節奏,緩緩搖著頭、晃著腦。

後座的陳以希瞪著前頭駕駛的後腦——他也演得太誇張了吧?就算要扮演台客,好破壞芝慧對“楊景書”這個人的印象,也沒必要把音量開得這麼大聲呀,還開這種顏色的車!而開這種車,搭上重低音喇叭的話,不都是播放像鄭秀文的“眉飛色舞”或是孫淑媚王識賢的“雲中月圓”,怎麼他卻選了這種佛經?

每每停紅燈時,她就見停在一旁的機車騎士頻頻往他們這輛車看來……這麼招搖的車他哪借來的?為什麼音響裡會是佛號?而且一直重複播放,他都聽不膩?

他們已經在網咖玩了一下午了,現在都已是回程了,他還在讓歌曲不斷地,這樣子的連續轟炸下,她耳朵都快要受不了了。

靶到頭痛地瞄了瞄坐在副駕駛座的芝慧,她卻是很平靜?不知道芝慧是否也真喜歡這種莊嚴神聖的音樂,她只知道再這樣下去,她得去做聽力檢查了。

“啟……楊先生。”終於,在回程第八次時,她鼓起勇氣了。

張啟瑞沒應聲,只是抬眸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

“那個……音樂能不能關小聲一點,還是換個比較……呃,一般的音樂?我知道你想淨化你滿是塵埃的心靈,可是這麼大聲恐怕會變成一種嗓音汙染,你的心靈會更汙濁的……”陳以希看了看車窗外。“你看,經過的機車騎士都在看我們這部車……”他還把車窗愣下,怕沒人知道他是台客似的。

“喔,行!為女士服務是我的榮幸!”他突然踩下煞車,熄火,音樂消失。

“怎麼停下來了?”林芝慧有些錯愕。

“到啦。”張啟瑞指指街邊的快餐店廣告招牌。“剛好到了。”

“你不送我們回家嗎?”林芝慧貶貶眼,風情萬種的。

他皺了皺眉,一臉“我為什麼要送你們回家”的表情。“我們約在這裡見面,那表示你們來的時候一定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吧?既然可以自己來,當然就自己回家比較方便啊。”

“嗯,也是啦。”林芝慧笑咪咪的。“那我們下次什麼時候再碰面?”

張啟瑞頓了下,似是被她的提問困擾了。他都把自己搞成這麼台,還說了那些應該會讓人以為他是神經病的話了,她還要跟他碰面?

默思片刻,他道:“芝芝,我想我們還是別聯絡了吧,你是護士,而我只是個土公仔,這身分實在相差太多,我配不起你。為了感謝你今日出來見我一面,還陪我去打地龍和火龍,我送你一份小禮。”

他傾身,從副駕駛座前的置物箱拿出兩片遞給她,他勾出莊嚴笑容,低道:“送你,讓你淨化心靈。”

林芝慧看著外殼。“大悲咒和心經?”

“是的,你要知道,我們人活在都市中,時間久了都有失心的現象。正是因為失心,才會衍生出那麼多疾病。為了幫我們自己找回失去的心,首先就是要學會平心靜氣,這樣才能打破我們的迷情妄執,找回我們的智慧。那要怎麼學會平心靜氣呢?”他指著外殼。“來,我告訴你,多聽佛號,這個是有聽就有保庇,這星期我會上山去打禪七,我會在菩薩面前求祂護佑你,讓你找到你命中的真命天子;或者你回家後沒事就打打坐,冥想你夢中情人的模樣,也許哪天就真的出現在你面前。”張啟瑞一面說得口沫橫飛,一面卻很納悶,為什麼這女的好像都不在意他奇怪的舉止?她哪裡有問題啊?

“……”後座的陳以希聽得一愣一愣的。什麼叫失心?什麼又是迷情妄執?

林芝慧寶貝地捧著,道:“既然是你送的,我一定每天聽,三餐外加宵夜都聽,我也會每天冥想你的樣子,這樣子我和你的感情一定會順利圓滿,終成眷屬。”愉快地說完後,看著後座神情有些呆愣的同事。“以希,下車了。”

陳以希心裡很複雜。看芝慧的態度,似手對他印象不錯?芝慧喜歡台客?若是那樣的話,他會怎麼做?拒絕到底還是和芝慧交往?他會和芝慧在一起嗎?

“以希,快走啊。”林芝慧站在車外朝車內喊。

“啊?喔。”回過神來,陳以希透過後視鏡看了男人一眼,隨即下車,留下自聽見那句“我和你的感情一定會順利圓滿,終成眷屬”的話後,便開始發呆的男人。

在良久的靜寂後,車內變然爆出低咒聲:“槓!原來我遇上神經病!”

第4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