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張啟瑞在機車格旁停下機車,側過臉龐,道:“你先下車。”

“好。”陳以希知道他要停車,從後座下來,走到一旁,解下安全帽。這安全帽是稍早前兩人要出發時他從他機車置物箱裡拿出來的,是她喜歡的粉紅色系,看起來還是新的。

停妥機車,張啟瑞打開置物箱,喚了站在一旁的她:“陳小胖,安全帽。”

見他大掌探出,她走了過去,把安全帽遞給他。“謝謝。”

他機車的置物箱很大,放下兩頂安全帽後竟還有空間,她看著那頂粉紅色的帽子,問:“安全帽是給我的?”她上來之前先把機車託運,人到之後的隔日機車也到了,她有自己的安全帽,本來想戴自己的,但他卻拿了他放在他機車置物箱的安全帽給她戴,於是她想,有沒有可能是他知道她要北上,特地準備給她的?

“你問了個好笑的問題。不是給你,難道我自己戴,還是給我哥戴?你有見過男人戴粉紅色安全帽的?”張啟瑞眼未抬,將機車座墊壓下。

“那你買那頂多少錢?我給你。”她說著,就要翻出錢包。

“誰說我買的?”他抬眸,有些漫不經心地問。

“不是你買的?”她翻錢包的動作頓住。

張啟瑞忽然扯唇笑,陰森森的。“不是哦……”他往長尾音後,才道:“就有一次去車禍事故現場收大體時,發現一旁草地上有安全帽,看起來很新,我想應該是那位往生的小姐騎士掉的,反正人都走了,我就把安全帽拿走了,就是剛才你戴的那頂粉紅色的。”

“……”她睜大圓眸,小嘴也張得圓圓的,愣愣的表情很經典。

他大笑兩聲,想也沒想就捏捏她半潤的頰腮,道:“這種話你信啊?誰會去拿生前不認識的往生者的東西來用!”別說可能沾了不好的氣場,他也不做那種缺乏職業道德的事。事實上是在知道她要上來之前,他便先去買了頂安全帽,因他打算把機車借她使用的,卻沒想到她把自己的車託運上來。

他笑聲愉快,白牙閃現,她一時間看得有些傻,總覺得這刻的他們好像回到小時候在葡萄藤下追逐的他們。

曾經,他抓了葡萄葉上的胖蟲,用鐮刀從蟲身體中間劃開,肥蟲斷成兩截,還露出青色汁液,嚇得她大哭狂奔,然後他會追上她,捏她臉頰笑她是愛哭鬼……久違的熟悉感讓她臉蛋慢慢地熱了起來,圓潤的雙腮漫染上桃色。

見她臉蛋突然間脹得紅通通的,張啟瑞才發覺自己此刻對她做出的親膩動作,他迅速收回手,不大自在地咳了聲道:“走吧,別讓你同事等太久。”

同事?陳以希納悶不已,但見他往快餐店門口走去,她立即快步跟上。

一踏入快餐店,見他張望後,突然回身看她。“你去點東西吃,我上樓找看看,順便點一份餐給我。”他從錢包裡掏出一張千元鈔給她後,人就上樓去了。

她滿心困惑,不明白啟惟哥明明作了飯,他還把她拉出來吃快餐是為什麼,也不懂他方才提了她同事那句話又是何意思,直到她點好餐,餐點也到齊,他正好下樓來帶她,上樓見到林芝慧後,她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以希?”位子上的林芝慧一見到陳以希,訝然出聲:“真的是你!罷剛張先生說你和他從小就認識時,我還以為他又在騙我。”張先生?芝慧知道了?側眸看了男人一眼,她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遲疑兩秒,她問:“你們現在是……”

“我知道他不是那個楊大哥了。”林芝慧目光深深地凝視那正把飲料杯和麥克雞塊推到陳以希面前的男人一眼,才又接著說:“以希,我跑去他們公司要找楊大哥,結果出來見我的人才是真的楊大哥,我才知道上次相親張先生是代替的,那因為……因為我想見張先生,我就跟楊大哥要了電話,打電話約張先生出來,剛剛張先生說你是他從小就認識的鄰居,我還以為他又開我玩笑呢。”

刻意打扮過的林芝慧將目光調向沉默的男人,上了唇蜜的紅唇發出咯咯笑聲。“張先生真愛開玩笑,很幽默呢。”

那對他似乎真的很有好感的表情令張啟瑞手臂竄起雞皮疙瘩,他淡笑了聲,說:“我這個人並不幽默,還很無趣。”

他不知道這女人究竟怎麼回事,方才先上來尋她,想問她找他所為何事,然後再告訴她他並非她真正的相親對象,他甚至想過她可能不信,所以才決定帶陳以希過來證明他的身分;可她開口就喊他張先生,他一愣,又聽她說起老闆把真相告訴她了,所以她知道他叫張啟瑞,不是楊景書。

問她為何電話中還喊他楊大哥,她卻說她想約他出來,但怕他不願跟已知曉真相的她見面,只好故作不知他是代替相親的。

他又問她約他的目的,她給了一個讓他差點掉下巴的答案——她很欣賞他,想與他交往。開什麼玩笑!他不過是代老闆與她相親罷了,他可從未有過想要弄假成真的念頭。為了讓她打消念頭,他只好對她說他和陳以希是青梅竹馬,他很愛陳以希,可這位林小姐不知是聽不懂他的話還是怎麼著,竟不相信。

“怎麼會?我覺得你超可愛超有趣。”林芝慧手心托腮,雙眸發亮地直盯著他性感的嘴唇瞧。“上次見面時,你是為了讓我印象差勁才故意把自己打扮成那麼台吧?連講話也很故意耍台,什麼你喜歡聽音樂洗滌汙穢心靈,還有開車故意把聲量扭大還播佛經,其實那些都是在演戲吧?這些我都知道,小說都嘛這樣寫。”

“……”張啟瑞咬了口漢堡,卻梗在喉間咽不下去。所以他上回那麼賣力,她當他在耍猴戲就是了?

“雖然你在演戲,可是我真的覺得你好可愛好有趣,所以我想……”林芝慧流露出害羞神色。“我不在意你不是楊大哥,因為我滿喜歡你的,如果你願意,我們要不要試著交往?”

“不要。”張啟瑞根本不顧對方面子,直接拒絕。

“為什麼呢?”林芝慧完全沒有受傷的表情。

“我剛才不是說過原因了?”林芝慧噗哧一聲,看著對座那低眸喝著飲料的同事。“以希,你知道剛才啟瑞跟我說什麼嗎?”

啟瑞?他跟她很熟嗎?

幾乎是同時的,陳以希和張啟瑞的心裡都有了這樣的疑問。

陳以希抿唇微笑,輕問:“說什麼?”

“他說他喜歡你,你和他交往很久了,要我別浪費時間在他身上。”

“咳!咳咳咳……”一口紅茶就嗆在嘴間,陳以希脹紅著臉,咳了咳。

她那麼反應!張啟瑞見狀,深眸瞪向那還在咳的女人,一面卻又氣惱自己幹嘛編出這個理由去騙林芝慧,現在好了,林芝慧竟把這話說了出來,這要他面子往哪擺?

“小心一點,沒人跟你搶著喝呀。”林芝慧看著那咳得臉腮紅通通的同事。

“沒事。”陳以希擺擺手。

林芝慧見她無礙,笑了聲後又說:“想也知道啟瑞一定是騙我的,你如果真的是他女朋友,怎麼可能還讓他代替楊大哥來跟我相親嘛。”目光調向男人,問:“啟瑞,你為的就是要我打退堂鼓嘛,為什麼?”

“沒為什麼,就不適合。”

“你還不瞭解我,怎麼知道我們不適合?要交往過後才知道的呀。”

張啟瑞無奈地抹了抹臉。“我們做這種工作的,時間沒個準,可能約會看電影看到一半就有家屬打電話來討論告別式的進行方式,當然也很有可能做到一半接到公司電話就要趕快拉起褲子出門去收屍體,別說倍家人了,一有時間就是補眠,有幾個女人能忍受這種男朋友或是老公啊,你知不知道我們公司員工幾十個,只有兩個結婚,其中一個離婚,一個分居,你覺得我這樣的男人適合你嗎?”

什麼……什麼拉起褲子啊,瞧他講得臉不紅氣不喘,她聽的人倒是不好意思了。陳以希低下視線,安靜吸著她的檸檬紅茶。

“這樣很好啊。”林芝慧全然不介意。

很好?張啟瑞瞪大眼。“哪裡很好?”

“認真工作、對工作負責任的男人最棒了,我超喜歡你這種男人!”

芝慧喜歡他?陳以希感覺舌尖滲出酸味。今天麥當勞的檸檬紅茶似乎改了比例,檸檬好像多了?

“……”張啟瑞依然瞪著對方。這哪來的花痴?

“以希,既然你是啟瑞的鄰居,你一定知道他很多事,以後我——”

有人的手機響了。

“喂?”張啟瑞拿出褲袋裡的手機,來電顯示號碼是公司的,依經驗,大概有工作了,他擰著的眉目不禁舒展開來。頭一回接到公司電話是這樣感動的!

聽同事說了個大致情況,記下地址後,他闔上手機。“真抱歉,公司打來的電話,有對情侶燒炭自殺死了,我得過去幫忙。”隨即起身,吹著口哨離開。

陳以希看著離開的男人背影,回首時,見對座的同事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她才後覺地感到一陣心虛。“那個……芝慧,其實我應該讓你知道我和他認識……我、我不是故意瞞你的。上次你跟他相親時,事前我真的不知道他會代替他老闆和你相親,我那天看到他出現也很意外。後來你下樓幫他買餐時,他有警告我不能讓你知道他不是你真正的相親對象,我看他表現得那麼台,你應該不會喜歡,和他也就不會再有往來,所以我才沒告訴你……”

“所以你和他真的是從小就認識啊?”林芝慧其實是個美人,只是率性大剌剌,常是不按牌理出牌。

“呃?”芝慧沒生氣嗎?“是、是啊,我小一從新竹搬回二水時認識他的,一直到現在。”

“那你們沒在一起啊?”

“啊?”陳以希瞪大烏瞳。

林芝慧聳聳肩。“你們的關係聽起來就是青梅竹馬呀,難道沒交往?”

“沒有!”陳以希答得快。

“為什麼不交往啊?你不喜歡他那型的嗎?”林芝慧托腮看著同事。

聞言,陳以希有一瞬間的徵愣。不喜歡嗎?沒呀,她很喜歡那人,所以才會北上工作,只是這話能對芝慧說嗎?

“你喜歡他吧?”林芝慧突然湊近臉,一臉神秘地說。

“……呃?”她震愕地看著同事。

“臉好紅喔,不喜歡他幹嘛遲疑呢?而且還臉紅……”林芝慧眯了眯眼,又說:“剛剛我說我超喜歡他那種男人時,我有看到你的臉色很難看唷。”

“有、有嗎?”她模模自己的臉頰,忽而想起芝慧的母親,她急忙解釋:“芝慧,我、我跟他沒什麼的,你別誤會,你如果喜歡他的話,你可以……可以……”可以怎樣?可以追求他嗎?但這分明非她樂於見到的呀。

見她如此緊張,林芝慧噗哧一笑,道:“可以怎樣?你該不會要我倒追他吧?你希望這樣嗎?”嘆了聲,又說:“其實我是真的覺得他滿有趣的,如果能讓我媽認識他,依他瞎掰的天分應該會逗得我媽很開心,人一開心,身體情況自然也會比較好嘛,所以我挺想跟他做個朋友。放心,就普通朋友,我才沒那麼白目咧,明知道他對我無意,你對他也有那種心思,我還跳下去跟你們攪和什麼呀!而且我看他對你也是挺體貼,餐點先給你,那表示你對他來說是有某種地位的。”

她在他心裡有地位嗎?芝慧恐怕誤會了。她搖搖頭,澄清著:“沒、沒有我跟他真的沒有什麼,我、我——”

“我只問你,你有沒有喜歡人家。”臉紅、結巴、緊張,這分明就是喜歡一個人的反應嘛。

陳以希軟軟嘆息,輕點了下頭。“有……有啦。”臉蛋漫開兩片紅澤。

“所以嘛,我幹嘛跟你們攪和呢。”林芝慧搖頭感嘆後,突又滿臉春風。“呵呵,突然想到那個正牌楊大哥很不賴,我來去追他好了!”

“你要去追應該跟你相親的那一個?”

“對啊!我看他談吐不錯,氣質更是好,長相也是一級棒,我如果——”

“陳以希。”張啟瑞不知何時繞了回來。

“啊?”陳以希側眸,一臉訝然。“……你不是要去工作?”

“我突然想到我其實順路,可以先送你回去。”他一把握住她手腕,拉起她。“快走吧。”

“可是芝慧……”她看著同事,又看看他。

“林小姐介意我先送她回去嗎?”張啟瑞看著林芝慧。

“沒關係啦,以希你就先回去,我再坐一會也要走了。”林芝慧擺擺手。

聞言,張啟瑞立即拉著她離開。他手勁有些大,陳以希幾乎是被他半拉著走的,她頻頻回首看著芝慧,總覺得這樣子對芝慧很抱歉。

在他把她往到屋外、他的機車前時,陳以希總算抽回自己的手,他握得她有些疼,她揉著手腕,感覺自己生氣了。“你這樣把她丟下根本是不對的。”

“怎麼不對了?是她打電話約我見面的,又不是我約她,所以我先走有何不對?”張啟瑞掏出鑰匙,打開置物箱,一面拿出安全帽,一面道:“對了,她剛才說那個什麼我喜歡你那件事你千萬別放心上,我只是怕她纏上我才這麼騙她的,我想你應該不會傻到以為是真的吧?”

陳以希接過安全帽,感覺自個兒的心口一陣悶痛。她是不是該慶幸她一直沒有勇氣找他表示自己的情感?否則恐怕要換來他的譏諷或嘲笑了。

張啟瑞不知她此刻心思,戴上安全帽後又說:“我剛剛聽見她說她要去追我老闆是嗎?拜託!她發現我對她沒意思,就將目標轉到我老老闆身上了嗎?她是很缺男朋友是不是?哪有人才被拒絕馬上就另覓新對象了,是有沒有那麼猴急。”

原要將安全帽戴上的陳以希聞言,兩手頓在半空中,片刻,她放下手臂,安全帽就擱在機車座墊上。

“我知道病房護士工作時間長,也很忙,一有休假,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睡眠了,所以也沒什麼機會去認識異性,更別說交往了。可是女人還是要矜持一點比較好不是嗎?像她那樣表示超喜歡我之後馬上又想去倒追我老闆,這樣子不也太隨便了?你跟這種人做朋友,以後不會也變成像她那樣吧?你如果要像她那樣對男女情事那麼隨便的話,可千萬不要說你認識我。”其實並不順路,但他老覺得那位林小姐對女之事不夠矜持,陳以希又似乎跟她很好,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陳以希要是常和她在一塊,在男女之事上萬一被影響的話那還得了!

聞言,陳以希低垂的臉色微變。他這話說得就過分了。她本來就不認同他代替他老闆和芝慧相親了,那日相親時會和他一同欺騙芝慧只因為事出突然,加上他的表現那麼誇張,她忖度著芝慧一定不會喜歡他,才沒將真相告訴芝慧;而今日他既答應了芝慧的邀約,他不僅拉著她來,還又拉著她先離開,把芝慧一個人丟下,這些讓她已經覺得對芝慧很抱歉了,現在他還這麼過分地批判……

她喜歡他,可以忍受他對她的任何言行,可不代表她可以毫無底限的包容。像是他對芝慧的評論,她就感到相當生氣;他和芝慧不熟,憑什麼批評?

第5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