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這一覺睡得真舒服!不知哪來的熱源,烘得她全身都暖呼呼的,臉和腳底也暖暖的。她微微一笑,帶著滿足的心情緩緩睜眸。

映入眼底的是純黑色的布料,V領下的鎖骨很是性感,麥色肌膚看上去很豪邁……她視線再上挪,看見的是線條性感的脖頸,喉間還凸起一塊,那塊凸起迷人得教她情不自禁嚥了口唾沫;目光再往上移,覷見帶了點淡青的下巴,然後是薄薄的唇,兩側唇角微微翹起,似在笑……菱角嘴?

陳以希眼眸驀地膛大,看向那張面孔,果真是張啟瑞!她心下一駭,後覺地發現自己竟睡在他床上,還被他抱在胸口?記憶慢慢回溯,她想起他跪在馬桶前乾嘔,她想起自己幫他換了衣物……後來怎麼樣了?她爬上他的床睡覺嗎?

她抓抓頭,想不起來,只覺得萬分羞傀,要是讓他知道她趁他人不舒服之際爬上他的床,他會怎麼看她?她得趕快離開,在他醒來之前……

覷了眼他緊閉的雙眸,確定他還睡著,她拉開他環在她腰上的手,接著慢慢轉過身體揹著他,掀被打算滑下床墊時,卻有一道低沉的質問在她身後響起。

“你去哪裡?”張啟瑞根本沒睡,他已睜眸欣賞著她賊似的動作好半晌了。

陳以希一愕,根本不知該作何反應時,身後男人的手臂纏了過來,環過她略寬的腰身,將她抱個緊實;她背心貼著他碩實暖熱的胸膛,頸項上有他呼出的灼熱氣息,這樣的親密令她腦門發昏。

“你……你……我……我不、不知道為什麼會、會會在這裡……”嗚,他身體好熱,這樣靠著他,她很舒服,可是不該是這樣的啊。

“不是你帶我回我房間的嗎?”張啟瑞微傾身子,將下巴整個靠在人家小姐的肩窩上,嚇得她一顫,他忍住笑。

“那是因、因為你在吐……我、我……”

“你喜歡我哥嗎?”他靠著她,單掌攬著她的腰,臉龐幾乎埋進她髮絲裡。

“……啊?”真是天外飛來一句。

“你喜歡我哥嗎?”他總得確定一下她到底有沒有喜歡的人,當然據他了解,最有嫌疑的除了他兄長之外,她並無其它較常往來的異性。

當年兩人交情轉淡,她依然常跑他家,不過卻是纏上兄長,加上媽上次電話中似乎有意把她嫁給兄長,他總得了解她心裡是怎麼想的。

“嗯……喜歡啊。”被子被她掀開,她覺得有些涼意,朝後縮了縮。

“我問的是那種會想成為他女朋友,或是嫁給他的喜歡。”他將被子拉上,把她包得密實。

雖然不明白他為何突然變得這樣溫柔,可她也只能搖頭道:“沒有。我沒想過要成為他女朋友還是想嫁給他呀,是不是誰誤會了,張媽媽?”

“我只是確定一下。”略頓,又問:“你上來考試和工作,因為我哥?”

她不明白他問這些的目的,只是據實回答:“不是啊。”想起自己其實是因為他,臉蛋便不爭氣地熱了。

“你有陣子很愛找他問功課,是想接近他?”

“不、不是啊。”找啟惟哥問功課是為了看他。思及以往自己總偷偷追逐他身影的行為,她臉頰又更紅了。

很好。她的答案令他歡喜,他再問:“剛剛醒來時,為什麼要逃?”

陳以希思慮許久,才吶吶地說:“我不想被誤會是我自己跑上你的床的,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睡在你床上,我不想因為睡在你身邊而讓你討厭我。”

“我什麼時候討厭你了?”他低嗓微提,覺得莫名其妙。

“你不是一直都很討厭我嗎?自從……自從那次我跑進你房裡,發現你在看……看……看那個……”兩字她說不出口。

“?”他替她說了。

她身體微微僵了下,感覺熱氣在兩頰聚集不退,烘得她有些熱了。她動了動身子,試圖從他的圈抱中離開。“我、我要起來了。”

“把話說完再起來。”張啟瑞命令式的口吻,箝制她的力道更大了點。

“說、說什麼?”她語聲好弱,被吃得死死的。

“說——算了,這樣子很難講話。”他坐起身來,也把她拉起來。他將她身子扳轉過來,讓她面對他,可她一觸及他眼神卻低下眼眸,那令他有些氣惱。“你剛剛那句話是不是要說,那晚你看到我計算機播放的後,我就討厭你了?”

她抿了抿嘴,細聲道:“就、就是這樣啊……你、你在那之後看到我都轉頭,一臉不想看見我的樣子,感覺好像在氣我發現你在看那個……”說著說著,覺得有些委屈;她也不是故意要進他房間的,怎麼知道他在看那種片子!

張啟瑞瞪大長眸。“拜託,小姐,你到底在講什麼?誰討厭誰,誰一臉不想看見誰啊!不正是你嗎?那晚是你先轉身跑掉不理人的吧?不就是因為被你看見我的計算機在播,你才不理我的嗎?你一定覺得我變態、骯髒對吧?所以之後你一見到我就避開,看到我總像是見到鬼一樣,結果你現在居然……”他覺得莫名其妙,嗤笑了聲:“居然做賊的喊抓賊?”

“我沒有討厭你,也沒有不想看見你啊!”陳以希抬眸,解釋著:“那個時候我看到那個影片時,又看到你進屋來,我、我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我沒想過會看到那種影片,而且……那個時候的感覺那麼奇、奇怪,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我、我總不能笑著問你:『片子好看嗎?女優美嗎?』可是又不知道要說什麼,那個影片又一直在播,還發出那麼……色、的、的聲音,那時候那麼尷尬,我——我當然轉身就跑啊!”她愈說臉愈紅,結結巴巴的也不知是激動還是害羞,圓黑晶亮的烏睛染上薄薄的水氣,像兩顆泡在清水裡的葡萄。

他不說話了。所以,說穿了,她是不好意思兼尷尬,才會跑掉?假若是他闖入誰的房間,撞見對方的計算機在播片,他也是尷尬和不好意思吧?只是男人對於這樣的事比較放得開,幾句玩笑話或許就能化解尷尬,可她終究是薄臉皮的女孩子,哪可能和他幾句玩笑帶過?

“不是因為覺得我變態、下流?”

陳以希搖搖頭,抿抿唇後,才細聲說:“我一開始的確有被嚇到,因為太突然了。本來只是想說你房間門沒關好,還有一點光線跑出來,我猜你在看電視,想要去嚇嚇你,沒想到門一推開看到的是……那個。”稍頓,又說:“當我看到影片時,很錯愕,後來我告訴自己,看那個很正常啊,哪個男人沒看過?我當時的女同學也有很多人看過,大傢俬下還會傳閱A漫,我、我……我也看過A漫,小說也有一堆那種事的描述,所以我真的覺得你看那個沒什麼,只是我發現自己好像偷窺到你的秘密,你又剛好在那時進房間,我就、就只好趕快落跑……”

原來是這樣……他可以理解當時她的尷尬,可之後呢?“但如果說只是覺得尷尬,為什麼之後見了面,也當作沒看見我?”

“那是因為……”她菱唇微張,也不知該怎麼說,難道要告訴他,說她因為發現自己喜歡他,所以才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以致於只好躲著他?“因為什麼?”

陳以希小嘴張合幾次,才緩緩開口:“就只是覺得不好意思,不知道怎麼面對你……”至於她在當時發現自己喜歡上他這件事,她怎麼樣也說不出口啊。

真只是因為不好意思?張啟瑞眯眸,問:“你真的覺得看是正常的事?”

她點頭,兩字令她滿臉通紅。為什麼要坐在他的床上和他聊這種事?

“你真的看過漫畫?”他直勾勾地瞅她,眸底隱隱跳動惡趣味。

“看……過。”

“也看過黃色小說?”真是出手意料,還擔心她會說出他變態之類的話,想不到她竟自己招認她也看A漫。

陳以希輕輕地點了下頭,雪白膚色滲入紅澤,整個人白裡透紅的,甚可愛。她倏然想起什麼,又猛搖頭。“不是黃色小說啦,就是女生青基期都會很迷的那種愛情小說,我那時同學又全是女的,大家都會看,還、還會在下課時間討論。”

還討論啊?他挑了挑眉後,突然正了正神色,道:“那晚,我其實是幫我小學同學燒片子。”

“啊?”她困惑地看他。

“就我小學同學,同村的那個阿光,你小時候也跟他玩過的,記得嗎?”

陳以希想了想。“啊,你說的是那個不愛穿鞋的阿光?”

“是啊,就他。他跟人家借了一堆要燒,不過計算機壞了,農曆春節期間也不確定有沒有得修計算機,他怕借太久不好意思,所以就叫我幫他燒。誰知道我去個洗手間回來,你就在我房間,然後看到了那些畫面。”他當然不會告訴她,當時他可是幻想過她,還因此去洗了冷水澡,像這樣的事只能自己知道。

“所以……你沒有看?”她有些意外他的說法。

“當然有,我又不是性無感。再說我燒好會檢查有沒有刻錄進去,多少都會看到。”他坦承。

“……嗯。”她應了聲。

他的困惑在多年後的現在獲得解答,他再無話,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人突然靜默下來,氣氛瞬間陷入尷尬,感覺好像把誤會解開了,又好像沒有……

半晌時間,張啟瑞總算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你剛剛說我討厭你……”看了看她神色,他又掀動嘴唇。“我……並沒有。”

“……啊?”陳以希雙手將被子攏在胸前,整個人鼓鼓的,便顯得她臉蛋小了一點,她眼神因困惑而略顯迷濛,臉頰還留有淡淡紅澤,看上去是如此柔弱。

這樣的模樣教他心口發軟,他嘆道:“我沒有討厭你。”

她先是探究般地盯了他好幾秒,像是在研究他所言真假,可又看不出個什麼後,才道:“但我覺得你很討厭我。我雖然一開始不知道怎麼面對你,但後來也試圖要和你說話,可是你都轉頭不理我。”

張啟瑞皺了皺眉。“有嗎?那時候你看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樣,每次見了我就是避開,我怎麼不記得你有曾經要和我說話但我不理你的?”

“有,真的有,最明顯的就是……就是張爸爸後事辦完後的那幾天。”他眯眸想了想,不記得有那麼一回事。

見他神色正常,也無哀傷表情,陳以希才開口說:“就晉塔隔天,我放學回家經過你家門口,看你坐在屋外,表情很迷憫也很傷痛,我第一次看見你有那種神情,在那之前你一直都很堅強,也沒看你哭,可是那天,我才發現你其實是很難過的。也許你只是看張媽媽看啟惟哥那麼傷心,所以你一定要表現得那麼堅強;我那時候想去安慰你的,但你一看到我就轉身進屋了,我想你一定是很討厭我。”抿了下唇,她低眉道:“想想也是,沒經過你允許就進你房間,還發現你在看那個,換作是我,我也會很討厭那個闖進我房裡的人吧。”

張啟瑞回想起那一段,猶豫幾秒後才說:“不是因為討厭你我才進屋的。那時候是真的很難過,突然明白再也見不到我爸了,所以很傷心。我記得我一直在流眼淚,沒辦法控制自己,然後突然看見你,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一個大男生哭得那麼慘,也不是多光榮,所以才進屋子裡。”他語氣淡淡的,神色再認真不過,停頓兩秒,突問:“你今天上小夜?”

“嗯。”陳以希這刻才後覺地想起了什麼,她雙眸膛大,有些驚慌地說:“啊!幾點了幾點了?我有沒有睡過頭?”她拉開被子,轉身打算跳下床。

一隻大手倏然橫過她腰前,將她身體往後攬。“才十點多而已。”張啟瑞從她身後抱住她,在她耳邊道。她抱起來軟軟的、肉肉的、熱熱的,很舒服。

男性熱息襲上她耳殼,她敏感地輕顫,心跳瞬間加快,咚咚作響的。“你……你……”怎麼突然這樣抱住她?她感覺膚下血流似要沸騰,心臟跳動的力道像要蹦出胸口似的。

“小夜是下午四點上班沒錯吧?你倍我去一個地方,下午我送你去上班。”他鬆開她,扶在她敏感腰側的大手輕推了下她,促道:“去洗臉,換上你的制服。”

這刻的親膩讓她根本顧不得他要她倍他去哪,她只想趕快離開他那讓她發暈發軟的溫暖懷抱,於是當他手一鬆開,她便急急跳下床,奔回自個兒房裡。

一進房間,她靠在房門上,一手壓著怦跳不已的左胸;她感覺全身血液好像都湧到她臉頰似的,雙腮熱得不可思議……

呵了口氣,她納悶不已——為何一覺醒來,那人對她又抱又摟的?他究竟怎麼回事?